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小县城的超恐怖事件:尸块被炸飞到天上在掉落各处…

      诡异的梦

        儿时舅妈讲述她年轻时,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街对面医院楼下,一对男女一晚上叽里呱啦说个没完……声音又大听不清内容,隐约中在争吵,让人听的烦躁不安感觉有事发生。舅妈在五楼阳台往下看,灰暗的路灯下,一对模糊的人影,想努力看清还是模糊。

        舅妈对着他们喊到:“别吵了,两口子有啥事回家说,大半夜的,还让人睡觉不 。”

      可是那男女自顾争吵不理舅妈,舅妈又喊几次还是老样子。也无奈的回去睡觉,这一晚睡了辗转反侧,梦里满恼子都是他们模糊的声意, 都说梦由心生,难道有事发生?果不其然,第二天六点多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

        “ 轰……” 一声惊天巨响,把整个小县城的人们都震醒, “ 不得了哪里爆炸了,” 人们跑出家门议论纷纷。舅妈舅舅也被惊醒,她俩睡在五楼房间,“ 啥声音爆炸” 舅舅说着穿衣跑出去。舅妈朦胧中嘴里,还嘀咕昨晚怪梦。

        就听见舅舅在五楼阳台吃惊的喊到:“ 老婆你快来看这啥东西啊?舅妈出去一看心里也纳闷,五楼那根电缆线,连接对面主线杆上,挂着一条类似布一样的东西,距离五楼四米多。

      “ 不会是布吧” 舅妈疑惑道

      “ 看不清,不知啥东西昨天都没有,我去拿勾的 。”

        等舅舅把那类似布一样的东西,勾过来一看 :“ 哎哟,我的天!”舅舅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是一大段类似猪的肠子,油呼呼了,粘着鲜血还散发着热气。

      俩人一脸惧色,想不出哪里来了肠子,把那不知是啥生物肠子放入麻袋里。就听楼下乱哄哄的人群中有人大喊,“不得了, 出人命了, ”夹杂着警车鸣笛声。

      舅妈颤抖叫道:“ 见鬼,这不会是人的肠子吧,”想起之前那爆炸声,两人脸色吓的发白,赶紧把麻袋提着往楼下跑。

        到了楼下,巷子七八个警察,主街看热闹的人群,被隔离在警戒线外,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条巷子一直通往山里,两边高低不平的房子住着几百户人家。舅舅惊魂未定的把肠子,交给警察坐了笔录,也借机了解发生啥事。

        原来里面一家旅馆发生爆炸,死了一对男女,尸体已经找不到炸飞了。顶层整个被炸没了,好在炸的是顶层没波及他人。据旅馆老板了解,男女昨天下午登记时就不断吵架。事因女方要和男方分手,男的苦苦哀求,女人死活不同意,没想男的这么极端变态,也不知哪里预先搞来炸药包,在凌晨和女人同归于尽。

        当舅妈听到死了一对男女,吓的脸无血色,脊梁冒汗。难道昨晚那诡异的梦,已经预知了今天这一对男女死亡。本是修佛之人心里觉得,那对男女太过可怜。对昨晚的梦她也百思不得其解,嘴里不断念着经文为那对男女送行……

        再说这两男女那个死像啊,真是惨不忍睹。爆炸威力,把她俩炸了不知碎了多少块,炸飞到天上在掉落各处。就刚才舅舅发现肠子,也不知道是那男的还是女的?巷子对面那栋四楼,发现一只男人断手,断到小臂处血肉模糊,手腕还带着一只很值钱的名表。

        巷子往里一家药店,房东从楼上下来走到一楼时。不知啥东西黏糊糊滴到脸上,用手一摸粘稠红色液体,用鼻一闻一股厚重铁锈味,寻思是何物体。抬头一看梁上挂着两只带血眼球,黑白分明,正阴深深盯着他。“ 啊!……鬼啊……” 吓的没跑几步,脚一拐直接从楼梯滚到路上,脸色惨白大喊大叫!差点吓死过去,送到医院吊了十来天点滴。

        一疯子不知哪里捡到男女带血头颅,五官已经扭曲变形,隐见肉皮血骨。用绳子绑着头发,跳着疯舞,唱着疯歌把两头颅甩来甩去。血滴乱溅,恐怖的场景,吓得人群一片惊叫哭喊,警察赶紧上去没收人头。

        县领导怕飞出去的碎尸引起恐慌,出二百元钱请来一个干粗活的老者收集尸块。事件也随着时间飞逝慢慢被人们淡忘,至于舅妈那个诡异的梦,可能是修佛之人的感知与神秘的第六感。

      阴气巷子

        

      还是舅舅临街的房子,是舅妈那诡异的梦过后七八年。我和表弟表姐们那时估计有八九岁了,年代久远倒是对灵异经历记得最清楚。而现在再来想这条巷子,在那时有很多“ 脏东西。” 因为往里走上百来米一个转角,拐进去七八米,是二层土木结构的老房,老一辈放棺材的太平间,可想阴气有多重。

      巷子再往里五十米是小学,那晚二表姐拉着我去小学玩,时间大概晚上七八点。虽然巷子两边都有房子,可是路灯不多,是那种老式小黄灯光线微弱无力。路上或明或暗没有一点活气,我俩心情不错,路过太平间位置时,表姐停下不知看啥发呆,拉着我问道:“你看见一个穿红衣人没?”

