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立筷子、烧蛋、走阴”,听天涯网友这几年亲身遇到的民间术法

      我从小学就看各类恐怖小说,对鬼神很是敬畏,但也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前几十年着实没遇到过什么怪力乱神的事情。直到几年前从家乡远嫁到楼主老公这边,才发现有些东西真的存在。

      “立筷子、烧蛋、走阴”,听天涯网友这几年亲身遇到的民间术法

      今天突然看到隔壁某个贴提到 鲁班书,才回忆起来这几年遇到的这些事。以下事例皆是楼主亲身遇到的,看看有没有亲有兴趣。大家一起讨论一下,这些逐渐失传的民间术法。

      鲁班书

      先说鲁班书,因为我刚刚嫁过来的时候,老公无意中就有跟我提过,婆婆后来也提过。可信度应该还是比较高,在这个村子里,有个大爷,就学过鲁班书,会很多术法,来解决一些常人不能解决的事情。

      大爷姓杨,在这个地方算是大姓。杨大爷今年应该有六十多了,身体硬朗,说起话来也很是爽朗。妻子是一个驼背的大娘。夫妻俩对人都比较和善。他们住在一座破落的瓦房里,种着两个池塘的莲藕,喂着一些小鸡小鸭,放在院里叽叽喳喳很是可爱。房屋周围还有一些水果树,柚子,橙子,橘子。春天,果树开花,花香很远就能闻到,夏天,荷花茂盛,层层叠叠,秋天有莲藕柚子,冬天围着火炉和过往行人畅谈古今。这生活,不得不说既平凡却又是充满生活的诗意的。但杨大爷年轻时走南闯北,见得多,本事,抵不过一个终结诅咒,老来无子。

      “立筷子、烧蛋、走阴”,听天涯网友这几年亲身遇到的民间术法

      我刚刚嫁过来的时候,分不清谁是谁,婆婆总是和我讲谁是谁家的。所以说农村氛围好,就是因为地方小了总是会沾亲带故的。杨大爷有两个女儿,一个我叫三姨,一个叫小姨。三姨小姨日子都过得很好,都盖了两层小楼房。大爷大娘却依旧住在旧瓦房里。

      有天我问婆婆,杨大爷是不是还有两个孩子?不然为毛我是叫三姨小姨?婆婆悄悄的告诉我,杨大爷之前是有两个儿子的。但是那个年代太穷了,杨大爷没办法赚钱养家,就不知道怎么的去找了一个老师学手艺。学的好像就是鲁班书。

      学这种术法是要过考验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杨大爷和师傅就上了山,似乎是要试胆量。师傅走在前面,杨大爷走在后面。一路上草丛窸窸窣窣作响。时间过了这么久,当时年轻的杨大爷怕不怕我们无从得知,或许那个年代,没什么比贫穷更可怕吧。

      师傅在前面说一些这行的规矩什么的,杨大爷在后面跟着,一会儿搭句话一会儿搭句话。走了很久,师傅突然问,杨××,你后面有人没有?杨大爷莫名其妙的回过头看了眼,说,没有啊。师傅看了看杨大爷,叹了口气,再没有说什么。入门的考验就算是过了。然而很多年以后,杨大爷才知道,这句话,决定他要付出的代价。后继无人。

      婆婆说到这里也叹了口气,说他们家后来过得还不错,是村里比较早盖上房子的。但是杨大爷两个儿子,都意外去世了。小儿子更是未成年就夭折了。这些事,谁说得好呢。我又问了句,如果当时回答说有人,会不会现在不是这个样子。婆婆说,总有代价的。那个情况下谁会想到这句话是问的什么呢。这就是命。

      那个年代对香火传承的看重度不用我说吧。即便是现在。可惜得到了一些总要失去一些,尤其是这样,向天命借财富的术法。但不得不说,杨大爷确实是有手艺的。道听途说我就不讲了,就说我亲眼见证的。

