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们村看风水的邹先生:讲讲我听来的几件关于他选墓地时流传的神奇故事

      风水先生(一)

      看风水是我国的传统,应该说是一门学问吧。历史上有许多著名的风水师,留下很神奇的故事。今天我叙述的故事,可能比现在流传的王林的故事要平淡得多。不过,我觉得他的一些思想和观点,更符合我对风水的理解,所以,记录几个他的故事。

      他姓邹,人生得很高大,性格内敛,话很少。但非常和气,也比较大度,在钱上不会计较太多。

      邹先生为人非常谦逊。虽然是风水先生,但他经常说的是:福地等福人,靠看风水发家,有,也终究不会长久。有福气的人,随便埋都能葬中,没福气的人,选得再好,都葬不中。我只能选一块地,让他(她)葬得下,保证对后人没有大的碍性而已。

      要是在冲积平原地区,恐怕只要懂点方位,会两套说辞的人,都能做风水先生,毕竟死了的人不会爬出来和人说那位置好不好,至于后人发不发达,完全可以搪塞。但在我们家那,没点真本事,那就非常难。为什么呢?

      第一,我们那是丘陵地带,山上有很多石头,万一你选的地方挖下去下面是一块大石头,那就无法下葬了(我们那不兴生前造坟,这样可以提前勘测。都是人死了后,由死者儿子或其他本家临时带风水先生到某座山上,然后定方位,也绝对不可能拿钢钎之类的在地上探测)。



      第二,由于气候比较温和,雨水充沛,植被生长迅速,如果没有后人祭扫,一二十年坟头就会被平掉,长满树木,万一你定的方位挖下去有老坟,那是非常忌讳的。邹先生看风水几十年,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我们那一个镇(以前叫乡),风水先生还是有很多个的。真正让他得大名,受到大家认可的,是从一个无名墓开始。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或者八十年代初,有一个精神病人流落到我们那死在马路边。当时社会也不像现在,公安局会张贴诸如认尸启事之类的,好像压根就没管。只能村里自己处理了(我们邻村),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很忌讳的,村干部没办法,就找了个无儿无女的老头要他负责(村里补贴点钱),那老头图省事,就在马路旁的山坡上挖了个坑把那人埋了(那坡光秃秃的,并且非常陡峭)。为此,村干部还说了老头一顿。有一次,邹先生干活从那路过(那时他年纪还不是很大),看到路边的这个新坟。特意爬到坡上,左看右看了半天。和他一同去干活的人就开玩笑说:“邹先生啊!这还是一方宝地是吧?”邹先生叹了口气说:“人啊,真是生有命,死也有命啊!要是我给别人选这个地方,他的孝子孝孙会用棍子打我。”



      同去的一个人笑了起来:“地仙(风水先生)地仙,你还真是成了仙!这样的地方还有地(意思是这还有风水宝地),我吃一坨人一样高的屎!”邹先生也笑了笑说:“你不相信,这地发后人,以后他儿孙来挂钱(祭扫),我们这种扒泥巴的,他们怕是正眼都懒得看一眼!”农村人就这样,生活比较单调,所以有时候还真比较容易在一件事上较真,那个笑的人一下子嚷了起来:“你看地看地,我看你是看鬼看菩萨,你眯着眼睛也想得到,他要有后人,还会让他死在外面?”邹先生本来就话不多,这时也只是淡淡地说:“这个今天争不出道理来,你放心,你和我日后都看得到!”后来有一天,邹先生在路上遇到埋人的那老头(他们本来就有点亲戚关系),就对他说:“某某,我学的东西白学了,抵不上你的本事!你要好好保住这条命,日后还享得到一点福啊!”

      大概十年后,有一天,有两辆小车(不是吉普,现在小汽车几乎普及了,不过读者可以回忆一下,九一九二年家里有小车或亲戚朋友有家里有小车的有多少)开到我们邻村,车上的人下车后径直问埋那精神病流浪汉的老头住哪,找到后。问老头那流浪汉的身材、面貌、衣着等,老头一一答了,领头的中年人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当即拿了一千块钱给老头,说是感谢老头安葬他爸。以后每年清明,都会有几辆外地小车开来扫墓。不过,从来没有和我们那的人打交道,只是年年给老头一千块钱。五六年后,那坟被迁走了,至今也没人知道那一家人到底是哪的是做什么的!

