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夺命凶刹2

          那时正值十二月,天上飘着毛毛细雨,山区里天黑得早,加上山路难走,大嘴把车开得很慢,送完尸体,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们在Y县吃了顿晚饭,然后打道回府。

          车驶入山道,颠簸得要命,大嘴回家心切,车开得比较快,我晚饭吃得有点撑,被颠得难受,我说:“你小子开慢点,颠得难受。”

          大嘴瞅了我一眼,问:“你不会晕车了吧?”

          我说:“没,晚饭吃撑了,再颠颠就得颠出来了。”

          大嘴扔给我一支烟,说:“没事,来,吸根烟消消食。”

          说完,大嘴自己也点上一支烟,眯着眼睛说:“你知道不,王师傅告诉我,跑Y县这条路,不太干净。”

          我骂道:“滚,这荒郊野外的,你小子别搬出王师傅来吓人!”

          王师傅是殡仪馆的外聘工之一,专职修坟,他在殡仪馆干了近十年,据他本人说经历过不少怪事,他对鬼神之类的东西也是深信不疑的,并且相当了解一些民间禁忌。我没事去殡仪馆找大嘴吹牛时,只要看到王师傅空闲,就会逮着他要他讲鬼故事来听。

          印象最深的是一件发生在王师傅老家的奇怪事情,据王师傅说,在十多年前,他老家的一个年轻人出车祸死了,那时还不兴火葬,可是要入土嘛,没有棺材又不行,但年纪轻轻的,又怎会给自己准备这东西?临时找木匠做是来不及了,于是其家属只好跑到附近农村去找老人买棺材。

          一般在农村,人过了花甲,都会提前为自己打口棺材,已备不时之需,这在当地叫“备喜棺”。在乡下,老人对自己的棺材看得如自家房子一般重要,加之死者又是在壮年猝死,大不吉,因此死者家属找了半天,也没人愿意卖。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老头自己找了过来,问他们:“你们是不是要买棺材?”死者家属忙说是。老头又问:“睡棺的人是不是姓娄?”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老头干脆地说:“我有副棺材,卖给你们,走,现在去取!”娄家人一听舒出了一口长气,跟着老头一路道谢不断,老头开始闷头赶路不说话,后来大概听得烦了,一摆手,说:“你们不要谢我,是他自己选的,我不卖你们也不行。”这话说得大家云里雾里,但看老头不愿意多说,也就不好意思追问,反正卖棺材就行。

          一伙人跟着老头一路走到他家,在老头的指引下,死者家属把棺材从阁楼抬到了门外,给完钱,又继续道谢,老头摇摇头,说:“我和你们说了,不要谢我,这是他自己选的,如果他没选,那我也不会卖给你们的。”一个人实在憋不住了,问:“老人家,你说了几次这是他自己选的,这究竟是怎么个回事啊?”老头不说话,招呼两个人示意把棺盖挪开。这棺盖一打开,在场的人都往棺里看去。这一看,大家无不尖叫起来,有离得近的,居然被吓得一个踉跄跌在地上。原来在棺内,一个用血写成的“娄”字正森森然地印在棺材板上,触目惊心。

          后来据老头说,在昨晚十二点左右,他在床上听到阁楼里发出一阵蛮大的动静,老鼠折腾不出这么大的响声,老头怕是贼,于是拿着手电筒上楼查看,却发现空无一人,堆放的东西也没有被翻动,这时老头看到自己的棺材似乎有点异样,走上前一看,棺材盖居然被挪开了一条缝,老头好奇,于是就搬开盖子……后面的事大家也就知道了,老头说,饶是他这么大把年纪了,什么古怪事儿没听过瞧过?还是被吓得不轻,后来听说有人死了到处找棺材,就大概明白了,于是老头找了过来,一问死者的姓,果然,这是那姓娄的在替自己找床睡哩!老头说到这儿,一脸无奈,摊着手说:“你们说,他都自己来选好了,我不卖,行吗?”
      夺命凶刹2

    • 2
    • 0
    • 0
    • 6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