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讲讲我“半仙”叔叔的故事吧

      我叔今年55了,是堂叔,小时候跟着他母亲下地干活,母亲也就是我二奶奶没留神,堂叔掉到井里去了,那个井很浅,但是也很怪,周围的草很深,经常有人不注意掉下去,大人到还没事,堂叔小哇,腿摔坏了,从此成了瘸子,等长大了也没找到什么正经工作,在集体里干木匠,另外他说话还口吃,好喝酒抽烟,嘴不利索还很喜欢叨叨!

       

      他怎么成半仙的呢?我二奶奶娘家在济南南山的一个小村子,二奶奶家孩子多,也很奇怪除了我这叔,下面四个全是妹妹,二爷爷想再要个男孩,就把老大送到南山住了很多年。

       

      南山村里有个老光棍,不知谁给他起的外号叫王八,他大名没人知道,叫王八叫习惯了他也就默认了,当时我堂叔就喜欢跟着他玩,王八喜欢钓鱼就带着堂叔。

      后来我堂叔跟我说他亲眼看见湾里走出来个大姑娘还跟王八叔亲嘴呢,我当然不信,八成是哪家的老婆给他胡搞,但是堂叔说的有鼻子有眼儿,不由得不信。

       

      堂叔跟王八呆久了就受到他的传染也变得神道起来,再后来他拜了师傅,关于这个拜师的确很神秘。

       

      这个师傅是没有具体形象的活生生的人,也就是说是个虚拟的人物,我也不能讲很多,就说堂叔背后有高人指点!

       

      家里也供着菩萨佛祖,说是师傅让供的,这些复杂的仪式我就不详细说了。

       

      离奇的事

       

      再说说找他的人里面有很多离奇的事,我讲几个给大家听听,很稀奇!

       

      有个老头我认识姓陆,都叫他陆伯伯,他有个傻女儿,天生的,路伯伯很疼这个女儿退休了还四处找活干,他说只要我活着就别亏了孩子!

       

      从孩子小就到处看病,也没看好,不知啥时候找到我堂叔了,堂叔给他算了说是什么山上的侍女,回不去了落到了陆家整天吵着回家,陆伯伯当时蒙了,他还没给我叔讲病情呢?果然他女儿病状就是吵闹不止哭着喊着要回家!

       

      后来呢他的傻闺女也没看好,堂叔说了这个只有等她自己死了才算了事,陆伯伯信了还跟堂叔学了些推拿、做法的方法,这些年一直照顾着傻闺女还真不容易!

       

      老陆的故事我多半听说的,后来我有心了我就主动注意这些病例。

       

      这第二个故事不是别人我妻子老家的表姐,俩孩子大儿子也是天生的癫痫,10岁了天天犯病,犯起病来先是喊妈妈我害怕!然后开始哭闹,想想看有这么个孩子天天闹,大人不崩溃才怪,表姐经常想死,表姐夫还是个校长挺老实,总是一声不吭的抱着孩子哄。

       

      后来这个表姐带着孩子来济南看病,我才知道我一看这孩子就感觉不一样,像是有点慎人的感觉,尤其是那眼神绝对是怨恨!

       

      我就跟妻子说了不如让堂叔看看,妻子同意了,过了几天带着他们去了,那孩子见了堂叔就一个劲的后退,我特意看了他的眼神充满了恐惧,的确不像人类的恐惧,这个我可不是胡说,果然等到堂叔领着孩子的手今内屋时候,他开始撕心裂肺的嚎叫!就是不进去,我们一起也拉不住他,劲头很大,堂叔就开始念叨做法,过了一段时间孩子不闹了。

      我看得很清楚孩子的眼神很正常了,还开口对她母亲说:“妈妈我一点也不害怕了”,很正常,我们都很惊讶,我是佩服堂叔的法力,但是堂叔点上烟很郁闷的说不好办!

