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为鬼殉葬

         无论是哪个人,都很难说不感到毛骨悚然的。人为人殉葬起码只能算是做杂役,你一旦离开阴间就能获得自由身,但是如果鬼要你殉葬的话,估计你就要做一辈子的苦杂役了。

         乌克兰西南诸省自中世纪以来就以崇拜诸多恶神而闻名国内。西南土著借着传媒,发文到乌克兰其他的省份,通过宣扬中世纪的黑法术来汇聚钱财。      艾娃为了获得超能力也慕名而来,她住进了神庙山的出租屋。艾娃学黑法术学得尚且一知半解,钱就已经烧了不少沓。这帮西南土著并非人人想的那样是所谓的好老师,仅仅是神庙山这一地区,历年就已失踪了339人。

         艾娃翻看着失踪者的名单时,才联想起某个神经质来访者的话语,340是hoki神的标志,象征它的340个士卒,不过在天神平定阴间之后,它的人马便随之全部覆没了。

         出租屋是中式的,据说主人家请了华人来此建造。每逢落雨天,屋内的回响是不一样的。艾娃在雨中撑伞,注意到其他房顶的雨水份量有规律,可是逢到了自个儿出租屋的房顶,就马上突破了平均数值,哗哗直响。雨水也不像是平常一样顺着屋檐落地,而是湿透整面白墙。艾娃收伞入屋,惊讶地看见镶瓷内墙水雾蒙蒙,流淌不止。

         艾娃有一天仿学完回出租屋,看到水泥地板裂开了第一条细缝,几天未蒸发的积水漫过微倾的地板,流进了细缝,渗透了地板。艾娃感到疑惑,她觉得自己似乎听到地板下面有水声,晚间的余光折射出低矮的粼粼水纹,墙上就像出现了一条条水蛇扭着腰。

         艾娃跟神经质来访者交谈,她看似健康白皙的额头,不知怎的,在镜子里微微地透黑,并且散发出淡淡的腥味。神经质来访者话说得不多,表明她初来此地曾经失魂落魄过,此次重临正是由于受到胁迫。艾娃也想快点知道为啥旅游公司的人迟迟未来接她,他头一回意识到出租屋可能隐藏着邪物。

         某天主人家出于得意,邀艾娃去乡里转悠。在经过乡营墓地的时候,艾娃眼尖瞥见了好几块墓碑上都有失踪者名字,且墓碑从头到尾裂缝,并爬满了乌克兰人以为不祥的蛇藤。

         三月四日凌晨零点,艾娃溜进了曾是恶神庙宇地基的出租屋地下室。里头正中矗立着一根斯拉夫式刑柱,有一具令人诧异的长角骷髅,犹如铁浆浇灌紧贴着刑柱。墙上传出喃喃细语如同蚊子叫声,同时还有众多八角黑斑在缓慢平移。哐啷一响,主人家推门入室,他们手举菜油火把,油滴在手背上迅速消失殆尽,眼里一片空白。

         很显然,人要同险恶的hoki神绑在一起火焚,在筹够士卒数目之后,hoki神才可返回天神因再次强大而遗弃的阴间。

         不知不觉,油滴太多,奇妙地形成了不偏不倚的几条线痕,艾娃接住神经质来访者扔来的打火机,地面立马升腾起几道宽阔的火墙。神经质来访者的衣服开始冒烟,拉扯蜷缩在一起燃了火。

         艾娃脑子只有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刻,才会转得如此之快。那些个雨水,也有腥味,据说阴湖是神庙乡乡民倾泻骨灰之地,水竭雨止,水盈雨降。

         是的,是的,主人家更得意了,他们分明就是崇拜hoki神的罪犯。神经质来访者因为无法忍受磁场带来的强烈痛楚,才会重临此地谈判,她叫科琳娜,是第338个祭品。

         艾娃流着泪展开了科琳娜遗留的纸卷轴,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天神命令获罪的人们,用代表神圣的金属铸成刑柱,让其烤炙它。一旦泡久了象征恶的阴湖水,hoki神便可再度施展魔力。

         主人家有一个穿过科琳娜身体,去外头提水桶。剩余的人咧开龇着尖牙的嘴,意思是,别再挣扎了,西南诸省像我们一伙的多得很,别妄图乡*跑来搭救你,旅游公司的也早死了。

         艾娃最终逃离了这里,在热胀冷缩了好个几小时以后,土墙塌陷了一处通往外面的避难隧道。开着找到的高大旅游车,艾娃一路撞翻了不少追赶的摩托。科琳娜的纸卷轴最后一部分,画了一个她经常戴的安卡护身符,这就是为啥她能获得灵魂自由的原因,因为安卡护身符象征着天神使者八领袖之一乌尔,乌尔是阴间掌管者之一。

         放眼四望,是一片又一片茂盛的八角红叶藤蔓———蛇藤,还有hoki神召唤会用的红色野菜。

    • 0
    • 0
    • 0
    • 65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