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碟仙、祭桥、诡异的车祸”,讲讲我身边发生的那些灵异事件

      死亡

       

      很多人说如果一个人被死人盯着,那这个人不出几年肯定也会丧命的。以前我不太相信这话,因为死人怎么可能盯着人呢?但现在我相信了,虽然可能大有巧合在里面,但我还是相信。

       

      事情要追溯到我外公死的那年。我外公逝世的当天,家里人都围在他身边照顾他,到晚上快不行的时候,家里所有的人都围在他床前。

      当时我妈站在我外公床头(头顶后面),我其他人都站在床边,依次排开,我大舅妈站在我外公脚边上。当时我外公要跟我妈说话,于是我妈挪了个位站到了我外公旁边,而站在我外公脚边上的大舅妈却“大老远地”走过来,站到了我妈之前站站的位置,即我外公头顶后面。

       

      大家都抽泣着听我外公说话,当我外公快不行的时候都还没来得及抢救就去世了。我外公去世的时候没有合眼,眼珠往上翻,当静止不动的时候,眼珠正好对着我大舅妈,从各个方位看都感觉他是在盯着我大舅妈看。

       

      可能真的是无巧不成书吧,我大舅妈第二年就去世了,其实她只是动一个很小的手术“胆结石”,可就是这个小手术要了她的命。当时动手术,为了省钱,她没有去大医院,而是去了她妹所在的一所小医院,由于手术后没作好彻底的清洁引起坏血症。。。

       

      鬼节

       

      这件事发生在我大舅妈去事后的第二年的鬼节。

       

      我不知道大家所在的各地有没有鬼节请自家往生的人回家过节的习俗,反正我家乡有。那年又到鬼节了,家里决定把三位往生的人都请回来过节,宴席就摆在我外公外婆家。

       

      先插入一段小说明,我大舅舅跟我外公外婆的关系似乎很一般,那时年纪小,所以也搞不懂,只知道我大舅妈生前很少去探望我外公外婆,就算去了也是一声不吭的。

      更绝的是那年到我外公家过年,我下楼时跟她擦肩而过,我还叫了声大舅妈,她居然跟没听见一样,等我回到家我才知道,她根本就不认识我了。。。狂晕。

       

      转入正题。既然决定了要三位一起请,第一件事就是摆灵位了。当时设计的方案是把三位的灵位并排放,从左至右依次是我外公、外婆、大舅妈(以左为尊嘛)。

      到了傍晚,家里一大帮人都跑到楼下附近的一个水塘边去接他们回家,家里就只剩两个人在厨房做饭。

       

      当我们一帮人接到他们(在我家乡只要到一个地方烧掉装好纸钱写好名字的信封包,然后给烧给纸钱给冥府给引路的鬼官就能接到往生的亲人)回到家,刚一开门的一刹那,我大舅妈的灵位“叭”地一下倒了。大家也没在意,心想可能是开门带动的风把灵位吹倒了。

       

      于是我满姨就过去扶起灵牌。可当我满姨刚一转身,“叭”地一声,我大舅妈的灵位又倒了,就这样反反复复了几次,一屋子人都呆了。

       

      这时我大姨就在家里说:“爸爸妈妈,你们莫怪,一家人难得团聚啊!”说完她就走过去扶灵牌,可手刚一松,灵牌又倒了。这下我大姨慌了,边把灵牌往二老的灵位后面放。

      一边说:“爸爸妈妈,你们莫生气,把大嫂的灵牌放你们的牌边是我们的不对,我把她往后面放,一会给您二老斟酒,你们就消消气吧!”事情就是这么奇怪,灵牌一摆到后面就再也没倒过。

       

      接下来就是请他们吃饭了。(按我家乡的习俗是要先让往生的亲人吃,待他们吃完后,就请他们在旁边吃水果小食休息,而其他人就吃之前给往生亲人“吃”过的饭菜,说这样能保佑家人。)

      家里吃饭的桌是正方形的,所以在正对着灵位的下方是给我外公安排的座,而此位的左手边是外婆的,右手边就是大舅妈的了。这一段时间从表面上看来都是平安无事的。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们一大帮人又去到接他们的水塘边送客(与接的方式差不多)。然后回到家里。夜深了,亲戚们都三三两两回了家。

      而自从我外公外婆去世后,他们的房子就是我满姨住着。那天我满姨父出差了不在家,就剩我满姨一个人。她说一个人害怕,我大姨就留下来陪她。

       

      到了半夜,我满姨被一陈杂音吵醒了,仔细一听,声音来自厨房,是摔碗的声音。

      满姨叫醒我大姨,两人壮着胆子走到厨房把灯一开,声音马上就消失了。二人一看,碗柜的门是开着的。我大姨心想可能是收拾完碗筷后就没关柜门,于是就顺手把柜门关了。

       

      二人一看没什么就回房间睡了。刚睡下不久,厨房又传来了一阵摔碗的声音,两个姨对望一眼,战战兢兢地走到厨房开灯一看。这一下把两人吓得魂都快没了,因为刚刚关上并拴好了的柜门大敞着。。。

       

      两个姨开始哭了,我大姨边哭边说:“爸爸妈妈,您二老是不是今天气得都没吃饭啊,实在是对不起。

       

