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探秘蛊术,苗族网友讲述苗寨里的那些离奇故事…

      1、蛊

      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提起苗寨是否还会觉得神秘。至少我还是觉得,不仅仅是神秘,我还害怕。

      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苗族人,苗族,其实是一个统称,里面的分支分多很多,大概分的有生苗,熟苗。生苗,是指未被汉化的,一直生长在苗寨里,几乎与世隔绝的苗人。

      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彪悍,血性,义气,能用生命捍卫自己的家园,至今不与外族通婚,但有极少数的入赘郎;

      熟苗,是指被汉化了的苗人,除了还保留着自己的服装,自己的饰物,其它的几乎与汉人相同了。苗语,也只有奶奶辈的会说了。比如我,就是熟苗。 

      苗人分族分的细,也分成峒,有族长,峒长之分。其中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是蛊苗。也是后人一直传说的,下蛊。 

      传说一直有误,并非所有苗人,都会下蛊,只有蛊苗一族,才精通蛊的运用。蛊族的族长,也没有谁敢得罪,蛊族的苗女,最好也不要乱惹。她们热情似火,如果你不想玩真的,就不要动情。 

      其实关于蛊,很多人不相信,觉得那很无稽,我其实也不信,因为我觉得,那种东西,无法解释。可我十岁的时候,亲身经历过一次,到现在,我都不能解释。

       

      我问过很多医生,他们都无法解释这个现象。 

       

      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小巷子里,巷子门口,有个卖瓜子的老太太,小时候皮,老是去偷她的瓜子,或者买一毛钱的,要多抓一点点。有一天我又抓了人家的瓜子,回家就肚子痛,去医院,医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这时外婆说,不好,怕是中蛊了。

       

      (这些,都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我已经淡忘了,我唯一记得的,只是后来发生的,极其诡异的事情)

      外婆说着,就叫我妈妈给我带回去,打电话到我爸爸单位,叫爸爸回来。那时候爸爸在外地上班,而且,还不知道下蛊的人是男是女,也许,家里有个男人,会心安一点吧。

       

      我们回到家后,外婆就揭开我衣服,摸我的肚子,跟妈妈说,不对,是虫蛊,南南(我小名)得罪谁了?下那么重的手?我也没办法,只有请下蛊的人了(外婆的娘家,在德夯的山里,是生苗,外婆本身,也会下一些小小的蛊。但会下蛊的人,未必能解别人的蛊。而且很多蛊,只能下的人自己解,外人解,一个不小心,反噬了,别说解蛊了,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于是外婆开始问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什么老头老太太之类的对着我嘴巴乱动,又或者,在人家家里乱吃了什么东西没有?

       

      外婆这样一问,我想起了那个卖瓜子的老太太,今天好像很凶,买完瓜子多抓一点的时候,掐了我手指头。我就跟外婆说了。

       

      外婆马上出门,过了一会,外婆和那个老太太进来了。

       

      外婆不停的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外婆一直会说苗语,而我和妈妈都不会,只会说方言),估计是求那个老太太高抬贵手之类的。

       

      然后又走到床边,作势打了我几下,妈妈后来说,我还挺会做戏,哇哇的哭的那叫一个惨。但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当时我绝不是做戏,我是真的害怕,肚子又痛。

       

      那老太太估计也不是什么坏人,觉得给我的教训也够了吧,就坐到床边,吩咐我外婆去煮三只鸡蛋,准备三根没用过的红线。叫我妈妈,给她倒杯酒(苗人嗜酒,不管男女,不管老少。我也嗜酒。)

      她拿了酒,一边喝,一边数落我妈妈,我妈妈只管一个劲的说“是,您教训的是”。这时鸡蛋煮好了,外婆把三个鸡蛋放在凉水里,那老太太把红绳子绑在鸡蛋上,撩开我的衣服。

       

      我很害怕,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我死命地瞪着她。

       

      只见那老太太,拿针尖刺了自己的小手臂一下,把血滴到鸡蛋上(并不是像电影里那样咬一下自己的手指,就出血了,外婆说那都是假的,一般都是用针,或者小刀,弄小手臂的。还有,那老太太的手臂上,纹有蝎子。那图案,到现在还时不时晃荡在我眼前)。

      血滴到鸡蛋上后,融在了红绳子上,那老太太把鸡蛋在我肚子上滚来滚去,一边滚一边念念有词。

       

      就这样滚了三个鸡蛋,滚完后问我,肚子还痛么?我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想肚子的事情,肚子神奇般的不痛了。我说,不痛了。

       

      那老太太又坐下喝了一口酒,和我外婆说了几句话,妈妈就送她走了。

       

      这些,都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我的记忆里,对这些经过,已经淡忘了,除了那纹身,和那种说不出来的痛??????

       

      可让我怕了十多年之久的,是那三个鸡蛋??????

       

      外婆等妈妈回来后,就叫妈妈坐在我旁边,然后叫我们一起看她剥鸡蛋。鸡蛋剥开后,很正常。等外婆把蛋白一点点弄掉后??????蛋黄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本来应该是蛋黄部分的,竟然是一堆堆还在蠕动的,白色的虫子!!!!!!三个鸡蛋,都是那样的,只是有个鸡蛋,里面的虫子少些,估计是最后一个滚的鸡蛋。

       

      我害怕的大叫起来!!!!!!那种场面,我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忘记!!!!

