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东北怪谈:耗子精抓第马、烧替身抢人回

      今天讲个东北那边的故事。(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也是好些年前的事了,当初去东北办丧,逝者是个老大爷,因为肺癌去世的,我接了活儿就跑过去。

      当时我去的时候老大爷还没死,不过看样子已经时日不多了,卧床不起,呼出来的气还没有出的气多。

      当时事主怕刺激到他父亲,介绍我的时候说我是远方的亲戚过来看望一下他。

      咱们大家都说人年纪大了看开了不怕死,其实这句话不对,人年纪越大越怕死,尤其是现在社会,年轻人轻生的不要太多,而老年人一百万个不愿意死。

      当时那个老大爷明显不行了,神仙难救,还一个劲儿的让子女给他送到医院去,找医生给他看,用外国药治。

      其实我一开始是不太理解这种行为的,而且那大爷还跟我说让我劝他子女带他去看病,我告诉他这病不好治,只能保守治疗,就是在家歇着。

      当时说完没多久大爷就哭了,真的是哭了,眼泪从浑浊的眼睛里面留下来,他拉着我的手说不想死,说以前天天提心吊胆的活着,生怕被小日本残杀,后来把小日本赶走又经历了好几次饥荒,眼睁着国家越来越好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可是自己却要死了。(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当时大爷说的特别可怜,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所以我常说咱们出生在了一个好时代。

      我没办法只能就安慰他,可是等到第二天,大爷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来做饭,做了一大桌子,还安排我一起吃,席间他一直喋喋不休,看样子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我们都知道他这是回光返照。

      果不其然,那天早上大爷喝了两碗粥还吃了好几个馒头,到了晚上人就不行了,话也说不出来,就拉着我的手不肯松,眼睛红红的。

      唉,讲到这里那大爷临死的样子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躺在一张木板床上,盖着两床被子,戴了个破毡帽,穿着灰色的大褂,用他那骨瘦如柴的手紧紧拉着我的手腕,力气很大,最后咽气的时候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挣脱出来。

      人死不能复生,虽然当时我心里难过可该做的事还是得做。(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那会儿我在厢房里准备着东西,没一会儿丧事上需要的东西都运过来了,事主家人越来越多,搭灵棚、给棺材刷沥青、垒炉灶,这些都是北方办丧必要的步骤。

      北方办丧一般都是人还没死就开始挑墓地,挑好了等人咽气就开始挖墓穴,当天下午逝者的墓穴就挖好了。(因为我看到日子是第二天就要下葬)

      不过当时事主那里有个习俗,就是墓穴挖好后需要长孙守着,主要是为了防止有人恶意破坏,还一个就是注意不要让动物接近掉进去。

      其实防止有人恶意破坏这点非常有必要,在北方很多地方都有这个习俗,我以前就遇见过有人恶意破坏逝者墓穴的,在墓穴边上扎了个槐树橛子,还好后来及时发现,不然事主家肯定要遭殃。

      虽然这个习俗非常有必要,但当时逝者的长孙才十来岁,年纪太小,事主不放心让他过去守夜,最后拜托我能不能陪他儿子一起去,因为他跟兄弟姊妹还要在家守灵。

      其实这事我是不乐意干的,但一想起逝者死前的样子我就不忍心拒绝,于是吃完晚饭便跟逝者的长孙一起过去墓穴那边。

      当时事主还叫人扛了几床铺盖,还带了几块雨布(雨布是一种塑料薄膜,一般用来下雨的时候盖晒着的粮食),因为墓穴是在山上的,夜里露水很大还潮湿,不带这些东西根本不能睡觉。

      到了山上把东西拾掇好我跟逝者长孙就躺进了被窝里,当时我还问那孩子怕不怕,那孩子犹豫了好一会儿摇摇头说不怕。

      我知道这孩子是假装镇定,因为当时我们离他爷爷的挖好的墓穴很近,大概就两三米的距离,周围黑乎乎的,不远还有几座坟头,他一直盯着黑黝黝的墓穴看,而且还一脸紧张,好像下一秒从里面就会跳出来什么怪物一样。(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那天晚上没有星星,月亮也很暗,风不算大,但也把山上的树叶刮的沙沙作响,而且还有雨布也“呼啦呼啦”的配合着树叶响。

