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小时候遇到一个举着灯笼的“怪人”,邻居大妈不信邪,下午人就去世了…

      04或者05年深秋的某天晚上九点,我妈刚下了班回家,先交代下为啥时间记得那么清楚呢,因为我妈上下班时间特别准,八点半准时下班九点一定到家,她想起来买的烧鸡忘在楼下了要我去拿。

      我家六楼顶楼啊,这个不重要,关键是我家的楼型让我晚上不敢出门,是那种老式的中空楼,这个不知道大家知道不,楼梯是方形的旋转楼梯,中间是空的,也就是说从六楼可以一下子看到一楼,每次上楼都很怕自己上着上着楼从下面中空的地方会飘上来奇怪的东西,或者一抬头看到有人吊在那儿,而且老楼没有灯,对于当时只有十来岁的我来说每次上楼不论白天晚上都怕的要死,虽然不情愿,但是想到母上白羊女的火爆脾气,也得乖乖照做。        

      小时候遇到一个举着灯笼的“怪人”,邻居大妈不信邪,下午人就去世了...

      那个时候,我还没用上带闪光灯的手机,只能借着屏幕微光照亮。想起一句忘了说,我家这片在没盖楼前是一大片坟地,天一冷周围树上站的都是乌鸦,所以这个时间是几乎没有什么人外出的。在这边住久了,胆子都能练出来,不出门不是怕别的,是那一树树的乌鸦太能拉了,稍不留神就能中招…交代完毕,继续讲!

      才走到楼下刚拿上东西,就感觉对面树下有亮光(小区内的小马路两旁是树,一侧树后是围墙,一侧树后是居民楼),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现在想想,当时我怎么那么欠,大晚上瞎看毛,不看也就不会出那么多事了。

      对面是个中等身材看不清脸穿深色衣服的男人,举着一个烛火灯笼在慢慢往前走。我家小区建设特别差,路灯时有时无的,赶上我下楼那天那路灯就没亮,所以他那点一闪一闪的亮光在晚上特别明显。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一样,猛的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儿,一时之间是反应不过来不寻常的,也可能我反射弧有点长,反正我当时就是这样,站那儿看了半天对面举灯笼的大哥。

      这里注意一下,我一直是用的举灯笼,不是提灯笼、打灯笼。因为啥,灯笼大家都知道是一根棍,棍的顶端挂着一个灯笼,大家都是提着棍胳膊前伸才能起到照明作用。但是对面这大哥,是举着棍,手放胸前,好像举糖葫芦、羊肉串那种姿势举着。

      我当时也纳闷,这啥年代了怎么还有用这种古代灯笼的人,这么拿着不烫手么。越想越不对劲,才猛的知道害怕,就在我回头想往楼上跑的一瞬间,我感觉他扭头朝我这边看了,我尼玛更怕了。。拎着烧鸡没命的往楼上跑,在爬楼途中,身后一直有铃铛在哗啦哗啦的响,就好像铃铛拴在我脚上一样,但是我除了手里的烧鸡和一个手机,啥也没带。这个铃铛的声音一直跟我到我家门口,才没有了。       

      进了门,就跟爸妈说了这个事,当时爸妈也只是安慰了一下,说我可能碰上神经病了,可铃铛的事又怎么解释,他们解释不出来也就没再搭理我,我当晚也没出现异常或者发烧啥的。

      这事过了没几天,家里就请了个八卦镜还有上面写着'太公在此'的牌子回来(奇怪,为啥是太公不是钟馗,钟馗不才是抓鬼的嘛)。其实那天家里不仅请回来这两样东西,还带了三个裹着红塑料袋的鸡蛋。       