      老公家里有个亲戚,是在市里,离这里大概有五个小时车程。有天亲戚突然给婆婆打了个电话,婆婆一接通,亲戚那边哭成一团,似乎全家人都在哭。婆婆急了,半天才搞清楚情况。亲戚家有个小宝宝,当时可能有四个月大,那天晚上突然啼哭不止。撕心裂肺的哭,哄不住,亲戚一家几个小时都没有发现问题出在哪里,到了换尿裤的时候,才看到问题。小宝宝的小DD缩进去了。缩到蛋蛋里面去了,一会儿缩一下,小宝宝就撕心裂肺的哭一场。赶紧往医院送,医生也一筹莫展,换了几个医院都没办法。就这样,过了一个通宵。第二天突然想起来,赶紧跟我婆婆打电话,问这里有没有会治这种病偏方的土医生。说来也巧,婆婆刚好在杨大爷院子里聊天,一听说,马上就带着杨大爷包了个车去市区了。

      杨大爷带了个包,里面全是他吃饭的家伙什。后来婆婆终于打电话回来,我早就好奇极了,在电话里就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婆婆说,这叫“缩阴症”,不知道怎么会产生。杨大爷去了后,用点了火的艾麻(好像是艾草搓成的长绳子用什么东西泡过)来烫,具体烫哪里我没亲眼看到我不知道,额,就算亲眼见到其实我也不知道,咳咳。反正就是这小宝宝就好了,终于疼了一天一夜后睡着了。亲戚全家都松了口气,也是对杨大爷感激不尽。到现在应该有一年了,小宝宝好好的,再没有复发过。

      这种烧艾大家应该听过,现在医院里有针灸理疗科目的医生也会。这只是杨大爷一个手艺,我算是亲眼见证过得。还有一些听来的,像是走阴,盖碗,这些复杂的,还有很多。具体不清楚,但是杨大爷在这一带名声很大。还是非常厉害的。

      立筷子

      长久以来我都知道立筷子,印象里几乎和姜水斩鬼一样,是神婆骗人的手法。到现在都记得小学思想品德书里破除封建迷信那一节那个大娘惊讶表情的配图。于是乎,带着这样的初印象,我见识了什么叫,立筷子。几年前,刚怀上我儿子不久,我和老公就回了老家,静心养胎。虽然偏僻,但是安静又祥和,日日看大自然云卷云舒,日子过得也是惬意。

      “立筷子、烧蛋、走阴”,听天涯网友这几年亲身遇到的民间术法

      那个时候年纪小,怀着小孩完全没影响,在外面的时候也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没有忌讳,回来也是到处爬山看风景,一点所谓的妊娠反应没有。回来了几天,突然有一天晚上就开始吐,胆汁都差点呕出来那种,婆婆问我白天去了哪里。我说爬山去了。你最近经常爬山怎么会突然这样?我也不知道,呕~婆婆想了想,回厨房拿了三支筷子,舀了瓢井水从头淋湿,拿着让我对着筷子哈口气,我不明觉厉,还是照做了。接着拿着筷子围着我上上下下绕了几圈,又哈口气,照做了。婆婆拿着筷子在桌子上杵,边杵边喊,是不是爸爸在逗她,是就站起来。连喊了几遍,突然筷子就立起来了。婆婆又说,您老人家也是瞎操心,她怀了我们的孙子,你逗她干嘛,快放过她。之类之类的话。我在一边直接就蒙了,当然,我还不至于对婆婆说这是封建迷信骗人的。(嗯,幸好我没说。)

      立筷子之后一会儿,我就好了。大吃大喝,心里不以为然,觉得孕吐而已,迟来早来都是正常的。可能是巧合咯。但是还是止不住一颗好奇宝宝的心,偷偷跑去问老公,老公说山里有些东西解释不清,又到处是坟墓,住在山里总要懂一点旁门左道,才能安生过日子。一席话说的我心惊肉跳。我又问,妈怎么知道是爷爷在逗我?老公说,这个就是试的,白天去过哪里,路过谁的坟,爷爷生前就是爱操心,估计是看你上层下窜担心你呗。呵呵。我内心在抽搐。

