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听网友的长辈讲述发生在山东乡村老家的灵异怪事

      山东老家农村的灵异事,整理了爷爷奶奶,乡亲长辈口述他们的亲身经历。搜集了一些村坊乡间流传已久真实度较高的事件。

       

      先说个今年春节前发生的事情吧,村里有户人家的女人腊月里去世了,我在村里辈份比较大,那女人论辈得喊我小叔,事就出在除夕那天晚上,我们这农村都有个习俗,除夕那天在大门口放拦门棍,防止游魂孤鬼到家里凑热闹。

      听网友的长辈讲述发生在山东乡村老家的灵异怪事

      除夕晚上十一点多了吧,死去的那个女人邻居家的男主人(论辈也得叫我叔)到院子里放鞭,水饺包好了要放鞭炮的。听见墙外悉悉唆唆的响声,他很好奇,这大除夕夜的,谁还在外面走动…

       

      他就出门去看,开大门后看见外面有个女人在邻居门口来回走,天太晚,他又喝了酒,看不清是谁,就凑上去看,一看是邻居的女主人,(就是腊月里死的那位)他当时也没多想,随口说:大妹妹你包出包子来了?在外面转悠什么?

       

      那女的就说:捏死是(方言,指她老公)使个棍子拦着门,不让我进去。那男的听了就明白了,因为她老公脾气暴,经常打她,别人也不敢劝。那男的没说什么就回院子点鞭炮了,放完鞭炮回屋就和他老婆儿子说了这事,她老婆直接把他骂了,说五金里(方言,指除夕夜)你胡说什么,她都走了个把月了!

       

      那男人一愣,酒也醒了大半,当时就吓的不会动了…第二天初一也没来我奶奶家拜年(我们是长辈),我奶奶还说他没礼数,结果初三那天他死在了家里…

       

      大家都以为是急病,后来我和他儿子(论辈喊我小爷爷)喝酒时才听他说起这事。除夕夜,事事当心啊。

        

      爷爷鬼打墙的经历

      继续,再说几个关于走夜路的事吧,相信所谓的挡,也就是鬼打墙大家多少听过一些吧,科学解释是什么人左右腿不一样长,紧张恐慌的情况下会不受控制的走弯路,所以会转圈,个人认为这是放屁!

      虽然我也不清楚挡的原理,但绝没有那些“砖家”解释的那么简单。我爷爷年轻的时候特别爱喝酒,那个年代都穷,哪能天天有酒喝,于是我爷爷为了一顿酒翻山越岭步行个几十里是经常的事。

       

      一次,他去邻村喝完酒往回走,得八九点以后了,天都黑透了,其实两个村离的很近,也就两三里路,只是途中要穿过一条一百多米宽的大沟,那条沟据说以前是枪毙乱dang的,死的人多了,大白天单独从那走都能听见有东西咚咚咚的在身后追着你跑,晚上就更没人走了…

       

      我爷爷借着酒劲奔那条沟就去了,因为穿过那条沟回家最近,那天晚上没月亮,我爷爷也没手电,就举着个用破布缠的火把照路,下到沟底以后,我爷爷突然觉得心慌,也没敢四处看,直接往北边沟沿跑,跑了一会,我爷爷觉得不对劲,这沟里早没水了,也就百十米宽的沟,怎么还没跑到沟边,我爷爷越想越觉得害怕,酒也醒了大半,拿火把照照四周,漆黑一片,也分不清方向,突然也不知道哪里吹来阵风,就火把吹灭了,我爷爷说当时他头皮直接麻到炸了,就感觉有东西在他身后吹风喘粗气,他浑身动不了,胳膊腿直接不听使唤,后来渐渐失去知觉了… 

       

      我爷爷醒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奇怪的是他就躺在北沟边,离沟沿只有两米左右的距离…爷爷和说这事时我还笑问:您是不是喝多了幻觉了啊?

