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精选推荐
    • 查看作者
    • 从知乎上看到网友讲述那些发生在学校的诡异灵异事件 很真实的感觉

      @悲中溃人:

      先晒图:

      或许你们没有看出来照片上不对劲的地方,那么我就先给你们聊聊我拍这张图片时的契机,之后再好好跟你们说说图片上的那个东西。

      事情发生在2015年的1月1日的凌晨一点多左右,为何我记得如此清楚?因为当时宿舍内的宿友都带着女朋友去广州塔倒数了,就剩下我一个单身狗躲在宿舍内。

      当时我就在宿舍内一边听歌一边洗澡,因为宿舍内没有宿友,不用担心他们要用厕所,所以我可以一边唱歌一边慢慢洗澡,这一澡我洗得格外的久。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我洗澡的中途,我开始隐隐听到厕所的窗外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并不是什么灵异电影里的那种幽幽的哭声,而是那种非常痛苦的悲痛的痛哭声。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经历过葬礼,这种哭声就类似于孝女的哭声。

      因为当时正在冲澡,所以有水声,听得不是太真切。我拧掉了莲蓬头,再细细倾听窗外的动静,这一次我听得异常真切。错不了!有女人在外边哭,并且哭得很惨。

      大半夜的,宿舍内就我一个人,厕所外传来哭声,我当场吓得够呛,立即穿好衣服立即冲出厕所外。

      走到厕所外晾衣服的阳台,再静静朝着周围望去,发觉哭声就是从对面的宿舍楼内传来的,并且听哭声,似乎就在对面宿舍楼一楼的位置。(说一句题外话,对面的宿舍楼是校内的员工宿舍,很多食堂大妈和除草扫地的工人,都是住在那里的。)

      我越想越奇怪,便在对面一楼那里仔细的查看了起来,突然,在对面的大门处发现了一个白白的身影,哭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因为个人的视力并不是很好,所以想着用手机先拍照吧,说不定拍完照放大可以看得更清晰一些。

      于是才拍了上面的这一张照片。

      拍完照片之后,我的宿长刚好回来,我便跟他提起了对面有人在哭的事情,宿长便好奇的跟着我走到了阳台,站在上面望向对面的宿舍楼。

      结果,宿长自然也听到了哭声,他人还挺热血了,便扯着嗓子对着对面大楼喊:“别哭啦!别哭啦!”

      结果对面的宿舍楼依旧没有停下来,继续断断续续的哭着。

      宿舍内多了一人,我的心里也稍稍有安全感多了,因为元旦假期说好了要和广州的朋友去唱K的,所以我也没有再理会这件事情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去睡觉了。

      之后的元旦几天我则几乎都在朋友的学校宿舍内度过,待到元旦假期结束之后,我又回到了学校了。

      实在是有些好奇元旦当晚看到的大门处的白色影子是什么东西,所以我又刻意去了对面宿舍的楼下,但是这一次却发觉,对面宿舍的大门门口处,什么都没有放置。

      如此一来,便否定了我之前以为的白色影子是什么放置在门口的物品的推测了。

      下面给各位指出那一个白色的影子,供各位自己分析是什么东西。

      @天蓝:

      我上的野鸡大学。

      同寝室,女,内蒙女汉子,蒙古族。常年上网吧,而且自己一个人去,每次都走小路。

      有一次晚上7点左右上网,跑回来后脸都绿了,躺床上被子蒙着头不说话,一个劲儿发抖。

      后来缓过来才跟我们说,那条小路上有个荒废了好久的餐馆,前后门一直是锁着的,这事儿我们都知道,但是那天晚上,那个门开了,结果看她走进后,重重的又关上了,截止到这儿都还不是最恐怖的。

