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走阴人:奈何桥、孟婆汤

      南走阴,北请神,今天咱们来讲讲走阴人。

      世间三百六十行,有上九流,也有下九流,但这些都是做凡间买卖的。

      除此之外,还有旁门三十六,左道三十六。(更多内容搜宫众号:何三御)

      当然,这种说法并不统一,旁门左道之数有多少,很难统计。

      不过有人说,旁门左道也应该包含在世间三百六十行当中,也有人说,旁门左道应该立传另说。

      但是古往今来,残存典籍,并没有详细分说其中区别,而且不同典籍分歧很大,所以很难界定。

      曾有云:三百六十行中人,尽有狼心狗行,狠似强盗之人。

      这里说的不仅仅是人心狠毒,也暗指三百六十行当中包含旁门左道。

      古时,有“左”为吉的说法,先秦典籍中有相关例证,如农业的丰歉,有“岁星出左有年,出右无年”的说法,岁星即木星,象征着丰收年。

      所以在古时候,“左”这个字并不是代表什么坏事儿。更多内容搜宫众号:何三御

      旁门左道之说,大多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现代的我们很难分清“旁门左道”中的行业在历来的年代中是好还是坏,这个需要亲历者切身作答。

      而我们今天要讲的走阴人,在古时就属“旁门左道”,延续至今有些地方仍存于世,今天我就来讲讲“她们”的故事。

      走阴人有个别称叫做“走阴婆”,听名字大家也能猜出来一点,走阴人大多是一些女性,且体质特殊,像之前说的庄晓梦,她的体质就很适合做走阴婆。

      说了那么多走阴,那么究竟什么叫做走阴呢?

      走阴,简单点来讲可以理解为“请gui上身”,阳间人思念已故人,便可去找走阴婆帮忙把已故人带上来,听起来跟问米差不多,但其实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问米是用秘术把已故人召唤上来,但走阴不一样,走阴需要人亲自走一趟阴间路把已故人带上来,而能走阴间路的人非特殊体质不可,所以这方面也限制了走阴一脉的发展。

      问米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不会涉及到生命危险,而走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曾听人说走阴失败的后果很严重,先是人的魂回不来了,就剩下一具空壳,不会吃饭不会喝水什么都做不了,就跟个植物人差不多很是邪门,后面甚至还会消磨生机,直到人在不知不觉中死去。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见到的走阴从来就没有失败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今能走阴的人少之又少,没有金刚钻之前很少会有人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现如今就我知道能走阴的人可能只有西南地区还有那么几个。

      大概是零几年的时候,那时候的我常浪迹在祖国的大好山河,大西北跟西南是我最长时间的根据地,好多朋友都是在这两个地方认识的,在西南那会儿我借住在一个朋友家,那段时间他们村子里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话说零几年的时候大家都知道,那会儿发展的还没现在好,而且国人的素质文化普遍不高,尤其是农村,婆媳关系很紧张,经常能看到婆媳端着碗面对面的叫骂,一边骂还一边拍着腿,唾沫星子都能喷几米远。

      当时村里有个女的叫莲花,别看名字素雅,但她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脾气坏,不讲道理,结婚后更是变本加厉,对婆婆是百般看不惯,几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男人也不敢劝和,一到媳妇跟妈吵架他就躲在屋子里不出门,村里人没一个不笑话他的。更多内容搜宫众号:何三御

      终于有一天,她把婆婆给气倒了,婆婆之前就被她逼的跟儿子分了家,老伴早几年前就去世了,剩下的几个闺女也都嫁出去成家了,这倒了后没有行动能力甚至连顿热乎饭都吃不上。

      男人偷着给老母亲送过几次饭,结果被媳妇发现后用擀面杖敲的满头是包,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去看老母亲,而老太太也就是靠着邻居左一顿饭右一顿饭的救济,不然早就饿死在床上了。

      后面老太太的闺女知道自己母亲病了,特意从婆家回来看望母亲,结果刚进门就被莲花给骂跑了。

      莲花揪着老太太闺女的头发骂道:“你个不要脸的东西,都嫁出去了还天天想着回来占便宜,咋?知道那老不死的没多少日子了专门回来要东西的吗!”