      我一脸好奇往巷子里观望,在微弱灯光下啥都没有。“ 姐可能路人走了吧, 我什么都没看见。”

      “ 我看的真切,刚那人穿红衣红裤往里走,可是看不到头、手、脚。”表姐说话神色略微有点发抖。

      我也觉得奇怪,惊讶道:“看不见身体,难道衣服裤子飘起来的 ?” 

      “ 是的就是那么慢慢飘进去。” 表姐一脸惊悚说着,拉着我往学校走去。

      我内心发毛害怕道:“ 姐你不是看到鬼了吧,可别吓我,我胆子小啊。” 

      “骗你干嘛,我体质弱容易看到那些鬼东西……”

        也是,表姐小时候体质特别弱,一次睡觉模糊中看到,一个黑影在床边吐着雾气,喷到她脸上,看不清楚脸的样子,突然黑影爪子往她脸上抓去,在梦中大叫惊醒满头大汗,而脸上多了几道血痕,不知是啥异物留下。

      还有一次白天梦游到外婆家,那路上可是要经过主街和多条巷子,还不能碰到行人和车,都不知道她梦中意识,是如何走那么远。

        我们继续往里走,往小卖部买点零食,然后跑到学校门口吃起来。大铁门是透空铁管门锁了进不去,学校里非常黑静,和小卖部透过来的光线形成强烈反差。教学楼在夜色中更为巨大黑暗,给人无形中压迫心里。

        正好奇今天学校怎么这么黑乎乎的,没多久气氛有点不对劲。学校空中传来一丝诡异声音,“姐你有没有听到声音,”

      表姐点点头道 :“一个女人在哭泣 ”。

      “嘤嘤……嘤嘤……” 这声音非常凄凉!飘在空中般游荡,声音时尖时细,时远时近,漂浮不定,没听多久我和表姐都有点吃不消,头皮发麻。

        我想起学校之前有个传闻,说是有个女孩被人强X,精神崩溃吊死在女厕所,当时很多人不敢去抬下来,有个胆子大点的老师,也是闭着眼睛把绳子剪断。死状很恐怖,穿着红衣服,舌头伸出老长,眼球爆出眼眶,流出乌黑血液已经凝固……

        后来很多女学生不敢上厕所,还出现几次闹鬼事件。说蹲在厕所听到阴深的声音在敲门板,咚咚……赫……我好可怜……好可怜……还我命来……那女学生吓的哇哇大哭,闭眼跑出厕所。各种版本遇鬼经历传来传去,好像学校领导有请人做法啊,没效果吗?……

        “ 姐不会是学校厕所里的女鬼吧!” 我面露惊慌之色。

      “ 我想应该是她,真是可怜人 ,我们快离开,免得缠上我们。” 表姐说着拉着我小跑回舅舅家,她的手好凉好凉。到家后把刚发生的事说给舅妈听,不说还好,说了被舅妈训斥一顿。叫我们以后晚上不要往巷子里玩耍,说太平间都放死人,“很不干净” ,要被鬼魂带去就回不来了。吓的我们以后晚上都不敢往里走了,我想这种巷子你们那里也有吧……

      水库鬼影

      去年夏天某日,和表弟朋友们约好去,县城附近的水库旁烧烤。我们五个家庭带着家人开车过去。一路上青山碧水,蜂峦起伏,空气更是纯鲜之氧,呼吸间心中透凉愉悦。

      到达目的地后众人下车,欣赏周边景色,烧烤场地环境真心不错!外面是水库往里是村庄,十几张圆桌靠椅还带雨棚,摆放在露天场地上,还有露天k歌,真是悠哉的环境。对于在城市上班的我来说,感觉到了世外桃源。

      大家安排先煮晚饭,天黑再烧烤,然后想露营的留下。五点多大家把水果饮料零食放在桌上品尝,小孩们围在一起讨论手游。大人们在谈天说地,表弟向场地老板租来一个烧菜铁灶,晚饭就吃煮粉条,蔬菜配料都是家中洗好带来,方便快捷。表弟和朋友笑哈哈打趣中,开始煮晚饭。

      晚饭在表弟精湛的调配下出锅了,粉条加各种肉类海鲜看了食欲大起。他笑嘻嘻接受大家表扬,“ 我煮的可辛苦啊,你们可要多吃点。” 

      大家看着一大锅美味,早就饿了哪里还客气,用胃来答复,吃两三碗也不嫌多。

      吃饱后我摸着有点发涨的肚子,擦了下嘴和他们说到 :“我们几个去绕一圈不,老弟做的太好吃了,不走走等下吃不下烧烤了。” 表弟和几个朋友也都觉得去走走好,留下老婆孩子们在唱歌聊天。

