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讲讲那些“特殊职业”从业者遇到过的怪事…

      Gank:

      还在读军校那会,教员给我们讲过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

      贵州某偏远中队负责守护一座重要铁路桥梁,该桥梁横跨xx河,在桥的两端各设置一个哨位,有大灯若干,照明效果良好,哨位面对面可通视。大桥地处偏远山区,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另外曾有当地村妇在该桥跳河自杀。

      以上为事件背景。

      然后从200x年3月开始,中队陆续接到哨兵报告说在夜间经常看到有白衣妇女从桥上跳下,还能听到很响的扑通声。起初中队干部认为战士文化素质较低,迷信思想严重,不以为然,半个月后愈演愈烈,中队人心惶惶,并出现有新兵哭着站哨的现象。

      于是中队干部亲自上哨一探究竟,结果就被下马威了:果然有一团白影从桥上扑通一声跳入水中。于是乎这两个哨位就由单哨改为双哨,每个哨位两个人。

      后来支队工作组下来也没把这个问题解决,蹲点干部也不敢站那哨。这下就出名了,很快总队就知道了这个“都市传说”,专门派出调查组彻查此事。

      然后就得出了一个走近科学式的真相。。。。

      真相是大桥两端的强光照明灯正对着哨位,使得哨兵产生“视觉暂留”现象,当看其他地方的时候就会有白色的一团影子跟着,而恰巧当地有一种大鱼晚上会从水面上跳出来,造成扑通的水声,再加上曾经有村妇在此自杀,有心理暗示作用。

      解决办法:调整照明大灯的照射方向,避免产生“视觉暂留”现象。同时加强思想政治教育,树立正确的世界观。

      赵赶鹅:

      刑警大多数是唯物论者。这是由于刑警的工作性质决定的。抓人破案不是一拍脑门就上,而是辛辛苦苦调录像,查痕迹,对指纹,最后根据证据将嫌疑人绳之以法。

      但每个资深刑警都有这样的体验。有个别大案要案的侦破,都是在基础工作做到山穷水尽之后,由一些看起来很偶然,很奇葩的事推进了侦查进程,锁定了嫌疑人。事后一想起来,直拍胸口,暗道好险好险。但这种桥段总是在上演,不由得让人心生感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那一年我们接过一个高中少女失踪的系列案件。四个女孩都在上了晚自习之后失踪在同一条路上。那条路是一条近道,中间有一个过街天桥,下面是废弃的铁路,铁路上都是拳头大的石头。

      因为失踪时间长,而且手机全部关机,当时我们就知道,人肯定没了。而且也锁定了嫌疑人,一个有抢劫前科,没事总是在这片晃悠的老混子。有目击者曾经见过他在这里试图威胁少女。

      最大的办案阻力在于找不到尸体。当时我们都锁定了地点,就在过街天桥下的铁路附近。老混子没车,不具备运尸条件,所以远不了。但就是找不到尸体。所以支队长领着我们,技术队,甚至法医一起在这附近天天搜,几乎每块石头我都认熟了。大家心烦意乱,领导也攒着火。

      在第七天,我们正在那里搜着呢,大家伙都累的不行,正围在一起抽烟,支队长叼着烟站了起来,急得来回的踱步,脚底下的石头吱吱嘎嘎的响。他把烟头一扔,冲我们大喊了一句,别tm休息了,接着找!

      突然发现大家都不说话了,愣愣的看着他发呆,他更着急了,开始骂人,都鸡巴看着我干什么!赶紧干活啊!

      还是没人动。

      法医娜姐睁着大眼睛,用手指了指支队长的脚。支队长没好气的向下一看,差点没崴到。

      一条苍白的手从支队长脚底下伸了出来。

      就这样找到了一具女尸体,随后就把人抓了,在嫌疑人指认之下,找到了另外三具尸体。

      老混子供认,自己晚上在路上候着,碰到单身小女孩就用刀逼近树林里强奸,抢劫,关手机,然后逼着自己从天桥上跳下去。再用石头埋起来。就这样半个月作案四次。一共抢了两百多,都换成啤酒了。

      说起来好像很容易,实际上在那片荒地里找尸体真的是大海捞针。女孩的手突然伸出来也可以解释,因为支队长在上面踩来踩去把石头弄开了。

      就像这样的偶然还有很多。有伟人说过,历史的,所谓必然的长河,都是由一个个偶然的浪花组成的。但我还是相信,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残害他人,走上广大群众对立面的人,一定会遭到已知,或者未知因果的报应。

      补充几点:

      有些名侦探们又开始纸上谈兵了~~~~

      首先,有人质疑为什么让从天桥上跳下去,是不是制造自杀假象,如果是,为什么要埋起来?

      答~ 你不觉得让人自己跳下去是最方便的运尸办法吗?肯定不是造自杀现场啊!方便啊!

      树林里也会有人经过,铁路上万年没人过!

