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住在悉尼的一个开了“法眼”的山东老头

    我有一个朋友在悉尼留学,虽然都是在澳洲,但是一个东边一个西边,飞机也要好几个小时,所以联系很少,偶尔上网聊天。

    那一年,他带着自己女朋友过来玩,家中设宴。都多喝了几杯,他就说说了一件他在悉尼时候的奇事。

    他当时还是学生,选了一个华人餐馆上班,在厨房里做帮厨。 这样一干就是一年多。我朋友住的地方是一片老的城区,租金便宜,距离市中心也不远,就是房屋老旧,但对于学生来说,房子的好坏自然是不重要的。

    他家附近有一户中国人,从山东举家移民过来的。这家人夫妻两个都是457签证的工人,后来移民。457签证就是技术工人工作签,电焊工,水管工什么的。这一家一共四口人,夫妻两个,一个上七年级的小孩,再就是他们家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头。这老头是那家男主人的爹。故事就是和这个老头子有关。

    这个老头不会说英文,家里的大人孩子白天都出去上班上学,然后家里就他自己。当时还没有什么卫星电视,网络也都是限量的。所以对于这样一个语言不通的老者来说,在澳洲生活是很孤单寂寞的。

    于是白天这个老人都在小区里满大街的溜达,遇见中国人摸样的人就上去搭话,闲聊几句。后来中国的学生来的多了起来,所以这个老头子就在附近的公交站牌等候,就为了和这些坐公交车等车的中国留学生用母语闲聊几分钟。

    有一些学生就觉得这个老人很烦,客气或者不客气的就回绝他的攀谈。但我这个朋友虽然也不是很喜欢和这个老人交谈,但也知道老人的痛苦,所以每一次都耐着心和老人交流几句。时间久了,这个老人就越发的喜欢我这个朋友,过节的时候还会带着自己做的月饼元宵之类的作为礼物,送给我朋友。

    有那么一次,我朋友要坐车进城去他那家餐馆打工。可是正好遇见了这个老头。老头子那天格外的热情,非要拉着他回家里去坐一坐。我朋友看推脱不掉,就看了一小时间,觉得还赶得及下一趟班车。就和老头子去了他家。老头子一进家,就说,家里没什么好吃的,请他和一杯茶吧。

    我朋友就笑着说,随便啊,喝水就行了。

    老头子说,不行,这是刚才国内寄过来的雨后毛尖,味道不错,一定要尝一尝。

    然后老头子就开始慢悠悠的泡茶,真的就像电视里那样,功夫茶。

    我朋友就着急了,说,我要赶着去上班啊,随便喝一点就好了。

    老头子说什么也不肯放他走,一定要他品完那壶茶。所以原本以为几分钟的喝茶,最后拖到了半个多小时。

    我朋友莫名其妙了,但他隐隐的怒气,没有发作,只是客气的说,谢谢你的茶,我要走了。

    老头子说,年轻人涵养不错,算我没看错你。

    我朋友就更加奇怪了,刚想问什么。老头子就站起来送客了,一推手,说,既然茶叶喝过了,我就不留你了,你快去上班吧。

    我朋友又气又急,出了门就去赶公交车。结果自然而然,他整整迟到了快二十分钟。就在他想,应该怎么和老板道歉解释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那家店门口停着整整四五辆警车。一群围观的群众,店子里面拉着警戒线。

    我朋友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察一看他是这里的员工,就告诉了他。原来这家店就在半小时前,被一伙人冲进来打劫了,那群人有枪也有刀。店里的两个员工和老板夫妻两个,都被那群人灭了口。

    听了警察的话,我朋友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要不是那个老头拖着他磨磨蹭蹭的那么久,那么他一定当时也在店里,说不定外面急救车里躺着的就有他了。
    后来警察调查他,也去调查了那个老头,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只能说明,他很luck,那个老头英语不通,又都七十岁了,也没什么问题。都说是上帝保佑,也就没了下文。

    我朋友后来就去找过这个老头子,说要感谢他。老头子就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我和你的缘分已经尽了,你照顾我那么久,我也就助你一次。以后不要联系了,再和我牵扯,对你我都不好,尤其是对你,百害而无一利。
    朋友只是当这个老人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的福星。所以说的时候很轻松,而我暗自起了好奇心。于是和家里人说了这事,家里人说,又是山东的,和家里那么近,说不定有什么渊源,让我有时间去拜访一下。

    可是那也是要有时间才可以拜访的。这个一拖,我是半年之后才有机会去悉尼,拿着朋友给的地址找到了那个老头。果然是个道门中人,和家里的老人也是相知相闻的。我说了自己的来意,也做了本家的起手式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老头子就笑了说,原来是南边的X家,真有缘啊,这么远也能遇见熟人。

