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山神的惩罚:守村人、骨头金、蛇窟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有关守村人的故事。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先给大家说说什么是守村人。

      守村人,又名镇灵人,镇一区八方邪魅,三煞五疾,此类人一般多为前世大凶之人,死前醒悟,自愿来世三魂去一,七魄去二,天性善良,无欲无求,镇守一方,以报前世孽债。(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当然,以上守村人的解释只是民间传闻而已,大家莫要细究真假。

      但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无傻不成村”,农村的小伙伴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在我们国家,几乎每个村子里都有那么一两个憨子,他们脑袋不怎么灵光,见到人只会傻傻的笑,谁家办丧他们会跟着一起搭棚守灵,谁家办喜他们不用叫就会过去帮忙,从不要求回报,只要给口饭吃就行。(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老一辈的人说他们这些人都是当地城隍爷选中的五弊三缺之人,如果村里有什么劫难,这些傻子会为村里人挡住一劫,顾而他们的寿命都不长。

      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东北地区,不止有关于守村人,还有关于淘金客。

      东北这个地方怎么说呢,在以前被称为满族“龙兴之地”,清朝时期是不对汉人开放的,就相当于满族的私人后花园。

      当然,清朝不让汉人擅进东北不止是为了保护满族“龙兴之地”这一个原因,还一个原因是因为东北矿产比较丰富,尤其是金矿,而这金矿中有一种不用经过冶炼的天然黄金,大的叫做马蹄金,中等的叫做橄榄金,小的叫做瓜子金,共计千余种,随便整上两块也够一家人一辈子衣食无忧的。(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所以那时候虽然朝廷明令禁止汉人进入东北,但还是有些人冒着杀头的风险偷偷入关,有句话怎么说的,富贵险中求,那会儿经常流传民间淘金客得到一块橄榄金而一朝致富的,这种吸引力不可谓不大。

      说回正题,在之前的文章里我说过很多次,我年轻的时候喜欢天南海北的跑,年纪大了后基本就安定下来了,活动范围也仅限于北方,北方我去的最多的还是豫皖跟东北,这些年下来也结交了不少朋友。

      在东北我有个朋友叫豹子,光着这名字不知道还以为他是混大哥的,但实际上他是个小老头,工作是给人澡堂子烧锅炉的。

      其实豹子不算很老,到今年差不多也才四十来岁,但他人是真的不显年轻,看起来又黑又瘦特别蔫吧。

      豹子一开始不叫豹子,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生了一次怪病,身上长满了黑色印记,跟一元硬币差不多大小,那时候别人都叫他斑点狗,他觉得这个外号不好听就让别人改口叫豹子。(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有一年冬天,我在东北办完丧,回去的那晚跟豹子喝了一顿酒,那次豹子喝多了抱着我又哭又笑,中间还给我讲了他年轻时候的故事。

      豹子说他是农村人,小时候住的地方很偏僻,当地人基本靠打猎为生,村里也没什么年轻的劳动力,有点钱的都搬走了,有点志气的都出去闯荡了,就剩下些老人和小孩留在村里。

      说是有一年,从外面来了一批陌生人,他们那些人穿着整洁谈吐得体一看就是城市有钱人,围着村附近的几座山徘徊了好几天,然后找到村长说要给村里投资发展成旅游景区。

      得到这个消息村里人高兴地不得了,若不是生活所迫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如果村里面能发展起来对他们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

      就这样,豹子他们村里人开始全力配合,当时那批人在山上建了个临时居住点,还告诉村民这段时间先不要上山,他们要从山上修条路下来。(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村里人虽然纳闷为什么要先从山上往下修路,但当时谁也没放在心上,而且他们在山下经常也能听到机器工作的声音,所以也没人怀疑过。

      直到有一次,村里一个叫做二蛋的憨子上山捡套子,发现山顶上的那些人并没有在修路,而是在挖坑,山上被他们挖了很多的坑,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二蛋虽然憨,但他也懂事,回去就把这事给村长说了,当时村里人都好奇他们是在干嘛,这时候就有老人说他们可能是在挖金子。

      听到“挖金子”这三个字,村里人立马稳不住了,就问到底怎么回事?