       

      但从爷爷的眼神中我能看出来,那事绝对发生过,时隔几十年,要是酒后幻觉又怎可能给人造成如此震撼的影响。从那以后,我爷爷没独自走过荒郊野外。

      路上遇见两个小孩子的故事

      关于夜路,还有一个,老家同村的一人,今年得60多了吧,这事是九几年的事,那会他50几岁,在市区工地干活,离我们老家村子四十多公里,每晚都骑自行车回家,就是大金鹿,永久,凤凰之类的,现在的孩子可能没见过。

       

      一天晚上他又回家,快到村西头了,村西北方向有个“舍林”知道什么是舍林吗?

       

      其实就是一小片土岭,不过以前穷,条件差,小孩子夭折以后就直接丢到那边,一般也不埋,后来丢的小孩尸体越来越多,就形成“舍林”,关于舍林的故事我们以后再说,现在先说那个男人,他路过舍林,听见有小孩哭。

       

      他想是不是谁家孩子还没死就错扔了,得抓紧看看,他就寻着哭声找过去,还真看到一个用小被子包着的孩子,等他走到近前,哭声突然停下来,他急忙打开小被,结果发现里面的孩子脸色铁青,身子梆梆硬,早没气了,显然死了好几天了,他吓的掉头推车子就跑,回家病了十几天。

       

      路遇小孩的事,还有一件,是邻村一村民遇见的,很近,两年前冬天的事,他60多岁了,在我们这大学城一个小区看大门,早上出去溜弯,看见路边椅子上有个一小被子就过去看,打开被子,里面是一个弃婴,大冬天的小孩冻的都不会哭了。

       

      还有两千块钱和张纸,大体意思就是大学生有了小孩没法养,求好心人收养云云…

        

      那家伙不知道怎么犯了浑,把钱揣兜里也没管那孩子就回去了,回去和他老婆炫耀,让他老婆给骂了,让他回去把孩子抱回来,他死活不去,最后他老婆自己去找,可等找到孩子的时候已经没气了…

       

      邪的事发生在后,那老头早上又出去溜弯,路过弃婴的地方时,突然摔倒了,膝盖磕在椅子角上,粉碎性骨折。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会动的大衣

      说说八九十年代关于旧衣服买卖的事吧。那时候农村条件不好,经常几年不添件新衣服,有能耐的在外打工的,就往回带衣服,虽然是便宜的旧衣服,但成色都挺新,样式和布料也很好,很受欢迎。

       

      这事就是我一个孙媳妇(汗,她都50多了,谁让我辈份大呢)他儿子在青岛打工,过年回家就给他带回来一件酒红色的毛呢绒大衣,很时髦,整个正月里就看她穿着大衣满村晃。

       

      年后她儿子回青岛了,她自己在家(老公死的早,我那短命的大侄),怪事就发生了,她每天晚上迷迷糊糊的都能看到那件放在炕头的大衣自己“站”起来,就像有人穿着一样,开始她以为自己做梦,后来一天晚上她好像又模糊的看见大衣“站”起来了,她惊的一下子坐起来拉开灯,大衣还在那好好的,她下炕去倒碗水喝,喝完水放下碗一转身,大衣就“站”在她身后,当时她直接惨叫一声晕倒了,左邻右舍被吵醒后,大家都以为她家里进了坏人,几个男人拿着铁铣爬墙进去一看,她倒在炕前,身上盖着那件酒红色大衣…

       

      后来那件衣服让她填锅底烧了。

      听说很多旧衣服都是火葬厂的死者身上扒的,你敢穿吗?

