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真实:她怀上了鬼胎 灵异事件


    1/6

    赵小青觉得很丢面子。

    过年的时候,她跟邻村的林东相亲,两下里都很满意,她接了林东家的红包,喝了林东家的茶。按照乡里的习俗,她跟林东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了。

    赵小青心里美的很。林东家爹妈能干、小伙子人长得高高大大又精神。这就是乡里人口中的:要家有家,要人有人。

    可过了八个月,林家居然找上门来要退亲。

    这好端端的,退了姑娘家的亲事,不是打姑娘家的脸么?赵家人被气得不轻。

    特别是当赵小青听说林东之所以退了她家的婚事,是因为被朱百万家的女儿朱玲玲看上了的时候,赵小青真的是要气炸了。怪不得不要她了,原来是攀高枝儿去了呀。

    呸!什么玩意儿!

    赵小青走在村里的路上,好像总是听到三姑六婆们指指戳戳。她压抑又苦闷。

    那个朱百万,是这整个村、整个乡的能人哩。承包了大片鱼塘、果园,开了个生态农产品公司,货都卖到省城去了。他家盖的别墅那个大啊,那个奢华啊,村里人看了直咂舌。

    朱百万的女儿朱玲玲,长得高高胖胖,说话口没遮拦,傻大姐儿似的。原来据说是有个相好儿,后来不知怎的,那人年纪轻轻竟去世了。自从女儿的前未婚夫出了事, 朱百万迷信起来,再挑女婿,要合生辰八字,给男方算命,看有没有大寿。可着几个村子挑了半年,挑到林东头上。

    林东想不到自己有这般好运。赶紧撇了赵小青,颠颠儿地上赶着做朱家的女婿。

    2/6

    林东跟朱玲玲结婚那天,动静特别大,乡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酒席摆了上百桌。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被请来吃喜酒。

    赵小青看着这热闹景象,心里越发难受。

    她在朱家门前瞎转悠,一个男青年刚好儿在停车,看见她,笑了,姑娘,你挡我的停车位了。

    赵小青连忙避到一边去。

    男人停好了车,跟她攀谈起来,姑娘,你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吗?

    赵小青沮丧地摇摇头。

    男人笑笑,仿佛看透她心里的秘密似的,我带你去兜兜风。

    赵小青看他那一身穿衣打扮,看看他开那车,一副富家子的模样,有点儿自卑胆怯。但经不得这么帅气的男人热情相邀,赵小青不由自主上了他的车。

    男人说,他叫严烨,是被他爸派来参加婚礼的,但他又不喜欢那种场合,正好儿邂逅了赵小青,干脆避了这酒席,一同玩耍去。

    严烨开车开的很快,带着赵小青去县郊的水库玩儿。水库边有一片桃花林。景色美极了。

    帅哥美景在前,赵小青的郁闷心情稍微缓解了一些。她把心中的烦恼告诉了严烨。严烨说,那男人眼瞎啊,你长的这么漂亮。朱家小姐我见过,长得跟头猪似的,他怎么能下得去嘴。

    赵小青“噗嗤”一声被逗笑了。

    严烨风趣幽默,陪着赵小青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直到傍晚才把她送回家。赵小青依依不舍地跟他道别,不由得动了小心思。

    自从被林东拒婚,面子在村里都丢尽了。特别是林东做了朱家的女婿后,不少人见了赵小青就会挖苦讽刺一番。如今,碰到这个严烨,方方面面比林东强上许多。若是跟他成了好事儿,不是扳回这一局了么?

    3/6

    赵小青她爹见女儿消失了一下午,精神突然好起来了,便问是怎么回事儿。

    赵小青不答,问她爹可知乡上有什么姓严的大户。

    她爹说,乡政.府里的一把手姓严,你问这干啥?

    看得出他气度不凡,原来还是个官家公子呢。

    赵小青更开心了。

    她抿嘴笑了,爹,你现在别问咋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当夜,赵小青耳畔仿佛听见汽车响,起身出门看,原来是严烨来找她。她欢天喜地坐上严烨的车。严烨笑着,今晚,带你去打桌球。

    车子开到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一个类似于仓库的屋子。打开门,里面有三个年轻男人在。他们的穿着打扮跟严烨差不多,都比较华丽。

    赵小青说,这地方挺凉的啊。

    严烨说,背阴,太阳晒不着,所以凉呗。我们几个哥们儿喜欢清静,不爱往人多的地方去,这个台球室是我们自己私人玩儿的地方,平时不带外人来。

    他冲赵小青眨眨眼睛。

    赵小青心里有点甜。严烨没把她当成“外人”。赵小青乐滋滋地跟他们玩在一起。几个男孩子围着她转,众星捧月的感觉真好。

    严烨的手不知不觉揽到赵小青的腰间。她稍微愣了一下,也就没拒绝。虽然发展的是快了点儿,但赵小青揣着一颗想钓金龟婿的心,急功近利,也就不在意这些了。

    潜意识里,她反倒希望能跟严烨更近一步,早一点发展成男女关系,进一步就是结婚,她从此过上好的生活,在村里扬眉吐气……

    那天晚上玩到零点,严烨送赵小青回家。他在她耳边说,今晚我留下来陪你好吗?

    赵小青看着他眼里的热切,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4/6

    严烨告诉赵小青,他白天要上班,只能下班后来找她。

    赵小青说,我能去你单位找你吗?

