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上大学时谈了一个女友 后来得知她爷爷动不动就突然睡着 原来是个走阴下地府的人

      听说过不少“走阴”的故事,之前灵异世界网也刊登过一篇节选自网友《上周我去了石家庄,现场体验“观落阴”,讲讲过阴的感受…》的文章,喜马拉雅等各大有声平台上也有许多类似的有声书,例如走阴人鬼哥觉得就是一部非常好的灵异文学巨作。中国好像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的叫法,有的神婆还能以此赚钱,替活人和死人之间传话问询,有的叫“走阴”“走阴曹”,或是“观阴”(有的地方叫观落阴),听起来不可思议,可还真就遇到过这样么一个当“阴差”的人……

      女友爷爷是“阴差”,能走阴下地府,积德行善死后才不受罪。

      上大学时谈了一个女友 后来得知她爷爷动不动就突然睡着 原来是个走阴下地府的人

      那时上到大二,我如愿以偿追到了心仪的姑娘小苇,甜蜜了大半个学期,就开始放暑假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何况是一个半月?我在家呆了几天,抓耳挠腮地正挖空心思怎么去见小苇,小苇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问我她要去老家看望爷爷奶奶,我要不要陪她一起去?

      上大学时谈了一个女友 后来得知她爷爷动不动就突然睡着 原来是个走阴下地府的人

      我们两个家在不同的城市,隔着五六个小时的车程,一天之内肯定回不来,没有好的理由,我老娘是不会放我出门的。小苇嘻嘻笑着,说我爷爷可不是一般人,是个替阎王办事的“走阴”人,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呢,你要是不来可别后悔呦。

      我一听心花怒放啊,为啥呢?我老爹是个搞民俗故事研究的老学究,最喜欢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我打着去为老爹搜集资料的幌子,我老娘也得乖乖放我出门啦,岂非两全其美啊!

      果然,我老娘听了我的理由,没说什么,还往我手里塞了一把零花钱,让我出门早些回来。我以为自己的计谋瞒过了她,可关门时我听见我老娘笑着骂我老爹:这个臭小子,追个姑娘还不直说,找这些个理由来糊弄我,真是跟你当年一个样!

      知子莫如母,当下我对老娘的敬佩按下不提,只说我一溜烟儿地跑去车站买了张火车票,摇摇晃晃站了一路,终于见到了车站外等着我小苇。

      小苇拉着我关切地问,累不累呀?我抖了一下发酸的腿,咬牙说不累,小事一桩。小苇咯咯一笑,说不累就好,走吧, 接着坐车去。

      原来她爷爷奶奶是住在乡下的老家,过去需要换乘那种长途客车,我俩又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大客车,到了离村子最近的站点上,步行了半个小时才进了小苇爷爷家的门。说不累是假的,可是那暮色笼罩的小村庄,家家户户都是炊烟袅袅的宁静画面,与都市里的车水马龙大不相同,夏日的烦躁瞬间都消散了,也不觉得怎样的疲惫了。

      小苇的爷爷奶奶都快七十了,笑眯眯的特别慈祥,忙里忙外地张罗给我们做饭倒茶。一桌香喷喷的饭菜上了桌,小苇蹦跳着拿出一瓶酒和两个杯子来, 说爷爷,让他陪你喝两盅。趁着爷爷奶奶到外间拿东西,小苇从我眨眨眼睛,趴在我耳朵边小声说:你要是想听爷爷走阴的事情,就得让爷爷喝到晕乎乎的,不然他不肯讲的哦。

      于是乎老少两人推杯换盏,我见爷爷的脸上见红,说话嗓门也大了起来,知道差不多了。小苇笑嘻嘻地拉着爷爷的胳膊摇晃,说爷爷,你给他讲讲你当阴差的事情呗,他可好奇啦。

      爷爷和奶奶对视了一眼,哈哈地笑起来,说你个臭小子,殷勤劝酒,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呐?也罢,就给你讲讲,这把年纪了,再不说就都带到土里去喽。

      爷爷说,他不是生来就奇异,是过了五十岁的时候,突然得了嗜睡的怪病,不管是在干吗,脑袋一歪就睡着了,咋也叫不醒。而且心跳得极慢,四肢都是凉的,开始时把奶奶吓得直哭,以为老头子不行了。

      可过上一夜,爷爷又悠然转醒,醒来说做了好长的一个怪梦啊,梦里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雾蒙蒙的大城里到处都是打扮奇特的人,他好不容易才弄明白这竟然是阴间地府。几个穿黑衣戴高帽的差人,将他带到一间宽阔高梁的屋子里,和一群同样摸不着头脑的人站在一起,那黑衣差人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条铁锁链和一根细木枝,说你们都是选中的差人,从此后就要替地府阎王办事啦,还伸手往上指了指,说如今这勾魂的任务繁重,忙不来,才用你们这些活人当差,各自负责方圆百里的勾魂引路之事。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呦,能积阴德消罪孽,福泽后人呢。记得不要误了时辰,否则地府的刑罚可不是好挨的。故事:女友爷爷是“阴差”,能走阴下地府,积德行善死后才不受罪