      您二老别生气,明天我们再单独接您二老回来好不?只是今晚您二老别再吓我们了,明天我俩给您二老多烧点钱好吗?”说完我大姨把柜门重新关上,两人回到房里,一宿未睡,当然这一宿也没再闹什么怪事。

       

      第二天,兑现承诺,我们又单独把二老请回了家。。。

       

      挑灯笼的女人

       

      这件事是我妈告诉我的,发生在我爸妈谈恋爱的时候。

       

      在俺父母谈恋爱的年代正是大批的青年都下放到农村的时候,这想这事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很多人的父母都经历都这三下乡的年代。我爸和我妈就是在下乡的时候认识的。

       

      当时他俩在同一个乡,当住的地方还是有一段距离,拒我妈说,从她住的地方到我爸那要经过一片油菜田,在田地的尽头,有一棵大樟树,这一段路是必经的。

       

      谈恋爱期间,很多男人都会大献殷勤的,我爸也不例外。那天我爸约我妈去他朋友家玩,其实他朋友就住在他隔壁,为了表现,我爸特意跑去接我妈。

       

      老爸带着老妈往他朋友家进军了,当时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天已经慢慢黑了。在经过那片油菜田的时候,我妈突然看到尽头的那棵樟树下有一个白裙飘飘的女人。

      一头长发披散在肩上,手上还提着个灯笼。我妈心里咯噔一下,这种年代了,哪还有人打灯笼啊。

       

      于是我妈一把抱住了我爸的胳膊,提高了警惕。我爸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啊,突然有美人主动入怀,估计他心里都爽歪了。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谈恋爱,别说抱胳膊,就连拉拉手都够欣喜一阵了。一路上我爸都乐呵呵的,相反,我妈是一脸的警惕。

       

      当他们走到那棵樟树下,我爸突然身子一歪往樟树方向倒去。好在我妈一直都警惕里,立马大力拽着我爸,硬把我爸拉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两人爬起来定睛一看,就在樟树边有一个直径大概1米左右的大坑,估计洞不浅,因为凭肉眼看不到底。

       

      我爸一脸地惊讶说:“我刚去接你的时候这都没坑的!!!”我妈一听,拉着我爸就狂奔,一直跑到目的地,我妈才把之前看到的跟我爸说了。。。

       

      当天晚上我妈没回家,住在我爸隔壁的一女知青家。

       

      第二天早上,我爸送我妈回家,到那樟树下一看,两人都倒抽一口冷气,这根本就没有坑,平平整整的地面连个老鼠洞都没有。。。

       

      碟仙

      这段碟仙的故事发生在我男朋友身上。

      我男朋友在上大学的时候(好象大学生对此类游戏特别乐此不疲),他们宿舍四个人计划好晚上请碟仙,于是当天晚上,待宿舍熄灯后,他们四个人把蜡烛和小碟子之类的道具全都摆好,还用床单把窗子遮住(不让宿舍管理老师发现烛光),围着桌子等12点。

      等待的过程是很难熬的,好不容易看着手表三根针全指向十二点,四个人点好蜡烛开始请碟仙。

      他们那晚请碟仙似乎并不怎么顺利,请了差不多十分钟小碟子才开始移动。小碟子一动,他们四个人可兴奋了,开始争先恐后地问问题(估计当时的碟仙都被他们闹晕了)。

       

      经过询问,知道他们请到的碟仙是宋朝的,大家问的基本上就是自己以后的前途会怎么样之类的问题,突然,他们中的一个男孩问道:“你是怎么死的?有怨情吗?”

      话音刚落,一阵“咔。。。咔。。。”声从窗户边传来,紧接着“哐”地一声,就听到一阵玻璃片落地的声音。大家脸色一沉,在无言中达成共识,开始送碟仙。但碟仙似乎还意犹味尽,一个劲地疯转,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折腾了近十分钟还没有要走的迹象。

       

      风从碎玻璃的窗口鼓入,吹得床单“呼呼”作响,桌角的烛焰也随风摇曳的,空中弥漫着诡异的气味。四个大小伙急得满头大汗,又着急又害怕,开始有点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就在这时碟子瞬间静止。紧接着,门口传来宿舍管理老师的责骂声:“搞什么啊,这么晚还点蜡烛!!!”四个人赶紧吹灭蜡烛。

       

      待老师走远后,四人跑到窗边,面对散落一地的玻璃,面面相觑。把床单拿下来一看,三扇窗最上面的玻璃全没了。。。

       

      三滴血

      这件事我无法向各位保证真实度,因为不是我亲身经历,也不是亲身经历的人向我口述的,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转述给我的。

      只是这件事当时在全校闹得沸沸扬扬,学校里还安排了几个老师和学生会的几个干部以及学校保安在宿舍楼下打地铺守了一个星期夜。

      故事的地点是学校食堂后那栋三层楼的女生宿舍。那天中午,303宿舍的8个女生吃过午饭后回到宿舍,叽喳了一番后,大家都准备睡午觉了。

       

      小敏在铺床的时候突然发现桌单中间有三滴红色印迹,呈等边三角形排列,印迹还尚未干透,于是她伸手摸了摸,感觉有点粘粘的,把手凑近鼻子一闻,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小敏眉头一皱,开始骂咧开了:“这谁啊!这么缺德,把血弄到人家床上了吭都不吭一声。还把自己当艺术家啊,弄个等边三角形!”小敏素来以泼辣著称,所以其他女生都没吭气。