      这就是我人生里接触到的第一次立筷子。可能有巧合的成分。但一次是巧合,不可能次次是巧合。

      从我第一次遇到立筷子,到现在已经几年了。很多事情都忘了。但到现在,我已经对此折服。不说深信不疑,只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它的有用。无法言说的感觉。

      最近我又遇到一次,把我吓死了。我儿子今年两岁多了,有孩子的亲都知道,这个年龄就是能说一些话了,但你不知道哪些话是真的那种。

      我所处的地方气候和我的家乡不一样,一到秋天,阴雨绵绵,很多天都不停。我婆家在山里,平时也喜欢带孩子到处去走走。我儿子更是,两三个月我就背着去爬山,看夕阳,所以也是老人家说的那种跑习惯的。下雨下了一周,在家里玩了一周玩具没有出门去,有一天放晴了,我就带上儿子,叫上婆婆出门逛逛,透口气。儿子很开心,远远的跑在前面。山里的秋天和春天一样,山花烂漫,儿子采了很多花,开心的跑着跳着。我也是到处跳,捡了棍子和儿子敲石头,乐在其中。玩儿一会儿就回去了,回去了以后,就觉得不对劲了。

      儿子回去玩着玩具玩了会儿,跑过来让我抱。我还开他玩笑,说你出去玩一圈玩累了,变成超级小的宝宝了??儿子说,宝宝脚疼。我有点紧张了,说,没看你磕着碰着啊,哪里疼,裤脚卷起来我看看。儿子把裤脚拉上去,小萝卜腿光光滑滑的,没有哪里有伤。我就安慰他,我说可能是宝宝在长高,长高的时候腿会疼。

      儿子就没有纠缠了,自己去玩了。过了一会儿,儿子就哭起来了,喊腿疼。我慌了,马上去找婆婆来,说带去医院看。婆婆也是看了儿子的脚什么也没有,就让我不要急,说乡镇上的医院,看不出什么名堂。这个时候公公回来了,听我们说了,让我们不要急,不是缺钙,他有办法。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办法,公公让不要问。然后就是上文写的立筷子了。

      过程不表,重点是公公说的话,公公语气很严厉,说,某某人,不要过分,赶紧放我孙子好,不然不让你葬在我地里。然后筷子就立起来了。立起来公公继续在那里呵斥,可是筷子依旧不倒。上文忘记说了,如果有什么困着你,走了筷子就会倒。公公又拿了菜刀,上下挥舞了一圈,终于,筷子倒了。这个时候儿子已经不哭了,我抱了一会儿,问他,还疼不,儿子开心极了,到处跑给我看,说,宝宝腿不疼,不疼。爷爷真厉害。我看着儿子那样,松了口气。随即而来我想的却是教育问题,我从小接受的无神论,我儿子从小就接触到这些,我该怎么给他解释这个世界上什么是科学,什么是需要敬畏的鬼神??

      又想起来,跑去问公公,怎么知道是谁缠着儿子。公公说,听说我们出去过,又过了某某的坟,就猜到了。我依旧一头雾水。婆婆在边上说,某某生前就是个瘸子,左脚是瘸的。左脚,就是儿子喊疼的那只脚。说以前家里人就经常遭,所以一看到是脚痛就猜到了。我没话说了。嗯,心里想,公公婆婆不在家,我还是呆在家里比较安全……