       

      那鸡蛋,是外婆亲手买的,亲手煮的,亲手放到老太太手上的。那老太太绑完红线滴完血,又亲手交给我外婆,外婆亲手放到水盆里的!!(那么多个“亲手”,只是强调,鸡蛋绝对不可能被掉包的。)

       

      外婆说,果然猜对了,是虫蛊。这个蛊,如果不是下蛊的人亲自解,别人来解,虫蛊会随着解蛊人的手,再次进入。这个老太太,太毒了。以后看见她,有多远,就躲多远。

       

      我无法解释这个现象……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什么叫做蛊,它绝对不是所谓的科学解释中的“细菌"。

      我见过的蛊物,有蝎子、蜈蚣、蝙蝠、蛇等等。但那样的虫子,我是第一次见,我无法形容它的样子,也许是我记不住它的样子了,只记得大概是虫子了。

       

      我长大外出读书后,问过许多许多的人,那样的现象,要如何解释,所有的人,都无法解释??????…

       

      但我能肯定,蛊,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下蛊之人,也会有风险,外婆曾经给我说过一个被蛊反噬的人的事情????

       

      注释:这里告诉大家一招,如果去苗人聚集的地方,看到莫名其妙的人对着你动嘴巴,那么不管他是不是在下蛊,都请用拇指掐好自己的中指,那样的话,很小的蛊毒,是可以防的。

      蛊不是空气传播的,它必须有个介质,要么就是触碰你的身体,要么就是放蛊人接触你吃的东西,暂且当蛊类似于细菌吧。但它绝不是细菌。

      2、心蛊

       “心蛊”这东西,有点类似于“桃花蛊”,但两者又有很大的区别。区别就是,一个是双方同意,爱的死心塌地,一旦有一方变卦,那么,两个人都会死;一个是单方意愿,下咒蛊惑,一旦被破解,就会反噬,下咒者死。但通常,桃花蛊无人能破,因为自己察觉不了。

      听我外婆说,她年轻的时候,寨子里曾经有个很漂亮的姑娘,很多人都爱慕她,但无人能得到垂青。

      这个姑娘酒量很大,寨子里自己酿的纯糯米酒(跟凤凰现在卖的那种,区别很大),她一个人喝个一两斤都无所谓。她的箭术(拉弓射箭)很好,刀法也好,经常跟着她阿爹去山上打猎。

       

      后来和她爹出寨子去卖皮子,回来后,就有点不正常,经常走神,经常一个人喝酒一个人上山。

      她阿爹以为姑娘心里有什么事了,也不好问,就随她去了,想着反正过几天就会好的(外婆跟我说的时候,有说过这个姑娘的名字,可我忘记了,就用“姑娘”代替吧)。

       

      就这样日子还是像寻常一样的过,姑娘照样跟着阿爹上山,照样和同伴们笑闹,可眼角眉梢,总是带着那么点惆怅。

       

      外婆那时候和她玩得好,就问她,是不是有心上人了?那姑娘很重的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总觉得心里缺了什么东西。

       

      外婆笑她,心给了别人了,当然缺了啦,她很严肃的说,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外婆说她那时候还年轻,也不懂那姑娘到底怎么了,也听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也没放在心上。嘻嘻哈哈一阵,就把这事给忘了。

       

      皮子积攒到了一定程度了,姑娘和阿爹又出寨子了,可是回来的时候,却只看见阿爹一个人。外婆问阿爹说姑娘呢,阿爹却不说话。

       

      外婆说阿爹的样子很严肃,她看了觉得有点怕,也就没问了,一直过了三天,姑娘才回来,回来后很高兴地来找外婆,邀外婆一起下水去(游泳)。

       

      外婆很好奇,就问她碰到了什么事情,姑娘很神秘,一脸带笑的说,不告诉你。

       

      日子还是这样过着,可姑娘的变化,却太惊人了。最先发现的,是外婆(照这样看,外婆那时候,和她应该是密友),姑娘不和阿爹一起上山了,却出了几次寨子。

      脸色一次比一次差,酒喝的一次比一次多,甚至还喝醉。外婆问她,她却不说。再后来,大家都看出来了,因为也遮掩不住了。姑娘的肚子大了。

       

      苗寨实行“家法”,所谓的法律,在寨子里没有人当回事(当然,估计也没有人知道)。未出嫁的姑娘,怀了孕,那可是惊天动地的事情。

      但苗人淳朴,只要求姑娘说出那汉子的名字,是哪个寨子的,就不处置他。相反,还送她到那个寨子去。可姑娘一言不发。外婆说,后来姑娘告诉她,不是她不说,而是她也不知道。

       

      姑娘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寨里人的耐心也一天比一天少,他们绝不会容忍一个“野种”出生在他们的土地里,他们开始商量要用家法处置了(外婆一直不肯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家法,只说很残忍)。

       

      阿爹一开始还为姑娘求情,可姑娘始终说不出孩子的来历,眼看着,只能等死了。

       

      可是,转机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这个转机,就是林家峒里的神婆(苗寨的神婆,不是现在那种装神弄鬼的神婆,神婆只是一种称呼,有男有女,类似于大降头师,在苗族,很有地位)到寨子里去了,本来是去找一种药材,去了寨子后,听说了这件事情,就去看了姑娘。

       

      他一见,就说,不对,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然后就用很尖锐的声音质问阿爹,在集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碰到了什么人?

       

      阿爹只在那吧唧吧唧的抽旱烟,直到一袋烟都要抽完了,阿爹才说,我们碰到了黑苗的人,他们一共有三个,我们还交谈了一会,姑娘和他们,一起喝了酒,然后我们就回寨子了。

       

      可是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啊,我们都有纹身,服饰也表明了我们是蛊苗的人,他们也不会敢招惹啊。

       

      神婆看了阿爹一眼,忿忿的说,哼,蛊苗的人,阴沟里翻了船!!姑娘被人落了“桃花蛊”!而且,没出两个月,自己又自行落了“心蛊”!蠢到了极点!

