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真实:他的妻子死去后变成了鬼,想毒害我孩子 灵异事件


    1

    纪小念怀孕怀到5个月的时候,总觉得不大对劲。每到天黑,就觉得窗外人影憧憧,脚步声纷杂。打开窗,又什么都看不见。夜里做梦,做许多奇奇怪怪的梦,时而梦到自己怀的是一窝老鼠,时而梦到自己怀的是一窝蟑螂。纪小念多次在梦中被吓醒,一身冷汗。

    她跟老鲁说,这别墅不对劲,请个法师做做法事吧。

    老鲁说,亏你还是大学生,怎么跟个乡下老太婆似的迷信?!书读狗肚子里去了?

    纪小念只得闭了嘴。她今年才24岁,大学毕业没两年,在老鲁的公司做文员,幸运被丧偶的老板看上,在所有人羡慕的眼光中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了老板娘,住进这大别墅。

    结婚的时候,老鲁给丈母娘送上88万的彩礼,纪小念她妈激动地跟左邻右舍炫耀说,我这辈子最走运的就是生了个漂亮闺女!

    只有纪小念知道自己的苦。刚开始跟老鲁好上的时候,老鲁对她殷勤备至。她被老鲁的成功、老鲁做慈善的慷慨迷了眼,嫁给他,从此过上了手心朝上的全职太太生活。

    可自从怀了孕,脸上长了斑,胯上长了肉,老鲁对她的态度一日日淡下来。晚归是常有的事。有时候甚至几天不回来。

    问起来,他就不耐烦地说,不少你的吃,不少你的喝,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爷们儿家事业为重,难道还拴你裤腰带上啊?

    纪小念除了忍,还是忍。

    金丝雀不易做,如今方知啊。

    她想起一年前她选择老鲁而抛弃大学里相恋三年男友的情景。男友低着头,红着眼,转身离去的背影像一只受伤的兽。

    哎。当初那个决定是对是错呢。纪小念越来越迷茫。

    2

    老鲁的公司是做物流的,在这个十八线小城市里是数得上号的。一年流水几千万。老鲁每年都捐出两百万给乡下的贫困学生,是全市有名的慈善企业家。

    当地的报纸、电视台上总能见到他的身影。穿着西装,一副儒雅的模样,侃侃而谈。

    可纪小念总觉得老鲁背后有什么东西是她看不透的。那个秘密,她触摸不到。

    在纪小念孕期频繁梦魇、心神不宁之际,老鲁的公司突然出事了。接二连三有大货车在高速公路上出事。不是撞车,就是被山体上滚下来的乱石砸中。

    搞的不少老客户人心惶惶,纷纷到公司要求解除合约。

    老鲁损失惨重。

    他把那几个出事的司机集中起来调查,可问到他们,都是一脸的不解。出事儿那一瞬间,仿佛脑海被抽空一般,稀里糊涂,一片空白。

    这可是邪了!

    老鲁偏不信邪。

    他这辈子从泥腿子起家,跟天斗、跟地斗、跟人斗,什么风浪没见过?遇神杀神,遇鬼杀鬼,他老鲁就没怕过!

    保姆打电话说,纪小念从楼梯上摔下来。老鲁急得赶忙开车往医院赶。这个女人不要紧,她肚子里的孩子要紧啊!一个月前就做了B超,医生很明确告诉他,是儿子。

    自己都已经46岁了,好不容易才有了儿子,怎能出意外?

    3

    到了医院,老鲁就劈头盖脸地骂,你怎么回事?!这么大人了走个路都能摔?

    纪小念一脸惊恐地扑在他怀里,老公,我刚刚看到了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高个子,国字脸,坐在咱家客厅,我吓死了,才踏空楼梯摔了的……

    老鲁虽然很不喜欢听她说这些,但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儿上,抱着她轻声安慰,没事儿的,这世上根本没鬼。我以后少应酬,多陪你,到咱儿子出生,好不好?