      朋友租到的鬼宅

      继然说到日照大学城,那就说个与大学城有关的事吧,那是08夏天,我一朋友在大学城四季花园那边摆摊卖烧烤,当时大学城主道路还没设栏杆什么的,每天晚上都有小夜市,挺热闹。话说那天天不怎么好,也就6点多吧,我正在家无聊,我那朋友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吃烧烤,我也没多想,就去了。

       

      他的摊位不大,他和他女朋友两个人做正好忙的过来,我到的时候快7点了吧,他已经烤好了吃的坐那等我,让我座下后就抱过来一桶扎啤,我说少喝点就行,你还得照顾生意呢。

       

      他苦笑着说:喝吧,你看看就知道了。说也奇怪,我们喝到9点多,下小雨了准备收摊。这期间竟然只卖出去一块钱的豆腐肠,TMD,邻近摊子生意都不错,真是怪了。

       

      收拾好东西,我准备往家走,我朋友拉住我说,今晚留我那睡吧,好久不见了,好好说个话,我问有地方睡吗,他说有,我就跟着去了。他租的地方离摆摊的地方不远,大学城管委那条路往东走几百米上一个坡就有个村,具体什么名就不说了,熟悉大学城的应该都知道。

       

      他租的是个院子,就在村子最西边,再往西就是和大学城之间的一小片荒地,前面是一个修车场,当时大体就是这么个环境,现在不知道什么样了。

       

      那院子给人的感觉很怪,盖的南平房,但大门确开在西南角,而且大门还是那种两扇的,乌黑的老式棺材板子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 

       

      进了门后有个隔挡,右手边墙上开了个门,我朋友和他女朋友就住这屋,三轮车和冻烤串的冰箱就放在隔挡里。进屋里玩了会牌,啤酒喝多了想去厕所,我就自己去院子里找厕所,院子里没有灯,又加上下小雨,站在天井里雾蒙蒙的,很阴森森的样子。

       

      朋友住的那间房靠院子这边是一面玻璃窗,贴花的那种毛玻璃,透光,能看到模糊的影子,但看不清楚的那种。我站在院子里,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浑身发毛,我下意识的喊我朋友,让他陪我上厕所,理由是没灯太黑我怕掉进去,朋友也没说什么。

       

      回屋后,我随口一问,北屋有人住吗?

       

      我朋友和他女朋友突然紧张起来,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你们别一惊一诈的,我就随口问问,今晚我睡哪啊?

       

      他俩说你就睡这,和我们一起啊。

       

      我擦!没办法,他女朋友睡里边,我朋友睡中间,我睡在外面,还好床够大,虽然当时我心里还有点疑虑和不安,但没多会酒劲上来,也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声音吵醒了,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夜里却听的很清楚,就是那种老年人拄着拐杖走路,拐杖碰在水泥地上的声音。我听着这脚步声从院子里走到我们睡的屋子窗下,突然消失了,我下意识的抬起上身往窗户那看了一眼,隔着毛玻璃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趴在窗户上向屋里望,我还没出声,我朋友突然说话了,你也听到了?

       

      我一愣,他接着小声说,这院子里就住了咱一间,我昨天搬过来就觉得不对,才骗你来陪我们,我也没办法…我一下子明白了,TM的鬼宅啊!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那脚步声又响起来,咯噔咯噔的,这次是在我们屋门口停住了,我当时浑身鸡皮疙瘩,感觉脑袋都要麻炸了,朋友他女朋友就搂着朋友小声的抽泣… 

       

      我清了清嗓子,声音都是颤抖的,我想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吧,我摸了支烟点上,那脚步声突然又动了,听起来像是往大门方向去,过了会只听到“吱~~~~”的一声,就是那种老式棺材板子门开门和门轴摩擦发出的声音,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诡异和刺耳。

       

      没多会,咯噔咯噔的脚步声又响起来,还有野猫的叫声,特别的渗人,人最受不了这种未知的折磨了,MD,到底是什么东西吓唬我!