       

      小敏嘴里还在继续嘟囔,突闻旁边铺位的女生“咦”了一声,“我床上也有哦,太缺德了吧!”这两个睡下铺的女生床上都有,另两个下铺赶紧检视自己床上,紧接着这两个女生也骂开了:“这人也太恶心了吧,每人床上都弄三点!我们学校又没美术专业,在这来显摆什么艺术天分啊!”顿时宿舍咒骂声连天。

      睡上床的燕子还在庆幸自己当时选铺位时的英明决策,正掀开被子准备躺下,眼角却瞥到床单中间隐约有红色闪过,定睛一看,“不是吧,我床上也有哦!”

       

      燕子的埋怨声脱口而出。另外三个睡上铺的女生一听,赶紧检查自己的床铺。“啊!我床上也有!”随着三声尖叫声起,八个女生跳下床来凑到一起,向八个床铺审视。

       

      这才发现,每个人的床单中间都有三滴尚未干透的血迹,形状大小几乎一模一样,都呈等边三角形排列。“啊~~~~~~~~~~~~~”顿时,尖叫声响彻了整栋宿舍。

      这八个女生吓得全都跑出宿舍,她们的惊叫声引起了其他宿舍的注意,全都凑了过来,引起好大一阵骚乱。校长都惊动了。

      晚上这八个女生死活不肯睡在宿舍,全都挤到其他宿舍去睡了,而整栋楼都陷入恐怖氛围,闹到半夜都还沸沸扬扬。

       

      学校领导安排好守夜人员后,对那些女生边哄边下保证才让她们稍稍安静下来。随后的一个星期,整栋楼都彻夜明灯。

      夜半敲门声

      这件事发生在俺家,是我妈亲历的,我向我爸求证过,证明属实。

      当年我家还住在小平房,我外婆还在人世,只是身体不太好,老往医院跑。

      那天半夜三点多,我妈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敲门声很有节奏,三下一顿。我妈推醒沉睡中的老爸,叫他去开门。我爸竖起耳朵一声,敲门声来在持续地传来。

       

      俺爸老大的不情愿:“谁啊,大半夜的,有事明天再说不行啊!”嘴里一边嘟囔一边打开门。门外静悄悄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哪个兔崽子,大半夜的搞恶作剧!”他一边咒骂一边返回床上。

       

      刚躺下没五分钟,敲门声又响起来。“谁啊!!!有事明天再说!!!”我爸怒吼道。

      但他没有下床,想让门外的人知难而退。只是敲门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敲门声持续不断。我爸顿时火冒三丈,跳下床冲到门口,猛的打开门,同时国骂脱口而出。

       

      下一句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被我爸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因为门外根本就没人,我爸还特意出门四周看了看,方圆100米内都没人。

      我爸若有所思地关上门,回到房里,躺下来把情况跟我妈说,这又是十分钟不到的功夫,“笃笃”声又从门上传来。

       

      这会家里的气氛由愤怒转为了不安,我爸心怀忐忑地到门口开门一看,黑暗依旧,一点人来过的气息都没有。

       

      我妈待我爸躺下后,一脸担心地对我爸说:“不会是我妈出事了吧!”我爸想了想,摇摇头:“应该不会吧,妈没到过我们家啊!”(解释一下,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亲人在生前没有到过这个人家,那逝世后是不会到这户人家的,因为不识路)

      过了大概十分钟,没有任何异样,他二人才各自抱着心事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妈放心不下,请了假买了车票就直奔我外公外婆家(不在同一城市)。

      一进家门就碰到我大姨,我大姨拉着我妈就往医院跑,说:“妈昨晚进医院了,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

      还有啊,我昨晚做梦,梦到妈非得要我带她去你家,她说她想见见你,但不识路,我就带她去了。”

       

      我妈一听,冒了一身冷汗,把前晚家里发生的事告诉我大姨,两人随即往医院狂奔。

      进到医院后找到我小姨,我小姨一脸倦容的说:“现在没事了,昨晚从三点半左右开始抢救,差不多快四点了才救过来,现在脱离危险期了。”

      亲密接触

      这件事是故事的主角的奶奶告诉我的,在事发的时候我见过这个小女孩,可信度95%。

      上中学时,我去学校都必经我三婶娘家门前的那条路,我跟三婶娘家人也就自然熟络了。

      我三婶的侄女园园是个可怜人,五岁那年妈妈就去世了,爸爸又忙得没时间照顾她,所以她一直都跟奶奶(我三婶的妈妈)住在一起。事情发生在园园妈妈去世两年后。

      那天早上,园园奶奶准备叫小园园起床,走进园园房间,发现园园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她就站在门口叫园园赶紧洗漱,转身就去准备早餐了。

       

      待她准备好早餐叫园园时,发现园园居然还坐在床动纹丝未动。她走过去拉园园边往外走边说:“快点,要迟到啦!”