      蒙古汉子胆子大啊,然后她又趴人窗上看,一看不要紧,一个男的脸也趴在窗上直勾勾的瞅着她。

      这吓得她直接跑了。

      后来我们找了几个男同学回去看了看那个门还是上着锁没开过。

      不知道是她花眼了还是怎么了。

      大家都知道东北的鬼神论比较多,正好我们寝室这个女的她舅妈拜了个神仙做干妈,后来让她在枕头下面放一把刀,裤腿压倒枕头下面,裤腰留在外面,枕着睡一晚上就好了。

      宿舍八个人都照着做了。

      反正以后我们再也没去过那个网吧,恐怖的事儿也就这一件而已。

      @老韩:

      我们大学闹鬼的事儿不少,其中最知名的一个就是我们学长某天起夜,在公共洗漱间撞上一个老头穿墙而过~不过这个是传闻,我没有真的经历过~

      我这儿要答一个我亲身经历的~

      背景,我是个夜猫子,经常周末晚上不睡觉,整夜看着电脑工作或看电影~应该是大三那年冬天,一天夜里,听着对面上铺的哥们儿起夜,这哥们儿膀胱小,起夜是经常,并且他素质也不错,无论几点起夜,开门关门声音都不大~

      然而那天晚上有点儿例外,他起夜回来“呼”的开门声和“咣当”的关门声,更重要的,我带着耳机都能听到他重重的喘息声~

      我并没多想,过了几分钟,他过来拍拍我,说他睡不着了,有重要的事儿跟我说~

      “咋了?你刚掉厕所了?”

      “我撞鬼了!”

      “你做梦了吧?!”

      “不是,是真的!”

      “大半夜的别逗我~”其实我胆儿也不大……

      “真的,刚刚我在厕所,有个人问我要纸……”

      “多新鲜啊!厕所里不问你要纸难道问你要菜单么?”

      “是个女声……”

      “卧槽……你听错了吧?!”

      “真的!有个女生的声音说‘你能不能给我拿点儿纸‘,我以为我在梦着,她后来又说了一句‘明明有人进来,怎么不理我‘……”

      “……”

      “老韩!你说我是不是撞鬼了?!”

      “你肯定是睡迷糊了!”我嘴上这么说,其实我背后也是冷汗乱流……

      “完了!”他突然说,“我这一紧张屎出来了!我想去厕所……”

      “……”

      “不行,老韩!这次你得陪我去!”

      “凭什么……”我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把我拉起来了,无奈,我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一起去……

      一眼望去空空荡荡的厕所,包括南北共8个有门的便池和一个放拖把的房间我都检查了一遍,除了他占据了一个坑,其他什么都没有,我稍稍放松了警惕,但这哥们儿一定要让我站到他那个坑门口给他守着~

      “你是把耳朵睡瞎了吧!”我骂了他几句,正好尿意上来了,就就近进了他后面那个坑,边解决着个人问题边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我“马后炮”的“无神论”~

      (高潮来了……)

      几乎就在我体内废液与坑底撞击声停止的一瞬间,我听到厕所一扇门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高跟鞋触地的“哒哒”声,然后厕所冲水阀被摁下去,最后是奔腾水流的“哗哗”声!(解释一下,我们大学宿舍是公用厕所,冲洗系统是一边一个总阀,需要手动摁下去水才会流出来,至少在我毕业前都没有换成感应的,并且,冲水阀离着便池有段距离,所以在触及到厕所门的同时不可能摸到冲水阀,所以我断定顺序是从厕所出来,走过去,冲水,关键就在于我们刚进厕所时就检查过,除了我俩没有别人,更何况是女人)……

      水停之后的几秒,我跟那哥们儿谁也没说话,几秒后,他问我……

      “你……你听见什么了没?”

      “听见了……”

      “你还觉得是我耳朵瞎了吗?”

