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打小我就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调皮捣蛋打架斗殴那是常事。终于在十七岁那年,我因为故意伤害致死进了看守所。

    看守所每天都要值夜班,有一天晚上一点左右,我隔着放风口看到了外边被我们打死的那个人,我心中没有一丝恐惧,反而无聊的叫他过来,他就离我两米左右,看着我也没有任何动作,一会就消失了,想想我那时是不是在看守所这种封闭的环境给呆的出现了幻觉。

    再说一个,是在看守所广为流传的一个事,13号监室!

    说是干警每天晚上都要去监区的最里边打卡,证明自己在岗。路过13号监室的时候,一个嫌疑人伸出碗来要水喝。干警说,等着。就回办公室准备给他倒水去。回到办公室干警突然想起来,13号监室因某种原因并没有关押任何嫌疑人。吓得立马跑去武警支队借了狼狗放到了监区走廊。后来这个干警被调到交警支队去了。

    陕西省·咸阳市
  • 2
  • 0
  • 0
  • 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