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

      今天要讲的故事大家看名字就知道了。

      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这句话是民间谚语,从古一直流传至今。

      说“桃养人”,是因为桃的益处众人皆知,说“杏伤人”,是因为生活实践证明,一次食杏过多容易引起邪火上炎,使人流鼻血、生眼眵、烂口舌,还可能引起生疮长疖、拉肚子。(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至于最后一句“李子树下埋死人”,这句话有两种意思,一种是李子危害人体确有其事,多食李子能使人表现出虚热、脑胀等不适之感。

      至于第二种意思,这个就有点吓人了,民间认为李子树是属于阴气比较重的树类,老一辈的常常会告诫后生夜里不要站在李树阴下,因为那是阴阳两界的通道,生人容易冲撞到一些不好的东西。

      在我们当地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事,说是有个人喝醉了酒,半夜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了一片李子园,在李子园门口他看到几个人围着坐在一起,当时他上前去搭话问路,但却没人理他,最后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就扶着一棵李子树倒头睡了一宿。

      等到第二天天亮,他发现周围的人全都不见了,回家后就生了一场大病,家里人一开始以为他是吹了一宿冷风着了风寒,但后面却怎么都不见好,后来他烧的人糊涂了,总说自己醉酒那晚在李子园看到了几个村里已经死去的先人。

      后来村里就从外面请了个懂行的高人,那高人说这片李子园以前埋过死人,李子树本身就阴,树下埋的又有死人,所以造成阴气汇聚而不散,这个地方就变得十分邪性,要想根除只有把李子树全给砍了方能破解。

      村民们听了高人的话,把李子园里的李子树全给砍断,那高人又做了好几天法事,最终才使那个地方恢复平静。

      不过听老人说,就在李子树砍完的那个晚上,天上明明有星有月,可总是能听到滚滚雷声,更奇怪的是光打雷不下雨,推开门外面风平浪静,可耳边总是响彻闷雷声。

      这件事我听过村里不止十个老人这么讲过,究竟是真是假我无法求证,想来有些夸大,但我想应该是确有其事。

      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安徽的老师,从那个老师口中我得知了另一件关于“李子树下埋死人”的故事,在征得他的同意后我今天来给大家讲讲。

      这位老师姓张,就叫他张老师吧,我跟张老师认识是在一次丧礼上,当时我去办丧,而他是来事主家悼唁的宾客。(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张老师虽然是个老师,但他却不是唯物主义,相反对于鬼神一说还十分感兴趣,用他的话来说:人类的认知有限,我们只能看到世界的一些皮毛,却永远无法看清这个世界。

      张老师说在他任职的学校后面有一栋家属楼,那栋家属楼建于五十年代初,基本都是木质的,只有上下两层,但是很长,满打满算能住30多户人家。

      而在那栋家属楼旁边,有套四合院,那套四合院很大,据说以前是给校领导住的,家具什么的都很齐全,但奇怪的是一直空着没人住,哪怕是学校老师住宿问题再紧张,他们就算是出去住旅社也不会住进那套四合院,就这样差不多空了有五十多年。

      我问张老师,这么好的房子为什么没有人住?

      张老师说,因为那是套凶宅。

      张老师说那套四合院的第一户人家是当时建校的老校长,当时他们一家五六口人都住在里面。

      这个老校长知识渊博,平时喜欢种些花花草草,还打理着一些果树,在那套四合院里面,栽的就有几棵李子树,一到季节李子就长满了树枝,如果不及时修剪甚至能把树枝给压断,所以一到夏天学校里的孩子都能吃上新鲜的李子。(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光听开头我会觉得这是个十分完美的故事,接下来肯定上演老校长育人奉献的精神,但张老师却告诉我,那个年代不允许有完美的故事存在。

      张老师说,那时候正值小红兵猖獗泛滥的年代,而建校的老校长,因为祖上做商,被扣上了资本主义的帽子,受尽了折磨和屈辱,被自己学校的学生绑在马车上游街,动辄就是拳打脚踢,还要当众宣读自己的“罪过”并承诺改正,儿女迫于无奈与自己断绝关系,妻子也被打成了黑五类,终于在一天夜里,心灰意冷的老校长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当红小兵发现的时候老校长的尸体已经臭了,甚至还滋生了蝇蛆,那画面惨不忍睹,当时没有人敢上去给他收尸,那些红小兵也怕惹上麻烦,就在院里一棵李子树下挖了个坑草草给埋了,对外宣传资本分子畏罪潜逃。