      “……”

      “……”

      “你继续上,我TM先回去了……”

      “滚你个二球!等等我……”

      回到宿舍的我俩,哆哆嗦嗦挤在一张床上睁着双眼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宿舍其他四个人看到我俩睡到一张床上都乱问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们语无伦次的把昨晚的经历告诉他们,他们都表示我俩“疯了”,其中一个哥们儿还表示“你俩要是想睡一起,别找这么吓人的借口行不行~”

      我的内心……崩溃……

      我为此还特意检查了一下厕所的冲水阀是不是坏了,结论是完好无损~这事儿跟谁说谁都认为是笑谈~不过大半年之后,同楼层另一个哥们儿起夜也遇到了相似的经历,才有人真的信了我俩的话~

      唉~真是撞了鬼了……

      @曹卓轩-Shaun:

      普通的校园鬼故事我真的听腻了,什么画像眨眼,楼梯变阶,教室死人真的吓不到我了,我听过最吓人的一个校园传闻大概是某京剧(北京)院校,练功房锁门之后有人在门外看见里面有一个上了妆的人在里面跑圆场(一种只有下身动,上半身不动而移动的京剧基本功)。你们思考一下,半夜,看见屋子里面有一个满脸油彩的“人”在屋子里面平移是什么感觉…我思考了一下我是有些害怕的。

      @唐莒:

      大学里没接触过灵异事件,倒是听说了一件我入校前两年的事情。

      学校每天晚上11点后都会安排两个保安大叔,每个寝室楼巡逻。两个人进楼就分工,你一二楼,我三四楼。

      为了好记就用A 和 B来区分吧,A大叔像往常一样走上楼。三楼转了一圈,没事。

      然后又来到四楼,走到最里间的434门口,听到旁边厕所有哗啦啦哗啦啦的水声。他问了句“同学,你怎么还不回去睡觉?有点晚了喔”

      没人理他,他就拿着手电过去看了。发现厕所水池水龙头是关的,水声又从厕所里传了出来。他心说,估计是抽水器坏了吧。然后随着声音走到最里面的厕所隔间轻轻推开门。什么都没有。这时候已经有点浑身冒冷汗了,再咬着牙推开旁边的厕所隔间。

      然后!!然后就看到一个没有牙的老奶奶站在那里冲他笑。

      嘴里没牙,也没腿,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要知道,这可是深夜11.30的男寝!!!!!

      吓得就跟杀猪一样大哭大叫,跑了出去,跑到楼梯口就腿软的不行跑不动了,二楼的B大叔听到动静赶紧上来,发现昏倒的A大叔就叫了救护车。第二天,询问其情况时候,A大叔说话一直哆嗦,他们平时关系都很好,于是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讲完。

      B大叔说,上世纪80年代建校的时候,他是帮忙盖的,靠宿舍楼那边是一片乱葬岗。挖出一大堆的白骨,破棺材,所以这种事并不新鲜,希望他能找个师傅看看,走出心结。

      没两天,A大叔出院了,和领导提出了辞职。A平时工作很敬业,也负责任。领导百般挽留,A还是坚持走了。

      事情过去快十年了

      希望A大叔的精神衰弱能好起来,也希望那天夜里看到的只是一个神经的老太太吧。

      @匿名用户:

      几个解剖学教室的门槛很高,比同楼教室的门槛都高

      大家说那是用来防僵尸的,也有说是防福尔马林泄露的

      不过现实中不会有僵尸,就算有那教室里的尸体也被剖过了,站都站不起来的那种,而且那几个教室里也没那么多福尔马林可以泄露

      可能是起个心理安慰的作用吧

      @狮子王:

      有个很古老的事,我硕士时候的,不过至今没想通。

      学过分子生物学的都知道,WB显色如果使用胶片曝光效果会很好,但是这样就必须隔出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开小红灯的一个暗室。

      当时实验大楼给每个pi分实验室分得很谜,经常分了两个实验室不是紧挨着的,而是之间隔得很远,我们的暗室在距离我们常用那个非常远,靠近实验大楼另一头的位置。这个位置极其偏僻,我们这层本来就没什么人,而那个位置处于的半栋楼更是人迹罕至。

      我们这里有个女老师实验太多,所以拖得很晚才能显色,其实我一早就想走了。她说了半天我才理解她其实是不敢一个人去,怕有坏人(其实真的有过),还问你练格斗的应该遇到坏人也可以搞定吧。