    后来是他说的一件故事。

    我问老头,为什么你知道我朋友会出事呢?老头说,他可以看见,他被开了法眼。开法眼在道家是很常见的一种说法。佛教里有五眼,是指肉眼、天眼、慧眼、法眼和佛眼。但道家的法眼却和佛家是不一样的。法眼是用道术打开了的天眼,而天眼有两种说法。眼是能见;有种种的“见”,就名种种的眼。一者世间人类的眼根叫肉眼,天人的眼叫天眼,两者都是色法。天眼的品质极精微,能见肉眼所不能见的。如肉眼见表不见里,见粗不见细,见前不见后,见近不见远, 见明不见暗;而天眼却表里、粗细、前后、远近、明暗,都了了明见。二者.“眼”不是我们平常理解的“眼睛”,而是抽象出来的境界“眼”。佛能见凡人所见,是肉眼;见诸天所见的境界, 表里远近等,是天眼;通达空无我性,是慧眼;了知俗谛万有 ,是法眼;见佛所见的不共境,是佛眼。

    在道家里,通俗一点说,天眼就是能看见感知鬼神,正如一些小孩子天眼未合,可见家中老人的走魂,或者一些通灵者的感知,那是天生的。而法眼就是借用法术让自己达到天眼的效果,可见鬼神。但是这样有一定的危害性,最大的危害就是你有可能开了天眼,这一辈子就别想再闭上了,从此你要每日目睹鬼神而终了此生了。

    那个老头说,那天看见我朋友的头顶悬着一柄鬼头大斧,摇摇欲坠。所以他就知道了,那天我朋友一定有大血光,等到那个大斧掉下来的时候,就是我朋友的丧命之时。所以他也不可明说,就强拉我朋友饮茶,帮他躲过了命劫。我很好奇,就问,那你这样不算是有违天和,干涉了六界轮回?老头说,我只是喝茶,又没有点破天机,最多少活几年罢了。想我如今这样的生活,多活几年又有什么意义呢?我问他,你这是天眼还是法眼?他说,是法眼。然后我就是一脸向往,他笑着说,不要多想了,法眼一开,利弊难料。我这一辈子也算是被法眼连累所致,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修道,更不知道我能看见脏东西,如今一想,真是有些后悔开法眼了。

    我问,这个法眼不是你自己开的?老头说,这一辈子,修为上没有什么收获,资质太差,就是这个法眼也是他师傅帮他开的,但可以没有再帮他闭上,他就如此凑活过了一辈子。

    我问他师傅是谁,老头子笑而不答。就说,我给你讲个我师父的故事好了。我就喝着茶,听老头讲了一个故事。

    那是WG期间,老头师傅的道观被拆了,自己也被迫还了俗,送到了几百里之外的城镇蹲牛棚。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些大学的教授之类。所以当时他觉得还算不错,能和这些有大文化的人关在一起,也算一种修行了。所以这些人白天种地拣牛粪,晚上就凑在一起谈书论道。当时一切都算不难熬,虽然生活艰苦一些,但老道道家辟谷餐风饮露的那一套还算懂一点,养气修身没什么难的,对于老道最难的就是饿肚子了。所以还了俗的他也顾不上什么礼义廉耻,肚子饿了才是天大的事情。于是每天晚上他都要溜出去到粮仓地头偷点地瓜豆角什么的填肚子。他修道之人,练过一些拳脚,障眼法之类的粗浅道术他也运用的熟练,每次也都没人发现。但终究东西少了,生产队还是会发觉的,渐渐的,村里的人就开始怀疑他了。你说 一堆外人里,你会怀疑那些斯文带着眼镜的大学教授,还是这个年轻虽然已经很大,但一看就是身强体壮身手矫健的糟老头?更何况,以前在道观里生活艰苦,如今三天两头的偷吃,这老道已经隐隐的有点发福,变得红光满面起来。

    老道这个时候就变得低调起来,深知如果被抓到了,那他就麻烦大了。可就这么几天,他的肚子又受不了了,本来食量就大,吃习惯了宵夜,如今一下子又要饿肚子,这让人怎么办。就在老道愁眉苦脸的时候,他某天忽然发现自己屋子门口放了两块红薯,他不管不顾的就大吃起来。后来隔三差五的门口就有吃的。时间一长,老道也知道了,都是村里人私下里送来的,不光他,那些大学教授都有。老道当时就哭了,那个时候,还能感觉到这么些人情味的东西。就这样过去了几年,老道似乎已经融入了这个祥和的小城镇。他甚至还私下里收了一个徒弟。当然这一切都是没上台面的,那个人也都几十岁了,都没结婚,就是喜欢这些东西。他的父母也是没受到什么教育的农民,觉得自己儿子学点这些神仙的东西也没什么坏处。这个徒弟就是悉尼的那个老头。当时那个老道就说了,他的资质太差了,比他还不如。估计一辈子也没什么出息。悉尼老头他就说,不求升天成仙,能测个字断个阴阳就行。老道就说,你可将来千万别上街给人家算卦,你这资质最多中个六成,小心到时候被人当骗子活活打死。

    后来WG快结束了,很多地方已经放松了当时的政策。老道又还了俗,回他原来的那地方当道士去了。当时就问悉尼老头,说,你都这么大了,就在家照顾父母吧,你的资质真的不适合修道,以后有什么难事来找师傅,我一定尽力而为。悉尼老头也知道家里离不开自己,就和师傅道了别,在家里安心做起了庄稼汉。