      那天照常放学回家,吃了饭看了会电视,差不多十点来钟的样子,我爸不知道从哪儿把那三个鸡蛋拿了出来,穿戴整齐一脸庄重的下楼了。(再说一下,虽然那会儿初中了,学习紧张,但是因为身体不好背不了那么沉的书回家,所以从来不写作业,每天就带着水壶上下学,哈哈哈)看我爸那么神秘我估计我爸是搞迷信去了,他一回来就缠着他让他讲,他爱跟我讲迷信,就都跟我说了。不像我妈,我妈有点无神论…

      他说他白天去找看香的顶仙儿了,我们这边这么叫,我听我爸说的大概就是顶仙儿给点一根香,然后让来看事儿的人背对着香坐着,顶仙儿抽根烟,看着香就能把你家里的事说出来。(后来长大了自己也去看过别的事,虽然方法不一样,但是共通点就是顶仙儿都抽烟,可能这是沟通的一种方法)。

      当时看了会儿香顶仙儿就说,我看见你们家那片满地的脑袋瓜儿(脑袋瓜儿:就是头、脑袋,天津本地话,有时也叫脑瓜儿)。刚听我爸说到这儿我鸡皮疙瘩就起来一片,汗毛也竖起来了。我们家这片楼就是从坟地上起的,而且好多都是野坟,可不满地的脑袋瓜呗。然后又说我家格局不好,又把我家的格局啥样哪儿有啥说了一遍,真的是一模一样,就跟亲眼看见了一样。中间还说了些家里的事就不提了了,最后就给了这三样东西,其实我爸也没说太细,就讲了一点点,让我相信这个顶仙很厉害,连我撞见的那个灯笼男的事都没提。       

      后来顶仙儿嘱咐八卦镜跟太公在此的牌子挂家里的某某方位,裹着红塑料袋的三个鸡蛋,晚上拿出门,其中两个放在楼门口,一边一个,剩下的一个出门右转走一百步摔烂了扭头回家,所有坏事儿就都破了。      

      转天早晨去上学,特意瞄了一眼楼门口的鸡蛋,可能是心理作用,感觉鸡蛋在我就是安全的,所以等放学回家,打老远就盯着楼门口,唉?!鸡蛋咋没了?!当时就想那还能不能保佑我出入平安了!我得赶紧跑回家通知爸妈,咱的鸡蛋丢了!进楼的时候,就发现一楼靠近楼门口那户人家开着门,门口支了两把椅子在晒被子。本就不宽的楼道,再放两把椅子真是过人都费劲,心理虽然不乐意,但是嘴上不敢说,因为他们一家人都特别凶,一个不顺心张嘴就骂街那种。我是好容易蹭过去才上了楼。

      当天我妈早班,三点半就到家了,我回家的时候已经准备支桌子吃饭了,我就问我妈有没有发现鸡蛋丢了,我听我妈说早晨她出门的时候就听见住在一楼楼门口那户的大妈在门口开骂了。那个大妈是不敬天地不拜神,还老骂大街那种,而且非常痛恨搞封建迷信的,想必年轻的时候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思想根深蒂固了。一边骂着一边把鸡蛋捡起来拿回家了,那时的我妈还没更年期还很温柔,也不敢吱声,就赶去上班了。

      我妈说下午下班回家的时候还在楼门口看见大妈在门口摘菜,那会儿是三点,五点左右的时候我妈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就听见那户人家屋里嗷嗷哭,那大妈人就没了,好像是心脑血管这方面的疾病没的。我再回想我进楼门口的时候,我蹭着过去的被子可能就是大妈临走的时候盖的,心里就一阵恶寒。      

      到这儿这个事就结束了,自打挂了那个八卦镜跟牌子,我也没在家门口遇见啥奇怪的事了。至于那个大妈,虽然医学鉴定是突发疾病身亡,但我总觉得她可能是把鸡蛋捡回去吃了,又骂了很多不敬神明的话惹了天怒才被带走的。

      (本文节选自百度贴吧网友“oxygen”的文章 /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

    • 5
    • 0
    • 0
    • 199
    • 小小鸟二德子鬼哥小僵尸全网灵异事件搜罗小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