      她这一拉就感觉园园手冰冰的,而自己好象拉着一个毫无意识的人在走一样,回过头一看,发现园园微微低着头,找不到一丝往日的活泼。

       

      园园奶奶弯下身仔细一瞧,发现园园眼睛直直地盯着地面,眼珠一动不动。这下把她吓坏了,连忙推推园园:“园园,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啊?”

       

      园园没有给她丝毫回应,急得园园奶奶不知所措。叫了好半天都见园园没反应,于是就先给学校挂了个电话帮园园请了一天假,准备上午带园园去医院。

      正当奶奶拉着园园出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园园嘟囔了两声。

      “什么?你再说一遍!”奶奶连忙问道。

      “妈妈。。。妈妈。。。”奶奶竖着耳朵,总算听明白了园园含糊的口音。

      “妈妈怎么啦?你是不是想妈妈啦?”奶奶轻声问道。

      “妈妈。。。妈妈抱。。。抱。。。妈妈抱。。。”

      园园口齿不清地重复着。“你这丫头是不是烧糊涂啦?”奶奶边说边伸头摸摸园园的额头,手顺势往园园身上脖子上胳肢窝下摸了摸,眉头一皱,“这么热的天你身上怎么这么冰啊,冷不冷?”“妈妈。。。妈妈抱。。。”

      到医院后,医生没有得出任何实质性的结束,只说让孩子好好休息,可能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伤了风。。。

      回到家后,奶奶让园园坐在椅子上,自己给园园张罗午餐了。午饭做好了,可园园怎么都不吃,只是坐在那微低着头,嘴里一直轻轻地重复着“妈妈。。。妈妈抱。。。”

      这可把奶奶急得一筹莫展。园园的异样引起了邻居们的注意,大家都围着园园议论纷纷。

      下午我去学校上学时路过她家门口,看到园园微低着头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目光呆滞,旁边围了一圈人。我叫了好几声她都没应,就听她重复着“妈妈。。。妈妈抱。。。”

       

      这可让我好生奇怪,因为园园平时跟我很亲的,老远见到我就会冲过来要我抱。奶奶站在旁边把事情告诉我,说从早上起来就这样。

      我侧耳听了一下大家的议论,人多嘴杂,条理实在是很不清晰,只大概听出意思是说小园园撞邪了。

      大家高谈阔论了一翻,隔壁家的刘奶奶作总结性发言了(刘奶奶当时都快80的人了,大家都很尊重她):“娟子(园园奶奶的名),这事可能跟园园妈妈有关,可能是她昨晚来看园园了,只怕还摸了园园。你赶紧给园园她妈烧点钱纸,请她离开吧!”

      “是啊是啊!一会我去帮你买纸钱吧!”“对啊,事不宜迟。。。”“。。。。。。”旁边的人都应和道。园园奶奶一听觉得刘奶奶说得也靠谱,就同意了。

      下午我放学回家时,见到园园奶奶在家门口烧着纸钱,我也就不便上前打扰了。

      第二天中午去学校经过她家门口时没见到园园,奶奶告诉我说园园去学校了。头天晚上烧园纸钱后,园园还是没有任何好转,一直折腾到很晚估计园园是累了才躺下睡了。

       

      今天早上一大早就听到园园大哭:“妈妈!不要走!我要妈妈!”奶奶安抚了园园好久才让小妮子安静下来,这才问明白事情缘由。。。

      前天晚上,园园梦到她妈妈回来了,对她说:“园园,妈妈好想你!妈妈一个人那孤单啊!可是妈妈又不能带你走!”“为什么?我要跟妈妈走!”园园哭喊着。“园园听话,妈妈有事情要忙,不能带你走的!妈妈明天在这陪你一天好不好!来!让妈妈抱抱。。。”

       

      园园扑到了妈妈的怀里。第二天白天一整天,园园都说她跟妈妈在一起,玩得可开心了,到晚上妈妈还跟她讲故事,可天快这的时候妈妈就说要走:“园园,妈妈不能在这陪你了,你要听奶奶话!妈妈会想你的!”

      园园拉着妈妈不让,可是妈妈狠心地甩开她的手扭头就走,一下子就消失了。园园大哭起来:“妈妈!不要走!我要妈妈!”

      棺材

      这件事出自一个棺材店严老板,当时还闹得满城风云,每个角落都在讨论棺材店里发生的事。现在我把我所知道的记下来。

      此事要从一起车祸说起。那天中午,我家乡出了一起很惨的车祸,一对年轻情侣骑着摩托车在路上飞驰时被一辆卡车撞了,充当驾驶员的男孩撞到头部,当场暴毙。

      坐后座的女生被摩托车甩下来后被卡车后轮拦腰碾过,连内脏都挤压了出来,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去世了。

      两家人悲痛万分,都想不到两人婚期在即的时候发生此等惨事。两家的长辈在医院一商量,决定将二人的葬礼合到一起办,于是,两家人一起去棺材店买棺材。

      在我家乡有一条窄窄的古街,市里仅有的几家棺材店都集中在那。两家一路看来都没挑到满意的棺材,最终来到了严老板的店。

       