      老太太的闺女气的不行,眼泪啪啪直掉,连饭都没吃就回去了,结果回去没几天就得知了自己母亲的死讯。

      那老太太死的是真的惨,尸体都生蛆了,当时还是大夏天,地上全是从尸体上流出来的油脂,那味道简直是直冲脑门,多少人连续好几天都没吃下饭。

      老太太的几个闺女得知母亲去世后都从婆家赶了回来,当听说是莲花把母亲气死的后都哭着喊着让她陪葬,莲花她也自知理亏,没了往日嚣张的气焰躲在房间里不出门,一直到老太太出殡那天她都没出来看一眼。

      可就在老太太下葬后的当天晚上,莲花做了个梦,梦里看到老太太踩着一阵烟从天上回来了。

      一开始莲花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进了屋看到老太太背对着自己坐着,莲花骂骂咧咧的说:“我说你个老东西都几点了,还不做饭,等着我做给你吃吗?”

      老太太也没理她,依然镇定自若的坐着,莲花一下子就被激怒了,刚想上前叫骂,结果突然听到老太太脖子“咔咔”直响,接着脖子扭成麻花状直接把脸转了过来。

      莲花被吓了一跳,只见老太太伸着双手就过来掐她脖子,老太太的手指甲闪着青光,就跟尖刀一样,眼看指甲就要戳透她的脖子,就在这时他被身边的男人给叫醒了,不过在她醒过来之前听到老太太说:“我七天后来接你。”

      之后的几天夜里,莲花天天都做这样的噩梦,梦到老太太用各种各样更多内容搜宫众号:何三御方法进屋,见到她也不说话,就是瞪着眼晴看着她,弄的她到了晚上连觉都不敢睡。

      村里人知道这事后都说她活该,被老太太带走也是罪有应得,而莲花一想到老太太说来接她就害怕的不行,于是便经人介绍找到了一个走阴婆。

      那走阴婆住在隔壁县城,当时是我陪莲花一起去的,其实莲花的死活我一点不关心,但没办法,那时候莲花怀孕了,真要出了什么事孩子也活不成,而我作为门道里的人,是最适合陪莲花去的,用村里人的话说,我去了好跟走阴婆打交道。

      我们去到后已经很晚了,当时也没路灯,那走阴婆住的地方也比较偏僻,很不好找,最后经人指点,告诉我们走阴婆就住在前面一座小石桥旁边,找了好久莲花才喊着说看到石桥了。

      走到石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因为那座石桥前面有个碑,石碑上写着“孟婆桥”三个大字,我当时倍感奇怪,怎么会有人用孟婆桥来命名呢,这孟婆桥就是奈何桥,用在现实中多不吉利。

      后来才知道,原来走阴人她们供奉的是孟婆,每个走阴人家附近肯定会有这么一座孟婆桥,只是一个象征的寓意。

      找到石桥后我们也就看到了走阴婆的家,我们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当时我以为是走阴婆家有客人,寻思着就这么进去太没礼貌,于是就在外面等了一会。

      可很长时间屋里聊天的声音还没有消失,莲花等不及了,冲着院子里面就喊:“里面有人吗?”

      说完没有人回答她声音更大了:“里面有人吗?我有事找!”

      这次没过多大会儿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妇女就走了出来,用方言有些更多内容搜宫众号:何三御不耐烦的说:“哪个嘛,喊那么大声做啥子嘛?”

      “是我,隔壁县的,人家介绍我过来的。”莲花谄媚的笑道。

      我在一旁站着也没说话,走阴婆把门打开出来,我看到她的屋里并没有其他人,但还是问道:“您在忙吗?”

      走阴婆说:“没有人,进来吧,刚才那是我自己闲着无聊自己跟自己说话。”

      听到走阴婆说刚才是她自己跟自己说话后,莲花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刚才她和我都清楚的听到了好几个人的声音,怎么可能是她自己在跟自己说话?

      莲花有点不敢进去,我倒是无所谓,走在前面跟着走阴婆进去,看到我进去莲花也立马跟了上来。

      进去后看到房间里有点暗,我以为是没开灯结果找了一圈发现原来没有装灯,只点了一根蜡烛,我们刚进去那根蜡烛就忽然跳了一下,火苗非常不稳定,走阴婆看了一眼说:“你们是不是遇到啥事了?”