       

      听的人,没有一个不惊讶的,(外婆告诉我,桃花蛊和心蛊,如果落在一起,那么是没有人可以解的,若是背弃了蛊意的初衷。必死无疑)

      姑娘身为蛊苗得人,怎么会如此大意被人落蛊呢?再说了,如果落蛊者是那黑苗的男子,他们又从何处得知桃花蛊的落法以及桃花蛊的蛊虫呢?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神婆说,你们派几个精壮的男子,随我去一趟黑苗的寨子,姑娘先别动,事情弄清楚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神婆他们去了黑苗后,具体发生了什么,外婆也不知道,也是后来,听别人说起,才得知的)

       

      神婆他们回来后,和阿爹说了一些话,阿爹的脸一下就白了,垂拉个头,一言不发。

       

      这时候姑娘出来了,她问,神婆阿伯(这个称呼很怪异,但那神婆确实是男的),孩子的爹,到底怎么了。

       

      神婆看着她,问,他下了桃花蛊,你知道吗?

       

      姑娘说,一开始,我并不知道,只是觉得,总有人在呼唤我,总是梦见一个人,告诉我,去找他。

       

      神婆又问,那么为什么,你要落心蛊?你搞清楚他的情况了么?你问清楚他的意愿了么?

       

      姑娘很轻,却很倔强的说,他说他只要能跟我在一起,死也不怕!

       

      神婆凌厉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对阿爹说,姑娘是寨子的人,可那野种,不能留在寨子里。那黑苗汉子,也要处理掉!

       

      这时候姑娘疯了一样的叫,不行,你们不能弄掉我的孩子!他不会不要他的!他知道我落了蛊的!他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

       

      神婆用一种很怜悯的眼光看了姑娘一眼,说,这个时候了,你还自欺欺人么?你胸口不痛么?你的鼻子不流血么?你的神智,每一刻都很清醒么?你的蛊虫,没有给你任何信息么?(外婆说,那是心蛊发作时候的症状)

       

      姑娘还不死心,拼命的摇头,大叫,不,不是的,不是的!!!

       

      神婆不再理她,自顾自的走开了,带了十几个精壮的汉子,去黑苗要人了。

       

      阿爹很痛苦的看着姑娘,不住的唉声叹气。外婆这时候走过去坐在姑娘身边,不住地问她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落心蛊?是不是真的开始发作了?姑娘却一声不发。这时候,外婆看到了姑娘的鼻血,紫黑色的鼻血。外婆什么都明白了。

       

      过了三天,神婆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外婆不认识的男人,估计就是那“黑苗汉子”(苗寨很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比如说,犯了别人寨子里的规矩,别人的寨子来要人,一般都不会护短的,更何况,来要人的,是谁也惹不起的蛊苗)。

       

      神婆把那黑苗汉子关进了一间小屋,然后去找姑娘,告诉她说“姑娘,这个汉子,曾搭救过我们族里的人,那人教会了他桃花蛊,并给了他一只蛊虫,但却没有告诉他,下这个蛊的后果。

      而你,跟他说要下心蛊的时候,他当时是真心实意接受的,可当他回自己的寨子,了解到心蛊的可怕时,便开始到处找人解蛊,可是,心蛊,又怎能找到人解。

       

      而他,也迟迟未来找你,实现他许下的诺言,于是,蛊虫开始反噬了。你们同时出现了反噬的状况。

       

      现在,我帮你弄掉肚子里的野种,然后,你跟着我,亲手解决掉他。然后我再作法,那么,你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否则,只能同归于尽。(外婆说,她当时已经发抖了,她深知什么叫”亲手解决掉他)

       

      姑娘惊恐的看着神婆,大叫着“不!不可以的!你们不可以的!!”可神婆这时候把手从胸口的衣襟伸了进去,姑娘一见,不住的后退,可一间房子能有多大,退到头了,又怎么办呢,一屋子的人,只敢站在那里,连出气,都变得小心翼翼??????

       

      神婆从衣襟里掏出了一只蝎子,抓住姑娘的手,把蝎子放了上去,然后喃喃自语了不到一分钟,摸了摸姑娘的脸,姑娘瞬间脸色苍白,外婆连忙走了过去,扶住了姑娘,坐在椅子上。

       

      神婆又说,你坐一会,十分钟后,到坪子里去。其它的人,跟我出去。

       

      外婆一直陪着姑娘,就没有跟着出去,这时候,姑娘说了句,完了,什么都完了。

       

      过了一会,外婆扶着姑娘出去。(我一直很纳闷,外婆一直说姑娘是个很烈性的女子,可为什么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反抗?是不敢?还是不能?)

       

      外婆说她到了坪里,要使劲咬住嘴巴,才能不发出尖叫声,而姑娘,已经没有力气站立了??????

       

      坪上竖了一根柱子,尖尖的一头插到了土里,燃起了几堆火,神婆的身上,爬满了蜈蚣和蝎子,脸色发紫。那个黑苗汉子,已经小便失禁了.