    可是没过多久,老道就回来了。什么都没说,就让他赶紧带着爹妈和他走,去西边躲几天。老头就很奇怪,说什么也不肯走,地里的庄稼还需要照顾呢。老道急的火烧眉毛,可就是不肯告诉他原因。老道说,我是看在师徒一场的面子上才来搭救你的,我不能破了天机,我原本阳寿也没多久了,说出来指不定才能活几天。你一定要相信我,快跟着我走,带着你爹妈,不要太多人,救了你们三个我的修行已经要大打折扣了。

    当时老头更加死活不肯离开了,村子里都是沾亲带故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在村里,要是真有什么危险,他不能只带着自己爹妈走。

    老道当时沉思了好久,终于下了狠心,说,也罢,反正我这辈子没什么机会升天成仙,死也就死了。我在你们这里受了你们那么多年的照顾,没有你们,我不累死也得饿死,天注定我要以命相报。

    然后老道说,我的修为也就是半调子,你愿不愿意开天眼?但我的法力只能给你开,却不能帮你闭上,你后半辈子都要开着天眼过日子了,你愿意吗?

    老头忙说愿意,这是好事啊。

    老道叹了一口气,说,是好事我怎么不给自己开,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我要给你开了,别后悔。记住这可是你选的。

    老头说不后悔,尽管开。

    老道说,这一辈子的修为,别的地方没什么建树,就是这个天眼法眼他有几分手段,可惜也还是三脚猫,只能开不能闭。

    然后就给老头开了天眼。

    老头子天眼一看,就发觉身边不对,整个村子都有着一股子黑气,一团团的,灰蒙蒙的看不清。后来他就发觉不是整个村子是这样,而是附近方圆几十里都是这样。他很好奇,对老道说,这是什么!老道说,别问我,我没开天眼,我不知道你看见的是什么,你也别说出来,这些东西能救你们全村,也能害死你们全村,你要自己小心。

    后来全村的人都被召集了起来,老道就和他们说,地龙最近身子摇动了,怕是要出人命,而且还不是一条两条的人命。要是想活命,就都跟着我徒弟走吧。什么时候走往哪里走他都知道,心里有数。老头就说,师傅我不知道啊。老道说,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说完老道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村里人都当老道是发了失心疯,只有很少的人相信老道的话。就过来问老头,是什么事情。老头子也说不清楚。

    就这样过去了一天,第二天傍晚,老头子就看见远处地里出现了很多驾的马车,朝着城里的方向驶去。天色渐渐暗了,那些马车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隔着几分钟就有一辆路过。老头正好当时收工回家,就和一起干活的村里人说,那是哪里的马车,这么多区干嘛呢。

    然后别人都很惊奇的问他,什么马车!哪来来的马车!

    老头子这才醒悟过来,是开的法眼看见的东西。自己师傅说的那个时候原来已经到了。

    他连忙进了村,说大家都和我走吧。说着指了一个方向,就是马车出现的相反方向。

    可是当时村里正是吃饭的点,没人理他,他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一样的说,赶紧和我走吧,是我师傅说的,我师傅是不会骗人的。

    到了最后,村子里有三百口子人,只有五十多个愿意和我避一避,而且都说,这大晚上的要在外面躲到哪里去?老头子想了想,说,就去村子那边的山里吧,那个山头很宽阔,我们去那里坐一晚上好了。

    大家回到自己家简单得收拾了一下,带了一点干粮和水,就趁着夜色出发了。老头在村子里的时候,不经意发现在某些阴暗角落里,隐隐约约的有黑影,看上去像是人形,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牢记老道的叮嘱,一切都装着看不见,带着自己爹妈和几十号子人就出了村子,上了山。期间又有一些人和他一起走了,加入了队伍,因为自己家里的家畜都有点反常的行为,他们觉得可能真的有什么不测。而那名不相信的人只是说那是因为天气太炎热了,不会有什么事情。最后将近一百个人一起出了村子。村里的民兵也基本都跟着走了。

    然后一夜无话,躺在山上有些人都能睡过去,就在大家彼此发着鼾声的时候。地动山摇了,从地底下模模糊糊的传来了响声。

    地震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当时已经是黑夜了,可竟然远远的天边,漏出来了一些血红色的地光。

    山上的人都吓傻了,借着微弱的星光,他们亲眼看见山脚下不远处的村子缓缓的变成了一片废墟。

    那天使1976年7月28日,这就是中外闻名的唐山大地震。那个村子就是唐山郊区的一个乡镇。那个村子在地震中存活了一百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山上的那些人,和他们抢救出来的村里的伤员。整个地震中,死亡24万余人,十万计的人在地震中受伤。

    事后那个老头去找老道,发现他已经人去观空,不知道去了哪里。但他一想老道的话,就知道估计师傅也是过不了多久就要长辞人世了。事后,老头在唐山本地总是可以看见一些东西,而且他的事情也被传开了,民间*的人都在有意无意中接触他。最后他带着自己父母一走了之,去了山东的一个海边渔村过起了新日子。然后他迅速结婚生子,孩子长大,出国务工,最后居家移民。

    广东省·深圳市
  • 0
  • 0
  • 0
  • 3.21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