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未解之谜 未解之谜 关注:38 内容:524

    [文字版] “中国UFO悬案调查之孟照国事件始末(上)”央视《走近科学》系列节目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未解之谜
    • 无常
      认证灵友
      风云人物

      概述:11年前的春夏之交,一个恐怖的话题笼罩在黑龙江省红旗林场的上空,人们奔走相告,林场一个名叫孟照国的青年,自称在凤凰山上,被外星人击倒,并且被外星人带上了飞碟!在飞碟上他看到、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文字版] “中国UFO悬案调查之孟照国事件始末(上)”央视《走近科学》系列节目

      到底是天大的谎言,还是孟照国的真实经历?凤凰山脚下的这个小村庄,一时间失去了往日的宁静……

      解说:这是1994年的孟照国,当时前往调查的工作人员留下了这段影像资料。如今11年过去了,孟照国现在在哪里,只有找到他,才能对当时发生的事有一个原原本本的了解。我们首先来到了红旗林场的上级单位——山河屯林业局,希望在这里找到孟照国的下落。

      解说:接待我们的是宣传部副部长关洪声,当年他是第一个前往红旗林场进行采访的人。经过打听,孟照国已经离开了红旗林场。他为什么要离开?这次离开与11年前发生的事是否有关?茫茫人海,他到底在哪里?

      解说:张茜荑,是我们找到的第二个人,他是《北方文学》杂志社的编辑,中国

      UFO研究会的会员。1994年,他是中国UFO研究会第一个到达红旗林场进行调查的人。也许在他这里,我们可以找到孟照国的去向。

      解说: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有了消息,孟照国就在哈尔滨!在一所新建的大学食堂里,我们见到了38岁的孟照国。他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见到老朋友,他看起来很开心。我们原以为他现在是食堂的大师傅,不过他说这只是忙的时候帮把手,他的工作是保证这座四层楼的食堂水、电、气通畅。提到他现在的工作,孟照国如数家珍,还带我们参观了他的工作间。

      解说:孟照国给我们这样一种印象:对工作充满热情,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期待。

      解说:如果没有11年前那件奇特事情的发生,孟照国只是千千万万打工族的一员。我们的到来,让他回忆起那段不可思议的往事……为了调查事情的真相,孟照国同意和我们一起赶赴凤凰山。

      主持人:全国各地叫凤凰山的还真不少,但是今天说的这个是在黑龙江省境内,归山河屯林业局管辖,它位于黑龙江和吉林的交界处。也就是说,翻过凤凰山,就是吉林了。这里山连山,水连水,虽然凤凰山海拔不到一千七百米,但是它地势险峻,光秃秃的乱石堆点缀在绿树从中,当地人把这种乱石堆叫“石砬子”。凤凰山的南坡不容易上,所以,除了冬天上山伐木,其它时间很少有人上去。但是,从1994年的6月开始,这里发生了一连串奇怪的事。

      解说:我们到达凤凰山的时间是2005年6月18日,和当年的季节完全一样。在山上,我们遇到了不少采野菜的人。5月6月的时候,正是山野菜最丰盛的时候,其中有一种名叫薇菜,当地人叫老牛广,经过加工,一斤要卖好几十元,这对于山里人来讲实在是大自然的馈赠。所以从十几年前开始,人们就有了上山采野菜的习惯。每到这个季节,红旗林场的男女老幼,天一亮就会赶上山,开始一整天的收获。1994年,孟照国也是其中的一员。

      解说:我们走访了林场的老职工,他们每年都会上山采野菜。据他们陈述,在1994年6月初,采野菜的人们陆续发现,对面凤凰山南坡,有一个奇怪的东西。

      吴金露:我们看到的就是特亮的东西。

      孟:它有点像把一块大镜子摆在外面,阳光一照,就那种亮。

      佟忠伟:当时有不下50、60人看着,当时大伙都以为是雪。

      张艳:都是这时候了怎么会有雪呢?周围是绿草成茵了,非常绿。

      解说: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看法。

      吴金露:6月份时候,我们石头缝子都有冰,就是现在上去都有冰。

      女目击人:我说那是啥玩意,我爸说谁跑那盖个塑料大篷,我爸说,哎呀妈呀,这大棚可不小,得有三间大房子那么大。

      解说:采野菜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其中一个人的话,引起了孟照国的注意。

      孟:(他说)昨天我在山顶上我看见直升飞机了,嗡嗡嗡直响,我说在哪,他说在凤凰山南坡,就在那转圈,转好长时间,就这样,我当时耍点小聪明,脑瓜就转,直升飞机在那转悠,有可能是什么东西出现问题了,惑者是飞机撞山了,或者是什么东西,当时想的确确实实是飞机撞山了。

      解说:回家之后,孟照国和四哥说起了这事,四哥觉得是气象气球,他以前上山伐木时曾经看到过。要真的是气球掉下来了,可以捡点东西拿回来用。抱着这种想法,孟照国找到比自己小两岁的侄女婿李洪海,两个人决定,第二天早早上山,赶在别人前头捡到那些好东西。