      后面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这件事逐渐被人淡忘,也不知过了多久,这套四合院迎来了它的第二任主人,据说是北京一个十分有名的教授,为了政绩他特意申请调下乡工作,也不在意房子里曾经死过人,来的当天晚上随便收拾收拾就住了进去。

      张老师说,那套四合院虽然说死过人,但并没有闹鬼的传闻,一些教师职员不愿意住进去无非就是因为不吉利,其实大部分人还是不相信有鬼的。

      可就在北京那位教授住进去的当晚,他总是听到呜咽的哭声,声音特别悲惨,时不时还会猛然高上好几个度。

      起初教授以为是外面的野猫在叫春,可是渐渐发觉不对,这声音好像有魔性一样,听了让人忍不住鼻子发酸,而且外面的风还呜呜的吹着,时不时还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光听声音外面好像跟下冰雹了一样。(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教授当时心里也在打鼓,想出去吧又害怕,不出去吧心里又直痒痒,最后还是好奇战胜了理智,打着手电推开了门,谁知这门一推开他竟看到了满院的李子,那李子全是青彤彤的,本来在树上挂的好好的而现在竟然全落在了地上。

      教授强忍着恐惧告诉自己李子是被风吹下来的,可他捡起一个李子却从上面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当时再也淡定不下来连夜搬了出去,后面四合院闹鬼一事就流传了出来。

      张老师说,故事并没有在教授搬走之后就结束,在教授搬走后没多久,一次学校重修,教授在现场监工,当时搅拌机发生了故障,教授让工人把电源关闭,他头上戴着矿灯照进去想要弄明白机器故障,结果本来断电的搅拌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通电了,原先的故障也好了,直接把教授整个人给卷了进去,一个好端端的人,最后混着红色的水泥从另一头出来,全身骨头都搅碎了。

      这件事被传开后那个四合院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凶宅,再也没人敢住进去,就这样一直空了好多年,直到师范学院的学生越来越多,毕业任教的老师越来越多,学校的房子实在不够分,校领导都急的不行,这时候不知怎么的又想到了那套空着的四合院。

      当时校领导告诉分配来的年轻教师,告诉他们那套四合院曾经死过人,不过只说了以前建校的老校长,而那位北京教授的死,被归结于意外事故。

      当时就有几位年轻教师表示不怕,甚至还批判了那些风言风语的老教师,于是,在校领导欣慰的眼光下,四个年轻教师接过了房间钥匙。

      这四位年轻教师中,有一位就是张老师。(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张老师说,那时候自己刚研究生毕业,一来就分到了一间房子,心里也是高兴的不行,当时只觉得自己的教育事业将要从这里起航,还满怀憧憬的把房间粉刷了一遍。

      但在粉刷墙壁的过程中,张老师发现墙壁上总是冒出一些红色的斑点,用指甲扣掉后再刷一遍紧接着还是会出现,他当时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以为是化学反应也没放在心上。

      不过就在当晚,张老师从村民那里讨了一只小奶狗回来养,那只小奶狗浑身漆黑,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张老师第一眼就相中了,料定它长大后肯定特别威风。

      但没想到他抱着狗刚进门,那狗就对着窗户狂吠,虽然声音有些奶声奶气,但气势一点不弱,到最后甚至都叫哑了还没停下来。

      张老师顺着狗叫的方向望出去,只看到了院子里的李子树,那李子树长得又高又大,不关窗户树枝树叶甚至能伸到房间里来。

      当时校领导只说了老校长死的事,并没有把老校长埋在李子树底下的事说出来,但张老师说因为自己本来就是农村人,小时候经常听老辈人说狗能看到人眼看不到的东西。

      那狗从一进来就开始叫,一直没停过,这实在是太怪异了,再联想到这四合院里面以前死过人,所以当时张老师就猜测这四合院里面肯定有自己看不见的东西存在,甚至就在自己的窗户外面。(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当时张老师也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跟另外三个同事说了这事,但他们却批判张老师封建迷信,索性张老师也不管那么多了,收拾收拾东西就把房子给退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张老师那一批年轻教师都逐渐稳定了下来,住在四合院的那三个同事也没有什么异常,跟正常人一样上班下班到点吃饭。