       

      我越想越来气,拿起床头的杯子就砸在门上,然后我跳下床,猛的拉开门冲到院子里一通狠骂,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但我汗毛一直竖着,我感觉有东西盯着我,这时朋友出来把我拉进屋,我们说了会话实在困得不行,就开灯继续睡,那时候也就才凌晨一点多一点。

       

      可躺下以后,虽然困得都睁不开眼,但意识却很清醒,怎么也睡不着,那感觉怎么说呢,就像你知道自己即将被鬼压床一样,特别难受,我翻了个身,正对着窗户,朦胧间又看到有模糊黑影爬在玻璃上向屋里张望,还隐约听到有指甲划玻璃的刺耳噪音,最后感觉整个脑袋都要充满这种噪音了,我猛的坐起身,大口的喘气。我朋友和他女朋友也坐起来。

       

      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刚两点,最少还得两个多小时才能天亮,最后我们果断的决定,去网吧通宵,然后我们飞速的逃了出去,第二天下午,我们雇了量车把东西搬走了,至今我再也没去过那个村,到现在我都没法解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各位,我文笔不好,可能无法把事情很好的叙述,请各位谅解。

      水鬼找替身的故事

      我老家村子北边有个汪(方言,类似于小湖),前些年这个汪里灌死过不少人,我们小时候都被严厉告诫不能去那玩。紧靠着这个汪南岸有村里人在那盖了一排房子养鸡,事就发生在这户人家。

       

      一天晚上,得半夜了吧,这家男人被悉悉唆唆的声音吵醒,他以为进贼了,就伸手去碰他老婆,想把他老婆叫醒,可摸来摸去却没摸到,他又想是不是他老婆起夜啊,他就拉开灯看看,这一开灯可把他吓一跳,他老婆穿着过年才舍得穿的新衣服,盘了头发描了眉,涂了口红搽了粉,正要开屋门往外走,他忙起身拉住他老婆,问她怎么回事,她老婆茫茫然的说:刚才有人在门口吆呼我,我说我还没起来,他又说叫我收拾好了去屋后汪边,他在船上等我。那男人一听肯定有问题啊,后面的汪是个死水汪怎么会有船呢。

       

      他不敢想了,故意很凶的把他老婆训了一顿,让他老婆睡觉,他自己在屋里坐到天亮,天亮后问他老婆,他老婆什么都不知道…人说这就是水鬼找替死鬼,你要是去了,就回不来了。 

       

      还有一个事是我奶奶讲给我听的。在我奶奶娘家,也就是我老姥姥那个村,有个娘们中午去河边洗衣服,那时候洗衣服都是抱个盆拿根巴棍,巴棍就是一根较粗的圆木棍,摔打衣服用。

       

      话说这娘们正洗衣服呢,就看见上游漂来一件小花褂,她伸手够不到啊,就用巴棍去够,三够两够就掉河里去了,其实那河根本不深,也就一米多深,可她掉水里以后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就趴水里扑腾,幸亏对岸几个洗澡的小孩看事不对,把她拽上岸,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水里有东西掐着她脖子不松手,看看脖子上,果然有两个手指头印,但很快就消失了…

      水妖的故事

      再讲一个水边的事,不过不是鬼,应该算妖吧,我奶奶讲的,具体是哪村的事我也记不清了,反正也是我老家那块。说有一个老太太,年纪很大了,和几个娘们一起去河边洗衣服,洗玩都快晌午了,几个娘们急着回家做饭,那老太太本来年纪就大,旧she会时又裹了小脚,走不快,那几个娘们就没等她,先走了。

       

      老太太就慢慢往回挪啊,刚挪到小石桥上,就看见刚才洗衣服的河边多了个车轮子,就是农村那种木架子的独轮手推车。

       

      老太太心想,刚才怎么没注意,捡回去能换俩钱呢,就又往回挪…挪到近前一看,当时老太太就吓瘫了,这哪是车轮子,这是一条大黑长虫盘在那啊,那条黑蛇头顶都鼓起来了,看样要长冠子,长出冠子的蛇就有一定能力了,那蛇看老太太瘫坐在地上,就朝她爬过来,老太太直接吓晕了。

       

      后来村里人在村头树底下发现了昏迷的老太太,一盆子衣服也在旁边,大家把老太太弄醒,问她怎么回事,老太太就说了。

       