      我告诉逝者的长孙我先睡一会,有什么情况叫我,那孩子点点头没说话。

      前半夜并没有什么不妥,因为当时还牵了一条狗拴在不远的树桩上,有人或者动物接近它都会犬吠提醒。

      可怪就怪在后半夜,逝者的长孙也睡着了,不过睡的却不怎么安稳,一个劲儿的闹腾,一直在说话,我以为是在说梦话,可仔细听了听发现是一些我听不懂的胡话。

      等天亮的时候孩子就发烧了,闭着眼睛怎么都叫不醒,额头烫的吓人,送到医院一量竟然到了四十度。

      当时事主以为是昨晚睡在山上导致孩子着凉了,但我却感觉没那么简单,于是把逝者下葬的日期又往后推了几天。

      孩子在医院住了两天也不见好转,这下事主真是着急了,让我想想办法,我叫朋友给孩子烧了替身,后面当天晚上情况好了一些,不过也只是好了一些,人醒了过来但是浑身没劲。

      我问孩子昨天晚上是不是看到什么了,他摇摇头说没有,就是做了个梦,梦到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男人拉着他跑,他害怕叫我但是我没听到。

      我问他那个男人长什么样,他说看不清脸,力气特别大,拉着他就跑,还说是特意过来接他的。(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那个男人跑的特别快,跟飞的一样,他眼睛也睁不开,只能感觉耳边呼呼的吹着风,等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个山上,那个男人又拉着他围着山转了几圈,忽地就进到了山肚子里面。

      这山里面跟山外面一点不一样,就好像是座宫殿,里面金碧辉煌,到处都是闪闪发光,特别漂亮,就连地面好像都是用金砖铺的。

      那个男人把他带到山里面后说:“我等了你好多年,总算是把你给盼过来了。”

      孩子说当时他害怕不敢说话,虽然宫殿里面特别华丽,但看着根本不像是人住的地方,因为宫殿里面除了那个男的外还有很多正在忙碌的人,不过那些人跟那个男人一样都是穿着灰色的衣服,头都特别小,眼睛也是,有的人还滋溜的转着眼珠子盯着自己看。(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孩子说:“当时我就和那人说:你放我走吧,我想回家,我也不认识你。那人看我执意要走,突然就变的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就那么死死的抓住我的胳膊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不管我怎么骂他,对他喊,他都是那样面无表情的站着,死死的抓住我的胳膊不放手。可是后面在半空中突然就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那手把那个男人按在了地上,那人发出一连串的吱吱吱的怪叫声,然后对着那只手一下子就冲了上去,我也眼前一亮猛的就醒了过来。”

      我听完了才知道可能是我朋友烧的替身破了那东西的障眼法,不过这个东西是什么我还不知道,于是就给我朋友打电话问了一下,朋友说是只成了精的耗子,烧完替身没多久他家的床就被耗子给啃塌了。

      我这边跟事主说了一下,事主还不相信,说:“那要是只耗子我儿子不就是去了耗子洞吗?”(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我说应该没错,可事主又说:“那耗子洞不都是特别小特别寒酸的吗,为啥孩子说特别豪华还金光闪闪的?”

      我告诉事主说:“这耗子跟一般的耗子不一样,常年在深山修行有了气候,而且耗子爱偷东西,寻常的耗子偷粮食,它这样的肯定看不上粮食,活了那么多年肯定偷了不少宝贝,谁都不知道里面有多少。”

      我这话一点不假,因为我也听人讲过,说有一个上山砍柴的老头,无意间就钻进了一个山洞当中,当他进去后居然发现里面有无穷无尽的财宝,那些真金白银、珍珠玛瑙之类的东西,堆积的就如同一座小山一样。

      那老头一见这么多宝贝心中大喜,就要上前去拿,可突然间,他发现在那财宝当中躺着一个有牛犊子那么大的耗子!

      那大耗子躺在那些财宝当中睡觉,还有一些小耗子排成排一个一个的往大耗子嘴边上运食物。

      这老头活了大半辈子大耗子也倒是见过不少,可最大的也就不过和猫差不多,哪见过像牛犊子这么大的。(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当时那老头吓的转身就跑了出去,等他带着人再回来找的时候,却发现跟本就找不到那个神秘山洞的入口了。

      我说完那孩子接着说:“那人就是耗子,最后被那只大手按地上的时候发出的声音跟耗子很像,而且那里面的人长得也像耗子。”

      这下事主算是相信了,问我:“那现在可咋办,这俺爹的事还没办好孩子又惹上东西了,这可咋办才好!”