      严老板的店不算大,里面屋里整齐地摆了七八架棺材,因为棺材店生意并不是很好,有很多讲究的老人家都会提前就要量身定做,所以存货不是很多。

      两家长辈在严老板店子挑中了两副棺材,严老板跟在后面一看到他们选中的棺材,“嗵”地一声就跌坐在地上,混身发抖。

      两家长辈好生奇怪,加上心中悲痛,一见老板这副架势,顿时怒火心生,“我们买棺材,你吓成这样,这算什么事啊!”男生的爸爸悲愤地说道。

      “见鬼了。。。真的见。。。见鬼了!”严老板从地早爬起来,一边踉跄着往店门口走,一边口无伦次的说道。

      双方家长一听,觉得事有蹊跷,便跟着出来,待严老板情绪稳定下来后,这才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

      头天晚上店里的伙计家里有事,等把店里收拾好后便回家了,于是严老板自己留在店里守夜。到了半夜,严老板被一阵“咔叽。。。咔叽。。。”的声音吵醒了,他竖起耳朵一听,声音是从那间摆棺材的屋里传来的,他爬起来边往那屋里走,一边想:“改天得买只猫才行,这老鼠起来越多了。”走进屋里把灯打开一看,只见两个黑影分别往两个角落窜去。

       

      “哇,这鼠还真够大的,都快成鼠精了!”他口里边念叨着,一边往屋里其他地方巡视。“这个王八蛋(指的他店里的伙计),都说要他走之前一定要把棺材盖盖好了!真是的!”

       

      嘴里一边骂咧着,一边把两个微开着的棺材盖盖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异样后,他关掉灯回房里睡了。刚躺下不到十分钟,棺材屋里又传来一阵“吱。。。吱。。。吱”的嘈杂声。

       

      “哎!这老鼠越来越猖獗了!看来明天就得买猫了!”他心里想着,但没有起身的意头。正当他准备拉起被子蒙头大睡的时候,突然,“砰!砰!”两声从棺材屋里传来。

       

      “坏了!有贼!”他腾地一下跳下床,操子枕头边的刀子就往棺材屋冲去。他刚出自己的房门,就看到两道黑影从棺材屋门口闪过。“别跑!”别说边把手中的刀丢过去。“咣啷。。。”

       

      刀掉在了地上,黑影已经无影无踪。“他妈的,什么世道!棺材都偷!”一边怒骂着一边进棺材屋打开灯,只见两个棺材盖掉在地上。他仔细一回想,正是之前没好的两棺材。

       

      “妈的,看来之前就是这两贼了!蠢得死,没见过偷棺材还要先开盖的,怕是活得不耐烦了吧!”他气呼呼地骂着。

       

      心想这棺材盖挺沉,一个人是抬不起来的,就没理他,关了灯带上门出来。

      由于以前从来没听过会有人偷棺材,所以这屋的门从来都是随便地搭个门栓不上锁的,经过这一闹腾,怕两贼又跑回来,所以回房找了把锁把门给锁上,第二天一早等伙计一来上班,两人才合力把两棺材盖盖好!

      现在两家人选好两口棺材,刚才定睛一看,严老板脑子“嗡”地一声炸开了,顿时头皮发麻,因为这两口棺材正是头天夜里被开了盖的那两口。。。。。。

       

      事情发生在我上中专一年级时,地点是我们宿舍。那天上午惠因为感冒头痛,下第二节时跟老师请了个假就回宿舍睡觉了。

       

      中午一下课,我跟潇子就直奔宿舍,想看看惠好点没有。刚到宿舍门口还没开门,我跟潇子就听内宿舍内传来一阵“吱。。。吱。。。吱”的床板被剧烈挤压摇晃的声音。

      还偶尔夹杂着“当。。。当。。。当”的床与床之间铁杆碰撞的声音。我跟潇子对看一眼,推门往里走,就在门推开的一瞬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我跟潇子一边往惠床边走去,只见她把被子蒙着头。我一边大声笑着说:“惠,你干嘛呀,拆床呢?”

      话音刚落,惠哗地一下掀开被子,蹦下床,冲到我怀里,抱着我“哇”地一声就哭起来。这一举动把我给怔住了,抱着她弱小的身子还能感觉到她的瑟瑟发抖。

      “惠,你怎么啦!别怕!是不是还头痛得厉害啊?”我着急地问道。潇子站在我旁边,一边拍着惠的背,也关怀道:“是啊,惠子!什么事你跟我们说啊!”

      “鬼。。。鬼。。。有鬼。。。”惠紧紧地抱着我,一边抽泣一边口齿不清地说。

      “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啊,你做恶梦了吧!”我安抚着她。“好了,别哭了,喝口水!”我边说边接过潇子递过来的水杯。

      过了好一会,其他舍友都陆陆续续回来了,惠也慢慢平静了下来,道出了原委。

      上午惠回到宿舍后,铺好床就钻进被子里睡下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晴子的上铺传来一阵“吱。。。吱。。。吱。。。”床板晃动声。她以为是晴子也回来了。

      闭着眼就脱口问了出来,但半天也没听到晴子吭声,那连床板摇晃声也没见停。

       

      她觉得奇怪,睁开眼探出身子望向晴子床铺方向,可一个人也没有,但只见那套上下床左右摇晃着,时不时还传来与隔壁床撞击的声音。

       