      大家听了都啧啧称奇,说那蛇去喝水,没想到把老太太吓晕了,那蛇已经通人性了,知道自己吓到人了,就把老太太送回来了…啧啧,太有爱了。

      舍林的诡异故事

      继续。上文中不是提到过“舍林”吗,现在咱就说说这个舍林,舍林是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就是丢弃夭折小孩尸骨的地方,我老家村西北就有一片,关于那里的传闻诡事有很多,容我慢慢说来。

       

      舍林里听见死去的小孩子哭这事咱前面就说过,不表了。

       

      说点别的,前些年的时候附近山上都还有狼,(是真狼,不是哈士奇…)我们这叫狼叫妈轰(音),不过这些年开山打石头,毁林垦田的,狼早就不见踪迹了,但我听说以前山上的狼啊,獾啊,大蛇啊什么的都跑到东山的一条深沟里去了。

       

      据说那条深沟深不可测,里面还有海眼通往东海,我特地去看过,那条沟很黑很深,扔石头听不见回音,但是从山顶看起来很窄,最窄的地方只有几十公分,关于这条沟也有很多传闻,咱以后再说,因为我发现我严重跑题了,原谅我吧…

        

      好,回到正题说舍林,说的是几十年前,那时狼就是狼,不是哈士奇…那时候狼多啊,不说几十年那么远,就是90年代中期,在老家,夏天晚上睡在大石条垒成的猪窝上,就能听到山里的狼嗷嗷叫。

       

      我爸爸十几岁的时候,每天早上四点多就要起床,背个筐拿个小叉子到处去捡牛粪,好像是为了挣工分吧,那个年代的人们在毛爷爷的精神指导下,胆子都大,神马牛鬼蛇神都是浮云,我爸经常去那片舍林附近捡牛粪,除了偶尔能碰到山上下来去舍林叼死孩子吃的狼以外,也没遇见什么。

       

      那天,我爸也是早早的出门了,没多会,我奶奶正在剁鸡食呢,看我爸兴冲冲的回来了,我奶奶还以为他这么快就捡满一筐了,谁知我爸直接开口嚷:娘,刚才在早市上,一个大伯叫我帮他撵狗,撵完了狗还给我一块肉,你看看。

       

      说着从背后拿出块肉递给我奶奶,我奶奶正纳闷哪里有早市了呢,一看我爸递过来的肉,死孩子的半条大腿…

       

      我奶奶吓的叫了一声,我爷爷从屋里跑出来,一看就明白了,拽过我爸就打,边打边骂,谁让你要人家东西的!谁让你要人家东西的!然后拽着我爸的耳朵把“肉”送回舍林了,还给烧的纸,道的歉。

       

      过后我二叔问我爸怎么回事,我爸说那天早上天蒙蒙亮,他在那片舍林边上捡粪,以前都是在边上,从来没进去过,他捡了一会,听见有人叫卖东西,像赶集一样,小孩嘛,好奇,他就不自觉得循声而去,结果看到很多摆摊的,人挺多,还有一个卖肉的摊子前站了条大狗,那卖肉的就喊他帮忙,他就过去了,他一过去那狗看了看他就掉头走了,卖肉的很高兴就给了他块肉,他就拿回家了……

       

      汗啊,我这强悍的爹,这事是我二叔告诉我的,我求证过我爸,结果惹来俩白眼,说我整天不惦记学习…

       

      这件事根据我二叔的推测,应该是这样的,我爸遇见的就是传说中的鬼市,那些鬼定期不定期的在那做买卖,他所谓的那条大狗其实就是去舍林叼死孩子吃的狼,那条狼早上回山的时候经常能看见我爸,眼熟了,就没和我爸一般见识…汗啊…不过听上了年纪的老人说,狼就是山神养的狗,蛇也由山神管束着,它们一般不会伤人的。

       

      在我老家有句老话,谁说的就无从考证了,译成白话的大体意思就是:蛇,毒虫,狼,熊这些野生动物不咬也不吃傻子和老人小孩,残疾人。据说这是山神爷定的规据。我听过好多实例,都可以用来考证这句话的真伪。