       

      (外婆说,苗家的汉子,都是很彪悍的,能让他小便失禁,一个也是因为场面太恐怖了,再一个,苗人深知得罪蛊苗后的下场,,早死,是福气)

       

      (那为什么这个黑苗汉子,要去招惹姑娘?甚至还敢对她下蛊?可能是年纪太小?可能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没有道理。我想不通。不想了,权当故事听。)

       

      这时候过来两个人,提了一桶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血,神婆喝了一口,然后把一条小蜈蚣放进了嘴里,过了一会,张开嘴,蜈蚣爬了出来。

      神婆托着那条蜈蚣,走到姑娘眼前,伸出手,说,去,把它喂给他吃,让他吞进去。(外婆那时候都有小便失禁的感觉,虽然生长在寨子里,可这样的场面,也是第一次见)

       

      姑娘一边拼命地摇头,一边喊着不!这时候那神婆又说,去,如果你想活下来。就算你不去,他一样会死,而且死的不一样比现在好看。

       

      姑娘简直是一步三挪的挪到了那汉子眼前,那汉子竟然哭了,哭喊着要姑娘放过他,他再也不起异心了……

       

      姑娘回头看着神婆,神婆很坚定的说,去,要他吞下去。然后对汉子左右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那两个人一个捏住了汉子的嘴,让他张开,一个在后面揪住了头发,让他头仰起来,姑娘走上前去,拿起蜈蚣,放在了那汉子张开了的嘴巴上面,蜈蚣开始吐出一种黏液,滴到汉子的嘴里,那汉子一开始还挣扎,可渐渐的,好像有点神智不清了的样子,开始流口水。

       

      这时候神婆说,快,放进去,让他吞下去!

       

      姑娘那时候痛苦到了极点,几乎都扭曲了的脸,开始发红。姑娘一闭眼,把蜈蚣放了进去,那左右两个人,便很迅速的托直他的头,闭上他的嘴。

      那汉子的眼睛都要鼓出来了一样,只看到他喉咙在很迅速的动,不一会,开始流出紫黑色的鼻血,然后嘴巴也开始流血。这时候,姑娘早已瘫在地上了。

       

      这时候神婆开始用那桶动物的血泼那个汉子,一边泼,一边念念有词,然后脱下了上衣,竟然从身上游出去一条蛇,咬住了那汉子的右手中指(外婆说,那神婆身上的纹身,像真的一样,很多种毒物,她看了都害怕)。

      蛇不一会就回来了,神婆捏开蛇的嘴,用手指头在蛇嘴里一划拉,走到姑娘眼前,把那从蛇嘴里抽出来的手指头伸到姑娘眼前,说,含住它,把黏液吞下去。

      姑娘好像已经呆了,神婆说了两遍,她才反应过来,含住了那神婆的手指头。

       

      当姑娘吞下第一口口水的时候,汉子开始呕吐,全是虫子,然后就是血,没到五分钟,那汉子,死了。

       

      外婆说,那一幕,发生在她16岁的时候,那汉子死了的第二天,姑娘在家里拉了一滩血,还有一团粉红色类似于肉的东西(应该是孩子掉了)。

      神婆派了一个人,把那团肉和那个汉子的尸体,送到了那个汉子自己的寨子里去,并带去了一句话,“这是轻的。”

       

      第二年那姑娘和那阿爹,就被神婆带着,到更深远的寨子里去了。至于去了哪个寨子,外婆就不清楚了。

       

      外婆说的时候,面有惧色,怕是那些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那男的,是别人给了他桃花蛊的蛊虫,他用了,但又不知道蛊的厉害……所以……

       

      那姑娘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外婆都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年被神婆带走了,再没回来过。

       

      (外婆识字,也读过书,很多她不能忘记的往事,她都记录了下来,可惜,十多本日记,都随着她入土为安了……我只能搜索我记忆里还能回忆起的东西,整理成小说的语言,写出来。)

       

      注释:桃花蛊,一般都是男的给女的下,类似于?迷情药差不多吧,不过也有点勉强,具体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男的给你下了这个蛊,你就喜欢他了,除非破了蛊,要不他就是不要你了,你也还是喜欢他。

       

      心蛊,是热恋的男女互相下的蛊,一般是女的给男的下,具体怎么下我不知道,但是要鲜血和蛊虫我是知道的,一旦双方接受了这个蛊。那么任何一方变心或者自行解蛊或者求人解蛊,那自行解蛊的人会死的很惨,给别人解蛊的人,也几乎会被反噬。除非,有神婆在帮你。那也要看机缘巧合吧?

       

      蛊虫,就是一些有毒的虫子,蛊婆娘(方言音译,只是大概这样发音,不一定就代表“婆娘”哈)把它们搜集起来,放在一个瓦罐里。那个瓦罐烧制的时候,是用自己的血泡过,让血都渗入了泥土,然后做成罐子,每天用血养着。每一个月就打开清理,把死了的烧成灰再放进罐子。一般要养半年,剩下的那几只,就是蛊虫了。

      如果一只没剩下,又重新养。谁养的虫,或者说喝谁的血长的的虫,谁就是它的主人,虫就听他的。

       

      蛊虫也不是随便养的,比如你蛊术不高,又学人家乱养虫,虫也会反噬的。到时候也很麻烦。

       

      补充下,把虫子放进罐子的时候,还有咒语的,至于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就是关于你要炼的蛊术的咒语,念什么咒,就养出什么样的蛊虫来,就可以用这个蛊虫下蛊了。

       

      蛊虫属于是中级的蛊,像第一个事情里我遇上的蛊,是低级的蛊,一般的蛊婆娘都会,用不着虫子。

       

      蛊虫大概就是这样了。下面说说赶尸。

      3、赶尸

       现在有些书还有些电视节目,要不就把赶尸说的神乎其神的,要不试图用“科学”来解释,都没说到点子上,尤其是那个用“科学”来解释的,解释不了,就说是迷信,是“伪科学”。

      要我说呀,那是因为你们解释不了了,又不肯承认你们真的不懂,所以就说是迷信了,是伪科学了。迷信,能让死人走路么?还走那么远,自己走回家去??