      我说:“这种成了气候的精怪是不会无缘无故害人的,肯定是有原因的,我猜是昨天我们在山上睡觉被它发现了,应该是看中你家孩子了,想抓他当第马。”

      这仙家抓第马很好理解,有些仙家因为在深山修行时间长了就需要出世修行,这出事修行自然就是做好事,可仙家又不能露面,所以这时候就需要第马来代替它做好事,也就是看病救人。

      如果仔细点大家可以发现,有很多第马神婆先生之类的,都是突然间就“悟”了,这个悟可以说就是通灵了。

      举个例子,有些人明明没上过学,突然有一天就会写字了,而且字写得还特别好看,有些人明明没有学过医,突然有一天就会治病了,而且医术还非常高,再比如有些人明明没学过画画,突然间就会画符了,而且符画的还像模像样,我敢说各位肯定听说过这样的人。(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这就属于突然悟了,不过也有可能是仙家在指点,因为有些第马刚上任啥都不会,这时候仙家就会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不过这仙家抓第马也不是随便抓的,首先就是这人体质肯定比较灵,第二就是这人心不坏,心坏的人仙家根本看不上,为啥呢,大家想想,这仙家本来就是出世修行的,找了个心坏的人别说修行了,都能把仙家的修为都给败了,这得不偿失的事仙家当然不会去干。(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所以当时我才会想到这是仙家看上了这孩子,想抓他当第马,不过这孩子年纪太小,现在让他出马根本不可能,而且事主也不愿意,问我有没有办法让仙家放过他孩子。

      我当时也是实话实说,想让仙家放过这孩子挺难的,为啥呢,因为仙家的脾气都是喜怒无常,你越是不顺着它的来它就越折磨你,有的人能被折磨好几年,生生被折磨成神经病。

      我以前就遇到过这样的人,被仙家看上了,结果怎么都不同意出马,被仙家折磨的浑身是病,天天喊着身上疼,去医院也没什么用,有时候几天都不吃饭,而有的时候一顿能吃好几只烧鸡。

      说是有一次过年,这人去走亲戚,亲戚家饭酒都备好了,刚开始让他喝酒不喝,后来不知道咋回事拿起桌子上的白酒咕咚咕咚的往肚子里灌,一口气能喝一瓶一斤的白酒,把亲戚家给吓得,说什么都不让他再喝了。(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而且有时候病上来了还会用头撞墙,把脑袋都能撞破,但他却还不觉得疼,有时候还成把成把的抓香灰吃。

      这倒还好,最让人感觉害怕的是他会时不时的好像变了一个人,就好比一群人在聊天,聊着聊着他就开始说胡话,逮着地上跑的鸡就咬,咬的满嘴是血。

      这时好时坏的病给他家里人都快搞崩溃了,最后实在没办法给送到精神病院去了,但是没几天医院那边就通知他家人给他领回去,说是医院这边实在治不了,有时候病上来十好几个医护人员都抓不住他。

      他家里人也不想让他回来,就给医院那边打太极,但没想到最后医院亲自来人开车把他送了回来。

      这阵势把家里人吓坏了,了解过后才知道,他在医院不知道用啥办法竟然能让医院的病人听他的话,天天早上就跟古时候皇帝早朝一样,那些病人对他的话言听计从,甚至他还带领那些病人策划逃出去。(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医院那边实在是无能为力,所以只能把他送回来,后面没办法,再这么下去别说他了,他家里人都快神经了,于是家里人找了个大仙给他看了看,那大仙说是他身上的仙家闹的,最后把堂口给立好人也就没事了。

      我告诉事主:“最好还是不要选择跟仙家对着干,这样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如果非要摆脱仙家只能出家当和尚了,这样可能仙家就不会纠缠孩子了。”

      当然,当和尚更不是事主愿意看到的,所以只能选择顺从仙家的意思出马,不过这孩子还太小,现在出马太不实际,我就让东北这边的出马仙朋友跟仙家打个商量,等孩子年纪大点再出马。

      把事情搞清楚后逝者那边正常下葬,事隔经年,现在算算那孩子应该出马好些年了。(更多内容搜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上海市
    • 4
    • 3
    • 0
    • 953
    • 静心小小鸟鬼哥宋恩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鬼差
      出马是什么意思呀
    • 0
      @鬼哥 多,还有很多没发出来 基本不是我经历的就是听朋友说的
    • 2
      鬼哥无常灵友会
      似乎东北的怪事一直比较多,但不知道真假。。。
    •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