      那老人说以前有人在附近山上挖到了“骨头金”,这骨头金也是一种天然黄金,甚至比橄榄金纯度还要高,因为形状像骨头所以被人叫做骨头金。

      自从那人挖到骨头金后,有很多人慕名而来,但大多数人只是想要碰碰运气,可没想到来的人中竟然又有几个挖到了骨头金,虽然不大但纯度都一顶一的高,一时间当地成了淘金客发家致富的圣地。(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豹子说他们村以前也曾富裕过,就是在挖到骨头金那段时间前后,经常有外地淘金客前来淘金,村里人只要带一下路,随便指点指点方向就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前来淘金的人越来越少,甚至不再有人过来,骨头金也就成了一个传说,村子从此也一蹶不振越来越穷,最后不知又从哪流传出骨头金至阴至邪的说法,说骨头金是山神的惩罚,得到的人不会有好结果,就算一朝致富以后也会散尽家产,甚至落不到一个善终。

      村里的人也认骨头金为不详,村子之所以越来越穷就是山神对村民给破坏山林者带路的惩罚。

      这次那批人瞒着村民进山开矿已经是触犯了山神,如果不加以制止一定会给村子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

      豹子说那个年代人都比较迷信,尤其是老人,因为身居山林间,做什么事都要拜山神,伐木要拜、跑山要拜、打猎也要拜,总之无论做什么,只要跟山有关都要拜。

      放在现代这可能有些迷信,但在当时那个年代,这是山里人的一种信仰。(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靠山吃山,山里人没有不敬山神的,因为山里人吃的用的都是从山上得来的,人们对山神只有敬重,同时也是希望山神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好的资源,能够让村民获取资源的同时减少危险。(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可豹子村里的年轻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听说村里要搞开发,火急火燎的从外地跑回来,就是想着能够早人一步在家里找个生计,可现在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个骗局,他们怎么能接受的了?

      而且我们国人有个习惯,为了自己的欲望可以去求神拜神,稍微有点效果就成了虔诚的信徒高呼神迹,然而一旦神满足不了自己的欲望时,他们就开始怀疑神,接着质疑,到最后怒火中烧大骂迷信糟粕害人,这就是国人。

      豹子说他们村的年轻人当时根本不管什么山神地神,也不相信什么邪物骨头金的传闻,更不顾村里老辈人的劝阻,私自去山顶找到那批外地人谈判。

      那批外地人也怕事情闹大,毕竟他们没有正规的开采手续,如果捅出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于是他们给村里的年轻人开工钱,让他们来山上挖矿做工,这其中就有豹子。

      豹子说一开始村里老辈人极力反对,村长甚至还威胁他们如果敢跟那些人狼狈为奸就将他们逐出祖祠,可这些话没有人会听,他们都穷怕了,只要能赚钱做什么他们都不在乎,最后怕村长把这件事捅出去还找了专人时刻看守村长,相当于把村长给软禁了,剩下的人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起初那批人怕村民发现只是在夜间用小型工具偷偷挖掘,这下没有了后患,开始使用大型挖掘工具日夜开采,加上村里的年轻后辈帮忙做工,短短几天就挖了好些地方,但却始终都没能找到金矿。

      后来有一天,有人说自己小解时看到了一块狗头大的金子,可奇怪的是还没等自己跑过去那狗头金就不见了,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

      当时有人就说该不会是你看错了吧,可那人却特别严肃的说自己不可能看错,甚至还发起了毒誓。

      尽管如此还是没有多少人相信他的话,直到第二个人说看到了狗头金,跟之前那人的情况差不多,还没等自己赶过去那狗头金就消失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接着又有第三个人说看到了狗头金,情况跟之前一样,也是还没等自己有什么动作,就一眨眼的功夫那狗头金就不见了。

      这下所有人都重视了起来,当时有人说会不会是那狗头金通灵了,就跟山里面的棒槌一样,一旦被人发现就会遁地跑走?

      在以前的东北关于挖参有这么一个说法,说年份长的人参都有灵性,会动会跑,想要采摘这种人参,必须要用索拨棍(俗称“索罗棍”)横挑前进压草寻参,按山规不许多说一句话,一发现人参时立即大声呼叫“棒槌”,据说叫一声“棒槌”人参就会被“定住”不再逃跑,接着再用草帽覆盖使人参束手就擒,并用红绳把参绑在树枝上,这样才算捉住了人参。(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而在豫皖等地同样有这么一个类似的说法,说是有人在自家后院发现了一堆金银古钱,闪闪发光,当时他就准备拿袋子去装,可是一转身那些宝贝就消失不见了,后来有老辈人说金银古钱放久了会产生灵性,必须要用被童子尿浸过的红布盖住才能拾取,不然它们就会跑走。