       

      闲话少说了,赶尸这个东西,我从来没见过,但从小就在听这一类的东西,有当闲话说的,有拿来吓唬小孩的,也有正儿八经告诉我的,我把它们都归到这里面来哈。

       

      小时候呢,一到夏天,就搬个懒床(一种竹子编的床,躺上面没蚊子,什么虫子都没有,据外婆说是落了蛊的,虫子不敢来)躺上面,听外婆讲一些她小时候寨子里的事情(外婆大概25岁左右离开的寨子,因为外公去了另外一个县,是个苗族自治县,但比寨子开化的多了。现在变成个小城了。)

       

      有一次我就问外婆,什么是赶尸啊?死人为什么会走路呢?为什么会听前面那个人的呢?外婆当时说,小孩子别乱问。我就越觉得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小孩子还不能问啊?

      于是我隔三差五,就要旁敲侧击的问外婆这个问题,可一直到了我十多岁了,外婆都还是那句话,小孩子别乱问。有时候还加上句,小孩瞎嚷嚷啥,到时候让师傅抓去,炼了你的油!

       

      (师傅,是苗人对赶尸人的称呼。通常,都是由蛊苗的人担当。)

       

      (由此可见,赶尸,应该也是一种蛊术)

       

      后来到高中了,我就到处翻这方面的资料。那个时候,各方面都还不是很热衷于这个话题,互联网业不普遍,所以能找到的资料很少,无非就是一些什么迷信之类的解释。

      于是有一次吃晚饭的时候,我又和外婆提到了这个话题,而且还说,“我觉得,赶尸这种事情,是无稽之谈,没有可能存在的,也许就是一个神话。要不怎么解释,人都死了,还走那么远?不会臭么?不会腐烂么?太不科学了。”(看来,我也受了“科学”的影响了哈,读了点毛毛书,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什么都要往科学上绕。)

       

      外婆瞪我一眼,说,你知道啥!你太家婆(就是我外婆的妈妈)跟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舔糖鸡屎呢!(舔糖鸡屎,是苗语翻成的汉话,意思是还没出生。发音不知道怎么写,就把大概的意思表达一下。)

       

      我说我是不知道呀,你也不告诉我,那我就只能永远不知道了。

       

      外婆笑着,去,给我倒点酒来,我说给你听。我可高兴了,屁颠屁颠的倒酒去了。

       

      外婆喝了一口,眯了眯眼(因为这个话题,我企盼的太久了,所以记的很清楚,包括外婆当时的表情,动作。)叹了一口气,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了。就算会,又哪里还有人去找他赶尸回家乡呢?

       

      在我很小的时候,你太家婆就吩咐过我,别去碰一些刚死的小孩子,别人把小孩子挖走的时候,要是你看见了,千万别让人知道。更不能出声。

      我就问你太家婆,为什么呀。你太家婆就说呢,那是师傅拿小孩去炼油呢,练好了油,就能做噬心蛊,外出做事去了。

       

      外婆停了一下,说,噬心蛊,那真是一种恐怖的蛊了,它甚至能控制你的灵魂(当然我外婆说的不是灵魂,是鬼。我为了叙述方面,就统一称之为“灵魂”,要不后面会很混乱的),让你受他摆布。

      或者就干脆让你变成个活死人,看样子你还是你,可你已经死了,你的灵魂,是别人的了。

       

      师傅们找到那些刚死不久的小孩(据说,越是死的惨的,练出来的油越好),就把他们放到一个罐子里,用自己的血养着。

      等到下一个月圆夜拿出来,直立着绑在法坛前面,开始用各式的蛊虫喂它(不是吃,是让虫子在小孩身上爬)

      等到蛊虫死掉之后(不是真正的死了,就是变色了,没有毒了,就像能量放完了一样)开始用一个类似于油灯一样的东西烤小孩的下巴。

      当然,油灯里的那些油,自然也是尸油。一边烤,一边念咒,还不停的往小孩嘴里塞一些蛊虫进去。

      等蛊虫爬出来后,又换新的虫子,一直到没有蛊虫愿意进去为止。(在外婆的所有讲述里,似乎蛊虫是有自己思维的。或者不叫思维,叫主人赋予的神力)

       

      这个时候,就会把那个死小孩全身涂满一种液体,然后浸泡在自己的血和药水的混合水里,泡到明天,就拿出来,放进装有蛊虫的罐子里,直到被虫子吃光。

      然后把骨头弄出来扔掉。那么,那些吃了小孩尸体的蛊虫,就变成了“噬心蛊”。

       

      说了半天,还没说到正点上,到底什么是赶尸呢?别急,这些,和赶尸是分不开,炼好了噬心蛊,就可以外出接尸体回家了。

       

      师傅们到了义庄,找到别人所描述的棺材,他会先放一只蛊虫进棺材里去,如果蛊虫爬出来的时候很精神,那么他就会打开棺材。

      如果蛊虫爬出来的时候蔫了或者虫压根就不肯进去,那师傅就不会去碰那个棺材。

       

      等虫子爬出来后,师傅就会围绕着那个棺材撒一圈灰,然后摇起铜铃,只响一声。等所有要打开的棺材四周都撒上了灰以后,师傅开始念咒。(这里面所有的“念咒”,都是下蛊的一种,说念咒是为了叙述方便也容易懂些)念完后,开始摇铃。