      我心里想的是,一般人打起来是没压力,但是我怕黑怕的要死。

      最后勉强硬着头皮答应了结果没想到拖到晚上11点多她才搞好,这时候整个楼人都走空了(其实是因为当时这个楼才建成没几年,PI们都还没开始搬过来,否则这个点应该还是有很多苦逼医学狗生物狗在的)。

      进了暗房她才曝了一两张,正在哀叹自己没有做出结果,我们就听见两个成年女性在说话,说的什么因为房间完全密封听不清,但是很明显两个人的音色。

      如果说是回音不但我们不说话了声音还有,而且我一大男人声音怎么没回声。

      我能感觉到老师的手在抖,结果曝到第三张她把剩下的全都往一个盒子的缓冲液一堆,和我说“今天不做了,赶快回去吧”,推开暗房门,又打开实验室门,黑黑的走廊什么都没有。老师连实验室灯都不关,把门一带,紧紧抓着我胳膊带着我往大实验室(走廊另一头我们那个常用的实验室)快走。

      她把自己细软囫囵塞在包里,拔腿就走。等到出了实验楼到了教学楼区,人渐渐多了,她才问你听到没?我说我听到了,那两人是谁啊?她笑了笑,故作镇定说可能是别人路过吧。但是我们的实验室在顶层的顶头,“路过”这个词根本不适合。

      然后又有一次又是晚上两个师妹也要显色,又强行把我拖过去护驾,我对此有极大阴影死都不想去,和她们解释了超自然事件空有肌肉是没什么卵用的,要我去起到的作用可能还没一个符大,但是还是被硬拽过去。

      好在这次平安无事。快走时候我突然想试试看,和她们说你们俩在走廊说话,我在暗房听着,看看能不能听到你们在说什么。结果让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房间隔音棒棒的,根本什么都听不到,但是一开门就能听见那两个八卦女在走廊大吹特吹自家爱豆,而她们站在实验室里面说话也要特别大声暗室才能听见,和那次效果截然不同。

      而后又想起来,又有一次快夏天的晚上陪其中一个(又是强征)师妹,我说我有阴影了实在不想进去,加上里面还小又闷,我趴门口桌上等你吧,有什么事叫我就可以了。

      过了一会她跑出来说里面有点冷,我说这地方不就是一个大房间隔出来的小房间吗,那个老师还特地嫌闷热搞了个吹风机夏天用,怎么会有这种温度差异。

      她摇头说要不你来试试,我连忙说不不,然后把上衣脱了给她穿上,她就又进去草草做完。我剩一个薄薄短袖靠在暗室隔板上等着也一点都没觉得冷。

      至此之后老板嫌胶片买的浪费钱,干脆换了发光仪器,于是那个房间只用来做做一些荧光而已,直到我一个同学说晚上在里面听到实验室有人跳绳(纳尼),就再也没什么人用了。

      听说后来老板又把发光仪器挪到那个房间,不过那时候毕业了,后面就不清楚了。但是这个经历真心是记忆犹新。

      至于这个地方的位置是真的偏,顶楼顶层,距离电梯口很远,如果往另一头走还要经过黑漆漆的安全楼梯口,以及黑漆漆的链接楼另一个部分的空中走廊。就算没有超自然事件也真是够了,前面说真遇到坏人倒是不确定,在晚上时候有个男人从安全楼梯上来(为何),问刚出实验室的师妹xx在哪,能带路吗?

      师妹表示根本不认识说的这人,而且这么晚了正常人也早回去了。这人不依不饶,我听到之后连忙出来,看见他似乎还要伸手,我一把抓住他手,扭住推开,问他你想干什么?他可能发现还有别人,似乎有点虚,愣了一下还是上前来说“我问问人,和你没关系。”

      我挡在前面,当时浑身肌肉都绷紧了,微微抬起腿准备踢出去,然后让师妹跑路,结果那人觉得我好像满身杀气,就顺势说哦哦我可能搞错了,想要从空中走廊离开。我追上去把他揪住,说你等等别走,他好像还有点慌,准备掏口袋的姿势。我立刻抓住他手腕,说“你别动。”我当时想好了,如果他再有动作就把他放倒。

