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精选推荐
    • 查看作者
    • “前世回溯”是真的吗?我曾几次看到一些奇怪的场景…

      今天来说一下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事件。因为时间比较长,事件比较多,可能比较乱,见谅。

      先说一下本人的情况:女,29岁,职业是律师,27岁时皈依佛门,是个在家居士。大学之前没有宗教信仰,大学见鬼之后也没有信佛,有天在上班时看博客,看到里面的因果故事,突然信佛,信佛后遇到的比没有信前更多。

      1、红衣姐姐

      我们大学在韶关,学校比较偏僻,三面环山,附近有些轻工业工厂,地方很大,分南区,北区,西区。我们班宿舍基本在西区。大三时,要重新安排宿舍,室友可以自己选,四人一间。当时我跟另一个女生约好一起住的,后来她组的其他女生已经够三个人,我不想她为难就主动退了出来,但这个时候跟我比较好的女生都组好了,就剩下我一个,辅导员就安排了我跟大四的师姐一起住。

      搬进去当天,原先睡我床的师姐搬出来,我搬入203,师姐从203搬去204。当时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要搬去隔壁,一般搬宿舍都是换区,或者从xx苑搬去xx苑的。我猜测可能她们处得不好,所以也没在意。但后来发现不是,师姐搬走后还经常来找我宿舍的师姐一起吃饭上课。

      搬进去当天,我发现了三张符,白色的,名片大小,像照片一样过塑的,藏传佛教白伞盖度母的符,一张在衣柜,一张在书柜,一张在床板下,当时觉得有点怪,但也没有放心上,符也原封不动放着,后来毕业搬走也没动。

      三个师姐上学期有一段时间去小学实习,因为都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她们准备去考教师证。这段时间我一个人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后来师姐们实习回来没多久的一个晚上,都关灯上床睡觉了,大概睡到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我翻个身就醒了,我从面朝墙壁的侧卧睡姿翻成面朝外头的侧卧睡姿,模糊中睁开眼,突然发现一个穿红衣的长发女子,跟我面对面侧卧着,所以一转身就跟她眼对眼,面对面。当时头皮都要炸裂了,浑身鸡皮疙瘩,但脑子确异常清醒,立刻翻身成仰卧姿,望着头顶天花愣了几秒,我们是都是上面床下面桌子的,我那一刻第一反应居然是:不能叫出声,师姐还在睡觉。然后立刻用棉被蒙头,在被窝里毫无睡意。

      当时虽然不信佛,但居然记得六字大明咒,然后就不断念不断念,念了一晚上,快天亮才睡着,第二天手机闹钟响了之后,手机就放在红衣姐姐睡的地方,我从棉被里钻出来,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转头拿手机,小心翼翼确认没人才关闹钟起床上课

      再后来回忆一下红衣姐姐的情况:当时关灯了,外面没有光源,但我看她的样子非常清晰,好像她身上有层青灰色的微光。其实长相还很漂亮,她看着我时毫无表情,但也没有七孔流血之类的恐怖样子。长发,红色衣服,有点像古代的衣服。

      我有喂流浪猫的习惯,宿管阿姨也是,于是跟宿管阿姨很投缘。有次突然想起这事,我试探性的问这宿舍有没有死过人什么的。阿姨问我发生什么事,我把事情讲了一遍,阿姨很淡说:原来你不知道啊,92年之前,西区这片都是乱葬岗,我也遇到过啊。

      我顿时……敢情是我占了人家红衣姐姐的床【fen】位【tou】。宿管阿姨说有次值班,有把声音不断在她耳边“啊,啊,啊”,她听老人说念南无阿弥陀佛能辟邪,她就一直念,然后就听着那个声音从她身边往小卖部的方向飘过去。然后她后来就信佛了。

      2、鬼吃泥

      我是广州人,粤语里鬼吃泥是指人说话说不清。好像子不语还是哪本古代类书也曾经说一般人听不清鬼语。我第一次对这个词有直观感受是在广州番禺看守所,番禺看守所在沙湾镇附近,那头有村落,也有山。