       

      这事起因不在孩子身上,是他奶奶结了怨,跟上孩子了,孩子都十岁了,十年了想驱逐它希望不大了。

      你明天再来吧,我问问师傅。果然当天晚上孩子又犯病了。

       

      第二天我们又去了,堂叔用铁丝盘成了个蛇样,开始做法,这次孩子没闹却大声的对堂叔不停地喊:“我就是欺负你!我就是欺负你!”喊得我都头皮发麻!果然堂叔说这次不行了,对方不肯走!要想彻底解决,只有去你老家试试看,然后说了一大堆仪式的准备。回来后我跟妻子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听堂叔的回老家一趟。

       

      我讲故事不喜欢兜圈子,直接说这次老家行动失败了,孩子没治好,但是丝毫没减弱我对堂叔法力的认可,因为我认为失败的原因在于表姐家的不重视。

       

      我们去了之后孩子的奶奶讲了这么一件事:孩子出生的头一年老人在地里割草,正割着突然从草里立起一条蛇来,蛇不很大,但是突然间立起来也挺吓人,老人弯着腰正好和蛇来了个眼对眼,老人下意识的用镰刀就这么冲着蛇头划了一下,蛇受伤就跑了,我估计那蛇肯定死了!

       

      表姐夫虽然是个校长,人很老实教书写文章还行,人情世故不在行,在那小镇上也用不上,典型的书呆子。

       

      表姐则是个十足的村妇十句话有九句带脏字,这对很神奇的夫妻组合看来对于我半仙堂叔的言论很费解,果然去了之后该准备的物件缺了一个大件,准备好的东西也是假冒伪劣,连一贯慢条斯理的堂叔也着急了。

       

      由于时辰一到不得不进行了,接下来仪式结束后,堂叔千叮万嘱一定要将烧掉的东西拿到多少里外卖掉,也没有照办!果然出事了:表姐夫开着破面包车带着铁丝圈成的蛇样送出村外的路上,那一盘铁丝不见了!怎么找也没找到!

       

      据堂叔分析蛇仙溜了,很有可能溜回去了。这一着急,我就感觉腹疼,疼得不得了。堂叔一看时间也无可奈何,当天我们回到了济南,我的肚子才好了。

       

      堂叔说大概那蛇仙怪我多管闲事临走警告了我一下,所以腹疼!看来咱们不能再管了,那蛇不是家仙,是野仙,错过这次机会再要送走可难了!

      另外还有个原因,孩子他奶奶不孝顺咱不好明说,毕竟老人也上年纪了,你只能劝劝孩子的母亲多行孝吧!

       

      这件事说实话却是把我也吓着了,劝人为善必有好报呀!

       

      鬼上身

       

      接下来是个鬼上身的事,这个案列呢之所以我要讲给大家听,是提醒大家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千万要注意,行善积德固然是好事,但是凡事要有个尺度,堂叔就说过,过度的信仰就是迷信,别管你信什么教,信什么思想,信什么主义,哪怕是爱情太过度的爱对方了也是迷信!

       

      我一听挺有道理,这就是所谓阴阳平衡吧,打破了平衡就会有伤害。

       

      就说有一天堂叔家来了个病人,大约40岁左右的妇女,我一看就是那种没什么文化,说什么信什么的家庭妇女,她要是没病才怪,没病看着也和有病似的(这样说人家似乎不道德),她信佛经常去千佛山磕头,她就是迷信了,庙里大师让她行善她就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都要做善事。

       

      那天来的时候我看她痛苦流涕的样子,面色发黑,是重感冒的样子,她说了她也是按照重感冒去医院治疗的,但是半个月了就是好不了,还光想哭,堂叔给她看了,过程就不必讲了,但说结论:有脏东西跟上了,并且说她对死者发什么愿了,冤魂就像遇到救星一般跟上了。

      她想了半天恍然大悟,就在得病的前一天,她外出路过一个路口,围着一堆人看,她并没有过马路到近前看,只是站在路口看到听到说有人在这里车祸死了,她当时起了善念了,随口念了念大悲咒,心里念叨:这人可怜吧,佛祖保佑他怎么怎么地。。。念叨了一路,回到家,晚上就发高烧了!

       

      这是我看到最典型的迷信至病的例子。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乱发善念!

