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真实:秉烛夜谈之玩具娃娃 灵异事件

    舅舅是个木匠,他除了会作些家具外,还会用木头块作木制娃娃,而且胳膊,腿还是会动的那种。

    舅舅是单身,终身未娶,除了他长相难看外,还很穷,在这样的社会里,谁会嫁给这样一个人呢?于是,他就用木头做娃娃,大大小小的,他常常说,大的是他老婆,小的是他的娃,我们都觉得,他的心理开始扭曲了,虽然想方设法地给他说媳妇,可是人家一看他的样子就都走了,于是,他依然是个单身。

    秉烛夜谈之玩具娃娃

    上个月,舅舅来说他要结婚了,我们都很惊讶,他给了我们喜贴,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新娘的名字,这不得不让我们相信他是真的找个个老婆。可是,当我们拿着贺礼上门时才惊呆了,他说的新娘,竟然就是他一手做成的木头人,穿着新娘装,站在桌前,舅舅看见我们来一脸开心的样子,忙里忙外地弄了一大桌子菜,还招呼我们落座,看来,舅舅是病的不轻,妈跟爸上去劝他,他反而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们看我娶了老婆怎么还不满意了?我老婆是长的不漂亮,可是在我眼里她是最美的。”说着,他还狠狠地亲了木头人一口,看着木头人脸上黑黑的粗眉毛,红红的嘴,我就想吐,转身离开了。

    秉烛夜谈之玩具娃娃

    以后,舅舅再不来了,我们也很少再去看他,一转眼就是好几个月。到了清明,该是上坟的时候,妈跟爸去找舅舅,顺便看看他是不是好些了。远远就听见他在屋里跟什么人说话,说什么你别生气,今天是祭祖的日子,去去就回,还说什么不方便,爸妈推门而入,看见舅舅正半跪在那个木头人面前一脸的卑微神色,妈生气了,冲过去打了舅舅一巴掌,说他走火入魔,对着一个木头人废话,说完,一脚将木头人踢翻在地,舅舅立即在惊失色,扑上去扶起木头人,一面对它说着道歉的话,狠不能就给它下跪磕头了,妈很生气,看着他那副样子,拉着我们转身离开,我回过头看见舅舅抱着木头人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他真是疯了吗?

    第二天半夜,我正睡的香,突然听见妈一声惊叫,爸开了灯,妈说她做了个真实的噩梦,梦见舅舅的那个木头人站在她床边想要掐死她,说完爸劝了她几句又关灯睡了。谁知,天亮后我们都惊讶地发现,妈妈的脖子上真的有十个指印,我们都受惊不小,而我出门上学时,还发现我家屋外有一对脚印一直延伸到远处,我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心里慌慌的。

    秉烛夜谈之玩具娃娃

    连着几天,妈都是被噩梦惊醒,身上开始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些伤痕,她说是舅舅那个木头人弄的,于是我下决心去查个究竟。虽然我根本不信那个死木头疙瘩真会跑几站地到我家来恐吓我妈妈,而她身上的伤,除了我那个神经的舅舅,还能有谁?木头成精的事情在我来说只有非现实的小说里才有的故事。

    于是,我首先在我家屋外悄悄地撒了些白灰。

    那晚,妈又吓醒了,这些天她被这些噩梦弄的精神委靡。

    秉烛夜谈之玩具娃娃

    天亮后,我出了屋,果然,在屋外看见一排白脚印向远处去了,我一路顺着那排脚印追到了舅舅家,我没有敲门,想从窗外看看屋里的动静,可是窗帘拉的死死的,连点儿缝都没有。无奈之下,我只好先想出一套说辞,这才敲了敲门,可是舅舅并没有出来开门,再敲。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于是,我用力一撞,门砰地被撞开,我呆在屋外惊恐地望着房子里摆满了的木头人,不,不能说是木头人,因为,所有的木头人都断胳膊断腿,有的还掉了脑袋堆在屋子的各个角落里,在另一边,舅舅的“新娘”却好端端地站着,身上依然穿着那套“结婚”时穿的衣服。让我恐惧的是,她的脸正扭向我这边,一双眼睛瞪着我,着实吓了我一跳,就当我转身要溜的时候,却一眼看见它的脚,它脚的四周竟然沾满了白灰!

    我转身就跑,不成想,却一头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抬头一看,竟然是舅舅,几天不见,他竟然瘦了一大圈,眼窝深陷,瘦骨嶙峋,“你来干嘛?”他问我。“我,我。”我一时忘了编好的谎话,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你看见什么了?”他张大了眼睛,越发的令人害怕起来,“没,我什么也没看见。”我知道我的谎话根本就是漏洞百出,因为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洞开的房门。“别再来了,快走。”说完他却突然停住了,我抬头,却见他正恐惧地望着我的背后,我猛地回过头,却看见那个丑陋的木头人竟然正一步步向我们走来,它手里还握着一把刀!天哪,我是在做梦吗?那个木头人竟然可以走动,而它的眼神里竟然露出凶光,“快走!”舅舅将我往家的方向用力一推,然后就冲上去一把抱住那个木头人,我发疯一般地跑回家,我的脸色一定很差,连爸妈也被我吓坏了,我将事情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爸妈决定要去救舅舅。

    秉烛夜谈之玩具娃娃

    可是,当我们赶去的时候,舅舅的小屋里已经人去屋空了,不知道舅舅去了哪里,只是后来再也没有舅舅的消息。

    (本文来源于灵异世界网:lingyishijie.com)

  • 0
  • 0
  • 0
  • 545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