      一开始张老师怀疑是不是自己多想了,因为看那三个同事并不像有事的样子,问他们住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他们总是一脸神秘的把自己叫过去,等自己过去后他们就开始哈哈大笑,笑自己志怪小说看多了。

      张老师说,自己那段时间确实就像魔怔了一样,每天临睡前最关心的就是明天还能不能见到那三位同事,说来可笑,他们三个一点事没有,自己却因为天天瞎想廋了好多斤。

      有一天那三位同事叫自己下班后去他们那里吃饭,说庆祝四人任教一个月,特意从镇上买了肉和烧酒。

      张老师当场就答应了下来,心里还为三个同事没事而感到高兴,于是当天晚上就按时去了四合院。

      去到的时候三个同事都摆好了桌子板凳,但让张老师感觉奇怪的是,算上自己那次一共是四个人,但那三位同事却摆了五套碗筷,其中有一套是放在主位上的。

      当时张老师还问这一套是留给谁的,有一位同事回答说是留给这套房主人的,张老师以为对方在开玩笑也没放在心上,几个人吆五喝六的开始大吃大喝。(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到了后面,张老师喝的太多脑袋有些发懵,面前的三个人也渐渐变得模糊,感觉自己到了极限就跟他们说要回去休息了,当时有人劝张老师留下在这对付一宿,但张老师不肯执拗要回去,他们三个也没再强行挽留,把张老师送到门外就回去了。

      出门后张老师东倒西歪的往家走,当时月光昏暗,星光稀疏,本来很显眼的路张老师却怎么都找不到了。

      张老师说当时自己的眼睛好像被树叶一层一层的遮住了一样,最后实在是走累了,也憋得不行,松开裤腰带对着旁边的一棵树就尿了起来。

      张老师扶着树,听着嘘嘘声,眼睛也半睁半闭的,等尿完了浑身舒服的一颤,感觉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可等他清醒后睁开眼一看,自己竟然还在那四合院里,手里扶着的树正是原先自己房间窗户外面的那棵李子树。

      再看身后,三个同事的房间都熄灯了,估计他们都睡了,当时张老师也没想那么多,只以为是自己喝多了喝晕了,系上裤腰带后又出了四合院的门,这一次他很快就回去了。

      第二天张老师来到学校,发现那三个同事竟然缺勤了,一开始以为是他们昨天喝的太多忘了定闹钟,可是等了一上午也不见人来,这时候张老师终于坐不住了,准备去四合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还没等张老师去四合院,一个村民慌慌张张的就跑到了学校,一进来就神神叨叨的说死人了死人了,问他哪里死人了他也不说,过了好久才指着四合院的方向说,三个,三个都死了。(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张老师说,当时自己跟校领导一起去了四合院,可去的太晚了,那三个同事已经死了,被吊在院里的李子树上,跟挂在房梁的熏腊肉一样。

      三个同事死不瞑目,眼睛还在睁着,舌头耷拉的很长,而且尸体已经开始腐烂,蛆虫成片成片的往地下掉,恶臭弥漫着整个四合院。

      张老师说,后面学校报警了,警察法医都来了,法医尸检后说他们三个已经死了半个月以上。

      当时张老师整个人都崩溃了,心想他们怎么可能死了半个月以上,且不说之前一起上班,那昨晚不还在一起喝酒吗?

      如果死了半个月,那昨晚跟自己一起喝酒的是谁?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三个确实是死了很久,尸体腐烂程度让张老师不得不信。

      后来学校把他们三个的死归结于自杀,尽管没人相信,可尸检报告上填的就是窒息性死亡。

      再后来那套四合院就彻底荒废了,直到现在也没人敢住进去,院子里的李子树一年比一年茂盛,而张老师却再也没吃过李子。(故事首发公众号:何三御)

    • 2
    • 0
    • 0
    • 830
    • 唐铁嘴Revive._633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