      主持人:这个念头非常符合当地老百姓的道德标准,反正是天上掉下来的,谁捡到是谁的,又没偷,又没抢,不犯法。我们记者这次赶往红旗林场时,道路极其难行,由于大雨不断,只好返回山河屯林业局,第二天,再次出发,才到达了凤凰山。11年前,这里只有一条运木材的火车道通向山外,据说许多上了年纪的人,一辈子只在结婚的时候到过一百公里以外的山河屯镇,那还得是当地老百姓说的“能人”。这样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林场的信息来源相对较少,外来文化,对这里的冲击很慢,当地老百姓有自己判断是非的标准,所以谁能捡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那得说谁有本事,会在一段时间里成为大家关注的人物。

      解说:1994年6月7日,孟照国,李洪海和采野菜的人们一起进了山,当时进山的交通工具是森林小火车,凡是进山的人,大家都会在小火车上碰面,小火车也成了林场的消息集散地。

      张艳:去的时候和孟召国一起上去的。我们上山,路上是一起走的,但是上山之后他就奔凤凰山好边去的,我们就分开了,我说孟召国你上那个地方去干什么?孟照国说他知道那山上有一片薇菜,他到那儿采那片薇菜去。

      解说:显然,孟照国并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们目的。是怕去的人多了抢东西?还是担心如果真是冰雪,什么也没捡到,遭同伴们耻笑?

      孟:我们俩到达顶峰将近是十点半左右,到山顶当时也没有看着,我们看了一会儿,又上树顶看看,也没看着什么东西,拉倒吧,继续整薇菜吧。

      解说:边采野菜,边往前走,据孟照国和李洪海回忆,当他们绕过一堆乱石,突然,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睁大了眼睛!

      孟:大概离这个东西有三百米,给我直接的印象好像是插在山坡的石头里了,底下下来这么一个支柱,支在底下的石头上了,后边甩出去一个半圆式的尾巴吧. 窗户门都没有,就那么光秃秃、滑溜溜的东西,给我直接的感觉好像类似铁喷上漆的感觉。

      李洪海:说他是飞机还不像飞机。挺大的东西,爬在石砬子顶上,把整个石砬子全盖上了。

      孟:冲那东西喊了两声,没有什么反映。

      解说:山里人说的石砬子,就是这种乱石堆,在凤凰山上,时不时就会有这样一堆大石头出现在山坡上。周围只有星星点点的小草。

      孟:第一眼看见,给我的印象就是飞机。殷欢喜说了,这有直升飞机转悠,我的想像就是飞机撞山。……大概有个七八十米,尾巴甩过来,这么长的东西。

      解说:我们在调查中找到了山河屯林业局的公安干部于朝军。他保留了当年详细的调查资料,这中间有一页记录了孟照国看到山上物体后画出来的形状。他根据孟照国的叙述,绘制出了一个外形奇特的物体。如果孟照国和李洪海确实看到了这个物体,它到底是什么?

      孟:当时在三百米以外,一点恐慌都没有,心里是比较高兴,为什么说心情比较高兴呢,因为这个东西在这呢,当时给我印象,我跟我侄女婿讲,我可以发财了。

      解说:据孟照国介绍,当他们接近到150米左右的时候,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孟:我就感觉被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唰一下,用我的语言说像给电回来了,因为我被220伏电打过,我赶紧回来,回来后不对劲,这可能是踩空了还是怎么了,我正在愣神的时候,我就听到好像有人在石头顶上走,踩着石头声,咔一声,完了哗像流水的动静似的。

      孟:正在这个时候,这东西,(发出)就像破喇叭声音似的,就像咱们有的汽车喇叭坏了,类似那个声音似的。它发出这个声音来,我是确确实实吓了一跳,心那么一揪,就赶紧撤回来。

      解说:孟照国以为自己没有站稳,滑了一下,他定了定神,又向前走去。

      孟:这次确确实实感觉到被电打的感觉,非常敏显了,唰一下,首先我的手表,因为我戴了一块我的手表,背的砍刀,柴刀,前胸插的挖野菜的小刀,还有我们背那个丝袋子,有扳子和钳子,有烧烫的感觉,

      李洪海:身上比如说铁扣这地方,或者说腰带,都是铁环的嘛,那都是发麻,像针扎一样,电打一样。

      解说:孟照国回忆说,这次被电打了回来,他和李洪海又绕到了物体的另一个角度,试图再次接近它。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不甘心空手而归,他们想从物体的头部靠过去。

      孟:第二次看它就比较神秘了,我们俩是神秘了,仰头看看,这次看的角度就不同了,只看见前面大圆形的东西,斜插在石缝里,大概还是约莫在一百四十 五十米这个距离,这一次非常严重,当时反正没有坐地下,踉踉跄跄地撤出来得有四五步,这时给我的感觉和意识是快跑。

      解说:孟照国,李洪海感到了恐慌,一溜烟跑出去很远。

      孟:等于说当时给我的感觉,心像揪着似的,就是寒冷的感觉,心在揪,我们就下去了。这次感觉极其难受,心在揪着,不光是戴表的地方,浑身刺挠,靠着树跟前,我们俩谈了接近一个小时,边抽烟边难受,这啥玩意,飞机不是飞机,得确切地讲,这中间,我们俩就谈到了,他说了,是不是

      飞碟。


      解说:飞碟?从1934年阿诺得事件后,飞碟成为全世界讨论的热门话题,这个敏感、迷惑的话题,难道连深山老林里的林场职工都非常熟悉吗?他们怎么知道飞碟的呢?

