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赊刀人:河北有这么一位奇人,一语成谶口断福祸兮

      赊刀人、刽子手、哭丧下灵遍地走;二皮匠、守陵人、千盗兰花神调门。

      上面这句话是我很早之前介绍过的古时候的一些神秘职业,其中哭丧下灵、二皮匠和仵作都是我讲过的,那么今天咱们就来讲讲赊刀人。

      说起来,赊刀人其实是属于算命一行的分支,算命的流派很多,各自的祖师爷不同,其中大部分是道家人物。(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睁眼算命的拜刘伯温,闭眼算命的拜东方朔,看风水的拜郭璞,梅花易数的拜麻衣神相,而赊刀一脉,拜的是鬼谷子。

      赊刀一脉行事比较低调,没什么名人,所以现在大部分人都没听过,可要追溯起来,最早在北宋时期的社会里就有这样的组织了。

      这帮人多是拉帮结伙聚众而行,七八个人,背着一口袋菜刀,专挑乡镇村屯前去兜售。

      那时候一把刀也就几十文钱,但他们这个却贵了,得要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一把刀,谁买谁缺心眼。

      可赊刀人卖刀,靠的是手段,贵是贵,但是这钱先不要,刀赊给你,让你白拿走,给我打一欠条就行,等到什么时候如何如何了,我再来取钱。

      当然这个“如何如何”说的都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设定,好比说“皇为奴,妃冲娼,三千宫鹅尽北往”等这预言成真了那么这钱他们到时候就会来收。

      老百姓一听,这不是胡说八道嘛,谁家一朝天子能沦落到这个地步,还黄为奴妃冲娼,简直是无稽之谈。(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不过话说回来,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刀拿了走,这儿签字画押,写上家庭住址姓甚名谁,这白送的刀,岂有不收之理?

      结果十年之后,靖康之变,徽钦二帝被俘,后宫女眷为奴,整个宋朝宗室,全部被羁押至惠宁府,也就是黑龙江省阿城县,也就是现在的哈尔滨市阿城区。

      这可不就应了那句,皇为奴、妃冲娼,三千宫鹅尽北往嘛。

      不管隔多少年,只要应验,就准有人回来收钱,当然了,如果当年那个赊刀人横死,这笔账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其实上面说的这个故事有点夸张,如果真有那么神,赊刀一脉也不至于沦落到还未被世人知晓就要自己绝种的地步了。

      正常情况下赊刀人留下的也就简单一句,好比说等大蒜卖十多块钱一斤的时候,或者是楼房比平房还便宜的时候,我再来收钱。

      既然是预言,即便是经过了大量的分析,那多多少少也有些说不准的地方,所以这里头呢,有的准了,有的呢,到现在都还未应验。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明白赊刀是怎么回事了,不免有人会说只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也只能在农村忽悠忽悠老头老太太。

      如果这样想那你就真是太小看赊刀人了,城里流动性太大,刀赊出去,很难保证回收率,所以赊刀人一般不会去城里。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有很多赊刀人活动在豫皖鲁民间,包括我小的时候赶集也见过很多次,大部分都是外地口音,在大街上摆个摊就开始招呼生意。

      他们大部分都是这样吆喝的:“过来瞧,过来看,切菜又有新发现;你来看我的这把刀,切菜切肉有绝招;你不用十年用八年,又剩时间又省钱。”

      这种招呼生意的喊法有点像北方民间的数来宝。(数来宝是北方民间的一种文化,大部分都是乞讨的人,走街串巷来到店里面唱顺口溜乞讨)

      当他们这些人喊顺口溜招呼生意时,街上赶集的人就会被他们吸引过去,有的人就会问:“你这刀怎么卖的?”

      这时他们就会说:“不讲价不还价,讲价还价欺骗大,俺们厂家有交代,少了十块不能卖。”(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在我小时候十块钱可以算得上巨款了,当然不会有人蠢到花十块钱去买一把菜刀,不过这时候他们又会说:“这个价格不会高,只为厂家做宣传,你买到家里用十年,还不值这十块钱?”

