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变态色魔郭龙海:6年奸杀15名妇女和少女》聊聊全球那些可怕的大案要案

    短短六年时间里,郭龙海先后奸杀女性达15人之多,不得不让人震惊,那施暴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好色,本来是男人的本性,不好色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绝少绝少,而郭龙海的好色却非同一般。
    一九八三年五月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是决定郭龙海今后命运的一个晚上。那天晚上,郭龙海送母亲和妻子带着不到半周岁的儿子去独山县看望岳父岳母,就在回军工企业宿舍的路上,他无意间碰到了跟他同一车间的青年女工小梁。
    小梁可以说是他们车间公认的美人:一米六零以上的身高,洁白皮肤,五官灵秀,胸部丰满,苗条的身材走路犹如风摆杨柳,活脱脱一个大美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

    当时的郭龙海就忍不住淫心盗起,趁妻子母亲都不在身边,用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的办法,将小梁要挟到自己的寝室里,并进行了奸污——或许那是他第一次面对一个对自己的进攻稍表抗拒的女子吧,郭龙海居然感到有点兴奋,占领这样的女人的身体可能让他感觉到另一种乐趣,和那种与人野合时的刺激——这是好色男人通常都有的怪病;这也不能不说是郭龙海日后何以堕落成强奸杀人犯的一个原因所在。
    而那次行为出格的后果,是郭龙海没有意料到的;他带着干了坏事后的侥幸心理回到工作岗位上。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大陆,政治气候还是非常严峻,一旦有人被揭发了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仅名誉扫地,而且还会影响政治进步,甚至因此而失去工作;更何况是强奸!

    一九八三年的下半年,恰好全国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严打运动,而正当此时,郭龙海强奸小梁的事情败露了,竟被他厂里的一个与他稍有瓜葛的朋友揭发了出去,因此郭龙海被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判了十年徒刑(1983年9月25日——1993年9月24日)。

    在不同的年代,对罪犯一般都有不同的量刑尺度,我们姑且不论当年法院判处郭龙海强奸一案十年徒刑是否过于严厉,但郭龙海用要挟的方法迫使小梁跟他发生了性关系,也就是犯下了强奸罪,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那是郭龙海人生当中的第一个污点。如果以前的经历使他对这个世界充满着无情的压抑,那么在坐牢的那几年里则是他魔性开始滋长并逐渐成型的时期。郭龙海之所以是郭龙海,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他凡事决不检讨自己,而总是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对于自己当时肆无忌惮的犯下强奸罪,被人揭发,他非但没有反省自己,还把满腔怒火推在小梁和朋友身上——被出卖的痛苦使郭龙海这时对世界有了阴暗的报复想法。

    也许,在他为了争取能早日出狱而艰苦奋斗的服刑期间,在他阴暗的内心深处已经有了一套杀人的计划——他要杀死小梁和那个揭发他奸情的朋友,以消心头之恨。

    一九九O年,由于表现良好,郭龙海被提前三年释放出狱。在狱中,他确实也做了一些比较突出的事情。例如他原来只是个初中毕业生,却在瓮山煤矿劳改人员自学摸底考试中考了第二名,由此他还成了劳改人员自学学校的老师,而后他通过自学考试,又拿到了函授大学的文凭——这就是郭龙海的过人之处。他城府很深,深藏不露,尽管在服刑期间心里转悠着如何报复社会的念头,但在外表上却难以觉察他内心的复杂与狠毒。

    他表现积极,为的是能早日出狱;早日出狱,为的是心中那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应该说郭龙海的内心是孤独和痛苦的,因为他始终无法理解这个社会,无法理解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与爱,更无法理解生命对于人的意义;因此郭龙海是自卑而又软弱的,面对挫折与失败,面对打击与误解,他的心里才会满装着变态的反抗。

    一九九O年秋天,郭龙海出狱不久,就盘算着如何杀掉小梁与朋友。他必须要杀掉那两人,才能平熄心中多年的怒火与仇恨。由此看来,郭龙海从强奸而琅珰入狱到刑满获释,牢狱之灾并没有使他醒悟到自己的罪恶,反而因固执,他心灵的魔性越发膨胀,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的眼里除了自己还是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他没想过,如果杀了人,自己顷刻之间又成了杀人犯,那带给他妻子的不是更大的伤害与羞辱吗?他什么都没想过,他只想着如何报复人家:只要将仇人杀掉,就是大快人心了。

    第一次算计着要干杀人的勾当,郭龙海的心里想的是什么?除了杀,还是杀?不过那次他的运气不大好,外出苦苦守候了多少天却连仇人的影子也没见过,最后他不得不放弃,心里骂道:小子,算你走运,但老子决不会放过你。