      当时我刚申请实习律师不久,实习证还没有下来,对接公检法的工作基本做不了,只能帮师父写写辩护词看看材料。那天我跟师父去番禺看守所,他进去里面会见,我在看守所外围的停车场的车上一边看材料一边等。那里树木比较多,很阴凉,看了一会儿我就打瞌睡了,刚闭上眼,就听到外头人山人海,仿佛是墟日。我顿时睁开眼,望向车外,什么都没有。然后我又闭上眼,闭了不久又听到,我索性下车去看,路非常空旷,也没什么遮挡物,一眼就能看完,站了五分钟,才看见一个警察小哥慢悠悠骑自行车过去,于是我又回车上睡。

      快要睡着的时候又听到人声鼎沸,这次我认认真真去听,发现很奇怪,很多人在说话,但无论如何就是听不清内容。听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一个男声说:这里有个小姑娘,我们去找她玩。当时觉得自己虚汗直冒,想睁眼下车,手脚却没有知觉,用尽力才睁开眼一点,就看见我左大腿上方有一团像手的雾气,往大腿伸过去,在碰到的那一瞬,大腿像被电了一下,又痛又麻,这时我才完全能睁开眼,立刻心里念南无阿弥陀佛,然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3、鬼吹气

      这是2017年8月份的事。前两件时我还没有信佛,这时我已经是信了,但还没有皈依。上午在佛山某看守所会见【因为男朋友在那里工作,故不说具体名字】。

      律师会见室的结构是这样的:两排会见室,一排一个入口,入口处是铁门,每排六个室,每个会见室之间都是独立的,犯罪嫌疑人是从两排会见室之间的走廊进去的,但这条走廊是工作人员专用的,我们只能在会见室等带人。当时是夏天,看守所用的是中央空调,每排两台,安装在会见室外的走廊,就是律师走的那条。

      因为当时开了空调,所以走廊的窗户都关上了,会见室里没有窗户,只有一个门,里面两张带椅背的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前是铁栏杆,犯罪嫌疑人就在铁栏杆后面坐着说话,他背后的门是通专用走廊的。简单来说,就是进了会见室就不会吹到空调,因为空调在走廊。

      我当时见的是律所指派的案件,很简单盗窃案,我记录完案件情况后,会跟当事人分析案情,聊着聊着,突然觉得左耳边被人吹了一口气,顿时浑身一僵,左边是墙壁啊!突如其来当机,对面的人在说什么我都没心思听了,硬是过了十来秒才冷静下来继续说案件。谈完出来,遇到认识的警察小哥,立刻问里面有没有死过人,警察小哥就说:仓里就有,之前有个吊死,律师会见室怎么可能死人。

      我当时就跟自己说可能是错觉,开柜子拿包和手机【因为会见不能带手机进去,怕帮嫌疑人对外通讯】时,瞥了一眼主屏幕,看到日期时,后背一凉——农历七月十三日。鬼门大开的时间啊……上年偶尔跟男票提起这事,听说里面有各种灵异事件,原因是看守所原址是乱葬岗。他说很多看守所都会在类似地方选址……中间也有两个当事人跟我说了在仓里的灵异事件,这个我迟点说,先把自己的说完。

      4、鬼有他心通

      佛教说鬼有五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神足通,宿命通。其中他心通的意思是人起心动念,鬼马上清楚人在想什么,不用通过语言说出来。对这个说话,我一直是半信半疑的,直到某次。

      事情的开端是我参加佛教的活动,去惠州罗浮山,中途认识了一位欧阳居士,欧阳居士是个奇人,从小就灵魂出窍,她告诉我现在还会偶尔出窍,和听到鬼聊天说话。因为有之前的经历,我总觉得鬼说话是不可能听得很清楚的,所以半信半疑。当天回家后就有了一段经历,现在回想,应该是我怀疑欧阳居士的说话,所以护法神特地让我自己亲耳听一次。

      那时是夏天,我跟父母住,他们房间开了空调,我就去他们房里打地铺,可以省点电费。睡到半夜,突然浑身都觉得热,感觉有道气在身体跑,那道气冲上头后,直上眉心聚在一起,不断发涨,觉得皮肤都要涨得鼓起来一样,然后开始听到推门进来的声音,感觉有人进了房间,开始说话,我马上睁开眼,我家在一楼,外面是小区花园,有路灯,借着路灯的光源,房里的情况是能看个大概的,我看到爸妈都睡了,门没有打开,房间根本里没有其他人,但声音一直没停过。

      那个女应该在我左边,一直说人世不公平什么的,开始语调有些悲伤,后来就开始愤恨,尤其她说了一句“做人,还是自私点比较好”,听得我起鸡皮疙瘩。之前我一直在观察,心里面没有一丝想法,所以估计那女的没注意到我,但我听了一段时间之后,自然就有心理活动,在想:我是不是又撞鬼了……

      我刚有这个念头,右边突然响起一把男声:她是不是听到我们说话?