      还没等我们说明具体情况,那蜡烛突然就灭了,走阴婆点点头说:“果然是遇到事了。”

      后面莲花把这事前前后后的就给走阴婆讲了一遍,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她也不敢隐瞒,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走阴婆听了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要知道我当初知道这事可是气的不轻。

      走阴婆很平常的说:“死人指甲长,无常都难降,按理说我不应该帮你走这趟阴,但人死不能复生,阳走阳间路阴过阴间桥,我看看待会跟她谈谈吧。”

      说完走阴婆带我们去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很怪,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小门,里面湿气很重,进去后我才发现房间中心位置竟然有口水井。

      而且这个房间总给我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进去后就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禁锢了一样,浑身难受的不行,随后不知怎么地就跟棺材联系上了,我越看越觉得这个房间是按照棺材的形式建造的。

      见我望着那口水井,走阴婆说:“水井可通地气,接阴冥边缘,这样方便办事。”

      随后走阴婆端了两碗*的水过来说:“这是孟婆汤,喝了你们会舒服点。”更多内容搜宫众号:何三御

      莲花有些犹豫,我当时也没搞明白,走阴婆说:“只是名字叫孟婆汤,其实就是姜汤掺了点黄酒,这房间阴,喝了可以驱寒。”

      听她这么说我也没犹豫,仰头一口气就给喝完了,喝完后确实感觉身子暖和了不少。

      接着我们三个人就围着水井坐了下来,走阴婆点了三根香,朝着三个方向拜了拜,然后长吸了一口气就不再说话。

      当时房间里十分安静,我甚至不知道开没开始,也不敢擅问,就等着走阴婆先开口,结果没等到她开口井边的蜡烛却突然熄灭了。

      这房间里没有通风口,突然熄灭的蜡烛让我警觉起来,观察了好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我就拿出打火机准备重新把蜡烛点着。

      然而还没等我把蜡烛点着,耳边就传来“噗通”的落水声,我赶紧点着蜡烛去看,发现走阴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此时她双手掐着莲花的脖子正往井里面按,好像是要把她活活淹死!

      莲花蹬着脚拼命挣扎,我立马过去想要掰开走阴婆的手,结果发现她的力气出奇的大,当下我急忙说:“你这是谋杀知道吗?!再不松手待会我报警了!”

      走阴婆没有回答我,而是发出瘆人的笑声,瞬间我心里一惊,我知道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肯定不是走阴婆!

      无奈之下我只能劝她先松开莲花,告诉她莲花已经怀孕了,要是就这么出事了你们家可就断根了!

      不出所料,听到我的话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把莲花的脑袋从井里面提了出来。

      莲花在水里面憋了很长时间,被提上来立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边还喊着求饶。更多内容搜宫众号:何三御

      后来不知道啥原因,走阴婆又坐在了椅子上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跟莲花一样突然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一边喘一边说:“干不了了,干不了了!以后再也不干了,这要是出了啥事可让老婆子我咋办啊!”

      我听这声儿知道走阴婆回来了,连忙问她怎么样,她说:“之前跟她谈没谈妥,谁知道她接着劲儿就上来了,我也拦不住,后来回去跟我说了,要让你带的那姑娘生了孩子后给她守孝五年,不然还来找她。”

      听到这话莲花不带一丝的犹豫,赶紧说:“没问题!别说五年,五十年我都守!”

      走阴婆点点头,休息了一会儿带我们出去说:“你们之后老婆子我就不干这个了,危险太大了,你说刚才她要铁了心把人给淹死我可咋办,不能再进去蹲号子啊!”

      起初我不明白啥意思,后来听人说,这个走阴婆以前给人走阴就把人给弄死了,当时因为这个蹲了好几年,这玩意儿解释不清,只能吃哑巴亏,所以我也挺能理解她的。

      果然,后来我再去朋友那里这个走阴婆已经不干这行了,就种点庄稼养点鸡鸭,我还去拜访了她,听她说房间里的那口井也已经被封上了。更多内容搜宫众号:何三御

      上海市
    • 2
    • 0
    • 0
    • 760
    • 鬼哥小小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