      因为这件事,邹先生成为了我们那最有名的风水先生。

      这件事的见证人很多,而且都才五六十岁。我认为完全可信。

      风水先生(二)

      邹先生最为有名的一次“看风水”是帮人选墓地。

      我们那有个老头死了,他无儿无女,后事是由两个侄儿料理的。我们那有个说法:一代亲,两代表,三代就算了。实事求是的讲,叔叔无疾而终,对侄儿来讲,的确没有太多的悲戚的。他的两个侄儿按照风俗,一个主内负责接待来吊唁的亲戚并安排酒筵,另一个主外负责选墓地筑墓。

      负责选墓地的侄子,为人比较刻薄,平日又非常喜欢开玩笑捉弄人。这次,他也和邹先生开起了玩笑,故意把邹先生带到一座石山上,并信誓旦旦地说:“邹先生,我老叔以前和我说了,百年之后一定要葬在这山上,麻烦你帮我在这选块地!”邹先生拿了罗盘,在山上细细勘察了一遍说:“某某,按说,我们这行是随你们东家的,但这里确实不好葬人的!”这个侄儿平日就不信风水,本来带邹先生到石头山上也是想捉弄一下他,看到邹先生说得一本正经,就揶揄说:“其实田里(稻田)最好葬人,拿了锄头挖几下就可以”这话的意思是:这山上石头多,你怕挖到石头葬不下去丢了面子!在农村,有本事的人向来受人尊敬,自尊心都比较强。邹先生听了这话,也没动声色,又带了了罗盘,爬到山顶,四处眺望了很久,才下来对这侄子说:“这山上,只有一穴好地,就是有点不平”在我们那,“不平”的意思是运气会偏向墓主人后代的某一支或某一家。这个侄儿不知道脑袋发热还是怎么了,没头没脑地顶了句:“人死了还不都成一捧泥?要真能保佑后人,没见谁的祖宗半夜往家里送钱!”这时,同行的“八仙”(负责挖墓坑的人)都笑了起来。邹先生似乎也没生气,只是干笑着说:“也是这道理,我们这行,都是让后人求个心安的!”这个侄儿却仍不依不饶:“文革时不准搞这个,人死了,还不是抬了出去就埋,也没见哪家说葬错了地方!”邹先生仍没有动怒,只是淡淡地说:“这个,我们只能随东家!”

      这个侄儿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当时做了点生意,在我们那属于“有钱人”,“有钱人”向来都是这样,只会敬畏比他更有钱的人,至于其余的人,都是按利用价值来看待的。

      邹先生于是摆好香案,定好罗盘,杀鸡焚香。念了一通咒语后,叫人砍了上面的树木,拿起工具在地上划好方位(划线),特意在这个侄子面前交代“八仙”说:“今天你们要讨累(辛苦的意思),这穴地,东西两面都是石头,下地三尺,井(墓穴)中间有有一块磨盘大小的方石,石头下面有三只蛤蟆,莫去打!”然后收了工具(忽然找不到合适的词)就回家(我们那风俗,风水先生定好方位后就回家)。

      “八仙”一听就知道邹先生这是在和那侄子斗气,故意显显本事。但也觉得不大可能,所以大家挖土十分卖力,迫不及待想看看邹先生说的是不是准确。大家刚挖下去不到二十厘米,那个侄儿脸色就有点变了——墓的东西两面确实是大石头,邹先生划的线要是偏一寸,就会挖在石头上。挖到一米左右,墓正中果然出现了一块方石,铁青色,非常奇怪,虽然在土里,却异常光滑,好像擦过一般,没有一丝泥尘在上面。大家把石头一抬起,下面突然跳出三只蛤蟆,墨绿色,背上灰纹,和我们那一般青蛙差不太多。这一下所有的人都有点抖了——因为没有人能解释。顺便说一下,我们家那是红土,非常紧密(挖过红土的人我不解释也能理解是怎么样的紧密,没挖过的,按我的的水平也解释不了)。这三只青蛙似乎并没有受到惊吓,在墓室里面停留了一会,一蹦,都跳了上去到树林去了。

      老头下葬后,这两个侄儿的命运轨迹都有了大的改变:负责接待吊唁的那个,当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他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当时“计划生育”政策非常严格,为了生儿子超生,70后80后都能懂的),他的一个远房表叔看他可怜,就带他到工地做架子工。他先是做苦工,后来负责到村里招人去做事,慢慢地自己也接点小工程,现在已经开“奥迪”Q7了,两个女儿是公务员,儿子在我们市里面最好的医院做主治医生。那个负责带邹先生选墓地的侄子,本来生意做得不错,但后来和一个少妇有了不正当关系,两边的家庭每天都是闹(以前大家思想还是很传统的),再加上花销也大,资金跟不上,信誉越来越不好,最后做不下去了,现在在市里面做保安。

      那块在墓地里挖出的石头,有个“八仙”觉得很好看,就把他扛回家放在楼上,但他老婆嫌是从墓里挖出来的,不吉利,就和儿子抬了扔在门前倒垃圾的地方。前些年文物热,很多人还特意到那去找,但没找到。

      有人说是邹先生在定墓地方位的时候做了手脚,害了那个主外的侄子。

      这个故事,按说也比较奇幻,可是它确实发生过。

      (本文由灵异世界网节选自天涯论坛/作者“旷野孤行客 ”/转载请注明出处!)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
    • 4
    • 0
    • 0
    • 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