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天下怪事 关注:39 内容:802

    真实鬼故事:仁慈的袭击者

    会员可见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我父亲是个医生,是50年代广西医学院(现在叫广西医科大学)的大学毕业生,今年83岁了,1996年从医院退休以后,还开了十几年的诊所,行医几十载,也算是积德不浅。

      父亲身上有很多离奇的故事,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还带医疗队上过战场,我小时候常常在他身边听他和亲友闲聊讲述,听得十分入迷。

      用莲蓬网友的话来说,我父亲是典型的“招鬼体质”,我觉得呢,主要是与他的职业和爱好有关,医生见的生死多,灵异的事自然就会多,加上他最爱打猎,夜路走得多,故事自然也多。

      今天讲一个父亲打猎时发生的离奇经历,同样是上个世纪80年代,发生在我母亲老家,广西那坡县乡下的事。

      那天晚上,是我父亲和我二表哥一起去的,两个人,两条土制猎枪。

      土制猎枪那种东西很原始,燧发火枪,只能击发一次,然后就要重新上火药,装铁砂,效率很低,威力也不大,依靠大发射面杀伤,只能对付一般的小型猎物,狸猫,松鼠,山鸡等。

      那天晚上,我父亲和我二表哥运气不是太好,走了附近好几个山岭,都没有遇上猎物,两人并不甘心,决定扩大搜索范围。

      父亲决定前往一个叫做“弄葵”的山谷。

      这个山谷猎人们平时不太愿意去,原因是这个山谷远离村庄,无人居住也无人耕种,且地势比较险要,左右两边是相对而立的山峰,夹持之下,底部是一条狭窄的小道,一旦遇上意外情况,回旋的空间不多。

      父亲的设想是,穿过“弄葵”山谷,从另外的路线回村,相比走回头路,一是路程较短,二是可以搜索新的区域,遇上猎物的概率更大。

      那时父亲四十岁出头,二表哥还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两人一商量,调整路线,就开始出发了。

      不久之后两个人进入了“弄葵”山谷,一前一后,各自打起猎灯,边行进边搜索。

      半个小时过后,两人已来到峡谷的中段,那晚上的运气着实不怎么样,一点猎物的踪迹都没有,今天晚上大概要空手而归了。

      两人决定停下歇息歇息,找了块大石头,两人坐下,边抽烟变闲聊,沉寂黑暗的山谷里,只有两人的话语声。

      就在这时候,怪事来了。

      “砰”的一声巨响,一块篮球大小的石头突然砸在离他们两米开外地上,两人毫无防备,吓得跳了起来。

      试想一下,深夜,空无一人的山谷,万籁俱寂,突然来这么一下,不吓一跳才怪。

      两人用了几秒钟才晃过神来,开始去拿猎枪,后退几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父亲急忙问。

      “不知道!突然砸下来的!”二表哥慌乱回答。

      “别慌!这里不可能有人,应该是落石。”父亲镇定了一下,安慰了二表哥一句。

      “我觉得不像落石,如果是落石,会带着沙土滚下来……”二表哥边说边用猎灯远远去照那块大石,果然没有看到沙土的痕迹。

      就在两人惊魂未定之时,又是“砰”的一声,另一块大石夹着风声,重重地砸下来,这一块离二人更近,正好砸在两人刚才坐的大石头上面,石渣火花四溅,打在人身上。

      “快走!”父亲拉了一把二表哥,急忙转身就跑。

      两人跑开几十米,谷底小道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头,黑夜里跑起来,一脚深一脚浅,连滚带爬,十分狼狈。

      我二表哥摔了一跤,膝盖磕破了,一瘸一拐的。

      父亲这时稍微镇定了下来,端起猎枪,大声喝道:“是哪个老乡?我们是来打猎的!我们有枪!”

      二表哥也端起猎枪,大喊:“再砸石头,我们就开枪了!”

      山谷沉寂,无人回应,只有两人的重重的喘息和急促的心跳声。

      我父亲悄声对二表哥说:“别开枪,这里到处都是石壁,铁砂会反弹,别开枪。”

      话声未落,又是一块篮球大小的石头落下,巨响之下,石渣飞溅,同样是落在距离二人两米开外的地方!

      “快走!快走!我们看不到他!快走!”父亲意识到这是一场没有胜算的对峙。

      看不到目标,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父亲拉着表哥往谷口急退。

      二表哥跑了几步,不甘心,毕竟年轻气盛,转身端起猎枪大骂:“你娘的!”对着来时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砰!”土制猎枪喷出火光,火药迸发出膛,铁砂弹打在远处的石壁上,火花四溅。

      “危险!不要开枪!”父亲低声吼道,“走!我们走!”

      这一枪彻底激怒了那个看不见的袭击者,大石头一块接一块地砸了下来,整个山谷像炸了锅,轰隆不绝,尘土飞扬,用父亲的话说,“原本还是单发点射,后来就是齐射”。

      两人惊恐到了极点,头都不敢回了,夺命狂奔,恨不得爹娘给自己多生两条腿。

      大石头一块接着一块地砸下,奇怪的是,每一块都很有分寸,绝不砸到身上,也不砸在身前,只是砸在身后,就像是只想把你赶出山谷,并不想伤害你。

      两人堪堪跑出山谷,身后的巨响方才停了下来,父亲回忆说,脱险之后,开始后怕,回到家里,脚都软了,适逢寒冬,但两人连毛衣都被汗水浸透了。


      隐藏内容需要开通VIP才可以看见

      开通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