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一个低调的高人 上次讲过他看风水方面的故事,再讲讲他看相、治病的故事吧

      上一篇文章请在这里《个人耳闻,可信度很高的鬼故事:一个低调的高人》

      一、看相的故事。

      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很多人可能都印象深刻(特别是农村的)——声明,我对这项政策是绝对支持的。

      我们那有个人,姓李。老婆连生了两个女儿。农村人嘛,传宗接代思想比较严重,特别是在那个年代。再加上他家只有他一个儿子,按我们那说法,这是要断了后。

      因为他两个女儿出生时间间隔没达到要求,家里已经被罚得只剩下几堵墙了。夫妻俩也吓怕了,打算绝后就绝后吧。无奈他母亲跪在地上以死相逼,一定要他们再生一个,如果还是女儿,那就甘心了。

      老李(这么称呼吧)是个孝子,被母亲闹得没办法,只得心一横:“要死屌朝天,反正屋里也没什么值钱了,还能把我拉去杀了!”于是晚上悄悄地把老婆送到一个很远的亲戚家(那时村里可以直接把人拉去结扎的)。

      村里乡里先是三天两头上门做工作,接着又把家抄了一遍。逼着老李把人交出来,老李一口咬定是老婆赌气跑了,自己也不知道在哪。村里乡里没办法,又来了一招,把他家的亲戚家的猪啊牛啊全部牵走没收。这一下,老李动摇了,准备接老婆回家打胎结扎(他老婆已经怀孕)。他母亲知道后,就到每户亲戚家大门口下跪,保证日后就是要饭也会把没收的东西偿还。老李母亲为人一向热情大方,肯帮忙。她这么一跪,所有亲戚反过来劝老李了:有人穷不久,你还怕还不起?

      虽然政策严厉,但村干部乡干部毕竟是本乡本土的。碰到这么硬的,也只能形式上不停做工作了。

      老李老婆怀孕有五个月了的时候,邻村有个超生的家庭被抄家。这家男主人平时老实巴交,但因为多生了一个孩子,总是被罚款(金额一次肯定交不清)和到家搬东西,一怒之下,拿了把刀冲了出来,对着乡干部吼:“你们这些狗操的!我哪犯

      死罪是吧,今天来明天来。那某某(老李)生了两个,现在还要生(老李老婆躲在男主人老婆娘家,所以知道),你们怎么不敢去!你们就欺负我老实,今我就砍死你们几个狗操的!”按说暴力抗法是很严重的罪,但乡干部可能真怕出人命,一个个跑了出来,再也不敢上门抄家了。男主人一时成为我们那地方的“英雄”了。

      那个拿刀的当时也是情急,没有考虑什么。乡干部却顺藤摸瓜,半夜派人把老李老婆抓回乡卫生所,强行引产结扎了——当时婴儿已经成型,是个男孩。

      老李当时还不知道这件事,等夫妻相聚,一时间泪如泉涌。不过除了哭,也没有别的办法。

      从这以后,老李变得郁郁寡欢,做事更是没精打采,经常做着做着,一声长叹:“这做得还有什么意思呢?”把手头事情一扔,回家睡觉了。

      有一次,他正好和老彭一起做事,中途抽烟休息时。老彭先是给他发了支烟,然后又端详了他一阵说:“某某,你莫叹啊!你这一世负担蛮重,这事,你要比我要多做一些哦!”老李笑了笑:“我负担个屌,我而今有一餐吃一餐,等两个女嫁,我还会帮姑丈(女婿)赚家产?”老彭吸了口烟说:“你屋里的这点香火不会断啊!你注定有个儿子!要把你骨头累弯”老李说话比较糙,但性格比较温和,只是苦笑:“是有啊!五个月的啊!”老彭又说:“不是,还有一个!”老李发了支烟给老彭说:“这要是在古代,能讨两个老婆就真可能会有,在我老婆面前莫说,莫吓着她!”老彭摇了摇头:“好,你不相信,你记住我说的,你老婆是只会讨一个,儿子肯定也会有一个!”

      老李一点都没往这方面想了,也没在意。

      十几年后,奇迹出现了。他大女儿读高二时,他老婆还真又怀孕了,一生,还真是一个儿子。这事在我们那传为奇谈,结扎这么多年还能生儿子,实在不可思议。要说是当年医生做了手脚,为什么又要等十几年后才生呢?

      老彭那时还在,老李特意买了烟酒去感谢,老彭只是笑笑说:“命里有的,别人怎么都抢不走的!”