      据说还有节奏的,但是什么节奏我就不知道了。摇完铃之后,从左到右,打开所有的棺材盖,师傅挨个的把里面的人的嘴巴捏开,喂他们“噬心蛊”的蛊虫。

       

      然后用符贴在他们的脑门上和嘴巴上。(电视上演的,一般只贴脑门,但我外婆说嘴巴上其实也贴的,只是符很小。符这种东西,不知道你们见过没,我倒是从小见到大,现在家里也还贴了有,包括我长沙的家。)

      贴好以后,师傅站到一个事先看好的地方,大叫一声“起!”然后摇一下铃。那些棺材里的人,会直直的立起来。

       

      然后又摇一下,大叫“跳!”,那些人就会跳出来,站在地上。

       

      然后再摇一下,大叫“排!”那些人就会整齐的排成直排。(我特意还问了外婆,为什么都是一个字,外婆说,字多了他们就听不懂了。然后还有,先说话还是先摇铃,都是有讲究的)等他们排好队之后,师傅就用朱砂浸过的绳子,把他们自手臂下方,也就是腋窝那里,一个个绕一下。

       

      把他们都串起来之后,师傅会在绳子上涂上尸油,并且把装尸油的瓶子,绑在绳子的最后面。做完这些之后,师傅开始领他们上路了。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全部都是跳着走的,道行高的师傅,能让他们走着,只是比较僵硬罢了。而且他们的手,并没有伸出来,相反,用涂满了尸油的绳子,捆在了身后。据说,是为了防止尸气太重,冲破了蛊,造成反噬。

       

      一般师傅接的工作,路程都不会太远,不会超过三天的路程,而且只能晚上赶路,不过不用像电视里那样不停地摇铃,摇铃是有讲究的,而且有特定的节奏,有特定的时间,什么时间摇什么样的节奏,都有讲究的。

       

      师傅在去接尸体的路上,就已经勘察好了路段,一般走到什么地方,就该休息了,师傅心里都有数的,快天亮了,就会安排他们休息,他们不躺下来的,都是站着。一直到回到自己的家乡,吐出了蛊虫,入了土,才躺下来。

       

      奇怪的是,他们一入土,就开始有腐烂的迹象,但却一点都不臭。

       

      外婆说,那些符,是让他们听话用的,掉了,就走不动了,又得重新写。并非是传说中的什么掉了,他们就变鬼了之类的。

       

      好了,关于赶尸,我知道的,或者说我能记起来的,就只有那么多了呢???

       

      注释:蛊苗里有一些人,是从事“赶尸人”也就是我所说的师傅的工作的,他们受了别人的委托,把死在外地,但他们的亲戚又没有那么多钱去把尸体运回来的那些人给带回来。至于是不是收钱,要收多少钱,我就不知道了。 


      4、仙娘

      在我们苗寨,有很多种很奇怪的职业,如上文所提到的神婆,师傅等,他们都是用蛊的高手,可以称之为蛊师。可我现在要说的,不是他们,我要说的,是一个很诡异,甚至不可思议的职业。无法解释,可又真实存在。

      一直到现在,还盛行着。苗人对其,很热衷。

      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我们称其为“仙娘”。她(也有男的,不过还是以女人居多)工作的过程,我们称其为“杠(音译)仙”。

       

      一个灵验的仙娘,在族里,是很受人尊敬,甚至于膜拜的。因为她,天上地下,人世阴间,无往不知。她能请来你逝去已久的亲人和你交谈,甚至连声音都一摸一样,她能说出每一个有求于她的人的请求,她能细细说出,你家里所有见得人见不得人的事情。

       

      乍一听,是不是感觉像算命的?差不多,但是也差得多,算命,其实有时候真的是一种心理游戏。而“杠仙”,真的是一种神乎其神,没有半点道理可以讲的现象。。。。

       

      简单描述一下景象:仙娘要开始工作的时候,会坐在椅子上,拿黑布蒙着头,两手平摊在膝盖上,问你,要接谁。你回答后,她就开始两腿上下轻微抖动,越来越快,嘴里念念有词,持续大概一两分钟。开始说话。

       

      来了。

       

      就来了。

       

      啊,妹子(伢子)。你找我?

       

      然后家人开始问那个被仙娘请上来的鬼魂一些问题。那鬼魂竟能一一作答,无一不差。

       

      好了,对仙娘的简单的描述,暂且告一段落,以下开始说,我随着家人,请仙娘接我爷爷的事情。

       

      其实我真的不是很信这个,我一直以为,那仙娘,肯定没事的时候,就四处打听别人的家事,以便别人问起的时候,她能假冒鬼魂来回答。若是回答的对,自然让人信服。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无稽到了可笑的地步。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爷爷是99年去世的,记得那一年,好大的雪,把寨子上山的路,都封了。不得已,到了三天后应该出殡的时候,往后推了一天。因为上山的路,还没有清出来。

       

      到了第四天,总算清理出个勉强可以走的路,大家才抬起爷爷的灵柩,上山安葬去了。

       

      以后每隔不久,我奶奶都要去仙娘那里,可能是刚失去了伴,心里空落吧。直到两年后,才去的不是那么勤了。

      而那个时候,我是不参与这个事情的。而且,由于"科学熏陶",我甚至很嗤之以鼻。直到有一年,发生了一件事情.....

