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天下怪事 关注:34 内容:769

    梦境真能预知未来?灵友讲述自己神奇的“特殊能力”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我一直多梦,大约高中那会儿发觉我做过的梦似乎过段时间就都在现实里实现了,以至于后来我坚持写日记,感觉很奇妙的梦就会记下来,后来翻出来看,能找到踪迹的有十之七八吧。

      举个例子,初中时有一次我梦到我们村一户人家门口躺着一个白衣女在呻吟,我被吓了一跳准备跑,她说别走救我啊,我想我也不认识你啊,她痛苦地说我是二凤啊,我看了看根本就不是二凤啊!醒来后觉得有点无聊,因为我虽然认识这个二凤,但是根本就没交集,基本都没说过话,也不知道为啥会做这么个梦。

      第二年,这户人家的二女儿(就是二凤)骑摩托车出去疯,被撞了,一开始传言说死了,后来又说救过来了,只不过失去了所有记忆,十六七岁的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孩子。

      再举一例子,大学毕业第二年,我回西安玩,和同学约好去骊山,当晚做了一个梦,有一个似乎有点神仙风范的男子在用一件法宝处决一个“人”,转身看到我了就问我是哪一派的,我也不知为啥就说我是南海龙王那边的。他就笑了,然后说此次要去寻一番大富贵。早上醒来我就觉得好笑,为什么我要说我是南海的?算起来,我家其实是靠近黄海啊。

      白天和同学上了山,骊山我已来过不下十次,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可是这一次我居然遇到一个新的景点?一块从半山腰伸出的乌龟头形状的石头,然后旁边立着一块石碑,说是当年女娲娘娘补天,南海龙王派遣巨龟前来协助,补天完成后,巨龟化作巨石沉睡在了骊山当中。回想起前一天的梦,我沉默了,巧合吧,一定是巧合。

      说到骊山,不妨就插一段与梦无关的经历吧,一次我来骊山拜一下女娲娘娘,可是那天人好多有点乱,我觉着平静不下来,就先退出来去了前院的三霄殿,我站在偏门随意看了一眼,这时正对着我的云霄娘娘眼睛忽然闪了一下,就是那种类似电视中剑锋寒光特写似的,我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后背升起一股寒气,这时听到外面一声脆响,原来有一个游客在买香的时候嫌价格太贵,与一个道姑吵起来了,并打翻了一个灯具。

      我不知道这两者是不是有联系,但我心里莫名一阵恐慌,到女娲娘娘殿前努力平静下来,但一闭上眼就想起云霄娘娘眼中闪过的寒光。可能会让大家失望,那个吵架的我不知道有没有遇到什么惩罚,不过我下山的时候倒是脚疼的厉害,而且后背的寒冷似乎一直没有消退,直到晚上和同学喝醉了,第二天醒来才发现后背没了感觉。

      那个闪光就类似于下面这个…

      梦境真能预知未来?灵友讲述自己神奇的“特殊能力”

      继续说梦与现实吧,我曾做过一个梦,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成了男女朋友,女孩告诉我她以前有好几个男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都抛弃了她,我就说那我绝对不会,可是后面我也发现了问题,终于我们也分手了,她站在雨中说那么你也要抛弃我了是吗。我则跪在雨里说我们这些都如泥土般污秽,而你不一样,你像花瓶一样洁白,不要让我们污损了你。再后面,她从医院里被人抬出来了,旁边是她的养父母,一脸马赛克,她虚弱的爬起来看着我说,现在你后悔分手了吗?

      后来我相亲,遇到了一个女孩,惊为天人,互相一见钟情,谈了将近两年,感情好到爆表,准备结婚了才睡在了一起,结果一连做了两个恶梦,其一是梦到我在她家里拉开抽屉,里面全是白花花的大腿,吓得我赶紧去开窗,窗台上全是断掉的手臂,我想躲到床下,床下也算是残肢,然后就吓醒了。

      第二个梦是梦到在一个类似推拿诊所里,女老板把她的孩子放到床上,这时听到一声“妈妈,我好害怕呀”,声调略带嘲讽,说不出的诡异与恐怖,我上去一看才发现床上那个其实是个假娃娃,这时又听到了那句“妈妈,我好害怕呀”,那么是谁发出的声音呢?我眼角看到旁边有个镜子,镜子里我的身后飘浮着一个小女娃。

      后来,如梦重演,谈婚论嫁时闹崩了,历来都是模范情侣的我们崩的干干净净,并且她说她检查出了身孕,不过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挽回的余地,她坚持流掉了。我在网上查了资料,才知道原来所谓人流就是把小生命的身体一块一块的夹断再扯出来,我顿时懵了,随之而来就是无比的心疼。而我之前做的这些噩梦,似乎也都一一对应出来了,包括我们的相识到分手,满屋子的残肢断骸,不停害怕的孩子,甚至就连她的父亲,我后来才知道原来还真的只是她的养父…

      我真的是既后悔又心疼,但是事情已经发生,或许我要一辈子承受这份谴责与折磨了。

      今年的某一天,我们这刮了一阵飓风,奇怪的是气象台并没有提前预报出来,凌晨3点风起,3点半气象台才发出大风预警,我们市里电线杆,大树折倒无数,公园的石雕轰然倒塌,企业的牌子破碎凌乱,都是这一场大风的原因。万幸没有人员受伤。而我这边发生了什么呢,我宿舍的隔壁房间塌了一面墙,厚重的板砖成排的砸在了我脑袋边上的墙上,如果没有这面墙,或者如果倒的是我这边的墙,那我估计已经粉身碎骨了。

      起先我没有在意,偶然翻起日记才发现,这一天,正好是去年她去做的人流日子。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复仇,但是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人或者那个在冥冥之中救了我,曾经看到一个吧友说的感觉很有道理,如果我们可以通过烧纸钱或者作法等来干预那个世界,那么那个世界也应该会有类似的方法来对我们产生影响。

      有段时间我真觉得自己好没用,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觉得自己还不如被墙砸碎了才好,不过说归说,我还是决定苟且,我再也没有回那个宿舍睡过觉,偶尔白天会过去看看,凉丝丝的有点阴森。

      (本文由lingyishijie.com节选自百度网友“夜渡灵光”的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