      所以最后流传出这么一个说法,说五行相生相克,金跟木属性的东西可以借助土遁走。

      豹子说当时所有人都急得不行,好些人眼瞅着金子从自己手指缝溜走却无能为力,都气得不行。

      后来他们想到了村里的憨子二蛋,因为二蛋脑子不好,学什么东西都特别慢,但可能是傻人有傻福,二蛋对于挖参很是在行,老参客挖不到的参他都能挖到,有一次甚至挖到了百年参。

      当时由村里帮工的年轻人出面找二蛋,那批外地人给二蛋开了很高的工资,并承诺如果带他们找到了金子还会给他一笔硕大的报酬。(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对方开的这个条件简直让人眼红,可二蛋却油盐不进,死活不肯带他们去找,还说这金子是山神的惩罚,谁得到谁就不得善终,甚至还会连累的村子。

      可当时无论是那批外地人还是村里的年轻人,都被那狗头大的金子馋的不行,哪里会被这话给唬住,一边骂着憨二蛋一边想办法让他听话带路。

      后来有人出计,说要不然就用村长威胁二蛋,村长膝下没有子嗣,二蛋也是个孤儿,他们两个感情跟亲父子一样好,二蛋虽然憨,但谁对他好他也知道,如果用村长威胁二蛋他肯定会乖乖听话。

      果然,那些人告诉二蛋,如果不给我们带路就把你送到城里面的精神病院,让你一辈子再见不到村长。

      二蛋也知道精神病院,以前村里人总拿这个来吓唬他,导致他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就怕的不行。

      这次那么多人说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比之前给他造成恐惧还要大,二蛋跪下来痛哭流涕的哀求,可那些人说不带他们找到金子你就别想在村里待下去,没有办法二蛋只能答应。(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村长进行的,如果村长知道他们威胁二蛋指不定会干出来啥事。

      豹子说二蛋带着他们在山里转了好几天,后来找了个地方让他们挖,挖了几个小时挖出来一条通道,接着开始人工下去用铁镐挖。

      挖矿是个技术活,对力度要求很高,轻了不行重了更不行,还必须要小心,因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发生矿洞坍塌。

      豹子说他当时也下去了,一开始并不觉得自己能挖到东西,但没想到一镐头下去一块灰不溜秋的矿石下突然露出一角金色,接着轻轻用镐头敲打了几下,那金色就从矿石上脱落下来,躺在一堆灰不溜秋的矿石中十分显眼。

      豹子当时激动得不行,他虽然不是专业的淘金人,可那么大块金子他不可能认错!

      豹子本来是想报告上去的,因为那批外地人说了,谁挖到金子不上交那么他的工钱就拿不到,如果上交了不但有工钱还有奖励报酬。

      可后来豹子想了想,他们奖励能奖励个多少钱,这么一大块金子拿出去少说能卖个好些万,何必要给他人做嫁衣。

      于是豹子就动了心思,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就装作矿洞太热把上衣给脱了一扔,正好盖住那抹金色,接着又装作小解赶紧隔着衣服把金子抓起来,然后又把衣服缠在手上包着镐头。(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挖矿时间久了很多人手上都会被镐头磨出水泡,所以有人为了减少伤害就会用布把自己的手缠起来,豹子这样做别人也不会怀疑。

      豹子说那块金子有拳头大小,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当时心都跳到嗓子眼了,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抑制不住的兴奋。

      不过豹子并没有高兴过头,因为矿洞外面还有那批外地人,下矿洞工作的人上去的时候必须要经过他们搜身,豹子使计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把那块金子给运出去,一运出去豹子就跟上面请假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辞工回村休息休息。

      上面批准豹子可以回家,豹子心满意足的揣着金子,一路上都在想要怎么把怀里的金子换成钱,甚至罗列了一大堆有了钱要怎么花的计划。

      回到家豹子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金子这事他跟谁都没说,去到房间他把包着的衣服打开,拿出里面的金子细细观摩,那金子光泽透亮,一看就知道纯度很高,甚至都不怎么需要提炼,就是造型有点奇怪,因为之前听人说他们看到的金子都是狗头模样的,而自己手里的这块金子有点像是拳骨。(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豹子看着拳骨模样的金子立马想起了之前村里老辈人说的骨头金,他再次打量摩挲,发现越看越像,一节儿一节儿的指骨都清晰可见,顿时心里有些慌张,虽然先前满不在乎,可真当拿到手里还是有些担心,于是他收拾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就进城把金子给卖出去。

      毫不夸张,当天晚上睡觉豹子都是抱着金子睡的,虽然害怕那些传闻,可跟钱比一切又是那么的不足为然。

      豹子说他当时都想好了,等明天进城把金子给脱手就再也不回来了,在城里买套房娶个婆娘过好日子,但没想到当天晚上却被一个梦给惊醒。

      梦中豹子感觉自己怀里越来越热,烧的肚皮直疼,接着感觉一阵异动,他忍不住掀开衣服瞅了一眼,自己怀里抱着的那块金子竟然变成了一条怪蛇,那怪蛇盘旋成一堆,脑袋上长着一个丑陋的大疙瘩,吐着信子正对着自己,刚睁开眼就被它狠狠地咬了一口!