    纪小念点点头。

    老鲁心里犯嘀咕,按照纪小念所说,倒像是他前妻的模样。怎么可能呢?前妻已经死了好些年了。

    老鲁对妻子的痴情是全市有名的。当年一家情感杂志还做过专访。“妻子患病卧床不起,痴情企业家不离不弃”。这篇文章感动了不少人。为此,市里还给老鲁和妻子评了模范家庭。

    妻子后来病入膏肓,去世了,葬在城郊墓园。老鲁哭的撕心裂肺。少年夫妻恩情重啊。

    以老鲁的身份地位,妻子去世后,大把大把的人给他介绍对象。老鲁都拒绝了。他坚定地表示妻子的丧期,他是不会续弦的。直等满了三年,才娶了出身农村、年轻漂亮单纯的公司的女下属纪小念。

    算是对得起亡妻了。

    老鲁有些烦躁。他坐在医院走廊抽烟。妇科的张大夫看见他,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老鲁瞪了他一眼。

    张大夫若有所思地说,鲁总,我女儿今年就要去加拿大读书了,费用方面……

    老鲁冷冷地说,这次又要多少?

    张大夫说,一百万。

    老鲁烦躁,能不能等一等,我公司最近出了不少事儿,好多客户都来退款闹事……

    张大夫不高兴了,鲁总,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您再难也不差这一百万吧。

    4

    纪小念胃口不好,夜夜惊梦,人很快地消减了。

    孕7个月做彩超的时候,医生发现她腹中胎儿左脚先天性残疾,以后无法像正常人那样走路……

    这消息对纪小念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怎么会?之前每次产检都好好的啊。加上联想起最近看到的怪象。她心底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

    她对眼前这个年龄差不多是她两倍的丈夫嘶喊着,鲁天明,是不是你做了缺德事,连累到我的孩子,都是你……

    老鲁本来就为好不容易得到的儿子是个先天残疾糟心,见纪小念这么疯癫,一下子就怒了,一个巴掌抽过去,疯妇!

    纪小念崩溃地坐在地上。

    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她的眼前总是出现幻觉,那个高个儿方脸的女子,冷笑着看着她,看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把手伸向纪小念的肚子,嘴里说着,还给我,还给我……

    “啊!”纪小念捂住耳朵。

    秘书给老鲁打电话,出大事了!货车刚出省界就撞死人了!撞的还是个四十多岁的壮年人,家属已经报警了。车和司机都被扣了!

    老鲁骂了声娘。

    他冲电话里吼着,赔钱啊,赔钱!私了!从公司账上拿钱赔人家!把情况稳住,饭桶!

    秘书为难地说,那人家属不愿意啊……上有老下有小……

    那就加钱!

    流年不利竟到这般程度。

    老鲁到水龙头底下拿凉水冲了冲脸。手机响了。是张大夫打来的。老鲁一把按掉。这个当儿怎么有闲心去理会他?

    得寸进尺的东西,以往纵着他也就罢了。这次老子都这么难了,他还来趁火打劫。得给他点教训尝尝。老鲁想了想,安排下去……

    5

    警察过来找老鲁的时候,他有点惊讶,很快平复下来。笑笑,我司会积极配合处理车祸问题……

    警察打断他,鲁先生,你认识黎秋萍吗?

    老鲁眼中闪过一丝惊怖,但他毕竟是老狐狸,压制过惊诧,装作不经意地说,哦,小黎啊,我刚创业的时候,请的一个小会计。挺好的姑娘,可惜啊,被男友抛弃,一时想不开,自尽了。作为老板,我当时也很痛心,还尽可能地帮助她家属料理后事呢。

    警察看着他深情地诉说,冷笑道,是吗,鲁先生,我们接到举报,当年你强jian黎秋萍,过程中被你太太发现,她上去撕扯黎秋萍,并扬言要告诉黎秋萍远在农村的家人,让其身败名裂。当天晚上,黎秋萍就在她出租屋里自尽了……

    老鲁的脸色飞快地变幻着,笑话,事情当时明明白白。她失恋的事全公司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家属也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人,早已入土为安。现在时隔多年翻出来,有啥证据?

    他叹了口气,警察同志啊,我是做买卖的人,生意场上难免有得罪人的时候,有人背后恶意构陷,不惜翻出陈年旧事栽赃,真是用心险恶啊!

    我们手上有录音。证据确凿。你不必再狡辩。

    警察已不耐烦跟他多言。一双手铐套在手上。有什么话里头说去。

    6

    原来当年,老鲁一直觊觎水灵灵的小会计黎秋萍。可她有男友,并不搭理老板的撩.骚。

    后来,她男朋友移情别恋,她被抛弃,整天以泪洗面。老鲁趁火打劫,在办公室里对她下了手。而恰好,被老鲁的老婆撞个正着。老鲁的老婆上去一通撕扯。小姑娘本就由于失恋,万念俱灰,这件事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夜就自杀了。

    在老鲁夫妇的“活动”下,黎秋萍的父母相信了女儿仅仅是为情所困,不再追究。

    这件事被遮掩下来。却从此成了老鲁妻子手中的把柄。

    夫妻俩生意越做越大,老鲁的心越来越野。夫妇俩多年没有孩子。渐渐地,老鲁抛弃发妻的心越来越明显。妻子屡屡拿这件事压制他,恐吓他,如果敢离婚,就去公安局举报他的强jian罪行。老鲁才老实些。

    没想到,过了几年,老鲁的妻子患病了。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和声誉,他一直扮演着痴情丈夫的形象留在妻子身边。

    可无人处,屡屡火气大,辱骂妻子,你怎么还不死?!