      同期:我说飞碟前两天电视里中央一套演了,不是都是无法证实的东西,扯淡的东西,他说那不一定,这玩意说不定就是飞碟,我说什么飞碟不飞碟,今天咱们看着东西,谁也别说,只给你四叔一说,告诉你四叔也别讲,没用。

      解说:也许他们俩看到的就是停靠在山坡上的直升飞机?山里人没有见过飞机,误把直升机当作“怪物”了。我们采访了1994年中国UFO研究会,负责调查这一事件的调查组长陈燕春,他为我们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陈燕春:作为直升飞机来讲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首先我们在当地的空军部门了解过,在这里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东西,没有去进行什么考察、测量,没有。最近的空军基地应该就在牡丹江一带,没有这种现象。

      主持人:或者那是一架执行特殊任务的飞机,不便于告诉调查者。但是,如果是飞机,为什么又会让孟照国和李洪海的身体在一百五十米外就会有烧灼感?为什么它又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还有一种假设,或者这是他们俩编出来的一个故事。因为上山什么也没看见,薇菜也没采多少,经不住别人的笑话,编出一个故事让别人好奇,忘了嘲笑他们?但是,如果是编造一个飞碟的故事,那把看到的东西说成电视里报道的最常见的碟形,不是更可信吗?为什么要编出一个古怪的样子呢?

      解说:在1994年10月进行的大规模调查中,等调查人员在白色物体出现的地方,发现了几处不寻常的现象。周围的树木出现了发黑发黄现象,这里出现了几十米宽的碎石带,石头变色发酥,而且这里的大石块有明显被翻动的迹象。据陈燕春介绍,带去的仪器因为气候原因,失灵了,没有获得测量数据。是什么原因让这里发生了不寻常的变化呢?

      陈燕春:我个人的看法是这发生过一些异常的现象,就是说有一些不明的能量作用在这些石头上了,而且这个能量不应该是我们自然界的能量。

      解说:但是同为调查者的张茜荑持不同观点。

      张:那个地方因为夏天太阳照射时间长,而且温度高,石头很快就热了,一下子下暴雨,热胀冷缩,虽然是火成岩,凝固而成,内应力不均匀,所以在它最薄弱的地方石头一下就崩裂了。所以我们认为石头破裂和不明物体应该是没有关系的。

      解说:第二年张茜荑再上凤凰山时,遇到了森林调查员,从他们那里,找到了树木发黄发黑的答案。

      张:主要是冻伤引起的病变,他说凡是在高寒地区,迎风的树每年都要发生冻伤,因为那个地方正好迎风,在森林的边缘地带,只要风一吹,树就冻伤,第二年树开始返青的时候,边缘上的树枝,枝叶就发黄发黑。

      解说:在这次调查中,我们也询问了当年上山采野菜的山民,就在那天,还有一个人也上到了凤凰山南坡,但是他没有和孟照国、李洪海同行。

      佟忠伟:这是凤凰山主峰,它离主峰不远,这是南边,我从这儿过来的,从这顶上上去,绕过来的,到这个地方,在这儿看到的。看见它就是这个形状对吗?对。当时它这个尖是这样的,这样在山顶上。趴在那了。对。当时你看见有多大呢?宽度有好几十米,那你怎么没有再走近呢,没有,当时没有,因为这个距离远,已经要黑天了,你就下来了是吗?嗯。

      解说:佟忠伟看到的物体更像飞机,但是他离物体的距离要比孟照国李洪海远得多。佟忠伟看到物体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多钟,而孟照国、李洪海下山的时间是在两点多钟,从时间、地点来看,他们看到的应该是同一个物体。那么,这个“大家伙”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掉下来的?还是有意停在山上的?

      主持人: 1994年6月7日,孟照国、李洪海自述在凤凰山南坡看到了“会叫的怪物”,消息很快在这个几百户人家的小村子传开了。一时间,孟照国,李洪海成了公众人物。李洪海性格内向,话不多,孟照国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人们很想搞清楚怪物是从哪来的?它来这里干什么?它和几天前许多人看到的山坡上那个发亮的东西是同一个吗?种种疑问在人们的脑海中闪现。林场的领导准备第二天带着大伙上山看个究竟。

      他们谁都不知道,更恐怖的事即将发生。

      第二部分文字链接:

      [文字版] “中国UFO悬案调查之孟照国事件始末(中)”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