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去苏北工作的地方,宿舍每天夜里都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看了很多别人的故事,觉得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决定大家一起分享下我的故事。先交待下背景,本人07年大学毕业,签的一家新进驻中国的外企,毕业后在家休息半个月就去了苏北,加入了新工厂建设期的工作。新工地在化工工业园,开始吃住全在工地。去了没两个月隔壁厂发生了严重事故,把我们项目部的房顶,大门全给掀了,隔壁死了不少,我们老板也担心我们的安全,就让公司在县城租房子。后来通过中介找到了一栋民居,共四层,一楼租给卖照明的了,我们公司6个员工住2-4楼,刚好每层是有两个卧室的,房租比较便宜,一年才5000多,三层楼,而且那楼位置很好,临县城正街,后面还是步行街。

      去苏北工作的地方,宿舍每天夜里都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我们6个人里,有两个人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分别是M和T,接下来的事和他俩有间接关系。再简单说说这房子。房子卧室全在南面,自然楼道就在北面,没灯,而且只有二楼转角开了个很小的向北的窗,基本等于常年不见阳光。每层都是套间,就是一个门进去是客厅,两边是厨卫,对着客厅门是两个卧室,卧室门紧挨着,开门方向互呈90度。

      废话够多了,说正事。刚开始住进去一切正常,大概过了一个月,我晚上总能听到高跟鞋走路的那种哒哒哒的声音,频率比一般人走路要慢一点,但是很清晰,基本就在楼道和客厅出现。这个事我问了和我同住4楼的M,他说他也听到过。我当时没怎么在意,毕竟刚大学毕业,多年的唯物主义教育让我不太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这种情况持续了快一个月吧,每晚都能听到,有天我隔壁的M过来跟我说他有点害怕,我还劝他没事,就算真有那种不干净的东西,这不住了两个月,井水不犯河水也挺好的,互不打扰,和谐共处嘛。

      直到一个周末,我特么觉得不和谐了。那是个周五晚上,因为第二天不用上班,住那栋楼的同事决定喝酒聚餐。本人虽然是北方人,但是酒量实在丢北方人的脸,两口黄酒下肚,起不来了。大概8点不到就上4楼睡了。

      那天我同学M出差去了浙江,4楼只有我一个人睡。也是因为喝多了,没有向以往一样买矿泉水喝(当地受化工厂污染,自来水即使烧开了也不能喝),所以越睡越渴,还做梦梦到抱着大桶的水不停地喝,可是还是很渴,后来就渴醒了,一看手机,零点整。

      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水,我就想到了我另外一个同学T,他住二楼。那段时间他玩魔兽世界,每个周末都和工会打团本到两三点,我知道他肯定没睡,而且他喜欢玩游戏的时候爱吃零食,喝饮料,没有吃喝就玩不好那种,所以储备异常丰富。

      我从床上坐起来,摸黑穿衣服,秋衣毛衣一起穿。正当我把头套在衣服里穿的时候,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哒,从客厅走进了我隔壁,也就是M的卧室里,前面说过了,两个卧室门是挨着的,进他的房间也要从我门前过,所以不会听错。我第一反应是住二楼另外一间卧室的领导他老婆上来用M的电脑,因为我们白天上班的时候她也经常上来用电脑,况且今天M确实也不在。

      我穿好衣服,开了卧室门走出去,一出门向M的卧室看了一眼,想给领导的老婆问声好,结果傻眼了,没人,灯黑着,电脑也没开。难道是幻听了?也不顾那么多,我嗓子都冒烟了,直奔二楼找水。楼道里没灯,一片黑,下来的时候没带手机(带了也没多大用,07年的手机屏幕都很小,也没手电筒功能),摸黑到了二楼套间门,开门,靠,反锁的。然后我就敲门,喊同事名字,没反应。

      大概叫门叫了二十来秒的样子吧,我听到了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出现在了四楼,听起来应该是四楼客厅,然后走到了四楼的楼道,因为我听到了楼道的那种回声音效。