      当天晚上,儿子照常九点上床睡觉,睡之前他还是跟我说腿疼,我说要不要叫爷爷再给你立筷子?他说好。我有点拿不准他是不是说着玩的,因为我感觉这么小的孩子可能对立筷子的样子好奇,想再看一遍。我就说,爷爷已经睡了,明天再立。说宝宝的脚在长高,快睡,睡着就不疼了。儿子就喝着牛奶睡着了。可能是十一点左右,儿子就受不了了。开始哭,哭着说腿疼。我又开始紧张了,赶紧抱起来走来走去,不行,越哭越厉害。我听我老公说他小时候就是莫名其妙的腿疼,一直疼到十二岁,去了很多医院查不出原因。我对儿童腿疼的定义就是,摔了,缺钙了,在长高。别无其他。这个时候我开始担心,是不是遗传??想归想,我还是抱着儿子去了婆婆房间,儿子哭的非常厉害,疼的受不了的样子。用手使劲给他揉,非常用力的那一种他才哭的小声一些。

      婆婆看了下儿子,安慰了一下。就重新拿了三只筷子给立。立住了,依旧是白天那个前辈。婆婆开始大声呵斥,连吼带吓,筷子依旧不倒。没办法,婆婆就去把公公叫起来,婆婆去拿了几张纸钱,烧给某某前辈,公公拿凉水泡了一些米饭,拿到外面去洒了。这个时候,筷子倒了。我儿子已经不哭很久了,呆呆的看着爷爷奶奶做这些。完了我问儿子还疼不疼,儿子说不疼了。说困,要睡觉,就抱去睡了。一夜无话。我还以为一夜无眠的。再没闹过。

      出了这事我有点后怕,不敢带去玩了。我和老公的理念一直是觉得小时候生活在离大自然近的地方会有灵气一点。没想到也招灵气一点。

      烧蛋

      这个怎么说呢,我到现在都没有真正体会到它的作用。貌似和一种开水淋影子一样,是叫魂的民间术法。烧蛋一般是用于小孩子,说是小孩子没有稳根,容易掉魂。方法是把鸡蛋放在烧着的纸钱里,一直烧,边放纸钱边喊小孩子的名字,叫,某某,回家来了,某某,回家来了。直到鸡蛋砰的一声爆开。爆开的时间,方式也是有讲究的。爆开的时间越短,证明这个小孩回魂越快。至于爆开的方式,有个说法是,男怕爆头女怕爆腰。意思是,男孩子的话鸡蛋如果爆了两头的其中一头,那就比较严重,需要多叫几次。女孩子爆的是鸡蛋中间同理。

      烧蛋日子要是阴历逢七,就是阴历的,初七,十七,二十七。是最好的,如果孩子严重的话,平时也可以,但必须是奇数日子,初一初三十五之类的。当然,烧蛋也分手艺高低,听说手艺高的人把烧过的鸡蛋蒸熟,剥开,可以看出来孩子是因为什么掉魂,比如说被动物还是被人吓住了之类的。嗯,我的公公婆婆会烧蛋,但不会看。毕竟不是专业的。接下来,是我遇到的烧蛋。

      我儿子从小烧蛋,因为一直睡不踏实,梦中惊醒。儿子出生患了新生儿肺炎,出去就送进医院封闭治疗,两周后才接回来,从接回来当晚开始就哭闹不止,三个通宵才安稳下来。那个时候以为是环境变了他不习惯,可是后来一直都是这样。所以公公婆婆经常会给他淋影子,偶尔烧蛋。然后就安睡几天,过段时间又睡不好,又淋。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到现在。

      印象比较深的是去年十二月的时候,儿子一岁多,带着去爬山。平时都是牵着走,那天不知道怎么了,我去给他采花,边说话边转身,儿子一激动一跳,直接就从路边摔下去了。那种石头很多的山,边上是荒芜的农田。山路离田地大概有一米多高,儿子就那样咕噜一下就滚下去了,边滚边哭。我瞬间就懵了,一下冲下去把他抱起来,以为会磕着碰着哪里,毕竟到处都是石头。还好儿子穿的多,一点外伤都没受。我抱起他哄了一会儿就没哭了,我觉得不该继续爬山了,就说,我们回家去。儿子不,他说要去玩,然后就一个人愣愣的继续在山路上走,一直走,面无表情的,跟他说话他也答,但是没什么语气。我有点怕了,赶紧抱他强行带回去。回家了似乎正常了,我有点担心,婆婆说观察一晚上再说。意外的是当天晚上儿子睡得很好。一般孩子受惊吓了夜晚会哭闹,表现很明显。但儿子没有。