      瘸吧女人的的故事

      上文中咱说过一个蛇吓晕老太太却把她送回村子的事,也说了我爸小时侯捡粪常遇见狼却没被吃掉的事。那现在我再讲个瘸巴女人的事。

       

      这个瘸巴女人是天生残疾,娘家好像是青岛胶南的,后来嫁到我老家村里,跟了个快四十的老光棍,别看她瘸,却很有能耐,种地种菜养猪收拾家都是一把好手,人勤快,也好相处,村里的女人都爱和她一起干活,我二婶子就经常和她一起进山打猪草,夏天的时候山里的草都长到齐腰深,一般没人敢进去,都是在外围割,因为有蛇。

       

      而她就从不顾忌,哪里草嫩她就往哪里钻,也不管草深不深,有没有蛇,开始的时候我二婶提醒她,她总是笑着说:山神爷爷说过,长虫不咬瘸巴。

       

      后来我二婶也眼馋那些肥嫩的鲜草啊,就想进里面和她一起割,结果没走几步就被蛇逮了一口,幸亏是无毒的草蛇,我二婶吓的嗷嗷的跑出来了。

       

      后来二婶和我们说,当时她被咬后低头看见深草里有好多蛇,唰唰唰的来回游走,可就是没有咬那瘸巴的…这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

      傻子的故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过身边的那些傻子,我是说真正智商有问题的流浪人员,不是那些要钱的所谓乞丐!

       

      大家发现了没,那些流浪的傻子穿单薄破旧的衣服,吃垃圾堆里的残羹剩饭,喝臭水沟里的污水,可你们见他们有几个生病的?

       

      我老家东边山脚下一个村子里就有这么一位,姓秦,他真是个可怜人,当年考上了大学却因为村大队不给批,却把名额给了一家富裕的关系户的儿子,结果那人去上大学了,他受不了刺激疯了…

       

      开始家里老娘照顾他吃喝,后来老娘过世了,他大哥想管他,可他大嫂不同意,他就开始流浪了,他经常来我老家村子要饭,这转悠转悠就是几十年,我开始注意他是从前年开始,我老家村里的一条狗管闲事把他咬了,你们猜怎么着,他没事,狗却疯了,红着眼流着口水在村里上窜下跳,最后力竭而亡,悲剧啊…

      苹果园的故事

      想起了我爷爷经历的一个事,当时爷爷在山上承包的果园,苹果熟的时候就在果园里搭棚子睡,用木头搭的,为了防潮防动物,一般都搭的挺高,防长虫就不行了,不过也有办法,用旱烟袋里的烟袋油子抹在撑棚子的木头腿上,最防长虫了。

       

      话说一天晚上我爷爷都睡了,突然听见外面有个女人哭的声音,我爷爷仔细听了听,是果园西边小水库那传来的,他本来不想管闲事,可那哭声一直不断,吵的我爷爷心烦意慌的,根本没法睡,我爷爷没办法就拿着手电拿把铁锨去看看,结果一走到小水库边,哭声就没了。

       

      拿手电照一圈,什么都没有,我爷爷就调头往回走,刚转身走两步,又哭起来了,跑回水库边,又没动动了,再走,又哭,这么反复几次,我爷爷也害怕了,头也不回的往回跑,这时哭变成了笑,笑的声音很尖很刺耳,我爷爷没敢回棚子,跑到坡下我堂属大爷家果园的棚子里待到天亮。

       

      我奶奶说,那可能是成了气候的獾或者什么的动物模仿人声戏弄人呢。

      黄鼠狼复仇故事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黄鼠狼吧,据说黄鼠狼修炼到一定地步,快修成人形的时候,必须借人的一句话,沾点人气,否则就白废了多年修行。

       