      惠吓得“啊~”地一声叫出来,又不敢往外冲,因为冲出宿舍就要因过那个怪异的房铺,于是她一把将被子蒙住头,在这阵持续不停的怪声中颤抖着,直到我和潇子回来。。。

      我一听,腰杆一阵僵硬,想起之前在门口听到的那阵杂音,抬眼望了望潇子,只见她也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当天下午,晴子就回家住了,再也没回到那张床上睡过。

        

      PS地图:宿舍一进门左手边有三套上下铺一字排开,右边经过一排箱子架排列着两套上下铺。晴子睡在进门左手边的第一个下铺,她的上铺没人睡,摆了一些舍友们的杂物。惠是进门左手边最里面的下铺。

       

      樟树林

        

      这件事还是发生在我中专的时候。学校图书馆有六层高,下面三层是藏书室,楼上三层是教室,一年级新生的教室就在这栋楼。

       

      图书馆前有一片很大的樟树林,树林中有一条石砌的小道是从图书馆回宿舍的捷径,否则就要弯挺远的路绕过这片樟树林上大道回宿舍。

      那时刚进学校,晚上下晚自习后,我跟星子一起回宿舍。那晚星星月亮全跷班的,估摸着要下雨,我俩直接钻进了那片樟树林,还有很多一年级的新生都一起穿梭在樟树林中。

       

      那天晚上奇了怪了,走在这片林子里的好些学生都不停地打踉跄,都连跟我走在一起的星子好几次都差点摔趴下。

      我一肚子纳闷,有两次为了拉她,自己还差点被她拉趴下,怪嗔道:“星子,你不是缺钙缺到这地步吧!”

       

      “你才缺钙呢!”星子愤愤地回道:“这破学校,都不舍得花钱把这条路修好一点,那么多坑坑洼洼,还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横在路中间,想摔死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啊!”

       

      “得了吧你!拉X不出怪XX!这路挺平坦的啊!”我推了推她。她掐了我一把:“怕我摔不死啊,还推我!”正说着,就听她“啊~”的一声。

      眼见她就要跟地面零距离接触了,我赶忙伸手拉她,结果只是拉得她由正面着地改成了侧面着地,我也顺势倒在了她身上。

       

      “死胖子,该减肥了!”我边爬起来边嚷嚷。“哪个王八蛋绊我脚啊!!!”她边爬起来边望向我们后方怒吼,把我们身后那个小姑娘吓得花容失色:“我没有啊~~~~

      我刚走过来的!”“你胡说!!!”星子正想发飙,我连忙捂住她的嘴,示意那小姑娘快点走!

       

      “别发神经了,人家真的刚走过来的!”我边松手边说。“不可能的,我刚明明是有人从背后绊了我一脚,我才摔下来的!”星子冲我吼着!

       

      我一听,觉得状况似乎有点不对,因为一路发我都没有脚步不稳过,但我注意过路上好些人都几乎摔跤,之前星子又说地面不平,可我一路走来都觉得路平平坦坦的。

      心里越想越不对劲,拉起星子就狂奔出那片樟树林,搞得星子一头雾水。

      第二天早自习,我跟潇子去教室的路上,我刻意留意了一下,樟树林中的整条小路平平坦坦,根本就没有坑也没有拦路的障碍,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后来我跟学校学生会主席混熟后,她告诉我这片樟树林很邪的,并告诫我晚上不要穿梭这片樟树林,因为会被一些脏东西绊脚,甚至是用手拉着脚让人摔倒。

      我一听就与星子当时的情况一对照,八九不离十就是这些东西在作怪了。

      两个月后,所有一年级的学生晚上宁愿绕远路都不穿越这片林子,因为经常会听到有学生说在林子里被人拉住脚或被绊倒。每年有新生入校的前两个月左右都还会有人夜穿这片林子,但两个月以后,基本上都没人敢夜晚跑进那片林子。

        

      祭桥

      此事是我姨父讲给我听的,可信度60%。

      当时市里面正在兴建二大桥,施工队日追夜赶,总算只差最后的连接工程了,大家心中的雀跃万分。第二天一早,施工队开始这收尾工程了。

       

      眼看竣工在际了,施工队面临了一个莫大的难题。本来按照工程进度,此收尾工程只消六个小时就能完工的,可这都晚上八点多了,在两段桥中间,一条十厘米左右的缝隙模在施工队面前。施工队所有人围绕着这条缝已经折腾了近四个小时,可这条缝怎么都填不上。

      第二天一早,接到报告的相关领导以及桥梁建设专家在现场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每得出一次方案就马上叫施工队执行,可所有方案都试过了,没一个行得通,这条缝始终填不上。

       

      没办法,市里向省里求助,紧急方案会议一直没断过,施工队也没停过,事情前后耗掉了一个星期,省里甚至请来了国外的著名桥梁专家,但终究没有得到解决。

      正当所有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回国探亲的退休老桥梁建筑专家闻讯赶到现场。

       

      老专家到现场巡视了一圈,侧头问身边的施工队负责人:“你们修桥期间死过人没有?”“没有呢,这个工程的安全措施做得很到位,没有发生任何伤亡。”

       

      施工队负责人一脸伤亡。“哎~事情就出在这,没有守桥人。”

       

      老专家摇摇头道。“守桥人?”随行的桥梁建筑公司的负责人道:“难道您老指的是。。。祭桥?”老专家回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没错。”

      经市里协调,第二天,在这座尚未落成的大桥上执行了一场独一无二的枪刑。两个死刑犯的灵魂留下来守护这座桥。当天,大桥顺利竣工。。。

      我觉得这件事有点玄,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今天讲出来跟大家分享,请大家权且当作消遣吧!

