• 注册
  • 查看作者
  • 真实:在海口当兵时遇到的几次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我是安徽铜陵人,90年出生,12年12月入伍,隶属南海舰队9***8部队,驻海口大致坡镇,是一名汽车兵。13年春夏之交,在训练基地的连队营房内遇过一件坏事,不知是不是灵异事件,我个人不能解释也不敢妄言,所以就写下来请诸位帮我分析分析。

    约莫是13年4月的一个晚上,我因担任连队文书一职而住在三楼和连长指导员房间同一楼层,晚上11点30分我在房间看汽车驾驶和修理的书,全连战士则在一楼外面的草地上列队而坐着看书,文书则不用入列,因此我就可以独自一人在房间学习,我们的连队宿舍楼建于1983年属于老房子,一二层共住了十二个班,第三层只有连长指导员和文书通讯员两个房间住人(连长和指导员住在营房大院,所以不住在楼里,通讯员则临时被派去站岗,当时只有我一人在三楼),其余房间不住人。

    问题就来了,我的椅子是背南面北的,我看书自然也是按照椅子方向坐的,那时一门心思为了驾驶理论考试而认真看书,心就很清静,然而正当我低头做笔记时,空无一人三楼走廊上我听见了脚步声正离我房间越来越近,最后在门口戛然而止,开始我以为是一楼的战友在走动或是我听错了,总之没有往鬼神身上响,但接下来我就感到了具体的行为影响力。在脚步声消失半分钟后吧,一滴水滴到了我脖子上,当时我第一直觉就是有一滴水滴在我的脖子上,本能的用手摸了摸发现并无水滴,于是我仍然继续看书,第二滴水随之而来再次滴在我的脖子上,这次我抬头看了一下天花板没有发现异常,接着缓缓的回过头(以前听老人说晚上在外感到身后有异常不要轻易回头,即便需要回时也不可猛然回头)发现身后和门外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疑惑就此而生,我是个理性且果断的人,凡事讲究严谨,在被水滴滴过后我反复回忆细节并重新体会,负责任地保证确实是被水滴的感觉,苦于未能发现异常我也就不再多想,12点通讯员站岗回来了,我就让位置给他上床歇息了。

    通讯员是四川达州人,比我小五岁,他曾对我说过他见过一些鬼物,我半信半疑因为我既不是有神论者也不是无神论者,我自己从没看见过,但出于尊重和严谨我不敢乱说什么有没有。他在我之后遇见了更离谱的现象。

    我们的床是坐北朝南的,我呢那晚睡得是头南面北,通讯员也和我之前一样背南面北而坐着看书,这就是说我能清楚的看得到他的背后。大约在十二点一刻左右我睡意深了,眼睛不自觉地眯成了一条线但没有完全闭上,还能透过缝隙看到他身后情况,此时他突然回过头来说:“你为何总打我?”请你们注意,我是原话复述,他用了两个字—“总”、“打”。他跟我说话我因为快睡着了而没有回答他,就这样睡去了,第二天早上起床时他再一次问我为什么昨晚老是打他,我说不会的,我没有打,当时睡意深沉都不想回你的话却哪里来的精力打你况且还反复打?之后他对我说他在看书时总有一个人在背后用手打他,说完还学着昨晚被打力道打了我几下,我当时就懵了,虽不疼但感觉很明显。所以我有这么个疑问,请问各位是我俩都出现幻觉了还是真有其灵体戏弄我们?此外这事还没完?当晚2点左右它又去戏弄了第三个人(我的一个河南战友)。

    第三个更邪乎,我就简而言之,一楼转二楼的楼道顶的电灯早就坏了,灯泡都没有了,开关也已经锈死按不了了,然而两点左右它竟然亮了起来,为此直接导致二楼楼梯边第一个宿舍被照的刺眼,河南的战友被灯光照醒了后就出去查看了一下发现楼梯无人,随即去了楼梯另一边的厕所也没发现有人,于是其回了宿舍,然而在上床的一刻那楼梯的灯灭了,他没有出去了继续睡觉,奇怪的就在于他第二次被灯光照醒,他随即再次出门查看依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为形迹,他顺手想关其灯,然而开关根本就是锈死了的,灯泡却鬼使神差般的被安上了,他反复想了一下,今晚并无组织人员换灯泡或者修理电灯,从去年入伍都快半年了连队都没给处理,如今这灯泡谁安的,这锈死的开关又如何安动的?而且第二次一亮他就立即出门查看还是不见有人,他回房间后上铺战友的被子掉落到地上了,他帮战友捡起被子正欲给他盖上时,看到有一个白影转瞬飘过。吓得不轻!直到早上方才好了些便和我说起这事。还想请问诸位,我们三个发生的或者他们两个发生的(我自己经历的我一直不敢肯定算不算灵异,如果算的话真就是近三十年来第一次活见鬼了)是不是同一个所谓的灵体造成的还是不只一个?谢谢!

    (本文来源于灵异世界网:lingyishijie.com)

  • 0
  • 0
  • 0
  • 1.3k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