      那黑衣差人训诫了一通,挥挥手,说就这样,都回去吧,这次差爷送你们,下次就要自己来回走啦。

      爷爷只觉得身子一飘忽,睁开了眼睛,看奶奶坐在旁边哭得眼睛都红肿了。那次爷爷醒来后伸手一摸,哪里有那锁链和木枝啊,因此只当做大梦一场罢了。

      可没过几天,正吃完饭的爷爷脑袋一歪,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奶奶有了经验,将他扶到炕上躺着,守了一整夜,天亮时分鸡叫了,爷爷手脚回暖,醒了过来。这次爷爷醒过来,半晌没有说话,还重重地叹着气。奶奶追问之下,爷爷才说,昨晚他去当差了,第一次勾魂,勾的就是村里的老张头。那老张头半夜时候没了气儿,家里人还都不知道呢。他去的时候,老张头的鬼魂还在屋里打转,说啥也不肯跟他走。他低头一看,自己胳膊上缠着那条锁链,腰上别着一根细木枝,无师自通,知道这是催赶鬼魂的宝物,可乡里乡亲的,谁好意思动手打啊?因此苦口婆心地劝了大半夜,才劝得老张头跟他去了地府,总算没误了时辰。

      上大学时谈了一个女友 后来得知她爷爷动不动就突然睡着 原来是个走阴下地府的人

      奶奶还在将信将疑,院子门就被拍响了,可不正是那老张头的儿子挨家挨户在报丧吗。

      开始时爷爷奶奶都将这事情瞒着,可禁不住爷爷这“走阴”的差事时间不定,家里院外田里,说倒下就倒下了,爷爷一旦睡过去,醒来时十里八村的必有人死,瞒不过村里的人。

      日子久了,就都知道爷爷是个通阴的人,有害怕他避着的,有恨他勾了自己亲人的魂,打上门来吵闹的,更有那些提着礼物上门来求爷爷,给过世的人捎句话的。爷爷说自己只是听差办事,虽然下了地府,也可不能到处闲逛找人聊天,那些魂魄也都是时辰到了,不得不死,耽误了反而会受重罚,他只是个差人,不是点名要命的阎王爷呢。可村里人见他不帮忙,也没啥好处,都对爷爷指指点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那几年可真难熬啊。

      后来有一次,村里的张嫂突然昏厥,三四天也没醒,手脚冰凉,一层层地往外冒汗,村里人都说这病人一出汗可了不得, 那是见了鬼门关吓的,这人多半是活不了了。张嫂家里人跑到爷爷家一看,哎呦,爷爷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三四天了。张嫂的丈夫带着两个孩子对着爷爷奶奶直磕头,求爷爷放了张嫂吧,把奶奶愁得说不出话, 直拍炕沿儿。

      到了第四天晚上,爷爷长出一口气,翻身爬了起来,让奶奶去打听张嫂的消息。还没出门,张嫂家的人就涌了进来,磕头谢恩,谢谢爷爷把张嫂带了回来。

      原来那天是爷爷接了差事,到三十里外的村子去勾魂,那死的人是个无赖汉,活着蛮横,做鬼也难缠,爷爷不得已用上了锁链套住,用木枝抽打着,一路赶到地府里去,用了许多时间。往回走的时候路过奈何桥, 听见两个小鬼嘀嘀咕咕地在商量,说真晦气,难得接了个肥差,去勾一个大善人的魂魄,哪知道贪图阳间美酒误了事,稀里糊涂带错了阴魂,这可难办了。

      另一个小鬼啐了一声,说这有啥,咱们啊把她往奈何桥底下一推,千年她也爬不上来,就当孤魂野鬼罢了,平常事而已。咱俩抓紧时间去带那善人回来,也就交了差了。故事:女友爷爷是“阴差”,能走阴下地府,积德行善死后才不受罪

      爷爷听了俩小鬼的商量,不由停下脚,看向那冤死的鬼魂,竟然是自己村里的张嫂,这张嫂为人和善,家里还有两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公公婆婆都要张嫂照顾,就这么被推到河里,岂不冤枉死啦?

      爷爷赶忙上前给两个小鬼赔笑说情,那两个小鬼见爷爷是个低等的阴差,也不怕他,桀桀笑着,说老子们可没工夫送她回去,你要是认得,那你送吧,我俩得抓紧走了,路远着呢。

      因此爷爷才将张嫂的魂魄带了上来,张嫂没过那奈何桥,也没喝那孟婆汤,对这发生的事情都记得,一醒过来就对家里都说了,张家才赶来道谢的。

      爷爷说从那以后啊,他的名声才好起来,村里人见他都笑眯眯地敬着呢。

      见我听的目瞪口呆,小苇咯咯直笑,点着我脑门,说来的不亏吧,别人可听不到这些呢。

      我愣愣地问爷爷,那您有没有什么证据之类的,能让我带回去给我老爹研究研究啊?

      爷爷哈哈大笑,说这事哪里来的证据?阴间之物阳间是见不到的,他也不能预知生死,就算偷听到了,那可是天机,可不敢说出来呢。

      那行善的人,死后鬼魂被扶着过桥,伺候周到,行恶的人被打骂催赶,多大的本事到了阴间也不管用,一顿打鬼枝抽得血肉模糊哭爹喊娘呢。这走阴之事,信者有,不信者无,自在人心,多多行善事积福德,死后也过得舒服些罢了。

      我听了连连点头,细想之下,还真是这个理儿。各位看官,你们觉得是不是呢?

    • 4
    • 0
    • 0
    • 605
    • 大掌柜bd4833张大仙鬼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