    有一次,他们在病房吵起来了。妻子气不过,又把黎秋萍的事抖出来。

    而,这次,恰好被刚走到病房门口的张大夫听见……

    从此,张大夫屡屡问老鲁要钱。老鲁恨透了他。最近自己出了这么多事,张大夫却还要来狮子大开口。老鲁气急之下,让手下的人找几个混混把张大夫揍个臭死。

    可他没想到,张大夫当年竟然录了音。还当作命根一样,几年来小心保存……

    老鲁安排手下的人对他下狠手,让他恐惧,干脆把录音交给了警察……

    7

    隔了这些年,老鲁还是受到了迟到的惩罚。连张大夫也受到了应有的处置。因为,他得知真相后,没有第一时间揭发,而是以此勒索老鲁……

    大别墅彻底地安静下来,只剩下纪小念一个人。

    她的肚子已经挺的很大了,纵便知道肚子里怀的宝宝左脚先天缺陷,她还是舍不得打掉。月份这么大了,已经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在她的肚子里蹦跶。她无论如何也舍不得。

    纪小念还是没有停止梦魇。她现在知道了,那个高个方脸的女人是老鲁的前妻。

    她一定是不甘的吧。陪老鲁万般艰难地创业,好不容易有钱了,还要面对老鲁的龌龊、出轨。尔后又悲催地患了病。死了。

    看着老鲁娶年轻漂亮的新人,还给他生孩子。

    呵呵,这栋原本属于她的别墅,却换了纪小念这么个女主人。她怎能让纪小念好过?

    可纪小念也是无辜的啊。

    在得知老鲁犯罪的前因后果后,纪小念突然不害怕了。夜半,老鲁的亡妻又一次飘来的时候,她猛地站起来骂。

    你总来找我算什么本事?!你该恨的是你男人!当初黎秋萍被他强jian的时候你就做错了!你为什么不去找自己的男人算账,而是逮着人家姑娘使劲儿羞辱?她的死,你也有责任!现在,你又不放过我,关我何事?

    老鲁娶我的时候,你已经死了!不是我抢了你的!是他对不起你!不是我!你不该嫉妒我!害我!

    纪小念摸着自己的肚子,谁也别想伤害我的孩子!

    那个鬼影颤抖着,呜咽起来。

    我如花似玉的年纪嫁给老鲁,陪他睡过桥洞,挨过饿,当年也曾怀过孕,可搬货的时候太用力,孩子没保住,从此落下习惯性流产,可怜我一生没个孩子。他负心薄幸,在我生病后,往我的饭菜里加慢性毒药。本来我的癌细胞已经好转,却生生被他毒死!

    纪小念震惊,你不是病死的吗?

    8

    鬼哀嚎起来,我也以为我是病死的,可我死后到阴间才明白,我是被鲁天明毒死的!他毒杀发妻,丧尽天良!

    夜色中,她的声音悲绝地回荡。

    纪小念说,他现在已经遭到报应了,他的公司屡屡出事,他的旧案被翻出来,他也因此被判了刑……

    鬼狰狞着,不够!不够!我要他死,要他断子绝孙!

    偌大的别墅,一个女人,一个女鬼,孤独地站立着,身影都有些悲怆。

    纪小念大着胆子走上前去,抱一抱那个鬼,鲁天明罪该万死,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前娘荫后子”,他也是你的孩子啊,日后让他以你为母,四时上香供奉,你灵前绝不孤寂,好么?

    鬼听了,似有动容。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了一下纪小念的肚子,眼神里有渴望,有柔软,有怜爱。她思虑了良久。终于,慢慢地隐去了。

    纪小念重重舒了口气。

    天亮的时候,纪小念离开了这栋别墅。她要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过新的生活。

    • END •

    (本文来源于灵异世界网:lingyishijie.com)

  • 0
  • 0
  • 0
  • 1.1k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