      其次,尸体有没有腐肉味道,为什么坐在旁边闻不到。

      答,首先那时候是冬天,而且,用石头埋起来的作用就在这啊,是真的闻不到!警犬也试过了,话说狗狗们从来在寻找尸体上就没帮上什么忙!我总觉得它们就是来带着我们跑圈报复人类的~~

      王大蜗蜗牛:

      本人基层小法医!

      作为法医,经常有同学作好奇宝宝的样子问我:你检查尸体时害怕不害怕?检查尸体时尸体的眼睛会不会忽然睁开?尸体的手会不会忽然抓住你?

      作为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无神论者,我的回答是:尸体的手当然会抓住你辣!还是忽然抓住你哦!

      四年前的一个小案件。一个护林员因为私拉电线到自己居住的护林小屋,不慎触电身亡。

      案情很简单,法医需要做的工作就是要确定是否符合电击死亡。电击死的最明显特征就是电击斑,电击斑有入口有出口,一般多见于手部,脚部。对手部的检查需要手掌手指完全展开,这样能看到手指之间的隐蔽处。人手在自然放松不用力的情况下是半握的,掌心虚空,像握着某个东西。人死亡之后由于尸僵的存在,手指会变得非常硬,掰开手指是非常困难的。

      这时就需要用到一个法医检查中常用到的一个小方法:左手握住死者的手腕,右手用力按压死者的手背。熟练的话,只需单手即可。这样死者手掌手指就会自然分开。取死者十指指纹,指甲也会用到本方法。

      为什么按压手背手掌会自然伸开呢?我们看看自己的小手手,手掌都是肉肉的,手背则贫瘠的多。正常情况下掌侧的力量是大于背侧的,所以手掌伸开是需要用力的。按压手背相当于牵拉手背部肌群,这样手掌就会伸开。

      好了,回到正题。话说我正在检查尸体,右手按着死者手背,左手分开死者手指。忽然手机响了,我下意识地右手去拿手机,但左手还分着手指,由于右手的离开,死者手部在尸僵的作用下马上恢复半握状态,瞬间抓住了我的左手。

      哎呀妈呀!吓死本宝宝了!!!

      張三鳳:

      看到很多人说警服能辟邪,刑警有煞气,我想说,不是归结到哪个跟警察有关的具象上,而是从警以后,心态发生了变化。

      普通老百姓怕所谓的鬼,是因为恐惧死亡。事实上可能人的所有恐惧就是死亡。而警察医生呢,不是不怕死,而是可能接触死亡多了,比一般人更能理解死亡。一个凶神恶煞的影视文学形象已经无法让他们恐惧了。

      入行前我虽说不是特别迷信,但就是爱搞一些小动作,比如出远门旅行带个佛像,坐车前念几遍“临兵斗者皆陈列前行”,有个安慰。现在工作也有些年限了,尸体见得多了,也不觉得可怕。在我看来,尸体僵硬后皮肤上的压纹,就如同冰箱里从塑料袋拿出来的冻鸡上的一模一样,眼睛是半睁的,里面要多浑浊有多浑浊,感受不到半点生气和希望。这些让我想起了初一美术老师给我们讲解的达利的软绵绵的钟表,底下就有一个像死去的动物一样的物体,老师原话是“仿佛再也不会醒来”。所以对我来说,不可怕,带有一点点悲伤。

      凡是对恐惧比常人有进一步理解的,都不会怕鬼邪。比如南派三叔在类似《盗墓笔记》花絮里好像说过,湖南的老土夫子说:粽子怕个毛,最可怕的是雷子(公安)。哈哈。他自己也说过,最可怕的不是鬼神,是人心。

      我们也有怕的,不过不是鬼神。看内部录像,知道暴恐分子是怎么翻进派出所的,怎么用大砍刀把睡梦中的民警剁成肉酱的。这几年凌晨三点以前几乎没睡过觉,养成了睡前多去检查几次门禁的习惯。入睡九二就垫在在枕头底下,弹压满,虽然可能有些伤弹簧,但心里踏实。

      哦还有,我们当班的那天不会讨论会不会有警,我们认为那并不吉利。第三我们怕上级督察。

      程辰:

      不知道这算不算灵异恐怖。医院会欺负新人,不是医生护士,而是医院本身。当我入科第一天,老师说我们这有个规律,来新人时必有急诊手术,我是不信的。一天相安无事,结果到晚查房快下班时,消化内科做肠镜把患者结肠弄穿孔了,急诊手术做到晚上11点半。

      第一天值夜班时,刚上班一小时就接了3个会诊,凌晨3点一个住院患者消化道大出血,血管条件差,很难开放静脉通道,弄到5点钟才消停。从此以后,凡是我值夜班,常常遇到大出血,还有严重到急诊拉去介入手术的。

      还有位师兄,第一天在ICU值班,护士说ICU病房也欺生,师兄不信。结果当晚有个患者DIC,正在抢救,ICU居然停电了!大家全都摸黑抢救,最后患者还是没救回来。

      其实关于值班这种事,医院里的大家还是挺迷信的。有的医生就是"招财",有的护士就是能"镇住场子"。这种事,在我们看来是灵异,在患者看来,可能是恐怖吧。

      以下是补充:

      好多人在评论里问ICU为什么会停电,因为ICU电灯的供电电路和其他插座什么的走的不是一条线,我也不是这个电路专业的,只是后来听科里人说的,生命支持系统都是没问题的,只有电灯断电了。

      匿名用户:

      当年学校扩招,宿舍不够了,给我们快毕业的轰到了旧教室改的宿舍,一个宿舍(教室)住20个人,可以打羽毛球在宿舍里,我们住二楼,三楼是我们自己叫的假人室,就是临床学习触诊听心音的地方(就是那种假人,设定好疾病类型,你要靠着触诊听心音啥的去诊断,按到应该疼的地方假人会说疼~~~),还有一间动物手术室,用来练习用羊啥的切肠子缝合啥的,地下室是解剖室的池子,泡着三十多具整的尸体和各种器官,还有冷库里冻着新鲜的刚运来的尸体~

      我们住二楼嘛,经常半夜起来上厕所时候听到楼上有搓着地走路的声音,还有拉桌子的声音,没多想,上面是教室嘛,有一次集体半夜学习(明天考试你们懂得)又有声音,我就嘟囔一句,这打扫卫生的也太敬业了,半夜打扫~我同学贼淡定的看了我一眼,半夜两点能有打扫卫生的么……我……好吧……也许是地下的上去了?也许是上面的自己在活动一下身体呢?反正也没感觉害怕~

      你们说人会预知自己的死亡么?

      那会儿实习~她们都说我属于比较不适合做搭班的人~为啥呢?我在哪值班,哪肯定来重病号,各种写病例……各种下夜班不能回家(¬_¬),有次轮到普内~我同学还说普内一般没啥太重的病号~然后……半夜来了个发热的县医院给送来的病例~当然我跟的老师的班~她收了入院,当时怀疑急性白血病~患者孩子好像刚八个月,她老公长的挺精神的一小伙,然后我就下夜班了,再上班时候已经确诊了,接下来就是各种输液化疗,她家比较穷,血小板买不起,就买了一袋,老师还和她家属谈话了,说血小板供不上不行,可是没钱……我第一次见血小板~感觉软软喏喏的一袋子~都没敢摸,当时好像是挺贵一袋,时间太久忘了~

      然后好像不到一周吧,这个患者情况还挺好,有天我又夜班~这个患者妹妹来了,和她一起在床上睡觉唠嗑~半夜~四点多好像是,我正睡得香(惭愧啊)突然一声尖叫,给我吓醒了,以为有重病号呢,正要出去,护士姐姐进来了,说那个白血病患者睡着睡着突然尖叫还摔下床了,我们去看时候没事,还和她妹说笑了,没摔着(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是啥病,家人说是贫血),然后捏~早晨查房还说笑这个事情了,问她梦见啥了,说不记得啦~我就下夜班啦,等再去时候,她已经在抢救室了,我进去时候已经吐着血沫子,浑身没有静脉能用了,全部输不进去液体,主任正要下中心静脉导管,她家男的在门口蹲着哭,直接从我下夜班时候的小伙变成一个花白头发的中年人模样了,后来,没救活,全身DIC,趁有口气拉回家人孩子看一眼了,后来我们说起她半夜惊叫,都觉得她自己可能已经梦到自己的死亡了

      下一个故事的分割线~~//

      这个是听一个护士阿姨长说的~说有个老太太肺心病特别厉害,住了N次院,这个老太太有个特点,贼抠门,一个病房的都不喜欢她,她绝对不允许别人占一点所谓的她的便宜~比如,输液必须她最先~别人量体温她必须也跟着量(有时候有发热的患者一天量几次这个老太太也必须量几次)

      后来有一次住院没挺过来,人没了,医院嘛,上午床空了下午甚至刚腾出来就住人了,家属收拾一下东西就忙着办丧事去了,住她床的大姨天天做噩梦,有一天受不了了,找护士长说总梦见有个老太太指着她鼻子骂说拿她鞋了,问问能不能换床,护士长给老太太家属打电话让过来好好收拾一下东西,床下面的边角里(她床挨着墙)找到一只布鞋,老太太来时候穿的,家属着急办丧事,人走时候给换了寿衣,就没注意拉了只鞋,下面住的人又进来的早,护工没来得及打扫床下面就没发现落了鞋,后来家属拿回去烧了就没事了~这个是听来的~真实性不保证~~~~

      匿名用户:

      我家旁边住了个姑娘,肤白貌美大长腿,在殡仪馆上班。

      我妈和她妈认识,总是去她家找她妈聊天。有一次把我也带去了。碰巧她也在家。

      因为小时候看过很多聊斋,所以我胆子可小。但是又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她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我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搭讪:姐姐,你在殡仪馆上班有遇到过什么恐怖的事吗?

      她放下睫毛膏,侧过头,眼睛一只大一只小,认真且又诡异的看着我说:

      我他妈的都三十岁了还没有男朋友,还有比这个更恐怖的吗????

      (转载自知乎,侵删)

    • 2
    • 0
    • 0
    • 1.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