      接下来几天,仿佛一切都很好。结果那天儿子就开始不对劲了。白天不停的摔倒,人也没精神。公公说今天正好逢七,晚上给烧个蛋吧。然后晚上我就抱着儿子在睡觉,公公婆婆在厨房烧蛋,过了一会儿,婆婆来叫我,让我把儿子抱出去,我一下就问,很严重么?婆婆说,有点,你爸爸烧了两叠纸钱了,那个蛋还是没动静。(有疑问的亲可以试试,生鸡蛋在火里烧一会儿就会爆)

      抱儿子到厨房的时候,公公正在烧第三叠纸钱,脸色非常不好。公公让我来喊儿子的名字,说亲妈喊一句当别人喊百句。我就开始喊,某某某回家来了,回家来了。这时第三叠纸钱也烧光了,没动静。婆婆说,换个蛋试试。又拿了个蛋出来,在我儿子身上滚了一圈,让儿子对着蛋哈口气,又拿去烧。两个蛋同时烧。依旧不爆。五叠纸钱了。终于,砰的一声细小的声音传来了。一会儿,又是一声。两个蛋都爆了!第二个蛋先爆,然后才是第一个蛋。但是依旧爆得不明显,声音很细。拿出来看,两个蛋都是爆的头。

      公公说今晚就这样了,接下来逢七就烧蛋,淋影子。后来几乎一个月儿子才正常过来。第二次烧蛋,就非常快了,几张纸钱就爆了,很响。

      烧蛋我确实不甚了解。因为我了解的来源是公公婆婆,他们都不擅长的我就更不知道了。不过我自己也被烧蛋过一次,是专业人士烧的,一个隔壁镇上有名的神算,他看我一眼就说我落魂了。其实我可能知道自己为什么落魂,因为那种感觉,不曾有过。就是我儿子掉下山那次。我看到他掉下去,我从脚底就有什么东西抽离的感觉,身子就开始虚,眼前有点懵。如果用科学的方式来解释,可能是肾上腺激素猛增导致的应激反应吧。但是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受惊吓有这种感觉。所以神算提起我落魂的时候我都不意外。

      后来烧了蛋,爆得很快也比较响。神算看都没看就说扔在炉子里烧掉。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般小孩子烧蛋,爆了的蛋第二天要把蛋蒸熟,蛋清给小孩子吃,蛋黄拿来看里面现形的是什么。看不出来也没关系,只是蛋黄千万不能吃,只能拿来喂牲口。

      这就是烧蛋了。说到烧蛋,就顺便提下开水淋影子,同样是叫魂的术法。如果说烧蛋是升级版,这个就是基础版。除了立筷子,我对这个的接触最多,效果呢,只能说有,但是不是很确定。开水淋影子是我的说法,这里不叫这个,是方言。我打不出来。姑且就叫开水淋影子吧。简单粗暴最明白。

      开水淋影子

      开水淋影子,也是用于小孩子落魂,不严重那种。像是被动物吓住之类的。前文的烧蛋是很厉害的那种,有种说法我前文忘提了,就是落魂,落了的那缕魂,不一定会在原地,有时候会寄存到让你受惊吓的物体上,所以蛋黄才会有现形,比如猪牛汽车之类的。公公说,厉害的烧蛋的,能把一个孕妇烧流产。因为有时候落得那缕魂会和胎儿重合。所以我怀二胎的时候,家里完全不敢烧蛋。