       

      那一年是04年。我家发生了一件比较大的事情。其实在发生之前,已有预示,只是大家都忽略了。

       

      还是从头讲起吧。

       

      我奶奶虽然不再去仙娘那去的那么勤,可每年,最少还是有一两次了。并不是每一次,都要接我爷爷上来,有时候,也就是纯粹和仙娘聊聊天。通过仙娘的蛊虫,问问别的事情。(仙娘也养蛊,她养的蛊,叫做“魂蛊”。通常是一些会飞的昆虫,它似乎可以吸取人的思想。)

      快过年的时候,我奶奶又去找仙娘了,也是聊了一会,然后我奶奶说,快过年了啊,你都准备了些什么啊?反正你也一个人,不如到我那里去过年吧。

      这时候仙娘出现了一种很奇特的神情,说“秀(我奶奶的名字),你是不是看见我的虫子了?”

       

      奶奶到处看了下,发现她的头顶上方,有一只深绿色的虫子,在绕着她的头,打圈圈。我奶奶很奇怪,说,“张婆,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对我用起虫来了?”

       

      仙娘笑,不是我用的,它自己过去的。

       

      秀,今年你家要出事。并且是大事。

       

      你三个儿子。看是哪一个吧。你本身就用虫,我的虫,收不到太多的消息,只能知道,事情会出在你儿子身上。

       

      我奶奶脸色都变了,张婆,你讲清楚点,我三个崽,都出不得事啊。

       

      仙娘挥挥手,秀,你自己知道的,我的虫在你身上,收不到太多消息的。

       

      我奶奶急急忙忙的回家去了,当时我爸爸和叔叔都在吉首工作,不在家里,大伯在寨子里,也没有出来。奶奶就和家里的女人说了下。要她们各自小心就是。

       

      到了周末,爸爸回来了,妈妈和他提了一下这个事情,爸爸笑了下,哪有那么严重,我平时注意下就是。

       

      因为,外婆和奶奶的娘家,都是蛊苗的,所以我们家,一直就不是很害怕那种神秘的力量,仙娘说的话,他们虽然信,但也没有放在心上。

      而我,更是觉得那仙娘在故弄玄虚。(到发生第二件事情为止,我一直都不是很相信仙娘,我一直把她们,和普通算命的划等号。虽然到了后来,我知道了我的浅薄。)

       

      可没过一个月,也就是12月的时候,爸爸真的出事了。事情很大很巧合,由于牵扯到很多东西,我就不详细的说到底是什么事,只简单说一下,过程我就省略了。结果是,我爸爸因为这件事情,差点坐牢,也从公安部门,调到了现在的XX段。

       

      这件事情过后,我奶奶去了仙娘那里,说起这件事情,仙娘说,果然是应验在你二崽身上,他出事的那天,我的虫,给了我很强烈的信息。

       

      看来,仙娘的虫,虽能预知,而我们,却不能改变要发生的事情。

       

      这个,只能算是预知,不算什么诡异。又过了一年,我随着奶奶去接爷爷,那时候发生的事情,才是真正的诡异之极.....

       

      07年,我从北京回去,到了寨子里去看奶奶,她邀我一起,去仙娘那接爷爷,我一开始不肯去,可又不好悖了她老人家的意,就跟着去了。

      一路上,我就问奶奶,仙娘真有那么神?她是怎么从阴间接人的?你怎么知道她接来的就是爷爷的鬼魂而不是她自己装神弄鬼?她不是也会用蛊吗?是不是放了迷心蛊,让你有幻觉?我觉得.....

       

      奶奶打断了我的话,别以为,读了几年书,就可以随便怀疑这存在了几千年的东西。别去质疑神的力量。

       

      我不说话了,但我始终觉得,仙娘,只是个会用蛊的普通女人,怎么能说她有神的力量呢?

       

      走了不远就到了仙娘那里,还没进大院门呢,就听见仙娘说,哟,小妹子回来了。(仙娘并没有看见我,她在屋子里,她屋子的窗,是看不到我所在的角度的)当时我就嘎登了一下,我看了奶奶一眼,奶奶一笑。

      我可没有告诉张婆说你要回来,再说了,你一到,我们就上来了,谁会知道你来了?除了张婆的虫。

       

      说话间,我们穿过了院子(寨子里的屋子,前面都用篱笆围了院子,和一般的农家小院差不多,不同的是,若是蛊苗,进寨的大门匾,就画满了毒虫,每家每户的院门,更是画有毒虫,虫的多少和种类,按你在寨子的等级分配)

      进去了仙娘的屋子,仙娘正在绣鞋垫呢,头也没抬,说,南南,来接爷爷呀?

      放心,真是你爷爷上来了,,我可装不像。当时我楞了,她怎么知道,我曾怀疑过,鬼魂是她装的呢?

       

      她又问,新单位,很多人为难你吧?没事,不出三个月,就没事了。然后又问了很多我在北京的事情,(她竟然了解的很仔细!)她甚至还说,别把狗带回来了,没得被那些野人给吃了。他们可不管什么纯种不纯种啊。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仙娘,从一出生,就没离开过苗寨,更没有去过北京,而寨子里,到北京去了的,也只有我一个人,我从未在寨子里提起我在北京的任何事!