      我那个寒啊,居然有种做坏事被抓到的感觉,不对啊,明明是你们在骚扰我睡觉吧,当然那时没空吐槽,只是怕他们搞我,立刻就默念南无阿弥陀佛,于是世界清净了……

      后来我才反应过来:我不起念头,他们就不知道,我心中念头一起,他们马上一清二楚。所以佛教才说恶念招鬼,善念招天神护法。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5、关于轮回

      我肯定这个世界是有轮回的,小学五六年级时就看见过自己的前世。事情是这样:有天晚上吃完饭,爸妈出去买东西,我无所事事在阳台睡在沙滩椅上听音乐。听的是TVB电视剧《先生贵性》的主题曲,罗嘉良和陈慧珊合唱的。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类似于催眠状态那种,能看到梦境,但又能感受到现实的动静。

      我觉得自己走在一条黑漆漆的隧道里,看不清路,只能一路向前走,走了好久,看见一扇门,伸手推开,门口居然是个宽敞又金碧辉煌的宫殿,宫女的发髻高高的,从来都没有见过,门口的宫女在讲八卦说某夫人怎么怎么样,当时能听清,现在不记得了。直觉觉得宫殿外是个花园,我在宫殿走了一圈觉得太大了,想找椅子的,然后看到类似榻子的东西,那时太小不认识“榻子”这种词。想走过去的时候,听到爸妈拿钥匙开门的声音,他们叫我,我就醒过来了。五六岁的孩子不会有轮回这种概念,就当发了一个梦而已。

      后来,大概是初三时,有天看电视,看到一个纪录片是讲唐朝的永泰公主墓的,墓道里头有彩色壁画,我看到那些侍女图就惊呆了——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哪里见过,想了一会儿才记得跟梦里一模一样。再后来,我就查了椅子的历史最早记载在唐德宗年间,但样式什么的都没有真正发展起来,真正开始常用是宋代开始,主要是坐榻为主,所以那里没有椅子反而是符合历史的,但这样历史五六年级的孩子根本不可能知道。于是问题来了,当时的我,为什么能梦到唐代的发髻,还是完全一样的,连坐榻都符合历史。

      另外有个意外的巧合:高二三时,有次去素食馆吃素,我爸就应景给我听大悲咒,听着听着,我脑海里居然有个场景:一个穿白衣的女子手持长剑,立在城墙上,后来画面不知为何又成了宫殿里的荷花池。

      工作后还没有信佛时,有次闺蜜宿舍楼上有人跳楼,她回家都有心理阴影,我就去大佛寺帮她请经书回家镇宅。那天在门口遇到一个等人的道士,他说提醒我三个事情:①我前世是将军夫人,读地藏经,今生也与地藏菩萨有缘。②我情路坎坷。③女生男眉,30岁前赚不了大钱。现在回看,除了第一个不确定,后两个都应验。

      再再后来,我遇到现在的男票,据说他小时候最爱的玩具居然是剑,他收集了一堆,也是唯一收集过的玩具。最巧合到有些邪门的是,上年去他老家找他出生时的批命红纸,居然写着什么“将军箭”,因为太潦草,而且放了快30年,很破,批命词基本看不清。

      另外,我也试过自我催眠找前世,但都找不到唐代那一世。一次是在花园看到一群穿黑衣服的古人讨论修陵墓的事情【后来查过秦汉尚黑】一次是在民间山间别墅,从推门进去,在一楼沿着楼梯上去,楼梯附近还有西洋画,在二楼的阳台看到有个男的背对我,转身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外貌酷似我现在的男票,但比他帅。但清醒时,你让我脑补我男票十七八岁的样子,我根本想象不出来,毕竟我遇见他时,他都28岁了,步入中年了。

    • 0
    • 0
    • 102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