    那次杀人计划的失败,使郭龙海暂时回到现实当中。然而,他的魔性——自私,狂妄,仇恨,欲望——并没有因此而消除。为了独立生活,他开始做生意,南下广州、柳州,购买大量成衣运回都匀,然后摆摊卖成衣;假如郭龙海今后一直这样勤奋的干下去,克勤克俭,他的前途仍然不乏一片光明,也许在今后的社会里就会少一个罪人,少一个恶魔。

    可是有了钱之后的郭龙海,自负狂妄的一面马上就冒出来了;他觉得坐了几年牢他浪费了太多美好时光,而今有钱,自当找回损失掉的快乐:人生不就追求一个享受么?于是,郭龙海压抑多年的邪性又蠢蠢欲动了。他开始发廊寻芳,吃喝嫖赌起来,并一发不可收拾。

    在此期间,发生了两件让郭龙海十分难堪和气愤的事,使他对这个世界仍然残留的那么一点信任感荡然无存了,使他从一个愤世嫉俗者一步跨向了犯罪者的殿堂,使他对这个世界彻底失去了信任,使他对女人更是痛心疾首。然而这两件事又是他自己一手招成的。

    其一,在他去一家发廊嫖娼时被与发廊小姐串通的联防队员逮个正着。这个丢脸的事让郭龙海回家后不敢面对妻子鄙夷的目光,于是带了一笔钱以进货为名离开了家,南下广州。其二,就是在那次南下广州,郭龙海上了两个江湖骗子的当,身上的钱被骗个精光。郭龙海又气又急,回到家里,又把满腔怒火迁到那个发廊小姐身上,他几乎发誓,今后要是再碰到这样的贱人,非捏死她不可。那段时间,气急败坏的郭龙海一直徘徊在那家发廊周围,心中蓄谋已久的杀人念头再次让他迷失了方向;那一刻,他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然而面对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郭龙海是那么懦弱。他不敢前去报复周围的黑恶势力,只是把仇恨发泄在对他的进攻无力反抗的弱女子身上,在郭龙海看来,女人,尤其是干皮肉生意的女人,是世界上最可恶的东西,因为谁给她们钱就可以随意的让人摆布,而事后反说是男人蹂躏她们。

    郭龙海从强奸小梁被判刑到嫖娼被抓,他无一不把责任推在女人身上,而自己好像是那么无辜,好像自己的一切都被女人毁了。一看到风尘女子对他媚笑,他就在心里咒骂。于是他决定报复一切女人。

    因此,从一九九四年六月在广西柳州把一个妓女骗到荒山奸杀开始,郭龙海终于变成了色魔杀人狂。而那时候,他已经不是一般的体力劳动者了,而是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农业局下属的农贸公司的一个副总经理。

    2000年5月15日凌晨,郭龙海将某校学生小文(化名)带到黔南州*办公大楼西侧凉亭边,欲与小文发生性关系,遭小文拒绝。在小文喊叫时,郭龙海即用双手卡住小文脖子致其昏迷,郭龙海以为小文已死,便将小文移至附近一水沟边,后小文被人发现送医院但因抢救无效死亡。她是郭龙海系列作案中唯一一位没有与郭龙海发生性关系的女孩。

    从一九九四年到二OOO年,郭龙海用诱骗的手段一共奸杀了十五个女子,直到二OO一年被都匀市公安局的专案组逮捕。二OO一年十一月十五日,都匀市河滨路,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按照严格的司法程序,一一审理后,庭长宣判,郭龙海多次强奸杀人,证据确凿,事实俱在,罪大恶极。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民的生命安全不受威胁,判处郭龙海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郭龙海的一生,就是这样与魔性相伴,直到终了。如果说他的蜕变与当时的社会环境及遭遇有关,也绝不能怨恨命运对他的不公。事实上,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从与他妻子相识——靠的是一本《基督山恩仇记》——到成为贵州省都匀市农业局农贸公司的副总经理,可以说明郭龙海的能力绝不会比一般人逊色。他之所以堕落成可怕的杀人魔头,乃是源自他本身的自私与欲望。他把在现实生活中不能满足的苦恼,通通归罪于社会。正因为他遇事的自负,极端的狂妄心理,让他最终走上不归路。而郭龙海的性格本质又是那么懦弱,在面对强势的经济大潮的涤荡下,使他只能寻找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人群发泄心中的仇恨与不满;好色,私欲,压抑的失败感,和难以实现的自我价值,使他最终选择了柔弱的女性为报复、发泄的对象。

    郭龙海的一生都在与自己斗争,
    然而他注定是失败者。

    2001年11月15日,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对郭龙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郭龙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核准,决定执行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2年1月13日,一声枪响,结束了郭龙海的罪恶,这个“杀人狂魔”最后的请求是:“我想再看看我妻子”

    – END –

    广东省·深圳市
  • 1
  • 0
  • 0
  • 4.6k
  • 鬼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