      我特么的当时头皮都麻了,难道真有鬼?我大声敲门,拼命拧门把手,门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与此同时,高跟鞋的声音一步一步离我越来越近,从四楼楼道慢慢向下,走到了三楼,它每走一步,我的心就紧一下,到最后声音走到了三楼套间门前,再下来就他妈到我视线能看到的范围了。

      我身体开始发抖,腿有点软了。拼尽全力狠撞了两下门,这门真他妈结实啊!然后我放弃了,当时唯一的感觉就是绝望,因为一楼外出的门是照明灯具店的后门,店主晚上为了防盗会锁起来,给我们一把钥匙现在也不在我手上。等于现在我被堵死在这里了,它再往下来就真是转角遇到爱了。

      大脑大概空白了几秒钟,真的是第一次体会到别人用说的大脑一片空白是什么感觉,以当时的情形就是坐以待毙吧,恐惧和绝望占据思维的时候,已经确实没办法反抗了。不过短暂的空白过去之后,我发现高跟鞋的声音没下来,只是在三楼套间门前做原地踏步。我忽然想,它是不是怕我?对,现在这是唯一能给我带来求生欲的想法了,我就往这方面想,然后越想越生气。

      “你倒是下来啊,大半夜你这么折磨人,几个意思?还他妈让不让人喝水了?”这一下子心中的怒火彻底被激发了,下定决心,上楼,等下转角不管看到什么东西,拼命,往死里打。我大步流星地走上楼梯,当时印象很深,楼梯被我用力踏的都明显一震一震地,很响。

      到了二楼转角的地方,转身,再次傻眼,什么都没有,高跟鞋的声音也没了。“靠,还跟老子躲,我XNM的,看我上去打死你。”我骂着就直奔四楼,不过到了我房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我拿起手机,拨了T的号码,前两次无法接通,第三次通了,他一接电话我就破口大骂“你死房间里了是么,我那么大声砸门撞门你没听见?”T很奇怪地表示没听到声音,而且,门没锁。我说我去你那里喝水,出来给我开门。他说他正在打团本boss,没时间开门,又再次确定门没锁,让我自己过来喝水。

      我这次下去,只轻轻一下就把门开了,真没锁。我到T房间喝了水,因为他胆子很小,我也就没多问他什么,自己上楼了。只是期间和他聊游戏的时候,他说刚才有几分钟网络莫名地很卡,延迟特别高,把他都卡掉了,我算了下时间,大概就是我快吓尿裤子那几分钟。

      回到房间,虽然不害怕了,但是也睡不着了,打开笔记本和T通宵一起玩魔兽世界到天亮。

      后来我还是能在四楼听到高跟鞋的声音,M也还能听到,但我是不害怕了,因为如果有事那天晚上就该出事了。春节做扫除在房东旧床下翻出十把大砍刀,我直接拿了一把放我床下,也给了M一把,但是还是阻止不了高跟鞋的声音在晚上客厅闲逛。

      直到转年3月,公司来了个女同事,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也住进我们这个楼(我把我房间让给她,我和M挤在隔壁)之后,高跟鞋声音才消失了。我老婆那人做事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的,八字也属强火,生肖属虎,估计是气场强。

      后来她有一周回户籍所在地考驾照科目三,我和M先后被压床,而且M还说他被压的时候看到是个白衣服女的在他身上站着跳。我则因为蒙着被子睡觉倒是什么都没看见,就是感觉有人敲我耳边的被子,被我心里一顿骂给骂跑了…我老婆一回来就又消停了…

      以上就是我从小到大经历过唯一一次和灵异靠得上边的事,我就不明白那么好地段的房子,房主还是个当地的官员,居然这么不适合居住。但我知道老编在下面一定会找到科学的解释的,接下来欢迎收看《走近科学之老编说事》。老编,请开始你的表演。

      (本文节选自百度网友:爱老婆的人 的文章,转载请注明灵/异/世/界/网)

    • 4
    • 0
    • 0
    • 1.2k
    • 刘麻子大掌柜大傻杨鬼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