       

      堂叔给她治好了,我可以明确的给大家说堂叔治病绝不是磕头烧香那一类,有点类似“话聊”然后是点穴推拿。

      推拿好说学学就会,这个点穴我认为一般人学不会,由于堂叔有残疾,身体极瘦,但是他的指力奇大,别看走路一摇一摆,有个200斤的壮汉,他伸出五爪来也能揪起来。

       

      找人

       

      再说一件事,是找人的,这件事很有戏剧特色,无巧不成书!

       

      太绝了,我想起来都觉得写小说也没这么精彩,这件事的人物都是我的亲戚,在这里我就不便说是谁了,就当个故事讲给大家听,我也决不添油加醋,实话实讲.

       

      说是李老三找不到闺女了,小闺女在省城一家有名的大医院里当护士,因为离家远父母失去对闺女的关注,小闺女不学好了,被人逼债就逃走了,李老三到处里找不到,急的不成样子,又害怕丢人也没敢给亲戚们说,这样过了一个星期。

      这天他想去外地找找,家里经济不宽裕,实在没办法,只好去求他的老妹妹借点钱,没想到他鼓足勇气给妹妹说了后,妹妹一家哭起来了,一问才知道,原来老妹夫跟老妹吵架一气之下也离家出走了,这一老一少离家出走,让人听了又好气又好笑!

       

      而且李老三这么多亲戚不找,偏偏找到也离家出走的妹夫家,是不是太巧了?接下来就是兵合一处共同寻找老头、少女!

       

      这时间一长,两家沉不住气了也不怎么想起找会看的算算,也就找到堂叔这里来了,要说堂叔可真有本事,找老头他建议去西郊老年人多的地方去找,找闺女的他算出还没离开济南,并对李老三说你可以的去找找不到,等你没想找的时候就能遇到她。

       

      且说这找老头的一路西去找到郊区也没找到,老头的儿子儿媳找累了就下车买矿泉水喝,你说巧不巧?

       

      路边的那个百货亭子后面是个老年公寓,儿媳妇眼尖看到几个老头在打牌,抱着试试看的心思俩人就进去了,没成想老年公寓登记处的管理人员听了他俩的描述,就点头承认有这个名字,刚住进来不久,带过去一看,果然就是亲爹!

       

      这也太搞笑了吧,老两口吵架,老头离家住进了养老院。天下奇闻呀!

       

      这李老三可就不这么好笑了,算完回家后心情极其郁闷,吃完晚饭大闺女看老爹急的头发都白了,心疼老爹就打发老爹出去走走,李老三出了门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了一家超市门口,想进去给小外孙买点零食,超市门口不是有塑料皮帘子吗?

       

      他这么一掀帘子,里面也有人掀帘子,两人这么一照面,李老三差点晕了,这不就是小闺女吗?一把抓住就嚎啕大哭呀!

       

      这出悲喜剧可真是造化弄人呀!也不得不佩服我这瘸腿堂叔是有两下子!

      男鬼

      有时候我也很认真的跟堂叔探讨一下鬼神存在,我觉得堂叔有些言语很独特,用现代网络语言说就是很雷人。

      他说人活着的时候对自己都有个评价,男人和女人也不一样,男人对自己百分百的不满意,胖了、瘦了、高了、矮了,不帅了、不健壮了,所以男人死了灵魂大都离开了,都想去从新投胎,另外男人也好奇,喜欢刺激,我要投胎做个帅哥,我要投胎做个壮士,我要投胎做女人等等。

      而女人不一样尤其是美女都自恋,你看我多美呀,怎么就死了呢,我不甘心呀,多可惜呀,就不肯离开,另外女人感情丰富呀舍不得父母、子女,舍不得自己辛辛苦苦操持的家,所以鬼故事里大部分都是女鬼,男鬼都是有莫大的委屈,气愤不过,所以遇到男鬼更可怕,一般来看的都是遇到女鬼了,咱唠叨唠叨,和解一下也就送走了,实在不行吓唬一下也能吓唬走,遇到猛鬼一般不接。我问他你遇到过吗?堂叔就讲了这么一件事。