    严烨说,咱俩的事儿要缓一缓再公开,要给父亲多做一下思想工作。

    赵小青一想,也对,自己一个农村普通丫头,想嫁给严烨,确实是高攀,需得严烨做劝劝他那有权有势的父亲。反正,自己要做的,是抓住他的人,抓住他的心。

    她跟严烨搅在一起越来越火热。

    每天傍晚,严烨都来赵小青的闺房。每次赵小青她爹都没有察觉。赵小青猜测,她爹定是已经知道严烨官家公子的身份,刻意纵容。

    赵小青沉浸在严烨的浓情蜜意里,幸福极了。

    有一次,在村口撞见林东,她不屑地冷笑一声。林东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哼!现在知道怕了吧!我很快就会嫁入严家!把你踩在脚底下。

    连续三个多月,赵小青夜夜跟严烨同床共枕。直到有一天,她身体不适,恶心呕吐。她以为是肠胃炎什么的,去村里的卫生所看,医生吓了一跳,你气色怎么这么差?!

    赵小青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是吗?可能没睡好吧?

    她把症状一说,医生拿出验孕棒让她验一验,是双杠。

    医生一脸鄙夷又好奇的神色。也没见赵小青有男朋友啊,怎么就怀了孕了?

    赵小青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想给严烨打个电话,可她突然想起,她没有严烨的手机号码。她从来没见严烨拿起过手机。

    她慌了神,乱了主意,告诉了爹娘。

    她爹脱了鞋板就照她身上抽,丢死先人的丫头!谁许你这么不要脸面!还没嫁人,肚子里怎么就有货了?!

    赵小青委屈地哭,你不是知道这事儿嘛,现在来骂我,早干嘛去了?他最近每天都来咱家,你也没说啥啊?

    哪有什么人来咱家?

    她爹意识到不对劲了。

    5/6

    赵小青她妈请崔三奶来家看看。这崔三奶多年来神叨叨的,村里哪家孩子病了都让她喊喊魂,家宅不宁喊她驱驱小鬼儿。

    崔三奶一看赵小青的样子,呀!姑娘!你看看你这样子,定是让鬼缠上了!

    赵小青一看镜子,“啊”地一声,眼眶发黑,脸色发黄,头发干枯,脸颊深深地陷下去。怪不得那天林东看见自己一脸惊恐,这成个什么样子了……

    赵家人还以为女儿是被拒婚,一时想不开,才日渐憔悴,哪晓得这是被鬼吸了阳气。

    崔三奶一摸赵小青的肚子,姑娘,不好啊!你怀了鬼胎。这孩子,与你本就阴阳两隔,你若生产,必当场毙命。

    赵小青倒吸一口凉气。事到如今,她明白了,严烨是鬼!

    如今这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办呢?

    崔三奶说,这鬼胎留不得!普通的打胎药不行!要杀99只大公鸡的血,怀揣99枚铜钱,在凌晨鸡叫时分喝上我特制的加了鸡骨粉的打胎药,还得我在旁烧符念咒,方能除去你腹中的鬼胎!

    赵小青哭着拉着崔三奶的袖子,要是那鬼再来找我怎么办?

    崔三奶说,你若心智坚定,来找你也不怕。就怕你旧情难舍,一错再错……

    那鬼啊,不是别人,正是朱玲玲原先的未婚夫。

    原来,这严烨并不是严书.记的儿子,只是碰巧姓严罢了。大学毕业后在朱百万的农产品公司做事,受老板青睐,招了女婿。严烨虽百般看不上朱玲玲,但贪慕朱家的富贵,同意了这门亲事。

    朱百万对这个准女婿很信任,公司很多事情都放权给他处理。严烨却不思上进,用着老丈人的钱,学了一身纨绔子弟的毛病。吃喝嫖赌泡夜店。

    半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喝了酒跟人飙车,发生车祸,车毁人亡。他车上还有三个跟他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

    朱玲玲结婚那天,他本想去捣捣乱,却意外碰见了美貌的赵小青,于是,一时色心起。

    6/6

    夜夜睡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鬼!赵小青又怕又羞又惭。

    崔三奶说,这男人啊,生前什么德行,死了变成鬼,也改不了。

    赵小青说,为啥他来祸害我,朱玲玲是他的未婚妻,这么快就另嫁他人,他怎么不去害朱玲玲?

    崔三奶瞥了一眼赵小青,因为你自从被林东拒婚,心怀怨念,被迷了心窍,这才让鬼有了可乘之机。人家朱玲玲,欢天喜地重新开始,投入新的生活,心气儿旺,阳气重,鬼就算想找她,也近不了她的身!

    鬼为啥总爱缠上怨念重的人?阳气弱了呗。

    一席话说的赵小青恍然大悟。

    若不是自己被林东拒婚后面子百般挂不住,想着钓金龟婿出口恶气,怎么会遭这个劫呢。

    在崔三奶的帮助下,赵小青历经百般苦楚,打掉了腹中的鬼胎。疼的啊,把床单都咬碎了。

    朦朦胧胧中,她似乎看到严烨出现在门口,还是那么俊朗潇洒、风度翩翩。他想跟赵小青说什么,可赵小青厌恶地闭上眼。

    等她再睁开眼,严烨在崔三奶快速的念咒声中越来越远,慢慢隐去了。

    赵小青流了很多血,也流了很多泪。昏昏沉沉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听说林东昨晚中了邪,突然一下子迷了心窍,疯疯癫癫,从豪宅2楼的窗户跳下去,左腿粉碎性骨折。

    赵小青一下子想到了严烨。是他吧。他知道跟赵小青永别了。最后,帮她报复了悔婚的林东。

    到底有一点子情意吧?

    赵小青打开窗,窗外的布谷鸟一声声地叫着。

    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本文来源于灵异世界网:lingyishijie.com)

  • 1
  • 0
  • 0
  • 27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