        天色已经暗下,这小路绕山中一圈,大家打开手机灯光边走边聊,聊家庭啊生意啊。我想来点刺激的,说到:“你们说这身后要是跟着女鬼如何, ” 

      “ 哥你又来,你这个迷信的家伙。就知道聊鬼吓人,那女鬼晚上陪你回家睡觉” 表弟一脸逗趣。大家也附和。

      “ 对就陪他……他最喜欢女鬼了……嘿嘿……”

      我摇摇头这帮家伙女鬼也不放过,我又和他们彼此分享起鬼故事。虽然大家嘴里说不信不害怕,可走路明显加快,谁也不愿走在后面。深怕后面有啥跟着自己。

      心里作用这东西是很好玩的,你越想它就越来,加上走在深山的小路上,漆黑的夜里没有一点星星,偶尔还来一声,不知名的鸟叫声,凄凉叫声让人头发麻,那种感觉好像后面的女鬼,就要摸到你,感觉好刺激……

      不多时大家回到烤场,租来烧烤架,从车后备箱搬下几箱啤酒。几个朋友麻利的在炭火上,放着各种蔬菜生肉海鲜,撒着调料翻动着食材,一串串美味孕育而生,在大山里喝着啤酒吃着烧烤,大家唱着歌,天南地北的聊。这种感觉真特么爽,对疲惫的身心很好放松,玩的时间总是过的快,夜以深陆续几个朋友开车回去。

      午夜12点了,剩下我和两个家庭,我和表弟朋友搭好帐篷后它两家属去睡。我们继续喝酒聊天,他俩酒量也厉害,喝啤酒像喝水一样。我顶多喝四瓶就不行了,他俩还在打赌,指着桌上四瓶酒谁喝了对方就输,走一圈刚才的山路。我看下周围老板的小店也关了,附近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村里百姓早早睡了,微风吹过有点凉。

      我担心他两安全开口道  :“开啥玩笑啊,这么晚走山路,等下要是被女鬼带走回不来,就不好玩了。”   

      “ 嘿,老哥,没喝酒我都不怕,喝了酒我就更不怕了,哪像长安不敢赌啊。” 表弟喷着酒气说道,有少许醉意。

      “他就知道吹牛,等下看他输了,他绝对不敢去” 长安贼嘻嘻的笑道。

      我说道“  打赌有的是时间,这么晚了阴气是很重的,不信我拍点鬼给你们看看。” 他俩一脸不信看着我,其实我心里是觉得能拍点啥,这水库可是经常淹死人。之前游过一次没过半月,就淹死两个大学生。后面再也不去了,这两孩子真是来要债啊,养到大学就死了,父母不哭死才怪。

      “ 你两看着,这周围没人吧,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我拿着手机啪啪……对着周围拍起来,打开手机相册找起鬼来。“ 哈,还真拍到了,一个白发白衣老头” 距离有点远放大后才发现,离水库很近位置是岸上的花圃上。听我说拍到了他们吃惊不小,手机刚拍的照片给他两看,他两看后一脸疑惑。

      “ 我说老哥这不会是其他物体吧,比如塑料之类的 。” 

      “ 我觉得也是,你就会吓我两,才不怕,” 长安附和到。我已经感到他两故作镇定,毕竟晚上要在这露营的。周边要是鬼魂游荡那不恶梦连连,看他们还没打消赌酒念头。

      我再解释清楚说到 :“这白影 在那桌子前面,和桌子的比例刚好是人形大小。形状成人形,有头、肩膀、背部、至于下半身被座椅遮挡无法看清。身高不低于一米七五,背有点驼,以白发和身形的推测,岁数大概在71到75之前。以衣服的款型应该是中山装,年代有点久远。职业不是教师就是公职人员。”

      他俩面面相觑表情惊颤,想着我刚才说的。“老哥什么时候学会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了啊,那你说这老头大半夜在那里干嘛?”表弟一脸疑惑好奇。

      “对对快说”  长安也一脸期待,看他两来了兴趣,我接着说到,

      “以佛家那个维度类似法律分配,人死亡后要进入六道轮回,按死去人这一身的善恶来分。行善积德修佛法直接去天道,也就是做仙和佛,他们不需要痛苦轮回,如做了太多恶事的人比如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杀生太多直接下地狱煎熬,享受十八层地狱极刑。或投胎畜牲道,做猪羊老鼠毛毛虫等低等动物。

      如果死亡带着仇恨邪恶那就投身魔道,有些还留恋儿女心愿未了,自杀意外死亡,那就投身鬼道,也就是孤魂野鬼。而没做坏事也没做多少好事,那就投胎做人道,不过想下辈子做人很难的,还需要看运气。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马上登录
      陕西省·咸阳市
    • 1
    • 0
    • 0
    • 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