      有个老头,在地里干活,一个黄鼠狼顶了个草帽,用两个后爪站着,走到地头,给老头作揖,大热天的老头心烦啊,就扔了个土块过去,还骂了句:滚边去,人模狗样的,畜牲东西。老头话一说完,那黄鼠就站不住了,恨恨的盯了老头一眼,用四个爪跑了。

       

      老头也没在意,继续干活,一年后老头的三儿媳妇生孩子,结果生下来个死胎,张的很像没毛没尾巴的黄鼠狼。

       

      把一家人都吓坏了,晚上老头做了个梦,梦着一个黄胡子老头对他说:一年前你毁了我儿子修行,让他死于非命,今天我收你一个孙子,不为过吧。老头这才想起一年前地头作揖的那只黄鼠狼,悔不当初啊。

      在郑州的经历

      去年秋天,我小叔从郑州那边一工厂订了批货,他没时间,就让我去郑州签合同监督发货,我和司机俩人开车去的,那工厂在郑州西四环绕城路那边工业园里,我们到的时候天就快黑了,他们业务经理招待我们吃了饭娱乐了一下,白天在路上挺累的,我就提出要休息,回客房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

       

      我们住三楼,我和司机一人一间,客房的配套设施挺简单,一个电视,一个茶几,两个椅子,一张床,床靠着窗子,我到外地容易掉向,所以也不知道窗子的朝向,茶几在屋门左手边,电视在右手边,椅子摆茶几两边对着电视,由于挺累的再加上喝了点酒,我觉得很困,可躺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老感觉心里发慌,后来实在困得不行,感觉自己要慢慢睡着的时候,就听见窗外有好多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声音不大,模模糊糊的,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当时我也没多想,因为只是有点心慌,并没有发毛害怕的感觉,我认为自己只是累了,慢慢慢慢就睡着了。

       

      后来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面我就站在这间客房的窗前,窗子开着,我往外看,外面有好多房子,就是那种几十年前的土坯房,那些房子里有很多人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都有,偶尔还会有人飘到窗前(没错!就是飘啊!可当时在梦里我却没感觉有什么不对,一切都很自然很和谐的样子)和我打个招呼说几句话,说的什么我想不着了,只记得我好像还让一人进屋里坐会什么的,梦到后面就记不清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

       

      早上六点多我醒了以后,还很纳闷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我点了一支烟,发现烟灰缸在茶几上,我刚起身准备去拿烟灰缸,突然就愣住了,顿时心底一股凉意,头皮发麻了,还记得刚才我交待过那些家具的位置吗,本应在茶几两边对着电视的椅子竟然有一张变了位置,变成正对窗户的了!MD。

       

      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

       

      我冲到窗前拉开窗帘往外一看,直接一身冷汗,楼后是一个用砖头圈起来的小院子,里面大大小小几十座坟……

       

      我忙跑到隔壁敲司机的门,他还在睡觉,开门后我看他脸色也不怎么好,就问他没睡好?

       

      他嘟嘟囔囔的说了什么我也没听清,我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喊他过来看,他一看脸色就变了,直接开骂了:草,这帮G日的,安的什么心!

       

      我说你别冲动,一会吃早饭的时候你委婉的问问这些坟的来历。吃饭的时候,司机就问了,那业务经理一愣,接着故作轻松的说:那些坟啊,我也不清楚,我来的晚,听说当时盖厂房的时候和人没达成协议,就给圈出来了,这附近不少地方都有呢…我了个去的!

       

      当天下午我们就在附近找了个小宾馆入住了,回来的路上,司机才和我说,他那晚上一晚没睡好,一闭眼就感觉床前站了不少人都在盯着他,睁开眼却什么都没有…

       

      这是去年秋天我在郑州亲身经历的事,有当地的或者熟悉当地环境的朋友可以帮我佐证一下,就在铁炉附近。在那转转,你会发现不少围墙,那后面,可能不是活人的院子,而是死者的坟地…

      (转载自网络,侵删)

    • 4
    • 0
    • 0
    • 2.6k
    • 人生若只如初见刘麻子判官大人鬼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