       

      哑巴

      这件事情是我妈告诉我的,是当年她与我大姨共同亲历的。

      当年我妈才十来岁,那会俺外公是他们厂的干部,所以厂里分给了他一套三居室的平房。厂里有一片平房区,一排排地整齐排列着,我妈睡在里屋,床正好挨着窗,可以看到后面那排的房子。

      那天晚上我大姨窝在我妈床上跟我妈聊天,都凌晨1点多了,两人都毫无睡意,还蒙在被子里兴致勃勃地侃着(怕吵到我外公外婆挨批)。

      突然,几声短促的“啊~啊~”声从窗边传来。“这谁啊,半夜在窗前鬼叫鬼叫的。。。”我妈一边嘀咕一边掀开蒙在头上的被子。

      “。。。。。。”我妈正欲破口大叫,我大姨一把捂住了我妈的嘴巴,并用空着的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我妈望着窗外那个在月光下显得异常阴森恐怖的黑色人影,瞪大了眼睛浑身冒着冷汗。只见它在窗边徘徊着,“啊~啊~”声不断地从它口中溢出。

       

      过了一会,它飘离了窗口,往后面那排飘去,然后绕到了后面那排的后面。我大姨这才松开捂在我妈嘴上的手,轻轻地说:“我听咱爸说过这叫哑巴鬼,如果有人看到它后也‘啊’地叫出声的话,这个人就死的。”

       

      我妈大口喘着气,心里暗暗庆幸当晚有大姨陪着她,要不然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我妈的思想正神游着,突然一声尖锐地不同于哑巴鬼的“啊~~~~~~”声从后面那排房子传来。随着这声尖叫,附近的房子的灯陆陆续续地亮了起来,接着断断续续地传来开门声和脚步声。

      邻居们都披着衣服跑出来查看情况,甚至有人手里还扫帚、刀子等武器(那时候的邻居多热心啊)。

       

      我大姨披好衣服就往外冲,我妈一看,赶紧披上衣服紧跟着我姨。待跑到后排的时候,只见后面张阿姨家里围满了人,我姨拽着我妈往人群里钻。

      待重新见到灯光地方已经是张阿姨地卧室,只见张阿姨躺在床上,眼睛圆瞪着。。。我妈抬头一看,张阿姨的床跟她的床摆在同一方位。。。

        

      我妈跟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总觉得那个张阿姨是被吓死的,不象我大姨说的鬼索命。

       

      五楼

      这件事是我男朋友亲历的,事情发生在广州某酒店(在这就不公布酒店的名字了)。

      那天,他跟他一朋友约好了晚上在那家酒店二楼的餐厅碰面。晚上当他抵达酒店大堂的时候,这个笨蛋居然记成了是在五楼碰面。

      这个酒店的电梯设在拐角里,他好不容易才找着。他跨进电梯伸出手停在5字前正准备按下,5突地一下就亮了。

      他盯着自己的手指看看,讪讪道:“想不到这酒店还这么高级,电梯按键都是热能感应的。”

       

      随着“叮”地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扑面而来是一片黑暗,夹着一阵阵阴凉地冷风迎面吹来,他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他壮着胆子走出电梯,拐了个弯,看到了一扇用一把大锁挂着的玻璃门,整个五楼空荡荡的。

       

      “那小子干嘛呢,这哪有什么狗屁餐厅啊。。。”他一边埋怨一边往电梯走,按下下行的键等待电梯。他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可一看,没信号!!!

       

      他心里咒骂着,突然,他背后一阵阴森森的冷气袭来,他的衣角都随风动了了,他登时感到脊背发凉,硬着发麻的头皮,他缓缓回过头,却发现背后什么都没有,“自己吓自己!”

       

      他心里嘲笑着自己的胆小,突然他凝神一思考:“这酒店是全封闭的,电梯间又在拐角,这哪来的风啊?”这一下他冷静不下来了,使劲地敲打了几下电梯下行键,心里一个劲地念着阿弥陀佛。

      随着那声美妙的“叮”声传来,电梯门缓缓打开,他一个箭步冲进去,拼命地按关门键,可电梯门迟迟未关上。“妈的,刚都是热能感应的,这会怎么死敲都关不上啊!”

       

      好不容易电梯门关上了。“叮”,电梯门应声而开,黑暗又扑开盖子的袭来,只有电梯里闪着森森的白光,他心里一惊,抬头一看楼层显示,5楼。

       

      “啊~~~怎么还在5楼啊!”他仔细一看电梯按键,“妈的,刚忘记按1楼了!”他按下1楼,之前在电梯间感觉到的那股阴森冷气又向他袭来,他吓了一跳,拼命地按关门键。。。

      一下到一楼,他冲出电梯,还回头看了看电梯,确定没东西跟着,赶紧拿出手机一看,满格信号,不作二想,拨通了他朋友的电话:“你他妈的在哪啊???”

