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请笔仙请出刀仙来!差点不可收拾

    By: 大唐才子

    想起高中时的一件事,说给大家听听。

    主人公是我那时同班的一男生,外号虎哥。倒不是他有多么生猛,或者名字里带虎字。而是此人思维绝对跳跃,属于脑抽型。彪悍得只剩彪了,东北话里称二货为虎,此人因此得名。

    讲三件事说明一下,让各位朋友对本篇主人公有所了解。第一,据可靠消息,虎哥是二胎,他的出生纯属意外。

    当时计划生育比较严,他妈也没去大医院做手术,吃了两片打胎药,居然没把这货打掉!第二,此人中考以25分(绝对25分)的优异成绩考入我们学校,并且光荣拿下全校倒数第一,至今无人超越。有人说英语考试都选B也不至于25分吧?

    我们神勇的虎哥考英语时睡了过去,以至于铃声响起时还没有动笔。第三,有一次我和虎哥去附近的一个高中打球,虎哥为了抢场,英勇地赶走了三个“小孩”,没过多久,三个“小孩”带了二十多个“大哥哥”来找我们理论,还带着板砖和钢管等礼物。

    我当时两腿发抖,虎哥很淡定的说,走,咱干他们去。而且态度坚决,就要干人家,拦都拦不住。

    最后实在没办法,楼楼委屈地当了把逃兵,让虎哥当了回英雄,含泪看着虎哥淹没在茫茫人海中。等楼楼领着兄弟们赶来的时候,虎哥威风凛凛地一个人站着操场中央。

    过去刚要询问他伤情,虎哥突然蹲在地上哇哇大吐,说是受了内伤。到医院诊断为,由于钝器打击而引起的轻微脑震荡。

    上述描述绝非废话,如果大家理解虎哥的为人,就知道,下面的故事绝对真实。

    话说当时流行一股笔仙热(具体玩法百度,建议不要玩),大大小小的学校都有人玩,楼楼的学校当然不能落下。

    大家基本都是中午午休或者上晚自习时玩,也有2B上课玩的,让老师当场抓住批评教育,并且被当成精神病通知家长。

    我们学校是半封闭的,周一到周五住校,住校生查的很严,回寝室要刷卡,而且寝室大门口有摄像头。

    周末放假回家,因为周日有家里远的学生提前返校,所以晚上安排自习,9点半结束。

    那时我和另一个哥们(简称A),约好了提前返校,然后下自习后直接去网吧包宿。(对不起,虽然周一要上课,但楼楼那时不是好孩纸,基本属于夜里逃寝,白天上课睡觉的选手,最后跟医务室的校医混熟了,直接开病假条回寝室睡)。

    我和A到教室后和看自习的老师打了声招呼,没想到虎哥居然也在教室。那小子他家很有钱,他爸爸是长春平安分公司的经理,但是虎哥不知道哪根筋不正常,经常跟他家里闹。

    我们就上前打招呼,虎哥,咋了?这周末又没回家。虎哥笑呵呵地说,我爸不认我了。看着这厮脚上的新款耐克,我就知道是假的,你爹不要你?你他妈早要饭去了。

    最后得知,虎哥他爸看虎哥学习没指望,想安排他当兵。这厮怕吃苦死活不去,他爸把他逼急了,他索性跑出去纹了个大老虎在身上!

    无论他老爹多牛B,有纹身的能当兵么?说着虎哥还把衣服脱了,显示下刚刚纹上的大老虎,虽然当时是秋天,但是俗话说的好,有“爱疯”的都没兜,有纹身的都怕热!

    看自习的那个老师看了看,叫我们安静下,然后对我们说,你们好好自学,老师有事先出去下。我们三个配合地回应道,老师走好。其实我们这种放牛班,学校早都不管了,收留我们纯属是因为那每年四万五的学费。

    老师也懒得看我们。A君看老师走了,就冲我眨眼,意思是现在出去包宿。我看了看表,才8点,还早,包宿9点才开始,就说不急,先跟虎哥侃会儿。虎哥也说,不着急,聊会天咱s们一起去。

    聊天内容无非就是女生和球星。不知是谁提议,玩会笔仙儿啊。虎哥当时就来了精神,说来,玩会儿。我就从同桌的书桌里翻出纸和笔(不好意思,那时楼楼上学从不背书包),按照其他人的玩法,和虎哥一起握着笔,虎哥让A君去把教室灯关了,气氛更好些。

    教室灯关了后,确实黑了不少,但是对面教室的灯光还是射进了一些,所以多少能看见点。我和虎哥按照其他人方法请了十多分钟。

    连个毛都没有。虎哥说,是不是我这英勇的纹身把笔仙吓跑了?我打趣道,你这纹身能吓跑
    笔仙?