      我想让师妹找保安,结果回头看师妹吓得不轻,于是放了手让他跑了。后来好生安慰她许久,把她送到寝室楼下仰望她上楼寝室亮灯我才走。这事情后来也忘了,没和别人说过。

      还是要提醒各位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是女生不要经常一个人呆很晚,如果晚上一个人做实验或者一个人回去,千万千万要小心,最好能找到有人相伴,象牙塔没那么安全的。

      @御子鱼:

      我是今年刚刚毕业的老学姐,当年还是大一小萌新的时候,也在学校的BBS上看到过很多学长学姐讲的往事。

      我们学校建在城市最高的那座山上,被森林公园环抱。校园内老建筑很多,植被茂盛,超过一半的道路都被高大的行道树覆盖,夜晚难免会略显阴森(其实白天我是超喜欢这些林荫道的)。所以经常会被当作90年代电影或者恐怖电影的取景地。

      这是基础,下面我正式来讲讲这所老校里流传已久的恐怖传闻。

      PS:不说学校名了,如果有校友看到的话肯定一下也能明白。除此之外,既然是传闻,大家也就只当个趣儿看吧,我们学校还是很美很温暖的(捂脸)。

      一、红房子

      红房子是我们学校的老式建筑之一,因为通身由红砖建成,所以外号“红房子”。

      传说当年红房子里出过事情,有一年夏天,一个学生被活活钉死在了地板上,死相非常惨。从此以后,新生入学总是会被老生开玩笑式地叮嘱:“晚上十一点以后如果靠近红房子,有时会听到钉子钉木板的声音,一声,接一声”。我胆子太小,从来没敢十一点之后靠近过那里,所以没有亲耳听到过。

      红房子处在人流量最大的区域,上面是食堂,下面是教学楼,旁边是学生活动中心。按理说会充分利用起来,但我大一大二那两年,整个红房子里只有一个小卖部一个打印店和勤工助学中心。但是我大二寒假结束回学校后,竟然发现红房子被一圈围墙围起来了,上面标注着“禁止靠近”。

      然鹅直到近三年后的现在,红房子仍然只是被围墙围着,没有被拆也没有重建。

      怪就怪在这里,如果是危房,为什么不直接拆掉或者重建;如果说是在准备计划,这都准备三年了还是没动静;如果说是资金问题,17年学校大整修,多少旧建筑旧马路都被拆掉重建了,红房子也依旧没有动。

      二、6栋705宿舍

      学校的6栋是一栋老宿舍楼,95年暑假出过一桩命案。一个93级无线系(现在已经没有这个系了)的男生死在了宿舍床上。

      因为暑假留校人数很少,整个暑假7楼只有他一人在校,所以临近开学,住在隔壁的学长返校后闻到怪味才发现的。打开门之后恶臭扑鼻,桌子上摆着一个爬满蛆虫的人头,床上被子裹着死者的尸体,由于天气闷热潮湿,尸体早就烂了。

      后来警察结案说死亡时间大概是8月初,死亡原因是死者和女友分手,女友气不过,就找前男友把死者给做了。

      在此之后,6栋7楼偶尔会发生一些奇怪的现象。

      我大一的时候,相熟的学长跟我讲,就在我入学的前一年,他就碰到过这种事情。

      有天晚上他打游戏打到很晚,室友早都睡了。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他想出门接口水喝(宿舍楼道中央有公用饮水机),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听见楼道里饮水机在响,像是有人正在接水。但他刚打开门,接水声竟然停了,他往前走了一步,发现楼道里半个人影子都没有。

      当时背后就一凉,因为没有听到任何关门的声音,证明没有人在他开门的那一瞬间接完水以博尔特百米冲刺的速度闪回寝室关了门。于是他接水的念头直接被吓没了,转身就退回来把门关了,结果他刚刚把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接水声又响起来了。吓得他游戏也不打了,爬上床捂着头一晚上没睡好。

      三、6栋下面的保卫楼

      之前说我大一的时候在学校BBS上看到过很多学校的恐怖传闻。其中一个是说6栋下面的保卫楼。原帖内容如下:

      “一些99级以前的校友可能都知道,六栋下面的那个保卫楼吧。这个楼诈看上去非常奇怪,像一座小的古堡。听六栋看门的老大娘说,当时建六栋的时候楼塌过下面压死了很多工人。老大娘在六栋当上管理员后,说每天深夜都会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就向领导反映了,之后就有了这么一座形状酷似城堡的小保卫楼,说是有避邪作用。我毕业后一年就是2004年六栋改建装修,现在这个楼也不知还在不在,现在的学弟学妹可以去看看。”

      于是第二天我专门跑去那个地方查看了一下。当时那里被当做了羽毛球场,但地面没有做什么修整,只是拉了两个羽毛球网。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果然有墙体和地基的痕迹,应该就是帖子里说的保卫楼了。

      四、老校门小湖

      这个也是当时在帖子里看到的,比较懒,帖子内容就直接复制粘贴放下面了:

      “樱花食堂前面的那个湖,当时我们叫樱花食堂,现在不知道叫什么。确切位置就是从老校门进来那座百万rmb的厕所对面的那个湖。当时湖边上有一间小屋子,门是褐色的铁门,没有窗户。由于我晚上爱走那里出去吃烧烤,我经常也在湖边上的研究生教学楼上自习(那里人少,不用占座位)那里面也很邪乎,晚上我经常听见里面有小孩子的笑声很恐怖诡异的感觉(门是常年锁着的,里面没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小屋子旁边是一个大的花园,也是用铁门锁着的,不过花园的铁门是一根根钢筋那样子的门),和同学说他不信,知道有次我们晚上吃完烧烤我硬拉着他回来走湖边到小屋子跟前,里面的笑声传了出来,他大叫一声拉着我跑了,以后这家伙就怕的从来没走过那里。后来那小屋被一个人租了卖面包,不到几个月那人就搬走了。现在不知道是否还是闲着的?“

      那个小湖和小屋子至今还在,仍然是长年锁着不知道是做什么的。那边没有路灯,据说前几年还淹死过一个小孩子。在知道这件事之前,白天阳光好的时候我还有专门去过那边,因为那个小屋子前面有个棚子,夏天的时候上面爬满了花藤,着实好看。当时还好奇张望了下那个小屋子,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意外的凉快。即使是中午近40度的温度,走过那里也胳膊有点凉森森的。看过这个帖子后,我就再没敢过去那边了。

      最后,这些也都只是传闻而已,我的母校留给我最大的印象,是温馨和美丽,我爱我的母校。

      @关山难越:

      我目前就读的大学在全国综合性师范类院校中还算是有一些名气的,里面发生过一些事情,流传的也特别广,甚至老师在上课时都会提起。说一个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吧,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地点用化名带过去了。

      零九年左右的教育书院三连跳事件,三个学生在一周之内接连跳楼,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尽管校领导高度关注此事,要求各学院加强对学生的心理教育和监管力度,此后还是不断出现学生跳楼的情况。

      后来据传是学校里阴盛阳衰,有不干净的东西作祟。某个校领导实在没有办法,找了一个道法高深的僧人,按他的指示在那栋楼的后面修了一个八卦样式的小花园,这才镇住了不干净的东西。

      另外要说一点,那栋楼我们现在还在使用,走进去后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压抑。它的整个结构有点诡异,教室修建的狭长,楼梯口也比较封闭。我特意从楼上看过后面紧挨着的花园,的确是一个八卦的图案,八个石条凳依次按照顺序摆放在边缘,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从中穿过,构成一道弧线。

      至于为什么从此之后跳楼的学生就少了,比较有说服力的一个观点是,学校采取了一些举措,整个校园包括那座教学楼,所有二楼以上的窗户均被做了处理,从里面很难将窗户完全打开,而且楼层的管理也变得非常严格,图书馆更是非本校学生一律不得进入,就是说学生想跳楼也没地去,这才使校园平静了下来。简单粗暴的处理果然是最高效的。

      (转载自知乎,侵删)

    • 0
    • 0
    • 549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