       

      “我在餐厅里啊,你怎么还没来啊,我等你好久了!”电话那头传来他朋友有点不耐烦的声音。“我刚从五楼下来,那哪有什么狗屁餐厅啊,阴森森的,把老子吓得半死!”

       

      他大声地吼道,“嗖”、“嗖”、“嗖”,他突然感觉到身后几道目光向他射来,他回过头一看,只见一楼的服务员全以惊恐的目光盯着他,盯得他头皮发麻。

       

      “在二楼!你怎么跑五楼去了,你先赶紧过来吧!”他挂了电话,赶紧沿着楼梯冲到二楼,离开那一束束令人不安的目光。

       

      到二楼见到他朋友后,他朋友的话劈头盖脑地砸向他:“你小子跑五楼去找死啊,那发生过命案,之后一直传言那闹鬼。后来五楼全搬空了,酒店电梯在五楼都不设停,按5都没反映的,你怎么跑上去的?。。。。。。”我男朋友当场就傻眼了,冒了一身冷汗。

       

      车祸

      这起车祸发生在我上初三那一年,我目睹了整个车祸的经过。

      在讲故事这前,我先介绍一下车祸地点的地形。这事发生在我爸厂门口,那是一个很大的国营企业,有一大片的厂区和生活区,一条斜坡马路把整个厂横腰劈开。

      新厂区在马路右边,旧厂区在马路左边。我家房子在紧挨着旧厂区的那片生活区里,所以我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旧厂门口,这也正好是斜坡的最低端。

       

      厂门口的右边角落里设了一个保安室,这里也是厂单车棚的入口。

      那天我的单车被人拨了气门芯(放在学校单车棚里老发生这事),所以我一路推着单车步行回家,刚走过旧厂门口准备进生活区大门。突然瞥见一辆装满煤的大卡车倒退着从坡顶上疾驰而下,当经过我身边时带起一股强烈的风,我赶紧转头目光紧随着卡车。

      快到坡底时,车子突然转了个方向冲向车棚门口的保安室,我定睛一看,只见三个小孩(都背着书包,应该是旁边小学的学生)站在保安室窗外傻愣愣地看着。

       

      眼看车子就要撞上去了,从保安室里冲出一个身影,一手抱住一个孩子就往旁边跑开,刚跑开几步,卡车“碰”地一声撞上了保安室,那个人抱着两孩子顺势倒在地上。

      “啊~~~~~~~~”顿时惊叫声四起,我当时都吓呆了,只见到整个保安室已经面目全非,满车箱的煤全倾泻了出来。

      周围的人开始向卡车涌去,几个人冲上去拉开驾驶舱的门,把趴在方向盘上满头血的司机给救下来,更多人冲到煤堆里拼命地挖,寻找那个没来得及被救走的小孩。

      呼啸着地救护车笛声和警车的笛声把我拉回现实中,我匆匆把车靠在一棵树上一锁,也冲进了人群中。

      被埋在煤下的小孩慢慢露出了他的身体,大家更是拼了命地合力挖煤,慢慢转醒的司机也挤进了人群。

       

      当小孩整个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我的眼睛突然被旁边的一位阿姨给手给蒙住了,紧接着耳边就不停地传来呕吐声。

       

      我被那位阿姨蒙着眼强行拉出了人群,她说:“孩子,不要看,太恐怖了!”就这样,我一直未亲眼见到那孩子的尸体,只是听到围观的人说:“太惨了,脑浆都溢出来了,头跟脖子间都只有一丝皮连着了。。。”

       

      交警立即封锁了现场作勘测,并对肇事司机做笔录。围观的人群一直都没散开,把现场周围围得密不透风,还好我占了个好位置,就站在司机不远的位置。

       

      司机拨开人群钻到车底下,人群赶紧又围上去,怕他逃跑。过了一会,司机一脸惊恐地爬出来,哆嗦着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一小时前给车加水的时候刚检查过,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传动轴怎么可能突然就断了呢?刹车好好的,可我刚刚怎么踩都不管用。

       

      而且我一直没有转方向盘改变方向的,车怎么会突然改变直退的方向撞上离马路这么远距离的房子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顿时人群里议论纷纷。

      “哎,这都是命数啊!”这个声音一起,大家都循着声音寻找这个发声源,最后目光落在了一个老头身上。

      我定睛一看认出了这就是之前救那两小孩的英雄,也就是单车棚的守门人(我经常到他这蹭免费停车)。接下来,他说出了一件让全场人直叹气的事。

      就在头一天晚上,他正在保安室值夜班,突然听到了阵“碰~碰~碰”撞墙的声音,他以为有贼,赶紧出门视察。

      他看到门外窗下有一团黑乎乎地影子在地上滚来滚去,还时不时地往墙上撞,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了看,那团黑乎乎地影子还在滚来滚去,他登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大喝了一声:“谁?!”

       

      突然,这团影子从地面渗去,五秒不到的时候,就完全被吸入地底。他心想这里肯定要出事。

      所以第二天他特意跟当白班的人换了个班,守在保安室里,下午当他发现危险的时候,他马上冲出来救走了两孩子,可终究还是有一个没有救到。

       

      (转载自天涯,作者 玉湖璇子,侵删)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
    • 2
    • 0
    • 0
    • 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