      被这个梦惊醒的豹子赶紧去看怀里的那块金子,还好一切都只是个梦,金子还安然无恙的被自己抱在怀里,不过奇怪的是梦里自己被怪蛇咬到的地方有些发黑,但是不疼,摸着还痒痒的。(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豹子也不敢再耽搁下去了,他心里愈发感觉这块金子的怪异,想着越早脱手越好,于是连夜开始进城。

      豹子说他醒来洗把脸,带上干粮,把金子用衣服包了好几层,然后才准备出门。

      可还没等他刚把门打开,迎面而来一阵疾风,接着就感觉自己脑袋挨了一棍,慌乱中他都没看清对方是谁,只看到一个人影,打中自己后抢了自己怀里的衣服就跑。

      豹子说那狗杂碎跑的太快,自己撵了好长时间都没追上,来之不易的财富就这样被别人夺了去。

      我问豹子气不气,豹子说怎么能不气,不过气也是刚开始气,后面发生的事只让我感觉庆幸。

      豹子说第二天,山上传来消息,说矿洞发生坍塌,那一批下去的十好些人都被活埋了,最后救上来了一个,被救的那人说矿洞坍塌之前他们看到了很多金子,跟墙一样排列在一起,他们刚想用镐头敲一块下来,可就在这时候矿洞突然发生了坍塌,头顶的石头刷刷直往下落,被砸到的人直接成了肉泥。

      那人说完没多久,还没等运出去进行治疗就死了,死状也十分瘆人,浑身瘪了,骨头也碎了,好像被车碾过一样。

      后来那批外地人不知道从哪搞过来一台挖机,对着坍塌的矿洞开始挖掘,据说后面金子没挖到却挖出来一个蛇窟,里面的蛇长相极其丑陋,头上有一个大疙瘩,一碰就破,疙瘩破了后从里面流出红色的血脓,见人就咬,一时间好几个人没注意被咬个正着。

      其中有人反应快用镐头拍死了几条,据在场的人说,拍死的那些怪蛇并没有流出血来,而是从怪蛇身体里面涌出了大堆大堆的蛆虫。

      那些被怪蛇咬到的人,身上的伤口开始化脓流水,还散发着恶臭,不一会儿就腐蚀到能清楚的看见骨头,森然然的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

      豹子本来不打算趟这趟浑水,可听到这些流传心里开始慌了起来,因为他们在矿洞挖出来的那种怪蛇跟自己昨晚在梦里梦到的怪蛇是一样的。

      想到这,豹子感觉自己昨晚在梦里被怪蛇咬到的地方痒痒的,忍不住伸手去挠,结果定睛一看发现胳膊上竟然长出了好几块黑色印记,而且还有蔓延的趋势。

      豹子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梦里的那条怪蛇,梦里面被它咬过,醒来发现被咬的地方多了一块黑色印记,这还没多大会竟然又多了几块,难不成真的跟那块被人抢走的骨头金有关?

      这下豹子已经认定了那块金子是骨头金,甚至有点倾向骨头金是山神的惩罚这一说法,只是他那时候也不知道那块骨头金到底是被谁给抢走了。

      至于矿洞发生坍塌和挖出怪蛇跟骨头金有没有关系豹子就不知道了,但他隐隐觉得还是有关系的,不然不会那么凑巧。

      后来村里帮工的年轻人沉不住气了,闹着要下山回家,说什么也不敢再下矿了。(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当然,那批外地人是肯定不愿意的,他们投了那么多钱那么多精力,不可能就这么打水漂,于是他们安慰村里的年轻人,说只是不小心挖到了蛇窝,只要把蛇消灭就好,另外还给他们加了工钱。