      二、再讲讲老彭医药方面的故事吧。

      鲁迅就曾经批评说中医“巫医不分”。老彭给人治病,就带了几分巫术在其中,显得比较神秘。

      有一次,我有一个远房的亲戚来我家办事(和我爸),在路上遇到老彭,就发烟寒暄了几句,然后就各自忙去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老彭特意到我家——没事他不喜欢串门。我爸和他聊了很久,他才不经意地问了我爸一句说:“那天在路上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你什么人哦?”我爸说是我家一个亲戚。老彭哦了一声,然后就没说话,不停地吹着刚添水的茶,迟疑了很久才又开口:“你没和他合伙做什么事吧?”我爸很奇怪,就回答说:“没有,有什么问题么?”老彭掏出烟,发了一支给我爸,自己也点上说:“你千万莫跟他合伙做什么了,他好日子过到头了,还有十年大磨难哦!”我爸和老彭亦师亦友,就对他讲:“他这个人,人蛮好啊,大方又讲义气,怕不会吧!”老彭摇摇头说:“唉!你莫不信不久了,会有见证的!”我爸对老彭是很信服的,听他这么讲,心里隐隐有点为我那亲戚担忧,就又问:“有没有办法化解一下,他年纪还不大哦!”老彭顿了顿说:“命这事,注定了!而今他脸上已经挂牌了,不是遇到大贵人,他怕是逃不脱这一关!”

      我爸于是以走亲戚为名,跑到我那亲戚家,聊天的时候,特意提醒他说:“某某,今年你做事要稳妥着来哦!”

      这年年底,我那亲戚扛了一小段木头下楼梯(他在工地做事),脚下踩空了一级,人正面摔了下去,肩上的木头正好砸在脖子上,整个人瞬间不能动弹了,工地和家里人连夜把他送到了南昌的大医院。我爸听到消息,连夜去找老彭,老彭对我爸说:“命是保得住,这个你放心。他磨难还没受完,没有十年不会走!不管他到哪治,最多能扶着凳在地上爬了——而今有轮椅,过两年,自己用手还能坐在上面走走,上岭(上坡)是上不得。”

      结果果然如此——中枢神经受损,按现在的医学条件,是治不好的。

      我那亲戚很聪明,也很有本事。学什么会什么,砌墙没拜过师,却砌得比一般的大师傅还好。性子也比较急。遇到这样的惨事,自然接受不了,每天躺在床上,想的就是怎么去死——对于一个全身瘫痪的人,自杀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啊!

      还好,他家有点资产,妻子也不离不弃,日子还是过得下的。再加上当地有个基督教堂,经常有教友上门传教,几年下来,心境也渐渐平和了。儿女也大了,能出去赚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他对生又燃起了热情,一听说有什么康复方法,就积极去试。

      第十年的时候(出事算起),我爸在家闲聊时还说:“某某遭了这么久的磨难,这一次怕趟得过去吧!”这时,我那亲戚能吃能睡,也习惯了躺在床上的日子,能够看看电视,听听广播自娱自乐。

      可是不久后,我家就接到了报丧的电话——白天还好好的,晚上他老婆还陪他看了电视,也没什么异常。第二天他老婆起床去他房间看他,发现他已经去了,至于什么时候走的,没有人知道。

      这个故事,要不是发生在我身边,我会觉得有点奇幻,但它偏偏就是这样发生的。

      之所以把他放在老彭医药方面的故事里,是我觉得老彭有句话很有道理:再好的医师,都只能治命中注定的痛,真正要收命的病,谁都没办法。

      三、讲讲他治内伤的故事。

      这个故事和灵异并没有太大的联系,但既然写到老彭,不讲讲他治内伤的故事,不足以反映他的本事。

      我们那有种“点穴”的功夫,在一天的某一个时刻,用手轻轻拍一下或捏一下身上某个穴位(应该有特定的手法),就会给人体造成极大的伤害——先是浑身没劲,接下来就是某一部分开始萎缩,最后人慢慢因为虚弱而死(一两年时间)。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种“点穴”的手法太笨了,但我却认为这恰恰是民间武术的极致。了解点武术的人大概都知道,一个练某种拳术棍术之类的人,即便已经练得不错了,但和刚从部队退役下来的人(不是在部队混日子的)比试,是很难占到便宜的。为什么呢?因为部队出身的人,练的都是“杀招”,以凭硬功夫置人死地为目标,而民间武术,多以把人打倒服输为宗旨。就如太极拳之类的,可能很容易把人摔出很远,但对对方造成的伤害不大,爬起来可以再打。而武警的擒拿,只要一招得手,对方非伤即残,力道到了的话,很容易让对手丧命。部队是训练光明正大杀人的本事,究“力”,民间武术,是训练打人的本事,讲究“技”。