      如果这时候有人推辞说自己家里的刀还能用,等到时候坏了再买,这时候他们又说:“机会不是天天有,该出手时就出手,过了今天宣传会,再买得贵好几倍;从南方到北方,谁不说我这菜刀强,从关里到关外,谁的菜刀也没我快。”

      要是这时候还有人说要回去跟家里人商量商量,那么他们还会说:“别前怕狼后怕虎,大事小事做不了主,在这儿站了一晌午,回家啥事都耽误。”

      就这样说吧,从小到大我真没见过有人能说住他们的,大部分人都是被他们用顺口溜堵的死死的,我始终怀疑他们是不是有一整套的话术。

      哪怕你铁了心不买,任他说什么都不买的话,那么这时候他们又会说:“正所谓你有钱我有货,你买不买它都没错,今天我就不要钱,赔本在这儿赚吆喝。”

      这时候很多人就会问:“真的不要钱?白给?”(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他们会说:“真的不要钱,真的白给。”

      说完再拿出来账本说:“各位乡亲父老,今天鄙人初到贵地推销菜刀,承蒙关照,俺是一把也没卖出去,不过没关系,这把刀卖是十块,赊是一百,今天谁想要,你白拿走,等到XXXXX(这段是预言的话)时,我再来取钱。”

      虽然说是白给,但这也只是暂时白给,万一到时候这预言真发生了那不得是付十倍的价钱?

      所以很多人都会犹豫好久,要跟他们反复确定这个预言,他们说非得预言全部应验,不然是不会来收这个钱的。

      等到了这个时候就看大家怎么想了,有的觉得这个预言不可能发生那么就会填个名把菜刀给拿走。

      而且这个价钱也不是说多少倍就多少倍的,举个例子,赊给你要十倍的价钱,说等到大蒜三块钱一斤的时候来收钱,那你肯定也不乐意,所以一般赊刀人都会根据预言的大小来定赊刀的价钱。

      可能到这里又有人问了,那到时候预言成真了他来收钱人们不给怎么办?

      大家放心,人们是不会不给的,一来家庭住址姓名身份什么的都有,二来与其得罪他们不如花点钱结交一下,农村人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脑子不傻,孰轻孰重还是分得清的。

      总而言之,赊刀这个行当,无论是对赊刀人还是对群众,无非就是一个字:“赌”!

      没错,就是赌,赊刀人赌自己的本事,群众赌赊刀人没有本事。(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看过二皮匠那篇文章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当初是在天津找到刘月白的,刘月白祖上是二皮匠,后来他做了入殓师。

      其实天津这个地方文化保存的很好,有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那段时间我是全国跑,就是为了找到曾经那些神秘职业的后人。

      当时我没打算找赊刀人,就算找那肯定也是在豫皖鲁找,但是跟刘月白聊过后他告诉我河北就有一位十分出名的赊刀人,叫做疯婆婆。

      刘月白说这位疯婆婆是位奇人,当地不少老人都曾亲眼见过她,她是保定地区高阳县人,死在保定市清苑县国公营村,现在保定东郊国公营村还有给她修的庙宇,每年农历三月三的庙会都是因她而起。

      庙会很大,她的庙香火很盛,三月三庙会那天,不仅保定的人,许多天津、北京,甚至上海的人都不远千里来给她烧香。

      刘月白说他以前听祖父讲过疯婆婆的故事,大概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保定地区许多人都曾见过一个“疯老婆儿”,背着一个小包袱,里面装着香火,手里舞着一根棍子,边走边唱“顺口溜”。

      她独自一人,常常借住在农家或庙堂里,人们给她饭前得先给一支香(敬神用的香),否则不吃,遇到庙堂,她就先把里边打扫干净,然后烧香拜神佛,还跟当地“嘛嘛”(用民间偏方治病的人)时有来往。