      “立筷子、烧蛋、走阴”,听天涯网友这几年亲身遇到的民间术法

      继续说开水淋影子。还是我儿子,他从小睡得不安稳,逢七公公婆婆就烧水给他淋,淋过晚上又好睡一段时间。到现在,只要儿子有段时间不在状态,还是习惯的淋一下。

      开水淋影子,条件还是阴历逢七。需要准备,一张干净的筛子,一把小扫把(不知道亲们见过没,圆柱形的,用竹篾片削成细丝绑在一起的东西。一般拿来刷锅。这里传说是这种小扫把可以打附在孩子身上不干净的东西,婆婆枕头下随时都有一把),一盆开水,一个柱头(瓦房中间的那根柱头,很有讲究),还有一个盆子,一盏能映出影子的灯或者电筒,一把瓢或者任何干净的用于舀水的容器。

      东西准备好,把盆子放在最下面,盆上立着放筛子,筛子一头靠在柱头上。抱孩子站在筛子面前,让灯把孩子影子投影在筛子上,站稳。边用瓢舀开水淋映在筛子上的影子,边用小扫把拍打影子,边喊,某某,快回家来了,落到猪胎里牛胎里扁毛胎里快回家来了,鸡吓到你牛吓到你人吓到你车吓到你快回家来了。边拍边喊边不停的舀水淋,抱着孩子的大人要不停的答应,某某某回来了,回来了。直到最后一瓢水,看到水淋上去,抱孩子的大人要赶紧答应回家咯,然后快速闪开。一个完整的仪式就结束了。

      照旧,我看到的,效果明显的。我儿子淋了太多了,我都忘记了到底有些什么效果明显的。孕傻还没恢复。但是就是前一个月,我侄子,也是我看着淋影子淋得效果明显的。

      侄子一岁半了,大概一岁两个月会走路的。学走路的时候就走的跌跌撞撞经常摔跤,摔怕了,反而会走路不怎么摔跤了。小心翼翼的。前段时间猛然又开始摔跤,一开始我们都没在意,小朋友刚会走路,摔跤正常的啊。一天两天三天,感觉越来越严重。如果说是绊着或者跑太快摔跤那没什么,可是侄子就不一样了。我亲眼看见的,平整光滑的地面,他抬头看我一眼向我走来,噗一下就扑倒地上了,而且是额头着地。头上起包了。这不是偶然,后来又看到了很多次,每次都是额头。亲们如果看到过小孩子走路就知道,向前摔倒一般不会摔到额头,因为扑下去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抬头。

      侄子额头挂了几个包,依旧已很高的频率继续摔着。婆婆很担心,觉得会不会是缺钙了腿软??我又上百度去查,说幼儿摔跤除了缺钙还有可能膝盖内翻。赶紧去把侄子两条腿并拢来看,好好的,根本没有问题。婆婆说缺钙的话一时也补不起来,这样摔下去不是办法啊。我说不知道,再观察下呢。

      摔得一额头包之后几天,实在不行了。一个早上,从沙发上滚下去一次,头着地。从台阶下滚下去一次,头着地。晚上在床上耍,侧着身子滚下去了,脑袋侧面先着地。这下才是一头包了。婆婆忍不了了,不顾是晚上,就给侄子父母打电话,问他们怎么办。他们也是懵逼了,说不知道,要么买几盒葡萄糖酸钙吃吃?婆婆说,等把钙补起来你儿子怕是一头包了,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今晚给他淋淋影子,试试看。侄子父母自然答应了。十点多了,烧水淋影子。过程不表。一夜安稳。

      第二天,效果不要太明显。没摔了。一跤都没有。真的没有夸张,这事发生的时间不久,我记得非常清楚。侄子又安稳了一段时间。他父母也寄回来一些补钙的药,可惜不知道怎么的,一吃就感冒,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的,婆婆就没给喂了。现在会跑了,以前摔得多了,跑起来依旧战战兢兢的,唉。可能慢慢长大了就会好起来吧。