      而以仙娘的知识范围,她是绝对不可能知道什么叫纯种狗的!!!(在我们那,哪怕就是爸妈住的县城里,狗就是狗,没有什么纯种不纯种的。)

       

      我奶奶说,张婆什么都知道,只要她想知道,她的虫就能让她知道。

       

      这时候仙娘的鞋垫绣完了,她起身去洗手,我注意到,她洗了两遍,第一遍是很普通的水,第二遍,是那种琥珀色,还有一点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水。

       

      她坐了下来,问我,是不是要接爷爷上来呀?你也是该见见你爷爷了,你很久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仙娘把黑布蒙在了头上,我又注意到,这个时候,她的头上,最少停了三只血红色的虫。

       

      我奶奶示意我安静,我知道,她要开始了。

       

      果然,她开始抖动,开始说一些听不清楚的话,依稀有什么“过来吧”之类的。估计是在招魂。

       

      她突然停了下来,一个很熟悉,但又很陌生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是爷爷的声音,可再听,又不像了,可能真的是太久没有听了,再加上,主观意识里,还是不相信那是爷爷的魂魄。。。

       

      “丫唧(音译,我爷爷对我的爱称),你来看爷爷了?”

       

      只这一句,我呆了,只有爷爷,才会这样叫我,,,而我6岁时,就已经出门,仙娘,是不可能知道的!!(仙娘是猛峒嫁来的,她的娘家,其实也是蛊苗人,只是她在猛峒长大)

       

      我根本说不出话,只知道傻点头了。可我突然又反应过来,这不是真的爷爷,这只是爷爷的魂而已。我赶紧又出声,说,是的爷爷,我看你来了,你还好么?

       

      爷爷说,我很好呢,只是很惦记你们,我都曾来看过你的,你不知道而已。

       

      你奶奶每次来,我都问她你怎么不来,她都不说,我知道的,你不相信张婆,你不信她能找到爷爷来和你说话。爷爷猜啊,丫唧是长大了,谈恋爱了,也顾不上来看爷爷了。。。

       

      我不好意思了,说,我没有呢。(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有点玄乎?可更玄乎的,还没说到)

       

      我又问,爷爷,你可有在下面看到我外公?妈妈请过他好多次,都请不上来。可是爷爷却没有回答我,我又问了一遍,他就叹气,说,你外公,怕是已经转世了吧。

      我也没见过他,他比我先下来,可能在我之前,他就走了。(难道真有阴间?阴间的亲人,还能互相见面?不是说灵魂在阴间只是一个亮点么?难道真有实体表现?这实体,和未死之前,也一样?疑问太多太多了,,,每一个,都不是现代的人,所能接受的。可它,好像又真的真实存在????)

       

      我听了,也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伤心好。

       

      爷爷又说了,小章虽然好,但你们走不到一起的,他家里人不会同意的,你做好准备啊,

       

      我差点晕过去了,爷爷说的小章,就是我当时的男朋友,而我,没有和任何人提起,我谈了男朋友!!而现在,一个鬼魂,竟然知道!!并且指名道姓!!(爷爷说的时候,说了全名,我就不写出来了)

       

      我有点呼吸困难的感觉????

       

      真有鬼魂?????????

       

      我呆在那里,回不过神来,耳边只听见奶奶和爷爷说话的声音,突然听到有人叫我。是爷爷,他说,你这次回北京去,直接从家坐火车走啊,别先去长沙,然后坐飞机。

       

      我想死了,真的。爷爷怎么会知道长沙?还有飞机??他一辈子没出过苗寨啊!!!!(别诧异,苗寨的落后程度,有点惊人。深远一点的部落,现在都没有通电,更别提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飞机了)就算知道,他又怎么会知道我要先去长沙,然后坐飞机走呢?我没和任何人说起过的啊!!

       

      爷爷还在说,丫唧,你到了北京,把张婆给你的符贴上,你火焰山(也是音译,大概的意思???可能是阳气?)低,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虽然是落了蛊,可还是要个符好些。

      叫你妈去打个符手链,戴手上一年,把火焰山弄高点(就是我签名里那个手链,那是那次我回家,我妈妈去找银匠做的)

       

      我已经僵硬了,浑身只剩下头能动,我很茫然的点头。。。。。。。

       

      爷爷说,我要走了,占了人家的身子,太久了,耗人家阳气的,丫唧,多回来看爷爷啊。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别怕,爷爷会帮你的......

       

      说完,屋子里就安静了下来,我注意到,仙娘头上的虫,变了色,不再是那种血红色,已经是淡红色了,它们在屋子刚一安静的时候,就飞开了,停在仙娘洗手的盆子旁边。

       

      不久,仙娘取下了头上的布,看得出来,她很疲倦,并且有很明显的黑眼圈(来的时候,并没有)。奶奶和她寒暄了几句,我们就告辞了。

      在走到院子中间的时候,仙娘说,小妹子,你始终记得,你是蛊苗的女儿,你就要接受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对蛊苗来说,这都是正常到了极点的事情了。

       

      我不敢再听下去,拉了奶奶,急忙的走了。

       

      之后,我问爸爸,真有鬼么?世界上真有鬼?鬼还能对你说话?爸爸说,应该是有的吧,但鬼不可能和你说话,他要通过媒介,而仙娘,就充当了媒介,她们养的虫子,平时专门四处吸取鬼魂的气息,所以她很容易充当这个介质。

       

      这件事情,对我的冲击力很大,我曾对我的同事说过,却没有一个人肯相信,那也是我预料之中的,毕竟,我自己生长在那样一个环境里,尚且都不能相信,更何况一个从小就生活在文明世界的人呢???

       

      但经过那次,我真正的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而且,真的能和他们交流。

       

      (补充一下,我从家里回到北京之后的第二个月,我就调到长沙来了,并且由于家境悬殊,和我的初恋,也分手了。一切,都如那个仙娘和我爷爷所料。)

      (转载自天涯,作者:如果你爱我乖,侵删)

      甘肃省·白银市
    • 4
    • 0
    • 0
    • 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