      她唱的“顺口溜”挺古怪,当时的人理解不了,就说她“疯”,叫她“疯老婆儿”。(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随着岁月的流逝,年代的推移,人们逐渐发现,她唱的“顺口溜”都应验了,没有一句是虚的。

      刘月白说,有一次疯婆婆走在街上,一个地痞骂她,她说,你不要骂我,明天你就得撞死在车沟里(路边的排水沟),果然,那个地痞第二天就被撞死在车沟里。

      当时还有几个很坏的少年常欺侮她,当她在庙里烧香拜神时,在背后用土坯头偷偷的拍她,有时把她拍的半天才能起来。

      她就说,谁拍我来着?迟早得把你枪崩了。

      后来确实都应验了,那几个少年不是被日本人给用枪打死了,就是在文革中乱枪打死了。

      现在一提起“疯婆婆”,很多人都明白,原来她不是真“疯”,而是修炼的人,是神在指使她告诉人们什么,在“度化”着这一方水土的善良的人们。

      刘月白告诉我,疯婆婆唱的“顺口溜”在民间广为流传,由于没有文字记载,很难收集完全,不过有一些很出名的,像“中华民国大改良,拆了大寺盖学堂,怎么拆的怎么盖上。”

      这里疯婆婆说的就是民国时拆寺院盖学校,后来确实出于旅游的目的现在许多又盖了起来。(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还有“楼上楼下,灯头朝下。”

      这里是说过去住平房点油灯,现在许多人住楼房用电灯。

      还有“劁(qiao)骡子劁马,还要劁人。”

      这里指的是计划生育,“劁”指养殖中对动物进行手术,使之没有生育能力。

      刘月白说疯婆婆的故事在保定那块流传很广,而且更令人惊奇的是,在保定顺平县台鱼乡寨子村,现在也有这么一个人,四十多的男子,也是“疯疯癫癫”的,也是光唱“顺口溜”,每次唱的一段时间后也都应验了。

      别人害怕就不让他唱,而他却说要是不去唱,自己就会难受,而且这两年早上四点就起来唱,很是着急似的。(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比如八九年事件,零三年的“非典”等发生前都唱过,“非典”前两个月,他唱:“集上没人,庙上没人,学校关门”,刚开始人们不明白,等“非典”来了人们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上面提起的这两位河北的奇人,虽然没有赊刀,但本质跟赊刀人是一样的,只不过赊刀人更符合民间传闻中的形象,例如下图这种:(图发不上来,去宫众号看吧)

      图中穿破外套戴帽子的男人就是正儿八经的赊刀人,他们从不去人群流动性大的地方,大多都是窜街走巷的招揽生意。

      我曾在河南安阳就遇到过这么一位赊刀人,当时我在朋友家,听人说外面来了一位赊刀人,是来要账的,因为在十好几年前他来赊刀,说等猪肉二十块钱一斤的时候过来收账。

      当时本地人都不相信,那会儿猪肉一斤最贵才两三块钱,根本没人相信有朝一日猪肉能涨到二十多一斤,所以有很多人家都赊了他的刀。

      可那会儿我去朋友家的时候挨着年关,他那边猪肉涨价厉害,真的就要二十好几一斤,本来这事当年的当事人都忘了 ,结果谁知道那位赊刀人时隔十好几年竟然自己摸来了。

      而且当初谁赊了他的刀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住在哪里叫什么还能说出来。

      人们也没赖着不给钱,毕竟这事挺邪乎的,大多数人都觉得神奇。(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当时这位赊刀人要完账后又接着给大家赊刀,并说:“这次等房子跟粮食一个价钱的时候我再过来收钱。”

      说实话,当时听到这个预言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好笑,因为那会儿岛国那边在搞钓鱼岛的事,那赊刀人走后村里的几个老头天天都在争论两国到底会不会打起来,搞得我心里都有点没底儿。

      不过现在已经过去好些年了,叔是眼睁着看房价一路上涨,现如今倒还真希望当年那个赊刀人的预言能够成真……

      上海市
    • 2
    • 0
    • 0
    • 1.1k
    • 静心宋恩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