    纹得跟个猫似的,吓跑老鼠还差不多。虎哥很认真的说,不是我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你太丧气(东北话,点背的意思)了,来,A,咱俩请。

    我也没跟虎哥抬杠,他那人闹着玩有时认真,就让给A。A接过笔后对虎哥说,虎哥,这回你请,你要请得有感情,有诚意,内心要呼喊着,笔仙,你快来吧。

    一边说,一边还目光迷离地舔着舌头。我当时真想踹死这B,这表情太贱了。而虎哥一边看着A的表情一边若有所思,这厮是在思考!

    我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就说你俩快点玩,玩完了咱好包宿去。两人开始认真地请着笔仙。

    虎哥嘴里不断念着笔仙笔仙请快来,笔仙笔仙请快来。过了大约五分多钟,原本停着的笔,开始在纸上划动起来。当时看着无聊的我突然来了精神,这两山炮(东北话2B的意思)居然真请来了。

    A脸上也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哪知道笔还没有开始画圆圈,虎哥妈呀一声就把手松开了,并且指着A说,你他妈吓我呢吧?

    平时老实巴交的A居然指着“杀人不眨眼”的虎哥破口大骂,你动个JB,请来了还没送走就乱动,找死啊!虎哥刚才还怕得要死,这时被A一骂,彪劲儿立马上来了。草尼玛,你骂谁?说着抄起椅子就冲了过来。

    我当时就拦在了中间,说算了,算了,一个玩,有必要急眼么?(急眼就是生气),你俩咋还动上手了呢?谁知爆发的A毫不退让,指着虎哥让他再来一起把笔仙送走,要不跟他没完。

    最后一看实在没办法,我就劝虎哥,并且答应帮虎哥要高二学姐的电话。在A的威逼我的利诱之下,虎哥终于同意了。但还是不服。气呼呼地坐到了A的对面。

    虎哥拿出笔立在纸上,A把手也放了上去,就在A把手放上去那一刻,我和A借着对面班级的光看清,虎哥手里拿的不是笔,是一把短刀。

    虎哥经常带着刀我们都知道,可这把刀出现在这个时候,我心里感到一丝不妙。虎哥,你拿把刀干啥啊?谁知道这时虎哥好像没听见似的,嘴里开始念,笔仙笔仙请离开,笔仙笔仙请离开……

    借着光,我感觉虎哥的脸上青青的,而且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A也感到事情不对,想把手拿开,谁知被虎哥紧紧握着,就在我俩不知所措的时候,桌子上的笔,不对,应该是刀,开始快速地转了起来,下面的纸几下就被划烂了,刀划得桌子吱吱直响。

    但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A君急的直想抽手,而我在一旁束手无策。最后A君使出吃奶的力
    气,把手抽了出来,人向后狠狠地摔去,虎哥由于惯性,也向后仰去,我趁着这功夫赶忙去把教室的灯打开。

    草!咋出真么多血,听见虎哥的声音,我放心多了,因为我一直感觉就是虎哥从中搞鬼吓唬A。但来的虎哥身边时,发现虎哥的右手下面流了一大片血,整个右手血呼呼的,问他怎么样,虎哥回了句,真他妈疼!

    那天晚上我和A马上带着虎哥去了医院并通知了虎哥他家里人,虎哥一直没有昏迷,他家里人怀疑他去斗殴,但是虎哥坚持说没有,就是削苹果皮时不小心弄伤的,我和A也做了次伪证。

    虎哥的手没什么大事,就是切到血管了,失血有点多。事后我问虎哥,当晚是不是因为A骂他,他想故意吓唬A,但是虎哥坚决否定了。

    说当时他被A给吓住了,迷迷糊糊地答应重新请笔仙,结果不知道怎么的,随手就拿刀上了,开始他一直以为是笔,最后摔倒时才知道是刀。

    我又问A,A说绝对是虎哥搞鬼,还没听说笔仙能用刀请来呢,而且这家伙力气真大!

    还好那晚受伤的是虎哥,如果他伤了,他跟虎哥没完。这件事确实存在很多疑团,搞来搞去都不知道当时谁他妈提的玩笔仙这个馊主意!

    最后也没弄明白,到底是谁在说谎。但我心里知道,我撒了一个谎,就是当刀在桌子上划来划去时,我并没有不知所措,而是害怕上去帮忙被刀划到……
    以上来源网络

    广东省·深圳市
  • 0
  • 0
  • 0
  • 4.9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