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稀奇古怪 稀奇古怪 关注:45 内容:831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稍微带点惊悚情节。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稀奇古怪
  • 孤魂

    事主姓夏,村里旺族,和我家关系很好。夏父大我爸十几岁,待我爸类似父兄的情义。六零年大饥荒,夏父被活生生饿死,临死前口口声声要喝碗粥而不得。临终拜托我爸关照他家不要散了。

    进入正题。

    七二年,小满,秧子刚栽上坎。夏家老四二十岁,壮年小伙子。得了凉寒感冒在家休养。他哥是乡医院的实习医生,给他开了中药。他服药三天了,病已大有好转。

    那天正好是星期天,他哥要去女朋友家。上午走的时候叮嘱弟弟按时吃药,又告诉他妈病人忌吃油腥。午饭过后,老四就说吃了几天的中药嘴里寡淡得很,要他妈再给下碗面来吃。那时期农村里面条是稀罕物什,不是寻常人家吃得起的。他妈说,你要吃面的话,只能下素辣面,发发汗。你哥说了,你还没好完全,油是不能吃的。

    就这样,一碗素面很快就下好了。老四端着吃了一口,说没有油白水面哪里好吃?要放油,他妈还是不肯,说你哥临走时特意交待过,要忌油。老四不依死缠着要,最后他妈心想都好得差不多了,病人又这么想吃,应该没有大的问题。一念之差,就在面里放了一小勺明油(熟猪油)。

    老四就着热汤热面吃了个精光,擦完汗躺在凉椅上休息。

    十分钟不到,开始喊出不来气,呕吐,口吐白沫不止。他妈赶忙来喊我爸去看看,我爸那时略会点医,听了老四的情况,知道非常危急。马上喊人扎单架安排四个壮力,把病人往三十里外的洛碛镇医院送。大家七手八脚把病人拾掇上担架往镇医院赶,刚刚走到一半路,到太洪渡口,人已经咽气了!

    这时太阳还有半竹竿高,一队人象泄了气的皮球把人往回抬。落了气的人特别重,四个壮力轮换着抬还喊累。抬到村东头的石岗湾时天已经黑净,抬后的老丁死活不愿意抬后位,他要和我爸对换抬前位。

    后来安葬了老四他才说那天晚上他抬后位,他听到石岗湾堡顶上有一圈人在热火朝天吹龙门阵,其中一个说:“你们赶快搬啊,腾个地方出来,今晚有新落户的到哦!”

    在队里的协助下,夏家当晚就埋葬了老四,地点正好选在了石岗湾。

    鬼差
    不灵异,不害怕呀??
    请在后台-发布模块-表情设置 配置表情地址。
    回复
    不害怕😨
    请在后台-发布模块-表情设置 配置表情地址。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