      走阴

      现在是说走阴了。这算是我最近几年遇到的最恐怖的一次,包括现在,想起来依旧心有余悸。

      第一次听说走阴,是在杨大爷那里听他在和别人讲。走阴具体概念不大清楚,类似于诅咒那种吧。但是神奇在于,一个小孩被走阴了,大人必须要找到另一个小孩子把走阴传下去,自己小孩才能好。杨大爷当时说,有个懂走阴的人,他的孙子有天哭闹不止,他就找了很多办法给孙子治。可是没有想到会是走阴,因为他觉得自己是行家,没人敢动自己孙子。七天,七天之后他孙子就夭折了。杨大爷说起来的时候也是一脸可惜,说就是太自大了。走阴刚刚种上的时候处理起来很容易,越到后面越处理不了,小孩子就夭折了。

      说到这里,我都不明白走阴是什么,因什么起,怎么传递,小孩子后来的症状是怎么样,我都不清楚。直到今天,我在这里开帖子了,我都不知道怎么阐述这门害人的术法。只能给大家聊聊,我儿子被走阴的事情。越回忆越心惊。

      那个时候我儿子半岁多一点。有天我和老公带着儿子出门玩,顺便去银行办点事。老公去了号在椅子上等,我带着儿子在银行门口玩。这个时候,一个大娘就走过来了。她看我们很久了,我一直都知道,我没在意,因为很多老年人都比较喜欢这种小孩子。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感觉有种不寻常的地方,不明就里。

      她看起来就是七十多岁一个满面皱纹的老人。我心里却是怪怪的,可能这就是心理学上说的动物本能的防御意识吧。这种感觉当时只是闪了一下,后来出事了我回忆的时候才越发深刻。这个大娘给我很深的印象,因为,她身上有种和别的大娘不一样的东西。嗯,她,给我的第一映像就是,很美。不是说穿的多花哨还是赵雅芝那种不老容颜的美,而且一种妖冶的美,很奇妙的感受,我仿佛能感受到她皱纹下面年轻时候的风采。还有她的眼睛,就是眼睛,很美,很魅惑。一个七八十岁的大娘,让我有这种感觉,我很意外。但我依旧没有多想,如果我警觉点或许后来我儿子不会遭遇这么一出了。

      她向我们走来,和我随口聊聊。问我儿子多大了。我说,半岁多了。她就拿手摸摸我儿子的头,说,有点弱噢,你们要好好带他。我有点不舒服,因为因为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人直接说你儿子弱不弱之类的话。而且她还摸我儿子的头。让我心里很堵。这个时候老公过来了,语气有点不善的问她在做什么。她没说话,走开了。老公问我,我就说那个大娘随便和我聊聊,说儿子有点弱让我们好好带。老公当时就很严肃地跟我说,在外面不要让人乱摸儿子,这种山村里,会手艺的人多,尤其是老年人。不知道老公是随便说说还是也感觉到这个大娘不一样才这样说的。

      时间过了这么久,这些感觉和描述亲们不要以为是杜撰的。就是因为她给我留的印象太特别了。在我们发现我儿子不对劲之前我就跟老公说过,这个大娘年轻时肯定风华绝代,眼睛太魅惑了。后来我儿子发病,让我更是把每一个细节都记得很清楚。

      我们就回家了。这个时候儿子还是正常的。回家老公还跟公公提了一下,说这个老年人会不会有手艺。公公还说让我们不要多想,婆婆也说老年人喜欢逗小孩,正常的。我们就没有再说了。