      村里的年轻人动摇了,这时候那批外地人又趁热打铁的说已经从外面请了医生,医生在最近几天就会赶到。

      这话就像是定心丸,村里的年轻人也没再怕了,开始了除蛇行动,先是用汽油烧,接着用刀砍、用镐头拍,起初效果还不错,可是没多久怪蛇又多了起来,甚至比之前还要多,而且这次多出来的怪蛇好像有毒,被咬到的人一旦没有及时得到治疗就会死去。

      这么一来人心又乱了,渐渐有些人开始说上次被活埋的人看到的金子是骨头金,这是山神的惩罚,所有山林破坏者都要受到山神的报复。(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尤其是村里人,因为村里人依山而活,非但没有制止外人的破坏,还与有心者勾结,山神会给村民最严厉的打击。

      豹子说最后事情越闹越大,有几个外地领导都被怪蛇咬死了,剩下的人也不敢再接着挖下去,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后来那批外地人说要出去找更专业的人和更专业的设备,于是接连走了好几个,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留在山上监工。

      但谁都没想到,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先前走的那些人把值钱的东西都带走了,最后留下来的那个人也在一个雨夜里趁人不备溜了。

      就这样,当初那些吵着要上山挖金赚钱的人,非但金子没挖到,连工钱都没拿到,白白干了那么长时间的活儿不说,甚至还给村子带来了永久的伤害。(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豹子说那些人走后,只留下满目疮痍的山,村长得知这个消息气的吐血,没多久就郁郁而终。

      后来山上的怪蛇开始下山,经常有村民被咬到,在当时那种条件下,被咬到基本就是判了死刑,没多长时间村里就死了好些人。

      一时间村民们惶惶不可终日,这时候有老辈人说不然就举行祭祀吧,恳求山神原谅我们。

      于是村里人准备了大量的东西祭祀山神,可到头来仍是没什么用,怪蛇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有因被怪蛇咬到而死的人。

      举村迁移也不可能,当时那个年代不是说迁移就迁移的,有钱还好,没钱他们就成了逃荒。再者老一辈的人就算死也不愿意迁出去,年轻人倒是想迁,可这蛇祸是因他们而起的,就这么一走了之以后哪有颜面见列祖列宗。

      后来有一天,当地下了很大的雨,有人在通往城里的那条路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面朝下被泡在泥浆里,村民把尸体翻过来发现那人死的时候怀里还抱着几层厚衣服。

      豹子听说了这事顿时想到了那晚打了自己一闷棍,后又把自己的金子抢走的那个人,过去一看发现果然是他,因为他怀里抱着的衣服正是自己包金子的。

      那人是当时矿上的一个领导,也是个外地人,当初豹子辞职回家就是跟他说的,估计他当时应该发现了什么,不过没有张扬,准备晚上偷偷把豹子得到的金子偷走,但没想到刚过去豹子就被梦给吓醒了决定当夜就进城,情急之下才敲豹子闷棍把金子抢走。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人并没有走出去,反而死在了山林里,要不是这场大雨估计还没人发现他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不知道,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而且衣服里面包着的金子也不见了,当时别人以为他可能是被蛇咬死的,但豹子知道,他是因为那块骨头金才死的,他遭到了山神的报复。

      那时候的豹子身上已经长满了黑色印记,当他看到那人的尸体时,不由觉得心中发寒,如果不是这人把金子抢走,那么那晚估计自己也走不出去,那么死的人就会是自己。

      最后豹子帮忙把那人给下葬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当地的那场大雨下了好几天,雨过天晴后村民们发现那些怪蛇不见了,是真的不见了,有人还去了山上挖出来的那个蛇窟去看,发现蛇窟里也不见怪蛇,它们好像真的消失了。

      村民们开始喜极而泣,他们开始跪拜山神开恩,可是谁都没发现村里少了一个人。

      直到一个月后,有人闲聊说好长时间没见憨子二蛋了,当时在场人一想,发现确实好长时间没见憨子二蛋了,好像一个月前的那场大雨后就再也没见过他出现过。

      再后来,有人在山顶祭祀山神的地方发现了一具尸体,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具骸骨,因为尸体上的肉都被野兽啃食完了,只剩下肋骨上带着一小块一小块的肉屑。

      我问豹子,那具尸体是谁的?

      豹子说,是二蛋的,他把自己献祭了,大山给了村民衣食住行,而村民却带头破坏山林,不止造孽那么简单,还严重影响了山上的其它生灵,二蛋的献祭也像是大山,他把自己献祭给了自然……(更多内容搜索威信宫众号:何三御)

      上海市
    • 1
    • 0
    • 0
    • 965
    • 吴祥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