      武侠小说电影里的大侠,一天杀八个十个人一点事没有,现实生活中,别说杀人,就是打残一个人,会有多大麻烦?而我们那的“点穴”功夫,似乎非常完美的解决了杀人与律法之间的矛盾,放倒之后,你再不服,那就下杀手了。别说古代,就是现在依靠“X光”“CT”之类的先进仪器,也找不到证据。你去检查,各种脏器功能指标都正常,人却眼睁睁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可能很多人会认为这太玄乎,但我是相信的,因为我们那还是有比较多的例子的——虽然我不能用科学知识理解或解释。

      我们那有个人,以前职业是“牛牙人”,所谓“牛牙人”,就是“相牛”,然后做买卖中间人,一方面,要忽悠卖家,说你的牛如何如何不行,另一方面,又要迷惑买家,这牛如何如何好,靠一张嘴,吃两头差价。在机械化以前,牛是农村家庭重要的财产,“牛牙人”还是一个比较吃香的职业。

      这一行时间做久了,难免要得罪人。这个人本来身体很健壮,但有一年冬天,每天都觉得很累,手脚没力,到后来洗澡提桶水都吃力,路走远了点都喘不过气。去医院检查,又查不出问题,换了几家医院,结果大不相同,有医生说他根本没病,要加强营养,有医生说他这病没得治。

      他是通过我家的一个亲戚知道老彭的。然后要我爸带他去找老彭。

      老彭招待了他和我爸,但绝口不提治病的事。我爸就站出来说:“老彭,你看我这亲戚是哪有毛病啊?”老彭只是摇头:“我哪看得出什么毛病?而今医学发达,这要去医院看!”那人心里着急,但也只能对老彭讲:“彭师傅,不管能不能治,你都帮我治一下看哦!”但不管怎么说,老彭就是推辞。

      那人也只能说声以后再上门走走,失望地告辞了。

      过了几天,老彭叫人捎口信要我爸去他家坐坐。一到他家,老彭就问:“那天那人到底是你什么亲戚?”我爸就如实说了,老彭沉默了一阵说:“他这个人,心肠是不坏,坏就坏在做牙人,损了德。他这是被人下了手(点穴),而今他还能走,不治,要不了多久,就要卧床了!”我爸开导他说:“老彭,三教九流,总要人去做,牛牙人说起来是两头吃,但人家靠这门艺吃饭,也没错啊!听说,这个人心不狠呐。”老彭这才有点松动了,说:“心狠的人我是肯定不会治的,他上了门,我们就帮他治一下吧!”

      那个“牛牙人”也是没办法,过了些日子,又带了东西,央求我家亲戚陪他去求老彭。

      老彭这回没拒绝,先把那人是什么症状,哪个部位会隐隐作痛,手提到什么部位会有怎样的痛楚感等一一说了,那人连连点头,说一点都没错。于是老彭帮他推拿了一番,又到山上挖了些药让他带回家(捣碎了的),并交代说:“等药用完,某个地方会痛一些日子,不要紧,不用你麻烦再来找我!”并要他把带来的东西全带回去,不然 就要把药收回——他就是这样的性格,要么不治,治了绝对不会收钱或礼品。事后,他对我爸说:“那些药里,我少放了一味,让他痛几天,晓得不再去害人!”

      那人就服了那几服药,身体就复原了。以后每年农忙,必定带他老婆到老彭家帮忙,一直到收完稻子才回家。

      网上关于中医是民族瑰宝还是垃圾,有很多争论。我见过老彭治病,很多去医院要花一两千元,并被注射大量抗生素的病,他只要几服草药就很容易的治好了。我不是宣扬中医如何如何神奇,只是觉得,民间还是有很多珍贵的药方 ,是值得去继承和研究的。不过,如果*没有想出合理的办法解决“非法行医”与真正“救死扶伤”的民间郎中区别的问题,中医走向没落消亡,似乎是必然的。

      老彭这人,在我们那巴掌大的地方,都并不起眼。但当你真正和他接触,就会觉得他的本事和人品,近乎“道”了。一生起落很大,年少富贵,然后潦倒,性格淡然,谨小慎微,不轻易显露,死后寂寂,实在可惜。

      (本文由lingyishijie.com节选自天涯论坛/作者“旷野孤行客”/转载请注明出处!)

      陕西省·咸阳市
    • 5
    • 0
    • 0
    •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