      晚上儿子照常睡觉,我和老公在耍手机。大概十点多,儿子开始哭,像是受惊吓一样,扯着嗓子嚎。像是做梦那样,哭得厉害,我们拍打他的脸,喊他的名字,没反应,闭着眼睛哭。我们慌了,我把儿子抱起来,老公去喊公公婆婆起来。我抱着儿子哄着,他依旧在哭,闭着眼睛哭,偶尔睁眼一下,又像困得不行一样把眼睛闭回去。似乎不想哭想睡觉,但停不下来,受惊吓一样的恐惧。

      公公去厨房拿了三根筷子给儿子立,房间离厨房很远,我们都听到公公很大声的骂了一句。公公赶紧回房间披了衣服。当时是冬天,公公以为儿子就是普通哭闹,立个筷子就好那种,就没穿外套。结果立出来很严重。公公语气很重的跟婆婆说,准备东西,这孩子被走阴了。我脑子一下就空了,随即而来说深深的自责,自己的毫无警惕。公公很气愤,说怎么会害到我们身上,我听你们白天说,我就直接喊得说走阴你就站起来,只喊了一遍筷子直直就站起了,现在都还没倒。

      前段时间才听杨大爷说过走阴,这么快就遇到,我很怕。快要哭出来了。婆婆看到我的样子就安慰我,说白天才被走阴,晚上就发现了,不会太严重的。说爸爸会一些这些,让我们不要紧张。说完婆婆就让我哄哄儿子,她去准备东西。

      婆婆准备了香蜡纸钱,给公公拿过来。公公拿了三张纸钱,放在我儿子嘴巴面前让他哈气。我儿子张着嘴巴在哭,很快就好了。公公开始点着香蜡烧纸钱,边烧边念,这个我就不大记得清念了些什么。好像有些是劝导的语气,后面有威胁的语气。还有祖先庇佑之类的。

      烧了纸钱,公公又拿了三张,让儿子哈口气,转身回厨房拿了菜刀,用菜刀在我儿子身边挥,嘴里念,砍你走阴的,砍你走阴的,放我某某好,快放我某某好,某某回家了,某某回家了。就这几句反复说,菜刀360度的围着儿子挥,挥完了,拿了刚才三张纸钱,用刀口靠近手柄那头的角把纸钱钉在了堂屋里的中柱上。让我们记着,钉七天取下来。

      这些做完,儿子已经不哭了。在我怀里沉沉睡着。似乎刚才哭闹的样子是我在做梦。这个时候已经要十一点了。一个小时,从走阴发作到公公把它处理掉。

      我把儿子放在床上睡着。就去了客厅里。公公婆婆老公还在那里。公公问我们,白天那个大娘长什么样子,老公就描述了一下。公公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说知道的手艺人里没这个人啊,那可能不是附近的。公公又说,下次在外面,不要让别人碰某某,要接受教训。这个不用公公说我也记得了,太吓人了。还有,公公又说了,生辰八字这些也要留好,不要被别人知道,有人知道了就会骂生辰八字做文章,指哪打哪的灵验。我狂点头。

      公公婆婆收拾好就去睡了,老公还在愤愤不平,说要找人找到这个大娘,给她点教训。我说,这个大娘敢动手就代表她有动手的资本,和她无冤无仇的她找上我们,估计也是有小孩被走阴了。既然公公给处理了,就算了。下次小心点吧。而且我们这里走阴一破,她家里小孩会更严重,不去找不痛快了。这件事就这样了吧。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了。大家都绝口不提,当作没发生过一样。儿子后来也好好的,直到现在。

      (转载自天涯,作者一粒粟A万颗子,侵删)

    • 4
    • 4
    • 0
    • 1.1k
    • 武林萌主吴祥子道长先生鬼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鬼哥无常灵友会
      @魔法侠客 我奶奶小时候我感冒了会这么做,然后最后把水倒到十字路口。 [s-4]
    • 0
      我奶奶经常就给别人烧蛋
    • 0
      鬼哥,这个立筷子我们老家就有这个,立完的筷子水直接扔在十字路口就行了。 [s-4]
    • 0
      打赏了2灵币。
    •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