        

      那年有个人来找他说有个跳楼的往下跳的时候半空中在他们家凉台上搁了一下,这家人就感觉很别扭,而且女主人说半夜一睁眼看见有个黑影站在床前,这家男人头一天晚上回家也就八点钟,天不黑,本来回来路上好好的,一进楼道就感觉头沉,回到家本来他是个电脑迷,经常晚上不玩到12点不休息,两口子没少吵架,但是那天才八点半就上床睡上了,女主人一想:不对劲呀,就问他怎么了,他昏沉沉的也不言语就呼呼的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10点,连班也没去上,一连好几天都这样,打针吃药不管用,无精打采的。

      这不就来找堂叔给看看,堂叔就让他坐在马扎上,告诉他千万别睁眼,这么坐了一个多小时,这人忍不住还是不小心眼皮睁了一下,堂叔就觉得不行了,手脚发麻,打发他走了,堂叔病了一个星期,他说那男鬼只是抓了这个男人一把,也没想害他,只是跟他碰了个照面这男鬼发了个坏!身上带了点阴气,我给他治的时候他要不睁眼啥也不知道也就驱了,他这一睁眼这阴气乱窜就伤到我了,我手发麻我就知道坏事了。我说有这么严重吗?堂叔说女鬼你就给他来个拥抱受伤的准是她!男鬼吹口气谁也受不了!这句话雷的我不轻!

       

      校园怪异事件

       

      我讲讲我经历的校园怪异事件吧,大家听听跟流传的校园鬼故事有什么不同,之所以怪异,你要说是巧和我也同意!我是不相信太离谱的鬼故事的。

       

      我四年级的时候学校里开始建家属楼,以前都住平房,要盖楼了我们小伙伴都好奇,那是1982年,济南还是个老舍描述的那个样子,安安静静的一个小城市。

      我们那时候不像现在家里看的紧紧的,吃完饭就可以到处玩,那个楼刚刚打好地基,中午我们同院四个人就跳到那地基里去玩。

      工人们都去休息了周围没有人,玩了一会就有人发现有个草席子盖着样东西,我们好奇就掀开看,是一个大洞,洞口小洞里面很宽,就在那洞下面摆着三个骷髅头!

       

      我那时候胆子特别小,就不敢再看,我们中有两个南方同学,他俩胆子大他俩就看着好玩,然后其中一个姓魏的光看不过瘾,他找了个棍子就把一个骷髅头挑出来了。

      这么举着很威风的四处走,那时候我们经常跑到大学里去看免费电影,约莫知道这几颗人头很有可能就是济南战役死的士兵。

       

      就着么玩了一会就去学校上学去了,姓魏的还一直没丢掉那根棍子,人头我忘记他丢哪里了。

      后来楼盖好了,我们都住进了这座楼,我很清楚那个地下有骷髅头的人家是哪家,那家有个小孩姓潘比我们小,这个姓魏的就住这个小孩家楼上,小孩家住一楼地下就是那骷髅头。

       

      魏同学跟我关系很好形影不离的小伙伴,他比较强悍打架没输过,所以也没人敢欺负我。

       

      住进去不久,魏同学就开始欺负楼下小孩小潘,其实也没怎么欺负他,就是让他每次见面喊点好听的,有一次就让潘爸爸听见了,潘奶奶晚上就找魏爸爸去说了。

      还找了我爸爸说我是同伙,完了我爸爸还踹了我一脚,按说小孩胡闹大人说说就完了,第二天潘爸爸下班正好遇到魏同学,也不知怎么升起无明火,开始痛殴魏同学,想想看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痛打一个十岁的小孩会是多么的惨不忍睹!魏同学最后遭他大皮鞋一脚就昏死过去!

       

      我比较幸运当天没跟魏同学在一起!

       

      后来学校出面平和了这件事。我说这是魏同学挑人头惹得祸不过分吧!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马上登录
      陕西省·咸阳市
    • 2
    • 0
    • 0
    • 35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